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yjkim 发表于  2017-10-07 12:15:34 12字 ( 0/33)

谢谢版主即时放出了帖子!

七评《现代化新论》:生产力的弹性

罗荣渠先生历史观“基本原理”的要害是生产力的“弹性”论,认为每一种新形态的生产力都具有“巨大的能动性、发展弹性和适应性。”罗荣渠先生说:“由于每一种新形态的生产力都具有巨大的能动性、发展弹性和适应性,同一性质与水平的生产力可能与几种不同的生产关系相适应。同一种生产力、同一种生产方式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可以适应几种不同的社会结构。”[]

于是,罗荣渠先生用图式说明小农经济和手工业生产在原始的东方公社解体后一个时期与封建社会是基础产业,在资本主义社会是与现代工业并存的产业。

罗荣渠先生熟读过《哲学的贫困》,因为根据这本马克思与恩格斯一起写的著作编造出了“一个产生一个”的“认识偏向”。罗荣渠先生也一定记得在《哲学的贫困》中马克思批判蒲鲁东先生的一段论述,“经济学家们向我们解释了生产怎样在上述关系下进行,但是没有说明这些关系是怎样产生的,也就是说,没有说明产生这些关系的历史运动。由于蒲鲁东先生把这些关系看成原理、范畴和抽象的思想,所以他只要把这些思想(它们在每一篇政治经济学论文末尾已经按字母表排好)编一下次序就行了。经济学家的材料是人的生动活泼的生活;蒲鲁东先生的材料则是经济学家的教条。但是,既然我们忽略了生产关系(范畴只是它在理论上的表现)的历史运动,既然我们只想把这些范畴看做是观念、不依赖现实关系而自生的思想,那么,我们就只能到纯粹理性的运动中去找寻这些思想的来历了。纯粹的、永恒的、无人身的理性怎样产生这些思想呢?它是怎样造成这些思想的呢?”[]

罗荣渠先生的理性运动产生了“小农经济”、“手工业”、“现代工业”的概念,“原始的东方公社”成为没有产生史的历史的前提了。

罗荣渠先生的理性运动产生了“生产力弹性”的概念运动。其理由有以下几点:

一,罗荣渠先生不谈原始的东方公社是怎么产生的。在罗荣渠先生看来,原始的东方公社是历史的前提,好像从天上掉下来,没有产生史。为什么呢?因为罗荣渠先生站在西方社会学的立场上。西方社会学者们不承认达尔文的进化论,所以不能说明类人猿怎样进化为原始人。要谈类人猿的进化,就不得不承认达尔文的进化论。恩格斯与西方社会学者们不同。成功地用达尔文的进化论解释了类人猿到原始人的进化过程。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说明自然选择规律怎样促使蒙昧人的群婚制走到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门槛,自然选择规律与经济规律是怎样相互交替促使成对配偶制婚姻进化为一父一妻制家庭的。他说,“在成对配偶制中,群已经减缩到它的最后单位,仅由两个原子组成的分子,即一男和一女。自然选择已经通过日益缩小婚姻共同体的范围而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这一方面,它再也没有事可做了。因此,如果没有新的、社会的动力发生作用,那么,从成对配偶制中就没有任何根据产生新的家庭形式了。但是,这种动力开始发生作用了。”[]这个社会动力就是经济规律:从制造劳动工具的劳动过程中发展起来的原始手工业。与原始手工业发展一起产生的“私有财产”,促使男人要求用自己的劳动产品养活自己的妻子儿女。于是发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社会革命,母权制氏族解体,产生了以长子继承权为就要标志的一父一妻制家庭。家庭成为社会的细胞。原始东方公社是原始手工业发展的产物。

类人猿制造石器等最原始工具的劳动,即最原始的手工业使类人猿走上了进化为人的道路,产生原始社会即最原始的生产关系。原始人用最原始的生产工具从事采集业,生产最原始的物质生活资料,再生产血缘群体,开始把自身同动物区别开来。原始人制造劳动工具而动物却不能;原始人生产生活资料,即生产劳动产品,把自身的生命活动与自身相分离,享受自身生命活动,而动物却不能,动物只能直接生产自身的肉体;原始人共同劳动和共同享受群体劳动的产品,通过劳动再生产血缘群体,而动物却不能。与动物不同,通过劳动再生产血缘群体的动物即原始人,是原始东方公社。罗荣渠先生也曾引用过马克思把历史发展阶段划分为亚西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然而,突然编造出一个以小农经济与手工业为基础产业的原始东方公社解体以后的一个时期。

二,罗荣渠先生不谈原始东方公社的手工业,只谈原始东方公社解体之后的小农经济与手工业。为什么泥?因为罗荣渠先生站在西方社会学立场上。西方社会学不承认摩尔根的发现。要谈到原始东方公社的手工业就要承认摩尔根的功绩。摩尔根按照原始手工业发展阶段划分了原始社会发展的历史阶段。根据原始人创造的不同劳动工具把原始人发展史划分为蒙昧时代和野蛮时代,又把这两个历史阶段划分为低级阶段、中级阶段与高级阶段。

摩尔根的发现为马克思创立的历史观提供了证据。劳动创造了人。这是马克思和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共识,是马克思主义者与西方社会学者之间的根本区别。西方社会学者连达尔文发现的生物进化论都不承认何谈劳动创造了人呢?西方社会学者连摩尔根发现的野蛮人的产生史都不承认何谈文明人的生活过程产生的生产关系呢?罗荣渠先生站在西方社会学者的立场上研究现代化,当然就看不到原始东方公社的产生史,更看不到小农经济与手工业的产生史。

原始人生产劳动产品,把自身生命活动与自身肉体相分离,产生了生产与消费的相互作用、体力活动与思维活动的相互作用。生产即改造自然的活动,消费即对自身生命活动的享受,生产与消费过程提高了人体力活动与思维活动的能力,产生了人对自然界与自身的认识,即社会意识。社会意识使人最终在种性方面与动物相脱离。

有了改造自然界的实践活动与社会意识的相互作用,产生了人实现自我发展的规律: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原始社会是处理氏族内部事务的生活习惯)的一般规律。

三,罗荣渠先生只谈原始东方公社解体后的一段时期,不谈奴隶社会。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罗荣渠先生不承认五种生产方式依次发展的规律即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必然性。既谈到原始东方公社,又谈到奴隶社会,还谈到封建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岂不是承认了马克思创立的历史观,不能编造单线或多线历史发展观?

适应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手工业,也不是同一的手工业。促使类人猿进化为原始人的手工业即制造最原始工具的手工劳动是制造用来从事采集业的打制的石器与木棒之类的原始工具,后来才发展成为生产磨制的各种劳动工具、弓箭等狩猎工具与鱼网等捕鱼工具的劳动,发展成为生产不同生活资料的手工劳动,如原始的纺织、制陶、建筑等等劳动,与生产食物的劳动结合在一起,没有分工,还称不上手工“业”。采集业即狩猎、捕鱼和采集植物果实等劳动发展成为原始畜牧业与原始农业,为原始人提供了稳定的生活资料,产生了积累起来的生活资料,产生了劳动产品的交换活动,产生了私有观念。商品交换活动渗入到原始氏族社会内部,瓦解原始社会,产生了个体家庭。个体家庭成为独立的商品生产者。商品生产与交换活动显示劳动力价值,促使原始社会转化为奴隶社会。

在奴隶社会,手工劳动与生产食物的劳动发生分工,但是从事手工劳动的人不是独立的手工业者而是奴隶。奴隶社会产生了专门从事手工劳动的奴隶,商品生产者由独立的劳动者变成归属于奴隶主的奴隶。奴隶作为奴隶主的劳动力被奴隶主再生产出来。

可见,在原始社会手工劳动是制造石器等各种原始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的劳动,它最发达的形态是独立的商品生产者的劳动;在奴隶社会,手工劳动的发展产生了畜牧业与农业的分工,农业与手工业的分工,手工业与商业的分工。但是,手工业劳动者已经不再是独立的商品生产者,而是奴隶。奴隶国家的产生,最终促成了真正的社会分工:体力劳动与智力劳动的分离。国家成为实现奴隶阶级与奴隶主阶级生产关系的实现形式。

在奴隶社会尽管出现了农业劳动、手工业劳动与商业劳动的分工与体力劳动与智力劳动的分工,但劳动是奴隶的群体劳动,而不是农民、手工业者与商人的个体劳动,还没有产生小农经济。

四,小农经济与手工业是封建社会的基础产业。

在奴隶社会产生了铁的冶炼与加工业,手工业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手工业发展到能够冶炼与加工铁与铁制工具的劳动,在此基础上产生了真正的小农经济。牛耕农业把牲畜、土地的肥力、水、阳光、植物的生长力等等自然力和种子、铁制农具、各种耕作技术和水利灌溉等原始科学技术生产力纳入到生产过程,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产生了家庭农业生产方式,使大规模的奴隶劳动变成不合算的生产方式。奴隶劳动的生产方式转化为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与这种农业的小农经济相适应,手工业也发展成为独立的家庭手工业,最多形成了师傅带着徒弟劳动的手工业小作坊。专业的手工业者是在封建社会产生的独立的商品生产者。

随着家庭农业生产方式的产生和发展,产生了新型的地主阶级。他们创造的牛耕劳动生产率,在此基础上产生的家庭农业生产方式成为解放奴隶的经济形式,引起了又一次社会革命。封建社会代替奴隶社会,通过家庭农业劳动收取地租成为主要的社会生产方式。

自从我国战国后期,秦国通过商鞅变法,统一全国,实行“黔首自实田”以来,任何一个封建王朝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耕地分配给农民耕种,收取地租。封建社会生产方式才以小农经济为其基础产业。 

可见,罗荣渠先生编造出了一个作为东方原始公社解体后一个时期到封建社会相适应的小农经济与手工业。小农经济与手工业是罗荣渠先生用来编造生产力弹性的概念,而不是“人的生动活泼的生活。”

五,小农经济与手工业产生史是生产关系的产生史。罗荣渠先生认为小农经济与手工业是原始东方公社解体后一段时期与封建社会的基础产业,因此,他也同样看不到原始东方公社解体后一段时期到封建社会,人发生了什么变化。因此,他说“同一性质与水平的生产力可能与几种不同的生产关系相适应。同一种生产力、同一种方式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可以适应几种不同的社会结构。”在他看来,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可以分开,独立发挥作用的经济现象,生产方式又是没有历史性质的经济现象。也就是说,罗荣渠先生既否认生产力的历史性质,又否认生产方式或生产关系的历史性质。

生产力的历史性质已经说明了。生产关系同样具有特定的历史性质。原始东方公社解体以后,人首先变成商品生产者。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独立的商品生产者的社会,但商品生产者及其生产关系是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的过渡形式。因此,在原始社会末期与奴隶社会初期存在大量平民。在原始社会人是氏族,在奴隶社会人变成奴隶与奴隶主,在封建社会人变成农民、手工业者与地主。人的这种经济角色是人格化的生产关系。也就是说,阶级是人格化的生产关系。人创造的不同社会劳动生产力决定人的不同经济角色,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不能分开。因此,一种生产力不能与各种不同生产关系相适应。

社会结构是人格化的生产关系即阶级结构。在奴隶社会,平民是正在瓦解和消失的阶级;在封建社会阶级结构表现为农民、手工业者与商人阶级、地主阶级。同一生产方式在不同历史条件下好像与多种社会结构相适应,是社会革命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新的生产方式产生运动与旧生产方式消失运动并存的表现,并不是一种生产方式与多种不同社会结构相适应的表现。社会革命是一种经济发展的历史过程,新的生产方式在旧的生产方式中产生。比如,在奴隶社会新产生的地主阶级还要为奴隶主阶级履行奴隶的义务。因此,新的生产方式好像与奴隶社会的结构相适应。但是,另一方面,奴隶社会的阶级结构束缚新兴地主阶级自主发展的要求,激发新兴地主阶级解放的要求。新兴地主阶级创造的生产方式与奴隶社会的生产关系或阶级结构不相适应,才引起社会革命,实现社会变革,改变社会阶级结构。在封建社会奴隶与奴隶主阶级逐步消失,消失的过程又表现为旧的生产方式与新的阶级结构相适应。封建生产方式的发展,最终产生了农民阶级、地主阶级以及手工业劳动者与商业劳动者阶级,改变了奴隶社会的阶级结构。

因为罗荣渠先生从小农经济和手工业概念运动解释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生产方式与社会结构的关系,而不是从生产力、生产关系、生产方式与社会结构的产生与发展的历史运动出发考察社会历史发展,才产生了所谓生产力弹性的观念。结果,不可避免地站到西方社会学家的立场,否定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一般规律。

 



[] 罗荣渠,《现代化新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051页。

[]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98页。

[]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单行本,1999年版第53页。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