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7-10-06 20:35:53 58字 ( 0/41)

如果要说《战狼》是符合某种社会制度的有用价值,那么他的价值无非就是制作过程中的劳动价值和物质消耗的转移劳动价值的总和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7-10-06 23:14:40 171字 ( 0/50)

主帖涉足了一个新的领域,意识或文化的价值。马克思认为,任何意识的生产或产生,都是社会生产方式在人脑中的复制和拓展;更具体地说,是阶级斗争中的人对阶级斗争发展的想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燕子衔泥nj 发表于  2017-10-07 08:43:42 175字 ( 0/33)

“靶向市场经济”下,“从社会索取与尽社会义务相匹配”,按“社会需求比”缴纳“社会互济税(退休金税、医疗税、教育税、住房保障税、助困税等)”的“社会主义互济”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7-10-07 10:10:09 103字 ( 0/53)

羊毛出在羊身上。战狠增加了“价值”,观众减少了“价值”。社会总价值,是变化不大的。本来嘛,文化以及双节期间的旅游部门,都是过去的事业单位,不损耗国家资源算不错了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0:21:09 65字 ( 0/27)

[雷人]看来你是不把大家都弄成跟你们一样混是不放手啊?如你所言,谁还去从事文化艺术的创新创作呢?反正不管怎么搞都是你们创造的价值。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0:30:25 102字 ( 0/50)

[大笑]按你的逻辑会推出一个荒谬的结论:物质也是物质生产价值的分派和外延,因为任何新物质产品在缺乏相应的社会总价值的环境中都无法兑现价值,比如手机、电脑放到几百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7-10-07 11:02:29 22字 ( 0/28)

票房价值本身不是价值,是劳动价值的转移而已。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1:16:26 0字 ( 0/33)

回复@第十阶层1:没有价值咋转移?让你买张票进入干坐会儿,你干么?

回复@第十阶层1:没有价值咋转移?让你买张票进入干坐会儿,你干么?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1:17:45 0字 ( 0/21)

回复@无碌无福:资本家还要劳动才有收获,哪像你们,嘴一张,吴京童鞋的十亿就成你们的了!

回复@无碌无福:资本家还要劳动才有收获,哪像你们,嘴一张,吴京童鞋的十亿就成你们的了!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1:19:34 0字 ( 0/45)

人家发明制造高铁是你们的,发明制造电脑、手机也是你们的,拍部好电影又是你们的……看来你们是啥都想要,唯独不要脸!

人家发明制造高铁是你们的,发明制造电脑、手机也是你们的,拍部好电影又是你们的……看来你们是啥都想要,唯独不要脸!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1:21:31 0字 ( 0/29)

回复@第十阶层1:小木童鞋又在骂自己啊?电影没价值你还乖乖掏钱,那不是……

回复@第十阶层1:小木童鞋又在骂自己啊?电影没价值你还乖乖掏钱,那不是……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1:24:21 0字 ( 0/24)

回复@无碌无福:你不是有悟性,而是不要脸!你的劳动是劳动,人家的创作就不是劳动?就算无需创作把,总得去捡吧?捡不是劳动?你咋捡不到呢?

回复@无碌无福:你不是有悟性,而是不要脸!你的劳动是劳动,人家的创作就不是劳动?就算无需创作把,总得去捡吧?捡不是劳动?你咋捡不到呢?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1:46:05 0字 ( 0/26)

不劳而获就能成为资本家?那不是世上最简单的事?你咋成不了?最简单的事都办不到,还好意思天天卖傻?

不劳而获就能成为资本家?那不是世上最简单的事?你咋成不了?最简单的事都办不到,还好意思天天卖傻?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独行剑客2015 发表于  2017-10-07 11:52:52 12字 ( 0/23)

魔鬼产业,疯狂吸血。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2:21:25 0字 ( 0/32)

回复@无碌无福:那你说说自己为什么办不好最简单的事?

回复@无碌无福:那你说说自己为什么办不好最简单的事?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2:23:38 0字 ( 0/40)

回复@无碌无福:你们这些人智力上有硬伤,脸皮又够厚,自己从未经历过的事也敢瞎忽悠,害自己就算了,出来害人就是罪过!

回复@无碌无福:你们这些人智力上有硬伤,脸皮又够厚,自己从未经历过的事也敢瞎忽悠,害自己就算了,出来害人就是罪过!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2:25:44 0字 ( 0/40)

回复@无碌无福:要按你们的混账逻辑,世间万物都是大自然的恩赐,只不过在人类作用下存在形式不一样,所以人类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回复@无碌无福:要按你们的混账逻辑,世间万物都是大自然的恩赐,只不过在人类作用下存在形式不一样,所以人类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2:27:24 0字 ( 0/32)

回复@无碌无福:不劳而获都办不到,你还能办什么?给大家摆摆?

回复@无碌无福:不劳而获都办不到,你还能办什么?给大家摆摆?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2:49:26 0字 ( 0/25)

回复@无碌无福:不能与社会需求相契合,劳动价值能兑现?那不是随便弄点啥都可以赚钱?

回复@无碌无福:不能与社会需求相契合,劳动价值能兑现?那不是随便弄点啥都可以赚钱?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7 12:50:22 0字 ( 0/22)

回复@无碌无福:你的智商真的达不到讨论这个话题的基本要求!

回复@无碌无福:你的智商真的达不到讨论这个话题的基本要求!      人类社会的物质和精神的生产中,物质(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总处于决定的地位,文化的,精神的,意识形态的一切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物质生产的价值分派和外延。

    这很好理解,只有物质生产发达到某种程度,艺术等精神财富的生产才可能从物质生产中独立出来,而成为一种价值,但这种价值的实现,无不体现在物质生产的剩余财富的支撑,是物质生产的派生,是剩余物质财富的分割。当然,不是说艺术等精神财富不重要,但它总和一定的物质生产制度相适应,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样,物质生产制度决定精神财富的生产制度,精神财富也总表现为一定生产方式的意识形态,也对生产方式的本身有巨大的反作用。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NBA的一个球星,他的价值的不可思议并非是球员个人的劳动价值,而是附加在现代物质财富生产的高效率基础上的信息技术的广度,由此而产生的和资本主义商业文化紧密结合的价值外延,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古代唱歌唱得绕梁三日的最多能混口饭吃,社会地位不过就是歌姬,在九流之外,而现在的即使三流歌星明星,则可以借助现代高效的物质生产体系混到名利双收的地位,这都不是他们本身劳动价值的体现,而是依附在现代高效物质生产和通信及商业竞争模式的结果,一句话,是资本制度的结果。

   看明白以上道理,理解吴京先生的影片《战狼》的十亿票房的来源就很简单了,除了吴京本人微不足道的个人劳动价值外,99。999999999%的价值来源都是其它价值的转移和分割,体现在商业的,消费者个体的所有价值转移无一不是全社会物质生产财富的分割,这种分割借助现代传媒和广告,能在深度广度上转移更多物质生产中产生的价值剩余。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