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马鼎奇 发表于  2017-10-06 16:57:59 12字 ( 0/31)

难忘的童年,永远的乡愁。

童年轶事(原创)

马鼎奇

   小时候,常去古镇小学的滑梯游玩嬉戏,或广场看电影, 观话剧, 所以, 虽未入学, 我对小学校并不陌生,一舍一径、一树一景都如数家珍, 稔熟于胸,记忆犹新, 历历在目。

   小学广场是古镇最大的露天广场, 诂计能容纳七、八千人, 都绰绰有余, 广场的南边常搭一个临时舞台, 供作主席台或演出之用, 镇上许多重大的群众集会都在此举办,功能不啻上海的人民广场。

   记得1958年上海歌舞团应邀前来“踏歌起舞”盛情展演, 小镇人没见过啥世面, 一听说是蜚声海内外的上海歌舞团领衔, 那还了得! 生怕过了这个村,再也没有这个店。机不可失, 时不再来。 结果是盛况空前, 万人空巷, 入场券两天前就已销售告罄。连学校围墙内长得葳葳蕤蕤白杨、梧桐、银杏树上也爬满了淘气的小观众,许多人都是携老扶幼,倾巢出动, 摩肩接蝩, 争先恐后要一睹上海艺人的舞台风采。演出地点就是小学广场, 望着满场挤得水泄不通黑鸦鸦的观众, 我现在诂摸10000,也只多不少。

   小学校离我家仅咫尺之遥, 向西石板街上步行大约300米左右即可抵达。那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教育机构,正门有一个气宇轩昂,古朴典雅的正门, 学校历史悠久,师资强大,质量一流,据说不少镇上声名显赫的达官贵人都在此接受过启蒙教育,但我那时只知道无拘无束玩耍, 读书上学视为畏途。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怕归怕,躲是躲不过过去, 这一天还是如期而至。六周岁时,到了该上小学一年级的年纪,一天父亲早早扏拗地牵着我的手,领到小学一位老师面前,接受“面试”

   所谓“面试”就是看看孩子发育是否正常, 有无先天性生理缺陷, 顺便再回答几个老师的即兴提问而已。

   这位女老师羸弱消瘦,戴付白边眼镜, 不苛言笑,威严的样子像个修道院的老修女,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不知为什么,见了她, 我吓得不敢正面瞧她,紧张得瑟瑟发抖,一会儿,竟“哇哩哇拉” 地莫名其妙大哭起来。

   弄得父亲恼羞成怒, 且十分尴尬。他当着老师的面一边骂骂咧咧, 一边对我一顿猛抽, 这下我哭得越发厉害。“面试”不得不中断。 没办法!功亏一篑,中途而废, 老师以一句“孩子太小, 明年再来报名。”婉言拒绝我入学。

    第二年, 父亲威逼利诱, 让我做好报名准备, 声色俱利地对我“约法三章”,“只许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老师问什么答什么!如再“故态复萌”,中午就没饭吃,饿我一顿, 若面试通过,将赏赐两个香喷喷的大烧饼。奶奶还替我买了一个上面缝有红五星的蓝色的布书包。

   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 这回遇到老师询问,我凭添了“大将风度”, 也许是经不住烧饼的诱感,沉着老炼多了, 并未“节外生枝”,面试十分顺利, 诂计问题不大, 果然不久一年级新生发榜, 我荣登榜首, 从此,正式开始了我的小学启蒙时代。不过,父亲的许诺一直并未兑现。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 就在开学不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的班主任, 就是那位曾对我不卑不亢“面试”的汤姓女教师, 给我按上一个“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做小动作”等等“罪名”,将我关进教室隔壁她满屋馨香纤尘不染的“闺房”、等待发落。

    自然这个过程我又少不了大哭大闹, 由于动静忒大, 她不得不三番五次地中断上课, 前来竭力制止。

    她脸气得刷白, 气咻咻地大声说: 你怎么不像你姐姐, 既乖又聪明, 来了就跳级, 个个老师喜欢,你呢,只会调皮捣蛋......

        汤老师一边数落我的不是, 一边用手指不时戳我的头, 似乎恨铁不成钢。

    她说的姐姐其实是我的堂姐, 由于入学晚, 上一年级已九岁, 所以, 不久跳级到三年级, 鉴于睿智聪慧, 成绩优异,第二年,又从三年级跳到五年级。

  “算了,明天你不要来上课了! 汤老师气得夠呛, 终于给我下达了“最后通牒”。

     见我翌日未去上学, 父亲又见我说话吞吞吐吐, 像明白了什么似的, 马上风急火火赶到学校,父亲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马不停蹄, 免不了又是一顿“修理”。

    当天下午善于待人接物人际交往的父亲拉着我,找到校长又陪笑脸、又递烟, 笑容可掬地一再打招呼:“伢儿,不懂事儿, 我已把他狠狠教训了, 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 宰相肚里能撑船,还是给他一个机会吧?

     谁知校长听了不依为然,处变不惊:“哈哈,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谁有权把你儿子开除啦? 现在就去上课! 就说我说的,真是瞎胡闹!

    说也奇怪, 从那以后,汤老师再也没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 不过,我却更加小心翼翼,“挟着尾巴”做人, 免得祸从天降,遭受无妄之灾。

liangxiong 发表于  2017-10-06 18:56:56 49字 ( 0/33)

“常搭一个临时舞台”能否换成“常搭一个简易舞台”之类的说法,“常”跟“临时”有无冲突?

童年轶事(原创)

马鼎奇

   小时候,常去古镇小学的滑梯游玩嬉戏,或广场看电影, 观话剧, 所以, 虽未入学, 我对小学校并不陌生,一舍一径、一树一景都如数家珍, 稔熟于胸,记忆犹新, 历历在目。

   小学广场是古镇最大的露天广场, 诂计能容纳七、八千人, 都绰绰有余, 广场的南边常搭一个临时舞台, 供作主席台或演出之用, 镇上许多重大的群众集会都在此举办,功能不啻上海的人民广场。

   记得1958年上海歌舞团应邀前来“踏歌起舞”盛情展演, 小镇人没见过啥世面, 一听说是蜚声海内外的上海歌舞团领衔, 那还了得! 生怕过了这个村,再也没有这个店。机不可失, 时不再来。 结果是盛况空前, 万人空巷, 入场券两天前就已销售告罄。连学校围墙内长得葳葳蕤蕤白杨、梧桐、银杏树上也爬满了淘气的小观众,许多人都是携老扶幼,倾巢出动, 摩肩接蝩, 争先恐后要一睹上海艺人的舞台风采。演出地点就是小学广场, 望着满场挤得水泄不通黑鸦鸦的观众, 我现在诂摸10000,也只多不少。

   小学校离我家仅咫尺之遥, 向西石板街上步行大约300米左右即可抵达。那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教育机构,正门有一个气宇轩昂,古朴典雅的正门, 学校历史悠久,师资强大,质量一流,据说不少镇上声名显赫的达官贵人都在此接受过启蒙教育,但我那时只知道无拘无束玩耍, 读书上学视为畏途。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怕归怕,躲是躲不过过去, 这一天还是如期而至。六周岁时,到了该上小学一年级的年纪,一天父亲早早扏拗地牵着我的手,领到小学一位老师面前,接受“面试”

   所谓“面试”就是看看孩子发育是否正常, 有无先天性生理缺陷, 顺便再回答几个老师的即兴提问而已。

   这位女老师羸弱消瘦,戴付白边眼镜, 不苛言笑,威严的样子像个修道院的老修女,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不知为什么,见了她, 我吓得不敢正面瞧她,紧张得瑟瑟发抖,一会儿,竟“哇哩哇拉” 地莫名其妙大哭起来。

   弄得父亲恼羞成怒, 且十分尴尬。他当着老师的面一边骂骂咧咧, 一边对我一顿猛抽, 这下我哭得越发厉害。“面试”不得不中断。 没办法!功亏一篑,中途而废, 老师以一句“孩子太小, 明年再来报名。”婉言拒绝我入学。

    第二年, 父亲威逼利诱, 让我做好报名准备, 声色俱利地对我“约法三章”,“只许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老师问什么答什么!如再“故态复萌”,中午就没饭吃,饿我一顿, 若面试通过,将赏赐两个香喷喷的大烧饼。奶奶还替我买了一个上面缝有红五星的蓝色的布书包。

   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 这回遇到老师询问,我凭添了“大将风度”, 也许是经不住烧饼的诱感,沉着老炼多了, 并未“节外生枝”,面试十分顺利, 诂计问题不大, 果然不久一年级新生发榜, 我荣登榜首, 从此,正式开始了我的小学启蒙时代。不过,父亲的许诺一直并未兑现。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 就在开学不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的班主任, 就是那位曾对我不卑不亢“面试”的汤姓女教师, 给我按上一个“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做小动作”等等“罪名”,将我关进教室隔壁她满屋馨香纤尘不染的“闺房”、等待发落。

    自然这个过程我又少不了大哭大闹, 由于动静忒大, 她不得不三番五次地中断上课, 前来竭力制止。

    她脸气得刷白, 气咻咻地大声说: 你怎么不像你姐姐, 既乖又聪明, 来了就跳级, 个个老师喜欢,你呢,只会调皮捣蛋......

        汤老师一边数落我的不是, 一边用手指不时戳我的头, 似乎恨铁不成钢。

    她说的姐姐其实是我的堂姐, 由于入学晚, 上一年级已九岁, 所以, 不久跳级到三年级, 鉴于睿智聪慧, 成绩优异,第二年,又从三年级跳到五年级。

  “算了,明天你不要来上课了! 汤老师气得夠呛, 终于给我下达了“最后通牒”。

     见我翌日未去上学, 父亲又见我说话吞吞吐吐, 像明白了什么似的, 马上风急火火赶到学校,父亲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马不停蹄, 免不了又是一顿“修理”。

    当天下午善于待人接物人际交往的父亲拉着我,找到校长又陪笑脸、又递烟, 笑容可掬地一再打招呼:“伢儿,不懂事儿, 我已把他狠狠教训了, 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 宰相肚里能撑船,还是给他一个机会吧?

     谁知校长听了不依为然,处变不惊:“哈哈,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谁有权把你儿子开除啦? 现在就去上课! 就说我说的,真是瞎胡闹!

    说也奇怪, 从那以后,汤老师再也没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 不过,我却更加小心翼翼,“挟着尾巴”做人, 免得祸从天降,遭受无妄之灾。

liangxiong 发表于  2017-10-06 19:06:27 9字 ( 0/18)

写得很好!

童年轶事(原创)

马鼎奇

   小时候,常去古镇小学的滑梯游玩嬉戏,或广场看电影, 观话剧, 所以, 虽未入学, 我对小学校并不陌生,一舍一径、一树一景都如数家珍, 稔熟于胸,记忆犹新, 历历在目。

   小学广场是古镇最大的露天广场, 诂计能容纳七、八千人, 都绰绰有余, 广场的南边常搭一个临时舞台, 供作主席台或演出之用, 镇上许多重大的群众集会都在此举办,功能不啻上海的人民广场。

   记得1958年上海歌舞团应邀前来“踏歌起舞”盛情展演, 小镇人没见过啥世面, 一听说是蜚声海内外的上海歌舞团领衔, 那还了得! 生怕过了这个村,再也没有这个店。机不可失, 时不再来。 结果是盛况空前, 万人空巷, 入场券两天前就已销售告罄。连学校围墙内长得葳葳蕤蕤白杨、梧桐、银杏树上也爬满了淘气的小观众,许多人都是携老扶幼,倾巢出动, 摩肩接蝩, 争先恐后要一睹上海艺人的舞台风采。演出地点就是小学广场, 望着满场挤得水泄不通黑鸦鸦的观众, 我现在诂摸10000,也只多不少。

   小学校离我家仅咫尺之遥, 向西石板街上步行大约300米左右即可抵达。那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教育机构,正门有一个气宇轩昂,古朴典雅的正门, 学校历史悠久,师资强大,质量一流,据说不少镇上声名显赫的达官贵人都在此接受过启蒙教育,但我那时只知道无拘无束玩耍, 读书上学视为畏途。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怕归怕,躲是躲不过过去, 这一天还是如期而至。六周岁时,到了该上小学一年级的年纪,一天父亲早早扏拗地牵着我的手,领到小学一位老师面前,接受“面试”

   所谓“面试”就是看看孩子发育是否正常, 有无先天性生理缺陷, 顺便再回答几个老师的即兴提问而已。

   这位女老师羸弱消瘦,戴付白边眼镜, 不苛言笑,威严的样子像个修道院的老修女,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不知为什么,见了她, 我吓得不敢正面瞧她,紧张得瑟瑟发抖,一会儿,竟“哇哩哇拉” 地莫名其妙大哭起来。

   弄得父亲恼羞成怒, 且十分尴尬。他当着老师的面一边骂骂咧咧, 一边对我一顿猛抽, 这下我哭得越发厉害。“面试”不得不中断。 没办法!功亏一篑,中途而废, 老师以一句“孩子太小, 明年再来报名。”婉言拒绝我入学。

    第二年, 父亲威逼利诱, 让我做好报名准备, 声色俱利地对我“约法三章”,“只许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老师问什么答什么!如再“故态复萌”,中午就没饭吃,饿我一顿, 若面试通过,将赏赐两个香喷喷的大烧饼。奶奶还替我买了一个上面缝有红五星的蓝色的布书包。

   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 这回遇到老师询问,我凭添了“大将风度”, 也许是经不住烧饼的诱感,沉着老炼多了, 并未“节外生枝”,面试十分顺利, 诂计问题不大, 果然不久一年级新生发榜, 我荣登榜首, 从此,正式开始了我的小学启蒙时代。不过,父亲的许诺一直并未兑现。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 就在开学不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的班主任, 就是那位曾对我不卑不亢“面试”的汤姓女教师, 给我按上一个“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做小动作”等等“罪名”,将我关进教室隔壁她满屋馨香纤尘不染的“闺房”、等待发落。

    自然这个过程我又少不了大哭大闹, 由于动静忒大, 她不得不三番五次地中断上课, 前来竭力制止。

    她脸气得刷白, 气咻咻地大声说: 你怎么不像你姐姐, 既乖又聪明, 来了就跳级, 个个老师喜欢,你呢,只会调皮捣蛋......

        汤老师一边数落我的不是, 一边用手指不时戳我的头, 似乎恨铁不成钢。

    她说的姐姐其实是我的堂姐, 由于入学晚, 上一年级已九岁, 所以, 不久跳级到三年级, 鉴于睿智聪慧, 成绩优异,第二年,又从三年级跳到五年级。

  “算了,明天你不要来上课了! 汤老师气得夠呛, 终于给我下达了“最后通牒”。

     见我翌日未去上学, 父亲又见我说话吞吞吐吐, 像明白了什么似的, 马上风急火火赶到学校,父亲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马不停蹄, 免不了又是一顿“修理”。

    当天下午善于待人接物人际交往的父亲拉着我,找到校长又陪笑脸、又递烟, 笑容可掬地一再打招呼:“伢儿,不懂事儿, 我已把他狠狠教训了, 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 宰相肚里能撑船,还是给他一个机会吧?

     谁知校长听了不依为然,处变不惊:“哈哈,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谁有权把你儿子开除啦? 现在就去上课! 就说我说的,真是瞎胡闹!

    说也奇怪, 从那以后,汤老师再也没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 不过,我却更加小心翼翼,“挟着尾巴”做人, 免得祸从天降,遭受无妄之灾。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