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7-10-06 14:29:51 37字 ( 0/26)

《英雄儿女》,一九六七年出口。这个时间在一些人眼里,差不多一团漆黑[YY]

相明:刘世龙的“王成”是一个时代的群像

来源:微信“保马”  作者:相明

  原编者按

  9月27日,刚刚荣获第31届中国金鸡奖终身成就奖的表演艺术家刘世龙因病逝世。“英雄王成”,是刘世龙在1967年的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经典角色。然而,半个世纪之后,我们的银幕似乎不仅再难遇见一个“王成”,而且连理解这样的“英雄”都很困难。但是,对于今天的文艺工作者来说,理解这样的一种现实主义恰恰是十分重要的。在“王成”,这个“典型”的美学形象背后,是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一个群体,一个具体的“类”的存在。他既不是一个抽象的道德理念意义上的“英雄”,也不是一个诞生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公式下的无产阶级战士,他来自于一个具体的历史情境和社会结构。

  保马谨以此文缅怀刘世龙老师。原文刊载于《新京报》2017年9月29日C02版。感谢相明同志授权保马发布。

  9月16日,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出,此前大热的数部影视作品皆有斩获,对于期待新生力量的中国电影事业,这无疑是一个恰如其分的鼓励。比起关注最高,甚至作为悬念而被业界热炒的最佳男女主角一类奖项,终身成就奖似乎是当代电影产业对过往时代的缅怀和嘉奖。荣膺这一奖项的,也必然是时代淘洗下的艺术丰碑。

  终于,刘世龙刘老出现在这一次的名单上。两天后,长影集团在微博发布了刘老在病床上手捧奖杯与证书的照片,老爷子精神矍铄,面色红润,王成未老。一周有余,噩耗传来,刘老去了。初闻喜讯,再闻哀讯,沉默、遗憾固然,尤为值得深思的是,当我忆及《英雄儿女》时,心境差别及其背后的时代感。

  《英雄儿女》,1964。

  经历过朝鲜战场的老人们,面对《英雄儿女》无不热泪盈眶。巴金的《团圆》一变而为武兆堤、毛烽的《英雄儿女》,这一改编,艺术使然,时代使然。艺术与时代更在刘老的身上产生了共鸣。刘世龙出身于革命家庭,年仅9岁便参与到了抗日战争当中,参与到中国的民族解放与革命事业中来。成长起来的刘世龙,从一名普通的战士成为了革命文艺工作者。因此,革命生涯带给了他对于英雄的理解,这充分体现在了他对王成角色的塑造上。

  当时,导演武兆堤告诉他,“在表演上不能有我是英雄的感觉”,“你就像一团火,走到哪里就燃烧到哪里”,年轻的刘世龙立刻理解到了,“‘走到哪里就燃烧到哪里’就是一个革命战士的无私无畏,全心全意为人民,爱人民,恨敌人;就是勇敢顽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就是有理想,有朝气,开朗乐观,机敏灵活”。这并不仅仅是表演艺术的要求,而是时代交给他们的嘱托。

  时代的印记重叠交织,形成了鲜活的王成,他是爆破英雄杨根思,是步话机员于树昌,是副指导员赵先友,是千千万万吃炒面配雪的战斗英雄;也是舞台上松柏长青的刘世龙,是所有当家作主的人民群众。历史无法使我们一一记住他们,于是艺术带给了我们王成。

  《英雄儿女》,王成(刘世龙 饰),1967。

  时间一去不回,但上世纪九十年代,仿佛豁然开朗,把前三十年的新中国和八十年代的文化启蒙的遗产继承下来。那也是笔者初次观看《英雄儿女》的时代,一个在红色电影中成长起来的童年时代。那时的人们会将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的故事以历史教育的方式在学校、街道传唱,但是同时伴随着的,是古今历史人物与那些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少年英雄。

  尽管红色电影形成了最初的印象,但是它与孩子们间推崇的阳性气质密切相关——讲述一个故事,就是讲述一个英雄,一个偶像。《英雄儿女》留下的,是为了胜利勇于牺牲的革命精神,王成和他手中威力巨大的爆破筒,以及蔑然而坚毅地投向敌人的眼光。然而不解的是,为什么“为了胜利”,要“向我开炮”?炮火难道不是对准敌人的吗?换句话说,牺牲是什么,牺牲为了什么,并不真正懂得。时代留给我这样一个问题,它是九十年代的无意识,也是同一代人成长的症状。

  当烽烟不再滚滚,人们真的还是在认真地传唱英雄么?要告别童年时代的疑虑,找寻对影片,对幼年懵懂感受的解答,便要到回到历史中理解英雄之为英雄的关键。《英雄儿女》诞生的时代,不会将王成视为一般意义上的“英雄”。真正的英雄,应该是英雄时代的群像,而非一时一事的能力。

  有那么一个时代,人们回应着历史,参与到历史的创造当中,成为历史主体的人民,改变自己与中国的命运。三座大山倒了,背后还有国际政治,新生的中国要在世界奠定自己的位置。群像化作形象,时代化身人格。于是,王成冲出了战壕——他不再被动受敌,背后的乌云透出熹微的光芒——值得今天一搏的,是美好的明天。九十年代的我们,仅仅在一个英雄的概念网罗下看待这些影像,却不懂这一形象来自我们自身和国家命运。

  英雄倒下,身后开满鲜花。时间是茫然的,而时代会在我们的回顾中惊觉——这种来自时代感的惊觉,会为心的跳动增添一份沉重,它的分量来自英雄的名字,来自我们的历史本身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7-10-06 14:37:17 27字 ( 0/26)

我们的意识形态,决不能以全面否定为思想理论基础[YY]

相明:刘世龙的“王成”是一个时代的群像

来源:微信“保马”  作者:相明

  原编者按

  9月27日,刚刚荣获第31届中国金鸡奖终身成就奖的表演艺术家刘世龙因病逝世。“英雄王成”,是刘世龙在1967年的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经典角色。然而,半个世纪之后,我们的银幕似乎不仅再难遇见一个“王成”,而且连理解这样的“英雄”都很困难。但是,对于今天的文艺工作者来说,理解这样的一种现实主义恰恰是十分重要的。在“王成”,这个“典型”的美学形象背后,是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一个群体,一个具体的“类”的存在。他既不是一个抽象的道德理念意义上的“英雄”,也不是一个诞生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公式下的无产阶级战士,他来自于一个具体的历史情境和社会结构。

  保马谨以此文缅怀刘世龙老师。原文刊载于《新京报》2017年9月29日C02版。感谢相明同志授权保马发布。

  9月16日,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出,此前大热的数部影视作品皆有斩获,对于期待新生力量的中国电影事业,这无疑是一个恰如其分的鼓励。比起关注最高,甚至作为悬念而被业界热炒的最佳男女主角一类奖项,终身成就奖似乎是当代电影产业对过往时代的缅怀和嘉奖。荣膺这一奖项的,也必然是时代淘洗下的艺术丰碑。

  终于,刘世龙刘老出现在这一次的名单上。两天后,长影集团在微博发布了刘老在病床上手捧奖杯与证书的照片,老爷子精神矍铄,面色红润,王成未老。一周有余,噩耗传来,刘老去了。初闻喜讯,再闻哀讯,沉默、遗憾固然,尤为值得深思的是,当我忆及《英雄儿女》时,心境差别及其背后的时代感。

  《英雄儿女》,1964。

  经历过朝鲜战场的老人们,面对《英雄儿女》无不热泪盈眶。巴金的《团圆》一变而为武兆堤、毛烽的《英雄儿女》,这一改编,艺术使然,时代使然。艺术与时代更在刘老的身上产生了共鸣。刘世龙出身于革命家庭,年仅9岁便参与到了抗日战争当中,参与到中国的民族解放与革命事业中来。成长起来的刘世龙,从一名普通的战士成为了革命文艺工作者。因此,革命生涯带给了他对于英雄的理解,这充分体现在了他对王成角色的塑造上。

  当时,导演武兆堤告诉他,“在表演上不能有我是英雄的感觉”,“你就像一团火,走到哪里就燃烧到哪里”,年轻的刘世龙立刻理解到了,“‘走到哪里就燃烧到哪里’就是一个革命战士的无私无畏,全心全意为人民,爱人民,恨敌人;就是勇敢顽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就是有理想,有朝气,开朗乐观,机敏灵活”。这并不仅仅是表演艺术的要求,而是时代交给他们的嘱托。

  时代的印记重叠交织,形成了鲜活的王成,他是爆破英雄杨根思,是步话机员于树昌,是副指导员赵先友,是千千万万吃炒面配雪的战斗英雄;也是舞台上松柏长青的刘世龙,是所有当家作主的人民群众。历史无法使我们一一记住他们,于是艺术带给了我们王成。

  《英雄儿女》,王成(刘世龙 饰),1967。

  时间一去不回,但上世纪九十年代,仿佛豁然开朗,把前三十年的新中国和八十年代的文化启蒙的遗产继承下来。那也是笔者初次观看《英雄儿女》的时代,一个在红色电影中成长起来的童年时代。那时的人们会将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的故事以历史教育的方式在学校、街道传唱,但是同时伴随着的,是古今历史人物与那些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少年英雄。

  尽管红色电影形成了最初的印象,但是它与孩子们间推崇的阳性气质密切相关——讲述一个故事,就是讲述一个英雄,一个偶像。《英雄儿女》留下的,是为了胜利勇于牺牲的革命精神,王成和他手中威力巨大的爆破筒,以及蔑然而坚毅地投向敌人的眼光。然而不解的是,为什么“为了胜利”,要“向我开炮”?炮火难道不是对准敌人的吗?换句话说,牺牲是什么,牺牲为了什么,并不真正懂得。时代留给我这样一个问题,它是九十年代的无意识,也是同一代人成长的症状。

  当烽烟不再滚滚,人们真的还是在认真地传唱英雄么?要告别童年时代的疑虑,找寻对影片,对幼年懵懂感受的解答,便要到回到历史中理解英雄之为英雄的关键。《英雄儿女》诞生的时代,不会将王成视为一般意义上的“英雄”。真正的英雄,应该是英雄时代的群像,而非一时一事的能力。

  有那么一个时代,人们回应着历史,参与到历史的创造当中,成为历史主体的人民,改变自己与中国的命运。三座大山倒了,背后还有国际政治,新生的中国要在世界奠定自己的位置。群像化作形象,时代化身人格。于是,王成冲出了战壕——他不再被动受敌,背后的乌云透出熹微的光芒——值得今天一搏的,是美好的明天。九十年代的我们,仅仅在一个英雄的概念网罗下看待这些影像,却不懂这一形象来自我们自身和国家命运。

  英雄倒下,身后开满鲜花。时间是茫然的,而时代会在我们的回顾中惊觉——这种来自时代感的惊觉,会为心的跳动增添一份沉重,它的分量来自英雄的名字,来自我们的历史本身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7-10-06 14:39:18 27字 ( 0/20)

决不允许把一个新时代,涂抹得比J放前旧社会更黑[YY]

相明:刘世龙的“王成”是一个时代的群像

来源:微信“保马”  作者:相明

  原编者按

  9月27日,刚刚荣获第31届中国金鸡奖终身成就奖的表演艺术家刘世龙因病逝世。“英雄王成”,是刘世龙在1967年的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经典角色。然而,半个世纪之后,我们的银幕似乎不仅再难遇见一个“王成”,而且连理解这样的“英雄”都很困难。但是,对于今天的文艺工作者来说,理解这样的一种现实主义恰恰是十分重要的。在“王成”,这个“典型”的美学形象背后,是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一个群体,一个具体的“类”的存在。他既不是一个抽象的道德理念意义上的“英雄”,也不是一个诞生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公式下的无产阶级战士,他来自于一个具体的历史情境和社会结构。

  保马谨以此文缅怀刘世龙老师。原文刊载于《新京报》2017年9月29日C02版。感谢相明同志授权保马发布。

  9月16日,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出,此前大热的数部影视作品皆有斩获,对于期待新生力量的中国电影事业,这无疑是一个恰如其分的鼓励。比起关注最高,甚至作为悬念而被业界热炒的最佳男女主角一类奖项,终身成就奖似乎是当代电影产业对过往时代的缅怀和嘉奖。荣膺这一奖项的,也必然是时代淘洗下的艺术丰碑。

  终于,刘世龙刘老出现在这一次的名单上。两天后,长影集团在微博发布了刘老在病床上手捧奖杯与证书的照片,老爷子精神矍铄,面色红润,王成未老。一周有余,噩耗传来,刘老去了。初闻喜讯,再闻哀讯,沉默、遗憾固然,尤为值得深思的是,当我忆及《英雄儿女》时,心境差别及其背后的时代感。

  《英雄儿女》,1964。

  经历过朝鲜战场的老人们,面对《英雄儿女》无不热泪盈眶。巴金的《团圆》一变而为武兆堤、毛烽的《英雄儿女》,这一改编,艺术使然,时代使然。艺术与时代更在刘老的身上产生了共鸣。刘世龙出身于革命家庭,年仅9岁便参与到了抗日战争当中,参与到中国的民族解放与革命事业中来。成长起来的刘世龙,从一名普通的战士成为了革命文艺工作者。因此,革命生涯带给了他对于英雄的理解,这充分体现在了他对王成角色的塑造上。

  当时,导演武兆堤告诉他,“在表演上不能有我是英雄的感觉”,“你就像一团火,走到哪里就燃烧到哪里”,年轻的刘世龙立刻理解到了,“‘走到哪里就燃烧到哪里’就是一个革命战士的无私无畏,全心全意为人民,爱人民,恨敌人;就是勇敢顽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就是有理想,有朝气,开朗乐观,机敏灵活”。这并不仅仅是表演艺术的要求,而是时代交给他们的嘱托。

  时代的印记重叠交织,形成了鲜活的王成,他是爆破英雄杨根思,是步话机员于树昌,是副指导员赵先友,是千千万万吃炒面配雪的战斗英雄;也是舞台上松柏长青的刘世龙,是所有当家作主的人民群众。历史无法使我们一一记住他们,于是艺术带给了我们王成。

  《英雄儿女》,王成(刘世龙 饰),1967。

  时间一去不回,但上世纪九十年代,仿佛豁然开朗,把前三十年的新中国和八十年代的文化启蒙的遗产继承下来。那也是笔者初次观看《英雄儿女》的时代,一个在红色电影中成长起来的童年时代。那时的人们会将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的故事以历史教育的方式在学校、街道传唱,但是同时伴随着的,是古今历史人物与那些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少年英雄。

  尽管红色电影形成了最初的印象,但是它与孩子们间推崇的阳性气质密切相关——讲述一个故事,就是讲述一个英雄,一个偶像。《英雄儿女》留下的,是为了胜利勇于牺牲的革命精神,王成和他手中威力巨大的爆破筒,以及蔑然而坚毅地投向敌人的眼光。然而不解的是,为什么“为了胜利”,要“向我开炮”?炮火难道不是对准敌人的吗?换句话说,牺牲是什么,牺牲为了什么,并不真正懂得。时代留给我这样一个问题,它是九十年代的无意识,也是同一代人成长的症状。

  当烽烟不再滚滚,人们真的还是在认真地传唱英雄么?要告别童年时代的疑虑,找寻对影片,对幼年懵懂感受的解答,便要到回到历史中理解英雄之为英雄的关键。《英雄儿女》诞生的时代,不会将王成视为一般意义上的“英雄”。真正的英雄,应该是英雄时代的群像,而非一时一事的能力。

  有那么一个时代,人们回应着历史,参与到历史的创造当中,成为历史主体的人民,改变自己与中国的命运。三座大山倒了,背后还有国际政治,新生的中国要在世界奠定自己的位置。群像化作形象,时代化身人格。于是,王成冲出了战壕——他不再被动受敌,背后的乌云透出熹微的光芒——值得今天一搏的,是美好的明天。九十年代的我们,仅仅在一个英雄的概念网罗下看待这些影像,却不懂这一形象来自我们自身和国家命运。

  英雄倒下,身后开满鲜花。时间是茫然的,而时代会在我们的回顾中惊觉——这种来自时代感的惊觉,会为心的跳动增添一份沉重,它的分量来自英雄的名字,来自我们的历史本身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7-10-06 14:46:00 49字 ( 0/16)

人们今天看到的凡是描述那个时代的新作品,几乎千篇一律、代入公式般地都要黑一把。究竟为什么?[上火]

相明:刘世龙的“王成”是一个时代的群像

来源:微信“保马”  作者:相明

  原编者按

  9月27日,刚刚荣获第31届中国金鸡奖终身成就奖的表演艺术家刘世龙因病逝世。“英雄王成”,是刘世龙在1967年的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经典角色。然而,半个世纪之后,我们的银幕似乎不仅再难遇见一个“王成”,而且连理解这样的“英雄”都很困难。但是,对于今天的文艺工作者来说,理解这样的一种现实主义恰恰是十分重要的。在“王成”,这个“典型”的美学形象背后,是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一个群体,一个具体的“类”的存在。他既不是一个抽象的道德理念意义上的“英雄”,也不是一个诞生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公式下的无产阶级战士,他来自于一个具体的历史情境和社会结构。

  保马谨以此文缅怀刘世龙老师。原文刊载于《新京报》2017年9月29日C02版。感谢相明同志授权保马发布。

  9月16日,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出,此前大热的数部影视作品皆有斩获,对于期待新生力量的中国电影事业,这无疑是一个恰如其分的鼓励。比起关注最高,甚至作为悬念而被业界热炒的最佳男女主角一类奖项,终身成就奖似乎是当代电影产业对过往时代的缅怀和嘉奖。荣膺这一奖项的,也必然是时代淘洗下的艺术丰碑。

  终于,刘世龙刘老出现在这一次的名单上。两天后,长影集团在微博发布了刘老在病床上手捧奖杯与证书的照片,老爷子精神矍铄,面色红润,王成未老。一周有余,噩耗传来,刘老去了。初闻喜讯,再闻哀讯,沉默、遗憾固然,尤为值得深思的是,当我忆及《英雄儿女》时,心境差别及其背后的时代感。

  《英雄儿女》,1964。

  经历过朝鲜战场的老人们,面对《英雄儿女》无不热泪盈眶。巴金的《团圆》一变而为武兆堤、毛烽的《英雄儿女》,这一改编,艺术使然,时代使然。艺术与时代更在刘老的身上产生了共鸣。刘世龙出身于革命家庭,年仅9岁便参与到了抗日战争当中,参与到中国的民族解放与革命事业中来。成长起来的刘世龙,从一名普通的战士成为了革命文艺工作者。因此,革命生涯带给了他对于英雄的理解,这充分体现在了他对王成角色的塑造上。

  当时,导演武兆堤告诉他,“在表演上不能有我是英雄的感觉”,“你就像一团火,走到哪里就燃烧到哪里”,年轻的刘世龙立刻理解到了,“‘走到哪里就燃烧到哪里’就是一个革命战士的无私无畏,全心全意为人民,爱人民,恨敌人;就是勇敢顽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就是有理想,有朝气,开朗乐观,机敏灵活”。这并不仅仅是表演艺术的要求,而是时代交给他们的嘱托。

  时代的印记重叠交织,形成了鲜活的王成,他是爆破英雄杨根思,是步话机员于树昌,是副指导员赵先友,是千千万万吃炒面配雪的战斗英雄;也是舞台上松柏长青的刘世龙,是所有当家作主的人民群众。历史无法使我们一一记住他们,于是艺术带给了我们王成。

  《英雄儿女》,王成(刘世龙 饰),1967。

  时间一去不回,但上世纪九十年代,仿佛豁然开朗,把前三十年的新中国和八十年代的文化启蒙的遗产继承下来。那也是笔者初次观看《英雄儿女》的时代,一个在红色电影中成长起来的童年时代。那时的人们会将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的故事以历史教育的方式在学校、街道传唱,但是同时伴随着的,是古今历史人物与那些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少年英雄。

  尽管红色电影形成了最初的印象,但是它与孩子们间推崇的阳性气质密切相关——讲述一个故事,就是讲述一个英雄,一个偶像。《英雄儿女》留下的,是为了胜利勇于牺牲的革命精神,王成和他手中威力巨大的爆破筒,以及蔑然而坚毅地投向敌人的眼光。然而不解的是,为什么“为了胜利”,要“向我开炮”?炮火难道不是对准敌人的吗?换句话说,牺牲是什么,牺牲为了什么,并不真正懂得。时代留给我这样一个问题,它是九十年代的无意识,也是同一代人成长的症状。

  当烽烟不再滚滚,人们真的还是在认真地传唱英雄么?要告别童年时代的疑虑,找寻对影片,对幼年懵懂感受的解答,便要到回到历史中理解英雄之为英雄的关键。《英雄儿女》诞生的时代,不会将王成视为一般意义上的“英雄”。真正的英雄,应该是英雄时代的群像,而非一时一事的能力。

  有那么一个时代,人们回应着历史,参与到历史的创造当中,成为历史主体的人民,改变自己与中国的命运。三座大山倒了,背后还有国际政治,新生的中国要在世界奠定自己的位置。群像化作形象,时代化身人格。于是,王成冲出了战壕——他不再被动受敌,背后的乌云透出熹微的光芒——值得今天一搏的,是美好的明天。九十年代的我们,仅仅在一个英雄的概念网罗下看待这些影像,却不懂这一形象来自我们自身和国家命运。

  英雄倒下,身后开满鲜花。时间是茫然的,而时代会在我们的回顾中惊觉——这种来自时代感的惊觉,会为心的跳动增添一份沉重,它的分量来自英雄的名字,来自我们的历史本身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7-10-06 14:47:09 24字 ( 0/22)

谁制造了没有最黑、只有更黑的黑恶文艺逻辑?[晕]

相明:刘世龙的“王成”是一个时代的群像

来源:微信“保马”  作者:相明

  原编者按

  9月27日,刚刚荣获第31届中国金鸡奖终身成就奖的表演艺术家刘世龙因病逝世。“英雄王成”,是刘世龙在1967年的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经典角色。然而,半个世纪之后,我们的银幕似乎不仅再难遇见一个“王成”,而且连理解这样的“英雄”都很困难。但是,对于今天的文艺工作者来说,理解这样的一种现实主义恰恰是十分重要的。在“王成”,这个“典型”的美学形象背后,是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一个群体,一个具体的“类”的存在。他既不是一个抽象的道德理念意义上的“英雄”,也不是一个诞生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公式下的无产阶级战士,他来自于一个具体的历史情境和社会结构。

  保马谨以此文缅怀刘世龙老师。原文刊载于《新京报》2017年9月29日C02版。感谢相明同志授权保马发布。

  9月16日,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出,此前大热的数部影视作品皆有斩获,对于期待新生力量的中国电影事业,这无疑是一个恰如其分的鼓励。比起关注最高,甚至作为悬念而被业界热炒的最佳男女主角一类奖项,终身成就奖似乎是当代电影产业对过往时代的缅怀和嘉奖。荣膺这一奖项的,也必然是时代淘洗下的艺术丰碑。

  终于,刘世龙刘老出现在这一次的名单上。两天后,长影集团在微博发布了刘老在病床上手捧奖杯与证书的照片,老爷子精神矍铄,面色红润,王成未老。一周有余,噩耗传来,刘老去了。初闻喜讯,再闻哀讯,沉默、遗憾固然,尤为值得深思的是,当我忆及《英雄儿女》时,心境差别及其背后的时代感。

  《英雄儿女》,1964。

  经历过朝鲜战场的老人们,面对《英雄儿女》无不热泪盈眶。巴金的《团圆》一变而为武兆堤、毛烽的《英雄儿女》,这一改编,艺术使然,时代使然。艺术与时代更在刘老的身上产生了共鸣。刘世龙出身于革命家庭,年仅9岁便参与到了抗日战争当中,参与到中国的民族解放与革命事业中来。成长起来的刘世龙,从一名普通的战士成为了革命文艺工作者。因此,革命生涯带给了他对于英雄的理解,这充分体现在了他对王成角色的塑造上。

  当时,导演武兆堤告诉他,“在表演上不能有我是英雄的感觉”,“你就像一团火,走到哪里就燃烧到哪里”,年轻的刘世龙立刻理解到了,“‘走到哪里就燃烧到哪里’就是一个革命战士的无私无畏,全心全意为人民,爱人民,恨敌人;就是勇敢顽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就是有理想,有朝气,开朗乐观,机敏灵活”。这并不仅仅是表演艺术的要求,而是时代交给他们的嘱托。

  时代的印记重叠交织,形成了鲜活的王成,他是爆破英雄杨根思,是步话机员于树昌,是副指导员赵先友,是千千万万吃炒面配雪的战斗英雄;也是舞台上松柏长青的刘世龙,是所有当家作主的人民群众。历史无法使我们一一记住他们,于是艺术带给了我们王成。

  《英雄儿女》,王成(刘世龙 饰),1967。

  时间一去不回,但上世纪九十年代,仿佛豁然开朗,把前三十年的新中国和八十年代的文化启蒙的遗产继承下来。那也是笔者初次观看《英雄儿女》的时代,一个在红色电影中成长起来的童年时代。那时的人们会将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的故事以历史教育的方式在学校、街道传唱,但是同时伴随着的,是古今历史人物与那些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少年英雄。

  尽管红色电影形成了最初的印象,但是它与孩子们间推崇的阳性气质密切相关——讲述一个故事,就是讲述一个英雄,一个偶像。《英雄儿女》留下的,是为了胜利勇于牺牲的革命精神,王成和他手中威力巨大的爆破筒,以及蔑然而坚毅地投向敌人的眼光。然而不解的是,为什么“为了胜利”,要“向我开炮”?炮火难道不是对准敌人的吗?换句话说,牺牲是什么,牺牲为了什么,并不真正懂得。时代留给我这样一个问题,它是九十年代的无意识,也是同一代人成长的症状。

  当烽烟不再滚滚,人们真的还是在认真地传唱英雄么?要告别童年时代的疑虑,找寻对影片,对幼年懵懂感受的解答,便要到回到历史中理解英雄之为英雄的关键。《英雄儿女》诞生的时代,不会将王成视为一般意义上的“英雄”。真正的英雄,应该是英雄时代的群像,而非一时一事的能力。

  有那么一个时代,人们回应着历史,参与到历史的创造当中,成为历史主体的人民,改变自己与中国的命运。三座大山倒了,背后还有国际政治,新生的中国要在世界奠定自己的位置。群像化作形象,时代化身人格。于是,王成冲出了战壕——他不再被动受敌,背后的乌云透出熹微的光芒——值得今天一搏的,是美好的明天。九十年代的我们,仅仅在一个英雄的概念网罗下看待这些影像,却不懂这一形象来自我们自身和国家命运。

  英雄倒下,身后开满鲜花。时间是茫然的,而时代会在我们的回顾中惊觉——这种来自时代感的惊觉,会为心的跳动增添一份沉重,它的分量来自英雄的名字,来自我们的历史本身

杞人忧天101 发表于  2017-10-07 05:59:58 125字 ( 0/6)

英雄儿女出品于1964年,这是他的遗憾,因为没能赶上任何一次电影评奖,也是他的荣幸,即便在史无前例的年代,这部电影也可以在全国公开上映,可以说一个王成影响了千千

相明:刘世龙的“王成”是一个时代的群像

来源:微信“保马”  作者:相明

  原编者按

  9月27日,刚刚荣获第31届中国金鸡奖终身成就奖的表演艺术家刘世龙因病逝世。“英雄王成”,是刘世龙在1967年的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经典角色。然而,半个世纪之后,我们的银幕似乎不仅再难遇见一个“王成”,而且连理解这样的“英雄”都很困难。但是,对于今天的文艺工作者来说,理解这样的一种现实主义恰恰是十分重要的。在“王成”,这个“典型”的美学形象背后,是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一个群体,一个具体的“类”的存在。他既不是一个抽象的道德理念意义上的“英雄”,也不是一个诞生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公式下的无产阶级战士,他来自于一个具体的历史情境和社会结构。

  保马谨以此文缅怀刘世龙老师。原文刊载于《新京报》2017年9月29日C02版。感谢相明同志授权保马发布。

  9月16日,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出,此前大热的数部影视作品皆有斩获,对于期待新生力量的中国电影事业,这无疑是一个恰如其分的鼓励。比起关注最高,甚至作为悬念而被业界热炒的最佳男女主角一类奖项,终身成就奖似乎是当代电影产业对过往时代的缅怀和嘉奖。荣膺这一奖项的,也必然是时代淘洗下的艺术丰碑。

  终于,刘世龙刘老出现在这一次的名单上。两天后,长影集团在微博发布了刘老在病床上手捧奖杯与证书的照片,老爷子精神矍铄,面色红润,王成未老。一周有余,噩耗传来,刘老去了。初闻喜讯,再闻哀讯,沉默、遗憾固然,尤为值得深思的是,当我忆及《英雄儿女》时,心境差别及其背后的时代感。

  《英雄儿女》,1964。

  经历过朝鲜战场的老人们,面对《英雄儿女》无不热泪盈眶。巴金的《团圆》一变而为武兆堤、毛烽的《英雄儿女》,这一改编,艺术使然,时代使然。艺术与时代更在刘老的身上产生了共鸣。刘世龙出身于革命家庭,年仅9岁便参与到了抗日战争当中,参与到中国的民族解放与革命事业中来。成长起来的刘世龙,从一名普通的战士成为了革命文艺工作者。因此,革命生涯带给了他对于英雄的理解,这充分体现在了他对王成角色的塑造上。

  当时,导演武兆堤告诉他,“在表演上不能有我是英雄的感觉”,“你就像一团火,走到哪里就燃烧到哪里”,年轻的刘世龙立刻理解到了,“‘走到哪里就燃烧到哪里’就是一个革命战士的无私无畏,全心全意为人民,爱人民,恨敌人;就是勇敢顽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就是有理想,有朝气,开朗乐观,机敏灵活”。这并不仅仅是表演艺术的要求,而是时代交给他们的嘱托。

  时代的印记重叠交织,形成了鲜活的王成,他是爆破英雄杨根思,是步话机员于树昌,是副指导员赵先友,是千千万万吃炒面配雪的战斗英雄;也是舞台上松柏长青的刘世龙,是所有当家作主的人民群众。历史无法使我们一一记住他们,于是艺术带给了我们王成。

  《英雄儿女》,王成(刘世龙 饰),1967。

  时间一去不回,但上世纪九十年代,仿佛豁然开朗,把前三十年的新中国和八十年代的文化启蒙的遗产继承下来。那也是笔者初次观看《英雄儿女》的时代,一个在红色电影中成长起来的童年时代。那时的人们会将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的故事以历史教育的方式在学校、街道传唱,但是同时伴随着的,是古今历史人物与那些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少年英雄。

  尽管红色电影形成了最初的印象,但是它与孩子们间推崇的阳性气质密切相关——讲述一个故事,就是讲述一个英雄,一个偶像。《英雄儿女》留下的,是为了胜利勇于牺牲的革命精神,王成和他手中威力巨大的爆破筒,以及蔑然而坚毅地投向敌人的眼光。然而不解的是,为什么“为了胜利”,要“向我开炮”?炮火难道不是对准敌人的吗?换句话说,牺牲是什么,牺牲为了什么,并不真正懂得。时代留给我这样一个问题,它是九十年代的无意识,也是同一代人成长的症状。

  当烽烟不再滚滚,人们真的还是在认真地传唱英雄么?要告别童年时代的疑虑,找寻对影片,对幼年懵懂感受的解答,便要到回到历史中理解英雄之为英雄的关键。《英雄儿女》诞生的时代,不会将王成视为一般意义上的“英雄”。真正的英雄,应该是英雄时代的群像,而非一时一事的能力。

  有那么一个时代,人们回应着历史,参与到历史的创造当中,成为历史主体的人民,改变自己与中国的命运。三座大山倒了,背后还有国际政治,新生的中国要在世界奠定自己的位置。群像化作形象,时代化身人格。于是,王成冲出了战壕——他不再被动受敌,背后的乌云透出熹微的光芒——值得今天一搏的,是美好的明天。九十年代的我们,仅仅在一个英雄的概念网罗下看待这些影像,却不懂这一形象来自我们自身和国家命运。

  英雄倒下,身后开满鲜花。时间是茫然的,而时代会在我们的回顾中惊觉——这种来自时代感的惊觉,会为心的跳动增添一份沉重,它的分量来自英雄的名字,来自我们的历史本身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