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7-10-06 08:26:24 47字 ( 0/39)

错啦,按权分配更合理。有权利代表你更优秀,付出的丁点劳动都比万亿劳动,怎么不能多分配?不合理嘛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7-10-06 08:27:52 23字 ( 0/26)

按容貌分配也绝对可以,那些明星歌星就是按容分配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7-10-06 08:28:44 21字 ( 0/31)

按拳分配也对,在拳击上,拳头大就能高收入。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7-10-06 08:29:55 38字 ( 0/27)

按力分配就更生动了,从十六世纪到今天,帝国主义就用力分得了世界绝大多数财富。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7-10-06 08:32:55 86字 ( 0/28)

不知道你们这些货天天发这种烂帖是想表现啥?表现你们聪明的愚蠢么?除了按需分配外,按劳分配可与任何分配形式搭配。这用得着一天到晚写破文章?自已蠢,就以为世界都同你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7-10-06 08:52:01 39字 ( 0/23)

按主贴的逻辑类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关系。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燕子衔泥nj 发表于  2017-10-06 09:02:48 332字 ( 0/23)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互济”,是给资本主义“经济”的贫富分化开环”加“共同富裕闭环”的。“各(货、币资本,人力资本)尽所能(从社会索取与尽社会义务相匹配)、按劳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7-10-06 09:05:28 38字 ( 0/24)

近来,这里的主流网民掀起了一个竞相诠释创新理论的高潮,但不能把话说的太直白。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燕子衔泥nj 发表于  2017-10-06 09:05:52 63字 ( 0/30)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互济”,是给资本主义“经济”的贫富分化“开环”加共同富裕“闭环”的——靠履行《宪法》“各尽所能、按劳分配”。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7-10-06 09:21:06 132字 ( 0/37)

过去没有学,现在总该学《实践论》、《矛盾论》了吧!矛盾就是“对立统一”,没有“对立”,那来“统一”?还是老老实实承认“按资分配”和“按劳分配”,是一对矛盾吧。不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6 09:47:51 0字 ( 0/33)

你也是和稀泥!按资分配本就是按劳分配的子项,因为资本=货币、商品等(存量价值)+复杂劳动(新增价值)。

你也是和稀泥!按资分配本就是按劳分配的子项,因为资本=货币、商品等(存量价值)+复杂劳动(新增价值)。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6 09:52:58 0字 ( 0/24)

回复@看着就想笑:而存款获息没有新增劳动加入,不能叫按资分配,只能叫补偿,或者叫吸储成本,专用称呼叫孽息。

回复@看着就想笑:而存款获息没有新增劳动加入,不能叫按资分配,只能叫补偿,或者叫吸储成本,专用称呼叫孽息。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6 09:58:29 0字 ( 0/25)

回复@看着就想笑:为什么叫孽息呢?因为你会为获得付出更多!一切成本都会加上预期收益被收回去,比如你获得1元利息,购买相应的产品或服务则会多支出1.2元左右……

回复@看着就想笑:为什么叫孽息呢?因为你会为获得付出更多!一切成本都会加上预期收益被收回去,比如你获得1元利息,购买相应的产品或服务则会多支出1.2元左右……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6 10:01:30 0字 ( 0/26)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伪高工又来卖萌?辩证法三大规律是对立统一、量变质变、否定之否定规律,你肿么只知道对立统一?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伪高工又来卖萌?辩证法三大规律是对立统一、量变质变、否定之否定规律,你肿么只知道对立统一?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6 10:15:26 0字 ( 0/23)

回复@猪一世狗一世:工具是人类的个体或具体组织劳动的产物,你没那个能力就会成为他们的工具……别不服气!

回复@猪一世狗一世:工具是人类的个体或具体组织劳动的产物,你没那个能力就会成为他们的工具……别不服气!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6 10:23:15 0字 ( 0/32)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很多职称都是混出来的,并没有什么含金量!起点学历才是重要指标!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很多职称都是混出来的,并没有什么含金量!起点学历才是重要指标!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6 10:25:42 0字 ( 0/26)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哲学从来不看出处,只看逻辑……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哲学从来不看出处,只看逻辑……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zqazy0 发表于  2017-10-06 10:26:10 78字 ( 0/56)

最近强坛深水区三员主将:数学老师痛批按劳分配,想笑老师热捧按资分配,向前老师把二者结合起来。他们情真意切,配合默契,他们都是声明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挺有意思。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6 10:27:11 0字 ( 0/26)

回复@zqazy0:当你具有了辩证思维,就会懂的……

回复@zqazy0:当你具有了辩证思维,就会懂的……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6 10:28:31 0字 ( 0/19)

回复@看着就想笑:极少数确实有学术成果的人除外。

回复@看着就想笑:极少数确实有学术成果的人除外。

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无形资产说起(比较通俗)

 

有些人缺乏唯物辩证思想,因此,把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完全对立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你要么采用按劳分配,这就是搞社会主义;你要么按资分配,这就是搞资本主义。

 

从逻辑学来看,这些人的观点没错,因为他们观点符合了形式逻辑学中的排中律。

 

但是,把这人的观点与社会实际对照,就显出这观点错了。

 

比如:大家都知道:资本所有者把货币存入银行,购买债券或购买少量股票等,从而取得存款利息、债券利息或股息、红利收入。这就是按资分配,而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在建立革命根据地时,就建立了银行。

 

又如:新中国建立后,为了吸引外资,也采用了按资分配的方式嘛!

 

等等一切,都说明:干社会主义革命,或建设社会主义建设都少不了采用按资分配的。

 

假如你非要罔顾上述事实,坚持你的排中律,那么,你就堕落到唯心主义,或形而上学的泥潭中了。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的关系呢?

 

其实,每个人所具备的劳动力,就是每个生存的资本,而这个资本是无形的,也是量不确定的。我们应该把劳动力定为“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很遗憾,我们却把“无形资本”,或“无形资产”当作了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专利权、商标权等的代名词。)

 

因为,我们不能对每个人的劳动力作出准确的估价,所以,只能以每个人劳动所使出的成绩来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劳分配”。

 

但是,有些人在长期工作体现出其无形资本的基本价格,比如:袁隆平等著名学者、科学家、艺术家等劳动者,所以,我们就要以他们所体现出的无形资本来进行分配。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按资分配”。

 

由此可见,在目前,也就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论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分配”,都是以“资”的量来进行分配的。

 

结论: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不是对立的,而是形为对立,实为统一的辩证关系。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