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10-05 15:48:13 88字 ( 0/28)

[调皮]份子钱体现了中国社会浓浓的人情味!说到底是一种强制存款,标准根据当地的收入水平来算,既是一种情感表达,也可以分担事主的经济压力,等到你自己要办事,大家又

顾面子也要顾里子, 如何防止“份子钱”成人情债?



每个十一黄金周都是婚礼扎堆的时期,常常有这样的情况,一连收到几个婚礼邀请,一个月的工资就打水漂了。为此,挖财钱堂社区刚刚公布了一份各地婚礼红包水平大数据调查,结果显示,浙江、上海的红包最大,平均需要1000元,江苏次之,平均在800元左右,广东、云南红包最小,竟然只需给100元左右即可。(10月3日《扬子晚报》)


不少新人选择国庆期间举办婚礼,亲朋好友参加婚礼,少不了要出“份子钱”。有报道称,年仅25岁毕业才三年的肖小姐,十一收到6场婚礼的邀请,预算“份子钱”高达4400元。类似肖小姐这样国庆期间背负沉重人情债的还有很多,报道中提到,来自黑龙江的受调查网友“小香肉丝”表示红包压力非常大:“我这黑龙江边境小村,一抬腿就要到俄罗斯了。好朋友结婚要包1000元,同事要包500~1000元,100块钱已经拿不出手了,可是我的工资也只够给三个好朋友送红包,心好累。”


在中国这样的人情社会里,各类“份子钱”名目繁多:结婚、生子、满月、分配、调动、乔迁……总有一款适合你。


按理说,“份子钱”只是向别人表达一份心意,本不应以数额大小衡量感情深厚,古人就有“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的说法。但是“份子钱”也是一项“面子工程”,许多人觉得份子出少了,一来拿不出手,二来也没面子,于是“份子钱”也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水涨船高。从举办宴席的主家角度说,收到的份子钱越多,显示出主人的人缘越好,社会交际圈越广。如此一来,“份子钱”越涨越高也就不足为奇了。调查显示,华东、华北地区“份子钱”规格普遍更高,浙江和上海当之无愧成了“最讲面子”地区,“份子钱”均价达到1000元,江苏、北京、山东等地区也高达800元。


早在2013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就曾发起过一项名为“你为人情消费所累吗”的调查,调查显示:超过六成的人每年在人情消费上花费1000元到6000元之间,超过6000元的也占到近两成,超过半数的受访者感觉人情消费负担沉重。毫无疑问,为数不少的人为了“面子”而顾不了“里子”,一些年轻人甚至只能靠暂时借钱保证不丢“面子”。


其实,人情消费也是一种投资,亲朋好友之间礼尚往来,也很正常,人与人的感情和联系,就在这无数次的你来我往的良性互动中得到加深和延续。但“份子钱”一旦成为人情债,则违背了人际交往的初衷,不但降低了一部分人的生活质量,也大大拉低了人们的幸福指数。


防止“份子钱”成为人情债,要靠干部带头、舆论引导,更要全社会共同参与,像广东、云南两地,当地的“份子钱”只有区区100元,比起那些欠发达地区的“份子钱”还要小很多,100元既表达了心意,又不至伤筋动骨,这样的礼尚往来有什么不好?作者:维扬书生


liangxiong 发表于  2017-10-05 18:42:52 118字 ( 0/34)

份子钱是不是也应该“改革”了,就像传统节日只认春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等一样,名目繁多的份子钱的项目也应该砍一些,像什么分配、调动一类的就应该免了,逐步形成

顾面子也要顾里子, 如何防止“份子钱”成人情债?



每个十一黄金周都是婚礼扎堆的时期,常常有这样的情况,一连收到几个婚礼邀请,一个月的工资就打水漂了。为此,挖财钱堂社区刚刚公布了一份各地婚礼红包水平大数据调查,结果显示,浙江、上海的红包最大,平均需要1000元,江苏次之,平均在800元左右,广东、云南红包最小,竟然只需给100元左右即可。(10月3日《扬子晚报》)


不少新人选择国庆期间举办婚礼,亲朋好友参加婚礼,少不了要出“份子钱”。有报道称,年仅25岁毕业才三年的肖小姐,十一收到6场婚礼的邀请,预算“份子钱”高达4400元。类似肖小姐这样国庆期间背负沉重人情债的还有很多,报道中提到,来自黑龙江的受调查网友“小香肉丝”表示红包压力非常大:“我这黑龙江边境小村,一抬腿就要到俄罗斯了。好朋友结婚要包1000元,同事要包500~1000元,100块钱已经拿不出手了,可是我的工资也只够给三个好朋友送红包,心好累。”


在中国这样的人情社会里,各类“份子钱”名目繁多:结婚、生子、满月、分配、调动、乔迁……总有一款适合你。


按理说,“份子钱”只是向别人表达一份心意,本不应以数额大小衡量感情深厚,古人就有“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的说法。但是“份子钱”也是一项“面子工程”,许多人觉得份子出少了,一来拿不出手,二来也没面子,于是“份子钱”也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水涨船高。从举办宴席的主家角度说,收到的份子钱越多,显示出主人的人缘越好,社会交际圈越广。如此一来,“份子钱”越涨越高也就不足为奇了。调查显示,华东、华北地区“份子钱”规格普遍更高,浙江和上海当之无愧成了“最讲面子”地区,“份子钱”均价达到1000元,江苏、北京、山东等地区也高达800元。


早在2013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就曾发起过一项名为“你为人情消费所累吗”的调查,调查显示:超过六成的人每年在人情消费上花费1000元到6000元之间,超过6000元的也占到近两成,超过半数的受访者感觉人情消费负担沉重。毫无疑问,为数不少的人为了“面子”而顾不了“里子”,一些年轻人甚至只能靠暂时借钱保证不丢“面子”。


其实,人情消费也是一种投资,亲朋好友之间礼尚往来,也很正常,人与人的感情和联系,就在这无数次的你来我往的良性互动中得到加深和延续。但“份子钱”一旦成为人情债,则违背了人际交往的初衷,不但降低了一部分人的生活质量,也大大拉低了人们的幸福指数。


防止“份子钱”成为人情债,要靠干部带头、舆论引导,更要全社会共同参与,像广东、云南两地,当地的“份子钱”只有区区100元,比起那些欠发达地区的“份子钱”还要小很多,100元既表达了心意,又不至伤筋动骨,这样的礼尚往来有什么不好?作者:维扬书生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7-10-05 19:20:27 169字 ( 0/24)

份子钱,变成负担的原因是社会成员的道德认识水准不同。被人打着份子钱名义要去的,可能不好意思打着同样名义得回来。这样就失去了它原本集腋成裘同心同德的初衷与目的了。

顾面子也要顾里子, 如何防止“份子钱”成人情债?



每个十一黄金周都是婚礼扎堆的时期,常常有这样的情况,一连收到几个婚礼邀请,一个月的工资就打水漂了。为此,挖财钱堂社区刚刚公布了一份各地婚礼红包水平大数据调查,结果显示,浙江、上海的红包最大,平均需要1000元,江苏次之,平均在800元左右,广东、云南红包最小,竟然只需给100元左右即可。(10月3日《扬子晚报》)


不少新人选择国庆期间举办婚礼,亲朋好友参加婚礼,少不了要出“份子钱”。有报道称,年仅25岁毕业才三年的肖小姐,十一收到6场婚礼的邀请,预算“份子钱”高达4400元。类似肖小姐这样国庆期间背负沉重人情债的还有很多,报道中提到,来自黑龙江的受调查网友“小香肉丝”表示红包压力非常大:“我这黑龙江边境小村,一抬腿就要到俄罗斯了。好朋友结婚要包1000元,同事要包500~1000元,100块钱已经拿不出手了,可是我的工资也只够给三个好朋友送红包,心好累。”


在中国这样的人情社会里,各类“份子钱”名目繁多:结婚、生子、满月、分配、调动、乔迁……总有一款适合你。


按理说,“份子钱”只是向别人表达一份心意,本不应以数额大小衡量感情深厚,古人就有“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的说法。但是“份子钱”也是一项“面子工程”,许多人觉得份子出少了,一来拿不出手,二来也没面子,于是“份子钱”也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水涨船高。从举办宴席的主家角度说,收到的份子钱越多,显示出主人的人缘越好,社会交际圈越广。如此一来,“份子钱”越涨越高也就不足为奇了。调查显示,华东、华北地区“份子钱”规格普遍更高,浙江和上海当之无愧成了“最讲面子”地区,“份子钱”均价达到1000元,江苏、北京、山东等地区也高达800元。


早在2013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就曾发起过一项名为“你为人情消费所累吗”的调查,调查显示:超过六成的人每年在人情消费上花费1000元到6000元之间,超过6000元的也占到近两成,超过半数的受访者感觉人情消费负担沉重。毫无疑问,为数不少的人为了“面子”而顾不了“里子”,一些年轻人甚至只能靠暂时借钱保证不丢“面子”。


其实,人情消费也是一种投资,亲朋好友之间礼尚往来,也很正常,人与人的感情和联系,就在这无数次的你来我往的良性互动中得到加深和延续。但“份子钱”一旦成为人情债,则违背了人际交往的初衷,不但降低了一部分人的生活质量,也大大拉低了人们的幸福指数。


防止“份子钱”成为人情债,要靠干部带头、舆论引导,更要全社会共同参与,像广东、云南两地,当地的“份子钱”只有区区100元,比起那些欠发达地区的“份子钱”还要小很多,100元既表达了心意,又不至伤筋动骨,这样的礼尚往来有什么不好?作者:维扬书生


陈治平 发表于  2017-10-07 00:45:31 36字 ( 0/39)

有些地方规定“份子钱”一律不能超过“五十元”,超者按“行贿受贿”处理……

顾面子也要顾里子, 如何防止“份子钱”成人情债?



每个十一黄金周都是婚礼扎堆的时期,常常有这样的情况,一连收到几个婚礼邀请,一个月的工资就打水漂了。为此,挖财钱堂社区刚刚公布了一份各地婚礼红包水平大数据调查,结果显示,浙江、上海的红包最大,平均需要1000元,江苏次之,平均在800元左右,广东、云南红包最小,竟然只需给100元左右即可。(10月3日《扬子晚报》)


不少新人选择国庆期间举办婚礼,亲朋好友参加婚礼,少不了要出“份子钱”。有报道称,年仅25岁毕业才三年的肖小姐,十一收到6场婚礼的邀请,预算“份子钱”高达4400元。类似肖小姐这样国庆期间背负沉重人情债的还有很多,报道中提到,来自黑龙江的受调查网友“小香肉丝”表示红包压力非常大:“我这黑龙江边境小村,一抬腿就要到俄罗斯了。好朋友结婚要包1000元,同事要包500~1000元,100块钱已经拿不出手了,可是我的工资也只够给三个好朋友送红包,心好累。”


在中国这样的人情社会里,各类“份子钱”名目繁多:结婚、生子、满月、分配、调动、乔迁……总有一款适合你。


按理说,“份子钱”只是向别人表达一份心意,本不应以数额大小衡量感情深厚,古人就有“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的说法。但是“份子钱”也是一项“面子工程”,许多人觉得份子出少了,一来拿不出手,二来也没面子,于是“份子钱”也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水涨船高。从举办宴席的主家角度说,收到的份子钱越多,显示出主人的人缘越好,社会交际圈越广。如此一来,“份子钱”越涨越高也就不足为奇了。调查显示,华东、华北地区“份子钱”规格普遍更高,浙江和上海当之无愧成了“最讲面子”地区,“份子钱”均价达到1000元,江苏、北京、山东等地区也高达800元。


早在2013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就曾发起过一项名为“你为人情消费所累吗”的调查,调查显示:超过六成的人每年在人情消费上花费1000元到6000元之间,超过6000元的也占到近两成,超过半数的受访者感觉人情消费负担沉重。毫无疑问,为数不少的人为了“面子”而顾不了“里子”,一些年轻人甚至只能靠暂时借钱保证不丢“面子”。


其实,人情消费也是一种投资,亲朋好友之间礼尚往来,也很正常,人与人的感情和联系,就在这无数次的你来我往的良性互动中得到加深和延续。但“份子钱”一旦成为人情债,则违背了人际交往的初衷,不但降低了一部分人的生活质量,也大大拉低了人们的幸福指数。


防止“份子钱”成为人情债,要靠干部带头、舆论引导,更要全社会共同参与,像广东、云南两地,当地的“份子钱”只有区区100元,比起那些欠发达地区的“份子钱”还要小很多,100元既表达了心意,又不至伤筋动骨,这样的礼尚往来有什么不好?作者:维扬书生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