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7-10-01 09:07:12 16字 ( 0/27)

题目怎么像小屁孩写的?你多大了?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01 21:35:54 54字 ( 0/65)

怎样确定古河流?如果想确定一条古河流,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01 21:48:04 480字 ( 0/72)

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02 09:07:50 498字 ( 0/80)

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兰州,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各级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02 12:09:37 492字 ( 0/51)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的影响---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甘、宁等省地质图连图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02 13:19:59 291字 ( 0/68)

2,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结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02 20:56:53 478字 ( 0/54)

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1996年施、李、姚等在《青藏高原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05 13:23:02 497字 ( 0/35)

21年前,1996年30届国际地质大会如何面对面公开辩论,以黄河形成于约2.5百万年前下五泉砾石层完胜李吉均等黄河形成于1.7百万年的(超)九州台砾石层说?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07 15:08:52 366字 ( 0/52)

结论:研究员杨联康等1963年发现的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最早沉积(“兰州-临夏一带第四纪地层”),1981-82杨进行的历史上首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及后来发现的层中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10 16:37:11 498字 ( 0/28)

9,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一:阻断全球大河发育历史研究健康发展:1986年,当我在历史上第一个以1111天徒步考察黄河、长江全程后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11 15:16:49 496字 ( 0/18)

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二:阻档亿万炎黄子孙对母亲河历史的科学了解---与专业有关,上北大时我在实习后遍游了祖国25省市自治区。老师很爱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12 13:02:00 484字 ( 0/23)

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学术不端带来的恶果之三:败坏学风,后果严重47年,陈梦熊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台地,58年,黄汲清在大会称“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10-12 13:06:24 507字 ( 0/45)

不惧反复争鸣、检验的科学真理:下五泉砾石层为黄河最早沉积、兰州黄河有全球大河发育历史最典型剖面地球围绕太阳旋转是科学常识,但哥白尼只敢在临终的1453年才发

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526日发表“历史上第一次徒步考察黄河全程后有多少重大科学问题有重大改变----隆重纪念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徒步考察黄河全程35周年、黄河漂流30周年、徒步考察珠江全程20周年并迎接中国第一个科技日到来... ”(序) 后,我又发表了“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并有关认识史(全)”、“沉痛悼念历史上黄河全程首次漂流勇士雷建生、郎保洛、朱红军、张宁生、杨浩等遇难30周年” 各分章或有关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愈千点击或多个点“赞”,文章以科技为核心,能获这样关注,相比而言,已属不易,真心表示感谢。

 

以下,为我另一篇分章文章:黄河的形成----六个院士、一位研究员,是谁在哪年发现和确认了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由于61日起论坛需要确认实名,文章发的晚了一点,敬请原谅。

 

我在前一章“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中已经写道:相对于认识黄河的空间特征(河源-河口-河长;谷底坡降-河流分段、河流形状),认识河流的时间特征(河流的形成、发展,时间与原因,水系的形成)要复杂的多,尽管两千多年前我国《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已有:“高岸为谷,深谷为陵”的科学认识,但大河形成的认识还是始于近代,首先是西方地学家。

 

做为自然体,河流的形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水;一是有地面落差,这是小溪小河形成的条件。做为大河,特别是万里长河,形成原因当然复杂得多,如黄河,地壳运动不仅控制其谷底坡降,而且控制其河流方向。正如我在“什么是黄河的空间特征 ?”一章所写,从黄河特有的“几”字形河流形状,做黄河曾入白河、或曾经渭、经泾、经阴山北、经永定河入海,甚至远自新疆潜水而来推测的都有,推测理由多是基于地质构造。只是除曾于玛曲入白河外,经考察均無实据。所以通过地质构造判断古河道流向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去年我在国际地理大会批评《美国科学院院刊》“长江诞生于前中新世”一文也讲到了这一情况。

那么,怎么才能确定古河流呢?

 

1 怎样确定古河流?

古河流像现有河流一样,同样有河水,河床,而且河水冲刷河床后带有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古河水现已无法找到,古冲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则可能有局部保存,砾石更是大河存在的力证。沙也可能,叶尼塞河上游阶地上保存的便只有沙。郑洪波研究南京中新世沙,没有错,问题在于如果确认南京中新世沙来自长江源头,则必须有南京以上,特别是三峡以上4500公里中新世沙露头方令人信服。但郑没有,故不严谨,不宜贸然采纳。至于仅据南京中新世沙便绘制出1600万年前整条古长江流路图更是“想当然”,不是科学。美国科学院院刊刊登这样的文章很不负责。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想确定一条古河流,你就必须拿出它沿流古沉积物(砾石、沙、泥-粉沙、黏土)证据。

 

真正从古黄河沉积砾石层推断黄河起源的文章学界多认为是1930年德日进、杨钟健的《山西西部、陕西北部蓬蒂纪后、黄土期前之地层观察》。德日进、杨钟健在保德以北一个叫做火山的地方绘有一个剖面,最高和最老的第一级台地高出现黄河河底140米,上面发育着上新统蓬蒂期红土,下面为红土的底砾岩(有花岗岩砾石)。这层砾岩被推断可能为黄河沉积。2007年北京大学学报发表刘运明、李有利等在大致相同区域工作的文章,发现这里共有七级阶地,第七级、第六级阶地(注:此时,2007年,最低的一级早改称第一级,台地也改称阶地)砾石层分别高出黄河谷地200米、170米,测定年龄为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蓬蒂期/保德组,三趾马等化石丰富,过去用以确定沉积物相对年龄(如上新世)。现在多使用古地磁、磁化率等测定绝对年龄(如上述距今6.8百万年和3.3百万年)。

 

2,在哪里寻找古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

 

保德附近最早黄河沉积砾石的确定在古地理学上的意义是古黄河从那时进入了晋陕峡谷,不过,由于找到的砾石层不同和测年方法不同,不同学者尚有不同意见(如潘保田)。

 

但无论如何,即使从更上游的托克托起算,至黄河河口长度也不过2002.3 公里,远难像今日5501.1公里的黄河这样被称做世界五大长河之一(即,这么长的河充其量是地方性河流)。而且也不易反映出全河伴随青藏高原隆起一泻而下的形成机理。所以,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代表性剖面最好还是到流程更长的、3500公里的中上游去找,特别是在各大地质构造结合地带去找,如兰州。这里恰处地貌上青藏高原、黄土高原结合部并地质构造上中国西域式(北西西-南东东方向)、东西向(秦岭)、南北向(贺兰-六盘)构造带交汇点。Lanzhou ,capital of Gansu province. I believed that it was one of the best places to study geomorphology ,for there is the meeting place of China’s several geological structures .Thus the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uanghe can be observed more clearly.

现在,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学者很多,需看的文章、著作,目不暇接,但从黄河全程标准剖面的选择看,确实没有优于兰州者。

当然,兰州到底有没有黄河全流最早沉积砾石层还需要实地寻找!

 

3,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什么是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

 

我国历史上的和今天的省会呼和浩特、洛阳-郑州-开封、济南都濒临黄河,但均因黄河太宽,只是位于黄河一岸。唯独兰州,可称横跨黄河南北两岸(河宽百米,百年中山铁桥长仅234米)。

 

兰州有两套地层与黄河有关。一套是黄河北岸沿现代黄河分布的六---七级阶地上的砾石层,砾石层近水平、微向下游倾斜,砾石层下为古老的皋兰系变质岩,上覆黄土,其中六级阶地九州台砾石层上覆黄土厚315米,为世界最厚可见黄土,按现代科学水平,非常便于测定年龄;

 

另一套沉积物位黄河南岸两个地点:东部的五泉山和西部的范家坪。五泉山九州台范家坪在空间位置上有如三角形,距离不过20公里。五泉山砾石层上覆主要为石质黄土,底伏地层为红层(该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短面蝟类等化石,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磁性测定距今6-3.5百万年);范家坪砾石层整合或假整合于中新世红层上(或称红层为范家坪的五泉山砾石层之底伏地层范家坪砾石层与五泉砾石层多认为系一层,五泉山砾石层命名在先),上覆地层很新,可忽略。五泉山砾石层并上覆石质黄土,范家坪砾石层并下伏中新世红层,均明显同步褶皱。五泉山砾石层倾向西,倾角大于20度,范家坪砾石层倾向东,倾角可达40度,两者构成向斜。由于地层明显褶皱,加之部分固结,   五泉山-范家坪砾石层明显老于黄河北岸的未褶皱的七或六级阶地砾石层。

 

1936杨钟健、卞美年将发育在五泉山的以砾石层为主的(下为红土层、上为黄土)堆积命名为“五泉山系”(见“甘肃皋兰、永登区新生代地质”。中国地质学会志16卷); 1947年,陈梦熊在“甘肃中部之地文”一文中首次写出兰州黄河北岸各级台地,1958年,黄汲清以《中国新构造运动的几个类型》为题在中国第一次新构造运动座谈会所做主题演讲中,作为典型,指出“兰州附近台地地形异常发育,黄河北岸更为明显,根据陈梦熊,台地共有四级,另有最新冲积层台地”。其中,第一级台地高出河面达300米(注:砾石层拔河实为260米)。杨钟健、陈梦熊-黄汲清三位都是院士,也是我的学长或老师。

 

我于1961年到1958年成立的甘肃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后改调查队)工作。区域地质测量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地质工作,即依次按1:100万、1:201:5万等比例尺地形图进行地质情况调查、测量、填图。我参与的是1:20万填图。按国际分幅,一幅图经度1度,纬度40分,宽约100公里、长约80公里,一个分队,一辆车,需做三年左右。我去时,兰州、临夏、定西、靖远、(景泰、永登)各幅基本做完,但因图上黄土一直按地质部规范划为水成成因,而1961年,刘东生、张宗祜代表中国在第六届国际第四纪会议上讲的恰恰是风成成因,刘东生先生会后又在北大为我们开了黄土课,所以区调队内纷纷希望听到最新学术观点,并把图改过来,由于我在地质科,于是受队技术负责命组织各分队技术负责人组成 “黄土复查组”前往野外复查。实事求是地说,区测队做的工作虽然没有老一辈专家那么“宏观”,也没有如今科学院、高校的科学家站的这么“高”,但确实脚踏实地的多(这也是如今不少科研院所、高校欠缺的地方),每座山、每条沟都要搞的一清二楚。兰州、临夏、定西……恰恰是黄河流经的地方,所以,在这个队搞清这段黄河历史非常有条件。

 

正因为如此,19631223日,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当我们这个复查组在五泉山公园东墙外红泥沟追索五泉砾石层的底及其下伏地层时有了日后震惊世界的发现---发现杨钟健、卞美年命名的五泉砾石层由上下两部分组成,杨钟健、卞美年描述的只是上五泉砾石层---由兰州东南马?山深变质的片麻岩、兴隆山绿色火山岩随流水而来形成的,磨圆很差、大小混杂的砾石构成的冲沟砾石层,而下部却是分选、磨圆极好,成分与现代黄河卵石无异,由兰州没有,兰州以上刘家峡……才有的花岗岩、石英岩等组成的砾石层,所以下五泉砾石层明显是一条大河,即古黄河冲积物。而上、下五泉砾石层从总体表明,红层之后不仅有古黄河形成,并已有黄河支流注入黄河。后来,我们又在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了该冲积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这种石灰岩广泛分布于西秦岭,故表明这条大河—--黄河此时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其形成时代晚于整合或假整合于其下的晚近纪湖沼相红层。湖沼相红层以黏土为主,意味地面或水面平静,无大河存在。

 

4,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在学术界及学术界外的影响及其多舛命运

 

1)在学术界的影响

下五泉砾石层--黄河最早沉积的发现不仅成为甘肃立即采纳的科学成果,1964年,青海、甘肃、宁夏等省地质图连图(不同分队,特别是不同省份所测地质图存在连接问题)时,并为邻省接受,宁夏周特先便告知宁夏河套盆地钻孔第四纪沉积厚300-1124米,银川北钻孔180米处恰有中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发现。2006年张珂、蔡剑波报道甘、宁交界黄河黑山峡口最高阶地拔河247米,宇宙核素的初步年龄2.4百万年,佐证了42年前,1963年我们所做的结论。

 

下五泉砾石层与1963年略早由我们发现的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还迅速以第一、第二篇的位置宣读或发表于1964年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第二届全国第四纪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甘肃省地质学会成立大会上,许多兰州大学师生参加了,听了学术演讲。有关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剖面图在高善明等所著《渭河下游河流地貌》一书中被称为经我们现场考察,认为是符合实际的。有关下五泉砾石层,除我的文章,上述论文摘要集尚有区测队同内容另一篇文章。兰州大学张林源则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区测队杨联康同志面告五泉砾石层下部尚有一冲积砾石层。他与兰州大学武安斌合写的文章是《兰州地区第四系分层的初步意见》。1988年 武安斌等发表了《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将五泉山组分为第一、第二岩性段,下部为河流相、上部为冲沟相,与我1964年发表的内容完全一样。

 

2)在学术界外的多舛恶运

不过,在中国重大科学发现,如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倒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上一世纪60年代中期竟能有这样事情发生:由于政治运动,我因发现黄河最早沉积层--下五泉砾石层,并因这一成果被发表反被诬为“追求名利、不问政治;目无组织、狂妄自大”,直至因对这一成果与对科学精神的执着坚持而被投入冤狱十年。只是甘肃区调队、甘肃矿务局等却使用这一成果(冲积砂砾石层、多呈半胶结状态)至今,甘肃水文地质队钻探资料也证实了下五泉砾石层的广泛存在(面谈)。我在冤狱中则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 等(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甚至我在冤狱中,省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仍有有关下五泉砾石层的介绍。所以,做为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的下五泉砾石层的存在、发现不仅确凿无疑,而且广有影响。今年,2017415 -兰州晨报  首席记者王文元发表的《古生物学大师杨钟健的陇原足迹:发现并命名五泉山系》一文中写道:后来人们的研究进一步扩大成为……五泉山砾石层()等,有人说,这些砾石层和黄河的形成有关,讲的应该也是这一件事。----如果和黄河的形成无关,五泉山系这四个字恐怕也就会像其它千百个地层名称一样,不大会被外人所知了。

 

5,    如何确认兰州下五泉砾石层是黄河全程最早沉积砾石层

35年前,1982年完成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和确认黄河全程最早沉积。寻找的结果恰恰是:兰州下五泉砾石层为5500公里黄河最早沉积砾石层。砾石层分上下两部,从砾石的来源、磨圆、分选……看,其时,不仅已有黄河,而且已有黄河支沟注入黄河。这层砾石层以下是晚近纪红层,所以黄河的形成晚于晚近纪红层(1988邱占祥、 谷祖刚 定为中新世 2009年韩飞测定距今6-3.5百万年)。后来兰州西盆地范家坪发现的五泉砾石层底部砾石中有来自西秦岭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更表明那时这条大河—--黄河已经贯通西秦岭和兰州。上述结论1982年我不仅宣讲于地质部科技司召开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黄河全程徒步考察学术报告会》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中央并各省、市、自治区主要报刊报道了这次报告会,以英、法、西、葡、德、阿拉伯、中文出版的《CHINA  RECONSTRUCTS》中的文章同样做了介绍。现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处均保有《CHINA  RECONSTRUCTS》),1986年我与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教授、名誉教授等合著的《黄河物语。黄河五千公里徒步》中又详细写了黄河全程中最早沉积砾石层---下五泉砾石层。(此后,1988年武安斌才发表了他的内容与我1964年完全一致的《兰州盆地下更新统五泉山组的粒组特征及其成因探讨》)。1995年在柏林第十四届国际第四纪大会宣读了《黄河的形成》,受到巴西、俄罗斯等国科学家祝贺,并在其基础上成立了全球大河工作组。1996年在第30届国际地质大会又放映了录像《黄河的形成》,国际地质大会主席亲自观看,表示赞赏(合影、来信),多国代表称赞……录像中有甘肃区调队全部技术骨干出镜,由他们论证了含VERBEKEENA化石的石灰岩砾石的来源:西秦岭,对他们来说,这些岩石是再熟悉不过了---上述各次论述,我都是自下五泉砾石层、兰州起介绍到黄河全程,

 

6,来自兰州冰川冻土研究领域、无视科学、无视知识产权的三个院士---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的黄河研究为什么缺了一整套黄河沉积层?

兰州不是很大的城市,研究河流地学的人也不是那么多,稍微有些像样的发现会被迅速传遍,何况在全省、全国会议、刊物排位第一、第二的文章?但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等却能做出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做不出的事:对于前人成果充耳不闻。1996年他们在自己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1.7-1.6Ma(百万年)前”---这里的阶地指的是黄河北岸六、七级阶地----他们的“成果”根本没有提到黄河南岸已经褶皱、半胶结的形成年龄远早于上述阶地的东部的下五泉砾石层与西部的范家坪砾石层:前者表明不仅有刘家峡等地流来的大河并自南面注入大河的支沟,后者表明大河已经上连西秦岭。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三个在兰州的院士不顾科研常规,去掉这整整一套黄河沉积层到底为了什么确实令人费解?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怎么能支持这样的科学研究呢?

 

现经初步查对,被称为“中国现代冰川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92岁去世的施雅风院士在其92年年谱上不仅基本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见《施雅风年谱》),而且根本没有《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这项成果。姚檀栋院士是李吉均学生,施雅风第一个博士生,从事“冰川与环境变化研究”,“开拓和发展了中国的冰芯研究”,同样没有研究黄河的历史。【据介绍,姚发表过论著260多篇(册),被引用若干,但如果包含上述一篇,则必须认真澄清了】。因此,尽管施雅风、姚檀栋是上述研究项目第一、第二署名人,但“兰州段黄河形成”的意见极可能出自李吉均。

 

李吉均,1956年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被推荐到兰州大学读研,1957年至西秦岭高山盆地做野外工作.因导师被冤划右派,改留校执教。1958年参加施雅风领导的祁连山高山冰雪利用研究,领导第四分队考察黑河上游冰川.1959年领导一个分队在疏勒南山……,1962年在北大进修一年,1963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祁连山山地近期年龄及第四纪冰期探讨》【注:至此阶段基本未见李有河流地貌学习与实习经历。所做基本是地理系出身的冰川工作。这是因为中国1956年才开始设立地貌专业,而李已毕业。相比之下,作者56年起入地貌专业,5758年在永定河、桑干河水系实习,5960年在三峡实习,学年、毕业论文为《三峡长江发育史》、《三峡长江喀斯特发育史》等,并自做学生的1961年始,即发表了科学小品《长江、黄河的年龄》、《夜话燕山》等。19631964年发表的《兰州-临夏第四纪地层》、《宝鸡附近黄土》介绍的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层和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最早沉积层。明显与李不同】。63年以后的李处境同样不好。1973-1976 参加青藏高原考察,任冰川组组长。1979年与文世宣,张青松等发表的《青藏高原隆起的时代、幅度 和形式的探讨》颇有影响,不过没有黄河发育证据,基本没有涉及黄河发育历史【相比之下,作者写有《二、三百万年来的兰州》、《关于研究黄河发育史的建议》、《关于开发西北黄土高原的意见》(稿)】。1979年后的李吉均主要忙于与施雅风、崔之久联手并组织国内外专家批驳李四光有关庐山冰川的意见与研究中国东部冰川,对于黄河,他甚至连他的同事武安斌的工作(1988研究五泉砾石层冲积、冲沟相两个岩性段)都没有做【相比之下,作者不仅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以1111天第一次考察了黄河、长江,含嘉陵江、汉水、淮河全程(1981-1984),做为最后一艘航船以502天考察了京杭甬运河全程,发表了大量以大河发育史为核心的考察报告、应用文章,如《开创大河全程发育历史研究学派(新领域)》、《黄河物语。……》】

从著作目录看,略早于1991年李吉均才涉足黄河阶地,也很粗糙,发表的《青藏高原上升的环境影响》中Three tectonic-climatic events which are termed respectively the Qinghai-Xizang Movement, the Huanghe (Yellow River) Movement and the Gonghe Movement occurred 2-1.5, 1.0 and 0.15 Ma BP

【三个分别称为青藏运动,黄河(黄河)运动和共和运动的构造-气候事件分别发生于2 - 1.5,1.00.15 Ma BP(百万年前)】与后来的年代相差甚大(如青藏运动三幕年龄为:3.62.51.7 Ma BP;黄河运动为1.1-0.6 Ma BP)。并且根本没有提及上、下五泉砾石层,没有提及我们早在1963年开始,直至3年前他的同校同系教师武安斌的工作。

1995年,李吉均出了一本《.Uplift of Qinghai-Xizang(Tibet) Plateau and Global Change》,在柏林参加14届国际第四纪大会时送了我一本,看后我打了大量的x号,因为内容离实际资料太远。我宣读的是《黄河的形成》,专讲下五泉砾石层等证据。我带头成立全球大河工作组时,他的学生潘保田参加了。

1996年,他发表了晚新生代黄河上游地貌演化与青藏高原隆起。称发现了兰州第七级黄河阶地(薛家湾)和更高的剥蚀面,但实际追索,很不清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署名施雅风、李吉均、姚檀栋等主要研究冰川冻土的作者1996年的成果《青藏高原北部第四纪晚期自然环境演变研究》中所称“对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研究,确定兰州段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可能主要是李吉均的意见,而李涉足黄河历史研究不过1990-1996数年时间,并且仅凭黄河阶地(和沉积资料?)就确定“黄河形成于1.7-1.6Ma(百万年)前”实在太不科学。特别是早自1963年始便已有最早黄河沉积层发现的报道、研究,直至1988年他的同校同系老师还发表了兰州最早黄河沉积层的研究成果,李更不可能不知道----稍有科研常识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对前人成果予以介绍、给予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然后才是在这个基础上自己有无新的贡献。但是号称享有中国最高学术荣誉的三个院士却不去这样做,因此,不能不是学术品质不端。而如果进一步追问为什么三个院士偏偏抛掉一整套沉积,那么答案也很清楚,即正如知情人所说:如果他们(主要是李吉均)把你发现的黄河最早沉积写上,那么,整个研究,还有他们自己的东西吗?由此可见:这三个院士确实不仅涉嫌学术不端,而且出于主观故意

当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揭露击垮这种主观故意学术不端。

 

7,国际学术大会面对面,公开捍卫科学真理(待)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