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113.234.61 发表于  2016-11-24 15:32:13 72字 ( 0/66)

毛泽东宣传共产主义信仰、宣传白求恩。红军战士和夏明翰等烈士,知道流血牺牲是为劳苦大众的解放,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强大,就廉洁,不怕牺牲。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106.37.251 发表于  2016-11-24 15:33:16 7字 ( 0/39)

数学是最坚定的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马一毛 发表于  2016-11-24 15:38:35 24字 ( 0/39)

这种帖子当反面教材都不行,论坛放出此帖我心悲伤。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112.67.0 发表于  2016-11-24 15:44:36 5字 ( 0/29)

写的不错!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08:02 29字 ( 0/35)

民族与廉洁有什么关系?民族还是那个民族,腐败还是那个民族。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10:31 12字 ( 0/39)

为公就廉洁,为私不廉洁。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12:40 15字 ( 0/380)

工程项目争着干,捞钱从那里来。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16:15 34字 ( 0/36)

富人人均寿命高。富人导致更多的穷人,知识的运用,更多的穷人就寿命低。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18:32 15字 ( 0/86)

两极分化何来一个民族的优越感?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20:09 40字 ( 0/42)

资本归公,得不到分配,甚至资本在失去的全民所有者和集体所有者,何来民族的优越感?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24:17 38字 ( 0/41)

长征需要不需要,打下江山就是需要,就能主宰资本归公的无产阶级(人民)的利益。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27.17.184 发表于  2016-11-24 16:25:24 4字 ( 0/35)

赞一个!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25:32 20字 ( 0/38)

帖子能说,应该可以跟着说,就能辨别是非。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30:57 48字 ( 0/50)

你说的不需要,并不能说别人不需要。我们的需要是要主宰我们的利益,我们需要权给人民,人民就有利益。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32:20 16字 ( 0/51)

不看群众眼色办事,会有优越感吗?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34:27 14字 ( 0/23)

两极分化的社会寿命会提高吗?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37:42 41字 ( 0/54)

劳动者干得要命赚来的钱还难以度日,私有资本不出力把钱赚。如此的劳动者,寿命会高吗?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39:41 26字 ( 0/58)

私有资本不出力把钱赚,我们的资本归公赚来的钱哪里去。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44:27 50字 ( 0/33)

为实现共产主义建立的社会主义就是廉洁的社会。为公是更好地为自己,故有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无私就廉洁。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6-11-24 16:48:54 33字 ( 0/40)

公有制要有大公无私,无私才有公,廉洁由此来。有公才有私,私从公来。

社会廉洁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民族优越感二是大工程

这两个因素,只要有一个成立,这个社会很可能是讲道德的,廉洁的。

世界上有一些社会的廉洁是民族优越感造成的。

举例说明,在二战时期,德国人都相信希特勒的一句话,叫“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这句话给所有的德国人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可能会给德国社会带来廉洁,因为任何官员会想到:”哼,我们是最优秀的民族,是最有教养最文明的民族,其它民族都是垃圾,我们怎么可能干贪污受贿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呢?“他们有这个信念,自然就很少想到贪污。

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人最重视的是要把犹太人杀光,有可能德国人在犹太民族面前有一些自卑感。而在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在中东建立了一个以色列国,我以为犹太人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他们会觉得犹太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他们的官员是很少干什么贪污受贿这样的下三烂事情的,他们觉得自己很高贵,是不可能干这么不文明的事情的,那都是劣等民族干的事情。所以以色列国应当 是廉洁的。

我以为日本人也有这种民族优越感,会在头脑里认为我们日本民族很高贵,哪里是下贱的中国人可比的?日本兵为什么在南京大屠杀大量杀死中国人不在乎?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很劣等,是蝼蚁。其实今天日本人骨子里的高贵感也会让日本官员廉洁的。

来说瑞典这个国家,据说也是廉洁的,从百度百科上查,知道瑞典人也是单一民族的国家,绝大部分国民是日耳曼人。所以在二战中,瑞典人处于中立状态,他们并不倒向盟国,当然也不管德国的事情。但是仍然和德国做生意,此外,希特勒的那个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这一点可能影响到了瑞典人。

这种由于民族优越感造成的廉洁,如果用在多民族国家,可能是有害的,会产生种族歧视,导致分裂潮。比如俄罗斯人也在苏联解体后产生出我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是很优越的这种感觉,但是前苏联可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因此其他的民族心中不爽,会导致分裂倾向。其实光一个车臣,几十万口人的反叛,就够让俄罗斯头疼的了。现在还有乌克兰问题。

中国也有在一些知识分子放弃共产主义信仰之后也弄民族优越感的,但是就遇到这个多民族国家的问题,因为他们在宣传民族优越感时就宣传成了汉族很优越了,否则的话,孔子又不是少数民族同胞的孔子,人家不认同。这里面我认为是有潜在的危险的。而明明是汉族的东西一定要说成是国学,这也是大汉族主义的表现。

其实毛泽东宣传《纪念白求恩》是有道理的,白求恩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人家是共产主义战士,这说明了爱国主义也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道德。我是喜欢宣传国际主义,少喜欢爱国主义的。许多国际友人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重要一环。

因此上面讲了民族优越感这种廉洁的因素,我下面要讲另一个因素,就是大工程产生的优越感的因素。

什么是大工程,比如说航天工程,登月工程,这都属于大工程,我以为参与到大工程的人,都是有自豪感的。我相信中国的航天工程,不能够说没有贪官,但是基本上要比其它领域廉洁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大工程,导致所有参加工程的人有自豪感。因此不喜欢干什么贪污受贿的事情,更喜欢大工程的成功。

历史上金字塔是大工程,我以为参加这个大工程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也不会贪污腐败。其实修建长城的人也是有自豪感的,只不过文人几千年的大骂,我是不相信的。文人总喜欢篡改历史。

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个大工程,工程将跨越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上千年,这个工程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所有的人在物质生活的供应方面都得到充分的照顾的这么一个社会。

因此来谈长征,长征过程中,三十万红军英勇作战视死如归,最后打得剩下三万红军。现在强调反腐败要有监督机制,左监督右监督,对这三万红军有没有监督机制?你们必须好好长征,有各种各样的监督在等着你?导致你们不敢不好好长征?其实是不需要的。

红军长征吃草根啃树皮,这个待遇是差的,当时也有一般的中国人民因为受灾到处逃难,也是在吃草根啃树皮,他们和红军的过苦日子有什么不同?红军战士们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大工程,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干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是在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内心是强大的。而那些逃难的人员,并不处于大工程之中,所以内心是凄苦的。

长征的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就是红军长征到四川,遇到军阀王家烈的“双枪兵”,什么是双枪兵?就是说所有这些兵都吸毒上瘾,有两杠枪,一杠是杀人的,另一杠是烟枪,因此毒品,就是大烟土,是这些上了毒瘾的士兵的重要生活依靠。影片《万水千山》是反映红军长征的故事的,当时红军和双枪兵作战,敌军军官就喊:“弟兄们给我往上冲,谁先冲上去,二两大烟土!”而且在故事片中我确实看到双枪兵因此而努力往上冲。我从管理学角度,称这种管理叫“冲上去二两大烟土”管理学,我以为这种管理学是有效果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种管理弄到我身上,我会感觉有一些恶心,因为我经常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是贵族,哪能被人让狗一样的驱使呢?但是双枪兵仍然是不敌红军的。红军比双枪兵更英勇,是因为这个大工程的优越感,所以不需要什么监督。

其实,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世界历史(并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最伟大的社会,最强大的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也是一个大工程,这个大工程最终是为的解放全人类的,而不是让全人类其它民族都衰的,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因此只要大家相信了这个工程,参与到这个工程,也就会导致一个廉洁的社会。

现在反向思维,上面的两个因素的任何一个廉洁社会,如果想把它们摧毁,正确的宣传方针是什么?我说的是摧毁,是把一个社会弄得很腐败,这么一个反向工程的目标。

我以为对于有民族优越感的社会,宣传方针是,你们这个民族其实不优越,其实很下贱,其实很劣等,如果反复地宣传让这个民族的许多人信了,他们就会垂头丧气,有可能会把一个廉洁的社会变成腐败的社会。

而对于大工程优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把所有的工程人员召集起来,办一个学习班,告知他们,这个大工程其实是伪科学,伪工程,是不可实现的,是乌托邦。例如,如果在当年那些红军长征之前,先进入一个学习班,经过反复的教育,让他们相信共产主义只是个笑话,象他们这么干下去,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可能的,或者,就算可能,但是想让全国人民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如果教育成功,当然可以是“成功”,带引号,那么,这些红军战士们自然就会贪污腐败,不好好打仗,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当年烈士夏明翰就义前写下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我就想,怎样才能够让夏明翰害怕砍头呢?怎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贪官呢?我以为主要是要给他办一个学习班,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推论,教育他共产主义是扯淡,是不可实现的,你相信的主义是不真的,只要让他相信了这一点,我想他也许就能够垂头丧气,从而贪生怕死,甚至如果当官就努力贪污了。

我想这些年来,和演宣传是相当成功地将许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改变了信仰,认为共产主义是笑话,是乌托邦。我读过戈尔巴乔夫的自传《孤独相伴》,里面完全没有共产主义信仰这种概念。其实贪污腐败主要是由这种宣传制造出来的。

这里宣传的要点就是要篡改历史,把一个歪曲了的历史向社会反复宣传,笔杆子打了败仗。

其实,一个大工程的信念是否为真,主要是看工程有没有效果,如果工程从来就没有效果,那么对信仰的摧毁就是有效的。例如,现在如果有人宣传航天是不可能的,载人航天更是痴心妄想,已经无用了,因为事实上我国都已经多次载人航天了。因此许多老百姓根本不从航天的原理去相信航天,而是看效果。

因此,中国革命的效果是负面的,不存在好效果的吗?许多和演宣传正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所以篡改历史才是和演宣传的重要一环。

但是它们忘记了人均寿命这回事。就是自从1949年开始,中国的人均寿命持续上升,甚至是在文革十年错误期间,都上升了七岁。我以为人均寿命上升七岁,而且是把当时的印度的人均寿命拉开了七岁,这如果只是给高干看看病是做不到的,我想应当有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功劳在内。

有一件事情需要回答一下,就是为什么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中国革命导致大量的剥削阶级的人逃往台湾省和香港地区。而一个社会,富人的人均寿命就是高的,这导致了台湾省和香港地区的人均寿命上升。但是,大陆的人均寿命也迅速上升,这说明了逃过去的人,有可能是大陆在解放前人均寿命长期上不去的重要原因,这些人的活得长,是以别人活得短为前提的。

因此,这些年来和演者编了或者诉说了成千上万个悲惨故事,我只要用四个字就把他们气个半死,人均寿命。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