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5-06 16:26:50 31字 ( 0/152)

小萌们要好好学哦!你们的一根筋思维只会害人害已害国家。[大笑]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5-06 16:31:12 87字 ( 0/264)

小萌们认为国企就不应该盈利?人家消耗了资源、付出了劳动、创造了价值、满足了需求……咋就不能盈利呢?好让你们白捡便宜啊?再说了,不盈利,拿什么偿还债务,拿什么发展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三脚猫子 发表于  2019-05-06 16:34:59 0字 ( 0/240)

小小魔法结界,奈何喵酱,魔法已破,轮回结束。又宣布鸟胜利

小小魔法结界,奈何喵酱,魔法已破,轮回结束。又宣布鸟胜利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5-06 16:41:13 71字 ( 0/253)

小萌们为什么干啥都不如别人利索?就是因为你们不会动脑筋,一遇到困难就打退堂鼓,还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永远学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下功夫。[雷人]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13年起向最高检申诉无果 发表于  2019-05-06 16:43:51 52字 ( 0/280)

你又自以为是了吧,铁路什么时说过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晕][晕] 而是根据运力的状况再采取的措施。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9-05-06 16:44:16 79字 ( 0/251)

老夫曾经临时乘高铁去某城市开会(A到Z),但没票了,经过铁路内部高人指点,买了A到B的票(没座位,自己想办法找),上车后补了B到Z的票,不需要分段补。[哈哈]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9-05-06 17:11:36 36字 ( 0/436)

傻不拉几的,铁总明知是热门还不想办法增加图定列车,你就可以请铁总吃屎了。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9-05-06 17:22:47 235字 ( 0/417)

如今铁路为提高服务质量节约常规支出,已经大规模普及自动化核验票设备,并通过提高旅程舒适度逐步减少旅程中的服务需求,像旅行中的随机查验车票已经大幅减少。但存心扰乱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白忙活了20年 发表于  2019-05-06 17:31:37 6字 ( 0/158)

万事都有漏洞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5-06 17:38:37 52字 ( 0/179)

咱说几个小萌怎么这么仇视“买短乘长”呢?原来他们小学语文没及格,把“买短乘长”误读为“逃票”了。[雷人]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5-06 17:57:23 0字 ( 0/266)

现在还会时时把“逃票”这个概念放在心里的人都会是什么人啊?

现在还会时时把“逃票”这个概念放在心里的人都会是什么人啊?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5-06 17:59:45 0字 ( 0/488)

那该是差钱差到了什么地步?连几个车票钱都需要花心思玩套路去逃?

那该是差钱差到了什么地步?连几个车票钱都需要花心思玩套路去逃?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5-06 18:06:08 0字 ( 0/354)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蠢货!有座的就补坐票,没座的就补站票,不就行了?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蠢货!有座的就补坐票,没座的就补站票,不就行了?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5-06 18:15:28 0字 ( 0/323)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咱有说都是坐高铁了么?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咱有说都是坐高铁了么?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5-06 18:40:06 0字 ( 0/254)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做人要学会动脑筋,要学会如何与不同的人相处……你这种人到哪里都会讨人厌!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做人要学会动脑筋,要学会如何与不同的人相处……你这种人到哪里都会讨人厌!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5-06 18:54:23 0字 ( 0/332)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你本来就是山贼,又贼喊捉贼啊?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你本来就是山贼,又贼喊捉贼啊?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高处观潮 发表于  2019-05-06 19:04:42 44字 ( 0/393)

以前对“买短乘长”补票,有提成作为乘务人员奖金或补贴的说法。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况。[微笑]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9-05-06 20:47:16 56字 ( 0/228)

个人认为,乘客【买短乘长】的表现,其实就和铁路公司的【同价站坐】的行为一个样。由此,还请【大哥不要说二哥】。。。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9-05-06 20:52:12 46字 ( 0/200)

【【第三只眼】】;你可以卖【同价站坐】的火车票。我为什么就不可以【买短乘长】的火车票。。。?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5-07 07:00:08 0字 ( 0/193)

回复@艾鸣1:一个人的语言习惯跟他的境遇密切相关。

回复@艾鸣1:一个人的语言习惯跟他的境遇密切相关。   比如全程是从A站到Z站,其中E站到F站、K站到L站是热门区段,一到高峰期尤其是节假日,这两个热门区段的票就有可能提前售罄,那么,在全国联网的票务系统中,一切要途经这两个区段的其他车程都会显示没有余票。有经验的乘客为了正常出行,就会先从A、B、C、D任意一站买到E站,再补E到F的站票、F站到目的地的坐票,到Z站的还需要在K、L站重复操作一次……

  般来讲,乘客上车之后补票都会有一定的延时,会与售票平台形成一个时间差,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票源被重复出售而出现实乘人数叠加……叠加的人数不多也无所谓,就怕出现极端情况,比如“买短乘长”者其实是要到M站,但在票务系统中却显示他会在E站下车,那么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票务系统会显示从F站之后有可出售的余票,而且极有可能在他完成补票动作之前就被二次售出……

  极端情况是什么呢?大量票面显示在E站下车的乘客其实都需要继续前行,都需要补票,且经过从A站到D站的累积,等到E站的时候可能已经满员,而在E站,又有同等数量的人上车,就会超员接近甚至等于一倍,而到了F站,在E站上车的人全部下车了,其他成客可能还全部需要继续前行或只有少量下车,然后又可能在G到J站不断累积同样性质的乘客,等到了K站,车上已经超员接近一倍,又有满员数量的人需要上车,必然是车上的不愿意下,车下的上不去,靠站时间只有那么多,不可能耐心说服,于是……

  这种极端情况只会发生在出行高峰期或节假日,如果因为高峰期或节假日出现了极端情况,就要把“买短乘长”一棒子打死,会出现什么结果呢?咱再给大家分析一下:在平时,热门区段的票源一样可能提前售罄,我们假定还是那两个区间,那么其他需要途经那两个区段的人就不能买票上车了,剩下的就只能是A→B、A→C、A→D、B→C、B→D、C→D、F→G、F→H、F→I、F→J、F→K……L→M、L→N、L→O、L→P、L→Q、L→R、L→S、L→T、L→U、L→V、L→W、L→X、L→Y、L→Z……Y→Z的中短途乘客了,在平时,中短途乘客数量比较少(可自驾、可乘坐城际大巴……),那么,该车次除了会在E站到F站、K站到L站满载之外,其他里程都会出现大量的少载甚至空载……


  结果就是大量需要跨热门区段的乘客无法顺利出行,铁路资源也会极大浪费!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