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一是1 发表于  2019-04-09 21:23:55 9字 ( 0/175)

不符合先富的公式。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没想说 发表于  2019-04-09 21:24:09 73字 ( 0/195)

资本家与工人之间的交换不是某些个人或某些人的价值判定,它是一个社会决定。不要在这个问题上挑找茬。所有工人的工资高,物价必然高。主观乱猜测有意思吗?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09 21:35:19 0字 ( 0/181)

这智商也好意思出来现?

这智商也好意思出来现?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09 21:39:16 0字 ( 0/163)

要按这混蛋逻辑,人类就不应该发展生产力,因为普通劳动者必然会随生产力发展而被人工智能完全替代,然后人工智能就不创造价值了……

要按这混蛋逻辑,人类就不应该发展生产力,因为普通劳动者必然会随生产力发展而被人工智能完全替代,然后人工智能就不创造价值了……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9-04-09 21:40:41 36字 ( 0/240)

尼麻胡说八道。什么时候劳动成了资本了?那点智力写啥?不还如那屎的想笑笑。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 发表于  2019-04-09 21:42:16 56字 ( 0/154)

今后的劳动者,应当是价值的创造者,而不应当指体力的消耗者。所以,资本家是价值创造的主体,而且是更主要的劳动者。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09 21:47:23 0字 ( 0/176)

回复@猪一世狗一世:轮回货能不加入新增劳动就把“以货币或商品形式存在的劳动价值积累”变成资本?

回复@猪一世狗一世:轮回货能不加入新增劳动就把“以货币或商品形式存在的劳动价值积累”变成资本?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 发表于  2019-04-09 21:51:53 107字 ( 0/201)

商品的交换价值,是市场的需要,是人民的选择。成本价值再高,消耗的体力再大,若市场饱和了也要贬值,这样才能促进社会的发展。产能低的,必然付出的人力劳动高。产能高的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 发表于  2019-04-09 21:52:11 47字 ( 0/204)

产能低的,必然付出的人力劳动高。产能高的,科学含量就高,自动化程度也高,所含的人力劳动当然少。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 发表于  2019-04-09 21:56:46 53字 ( 0/189)

以为用人力含量来衡量商品的交换价值那是大错特错。不符合市场需要的、产能低的,商品再多、劳动量再大也是垃圾。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4-09 21:56:51 37字 ( 0/167)

不能动脑筋的普通劳动者跟几千年之前有啥区别,怎么就成可变资本了呢?[雷人]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 发表于  2019-04-09 22:07:15 105字 ( 0/162)

所以,利润高的,商品的价值生产率也高、商品的换代升级也高,拉动了商品的低价格,满足的人民的需要,剥削是有功的。而那个效能低的净些假冒伪劣产品,人们需求量少,利润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 发表于  2019-04-09 22:07:28 50字 ( 0/171)

而那个效能低的净些假冒伪劣产品,人们需求量少,利润就低,不含剥削有功吗?不叫他倒闭还叫他继续坑人吗?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为民族富强奋斗 发表于  2019-04-09 22:21:16 104字 ( 0/200)

这是一种很理想或者说是一种工程数学的计算方式,可现实很残酷有时候偶然性也较多风险也很大、并不是一个标准的公式那么简单,自己不去做老板跟本就想象不到里面的滋味!劳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4-10 06:35:40 0字 ( 0/171)

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工资是市场决定的,资本家也想多给,但企业必难于持续甚至破产,最后资本家、劳动者都得玩蛋

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工资是市场决定的,资本家也想多给,但企业必难于持续甚至破产,最后资本家、劳动者都得玩蛋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4-10 06:49:36 0字 ( 0/144)

资本家与劳动者的老板是消费者,消费者是上帝,是资本家与劳动者的衣食父母,资本家与劳动者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鱼水关系

资本家与劳动者的老板是消费者,消费者是上帝,是资本家与劳动者的衣食父母,资本家与劳动者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鱼水关系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4-10 06:53:15 0字 ( 0/149)

资本家与劳动者联合起来才能对抗权力毒害,一旦没有资本家,那么劳动者就是权力’待宰的羔羊’

资本家与劳动者联合起来才能对抗权力毒害,一旦没有资本家,那么劳动者就是权力’待宰的羔羊’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9-04-10 07:35:32 62字 ( 0/138)

不存在绝对的等价值的体系。劳动是按时间计算的,产品是按需求计算的,物质是按稀有计算的。例如我有一吨黄金可以让你干一万年的活。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余青山 发表于  2019-04-10 07:42:24 22字 ( 0/145)

你的标题与你帖内的论述完全相反,是自打嘴巴。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野荷叶 发表于  2019-04-10 08:06:14 21字 ( 0/165)

用劳动价值的逻辑来证明劳动价值。也不严密。

     要弄懂政治经济学里劳动者是一切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个轮断,只要细心点,从现实的一般会计核算过程中我们也能看到事实。

    从一般意义上归纳,任何企业的经济活动只有两个资本要素投入,一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材料费用要素投入,另外是雇佣工人或者说直接的劳动要素投入,政治经济学把这两种资本分为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劳动要素投入属于可变资本,其余的耗费属于不变资本。虽然直接或间接的耗费和费用投入也是其它劳动的成果,但在资本主义形态下,这种不可变资本是以成本的形式分摊在产品或者服务中,构成产品或者服务的不变成本。即使同一个产品由于不变资本要素的效率不同而导致的最后若干个资本家最后产品不变成本的不同,但对于总资本来讲,不变成本并不会带来最后资本剩余价值的不同,无非就是甲资本亏损的就是乙资本所获取的,总资本意义上,不变资本都是最后分摊消耗,带不来任何价值增值。只有可变资本即劳动力才是资本增值的唯一要素。

  为什么说只有可变资本才是剩余价值即资本增值的唯一源泉呢?我们假设,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达,人类完全实现了智能自动化生产和服务,所有的东西都由机器自动完成,而资本主义生产形态不变,那么即使机器也是由机器自动生产,原料和自然资源也由机器完成,任何资本家的生产和服务部门里已经没有了劳动者,那么会是什么结果?也就是说,可变资本为零的情况下,如果承认剩余价值或者说社会财富是全部由资本家和科技创造的,毫无疑问,这时,资本家所用的机器人会计计算的在资本主义形态下会得到最大的收入,可惜,结果可能令人失望,销售收入这个科目的余额是零,因为,没有可变资本,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劳动,资本家只能否定自己资本增值的初衷,或者完全免费提供产品或服务,或者自娱自乐把自己的资本耗费玩了事,而否定资本增值的初衷不就是否定了资本制度吗?又何须社会革命呢?
 
 其实虽然是假设,但以人类的进步发展来讲,社会一定会到那个阶段,即使在这个假设阶段,是不是说社会财富就是由机器制造的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人类从饮毛茹血到现代的工业文明,每一小步的进步都是历史文明积累的结果,是劳动的结果,最后的所有文明成果都是历史劳动的积累,无论是谁,个体所取得的超越一般的价值都是在比他大无数倍的历史积累的基础上取得的,个体的特殊贡献不可否认,但个体的无限放大只不过是为无数贫庸但却掠夺绝大多数人所放的烟雾弹。

  回到可变资本的话题,没有可变资本,看起来资本主义无法生存发展,一刻都不行,可变资本的必要存在正是资本制度得以存在的最基本的要素,而毫无疑问,假如资本家付给劳动者的所有工资等于资本家最后收入减不变资本耗费,那么总资本意义上资本增值就为零,总资本意义上资本没有任何增值,资本制度能存在一秒钟吗?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