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风水神 发表于  2019-01-30 17:00:42 37字 ( 0/140)

莆田糖厂混混:你读读此文章就知道,你想抱住的大锅饭为什么要破的道理[微笑]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一是1 发表于  2019-01-30 17:03:49 10字 ( 0/130)

改变结构的配套措施?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当代人 发表于  2019-01-30 17:07:21 0字 ( 0/176)

2018年, 广东省地区生产总值达9.73万亿元,经济总量连续第30年排名全国第一几无悬念,超过了澳大利亚、西班牙、荷兰、瑞士等一众发达经济体。

2018年, 广东省地区生产总值达9.73万亿元,经济总量连续第30年排名全国第一几无悬念,超过了澳大利亚、西班牙、荷兰、瑞士等一众发达经济体。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13年起向最高检申诉无果 发表于  2019-01-30 17:08:19 21字 ( 0/136)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微笑][微笑]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刘鸿德 发表于  2019-01-30 17:22:04 22字 ( 0/155)

人人有饭吃这叫大锅饭,人人要饭吃那是叫花子!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刘鸿德 发表于  2019-01-30 17:31:22 85字 ( 0/229)

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到建国时期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和工农群众吃的都是大锅饭,干群同吃一锅饭,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到1976年国库黄金储备600吨,物价稳定人口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望众生 发表于  2019-01-30 17:33:30 273字 ( 0/179)

工资与史前大洪水。现在很多政策的制定仅仅是局限在官员们的目力所及的范围内。现在几大一线城市的消费水平,如果包含住房,每个月1万元收入的白领还叫喊着活不下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yiliasa 发表于  2019-01-30 18:45:38 14字 ( 0/128)

继续抢社会的锅,抢社会的饭?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9-01-30 19:12:56 112字 ( 0/161)

个人认为,【私人资本】或【外国资本】一旦侵入【国企】和【央企】,那么其【大锅饭】就肯定会被打破了。因为其相关【谋划】,都是【为私人资本或外国资本服务的】,所以其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松花江上太阳岛 发表于  2019-01-30 19:35:07 158字 ( 0/168)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企业职工待遇愈渐落后于机关事业待遇机制,这明显的不利于发展实体经济,也即是说,本末倒置,是以封建社会官在上民匍匐在地的核心思维确立的,民只是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1-30 19:44:22 40字 ( 0/142)

按时算工资才是大锅饭,为何现在在搞按时计工资呢?按时计工资没有节假日之带薪休假?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1-30 19:47:51 62字 ( 0/162)

大锅饭有的在坚持,有的被打破,实践来看,不打破的没有后悔,被打破的在后悔。为什么呢?因为回不到集体了,就没法坚持集体所有制。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1-30 19:58:40 29字 ( 0/120)

是搞没了国营企业的名称还是打破大锅饭?不同的说法是不一样?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1-30 20:06:11 82字 ( 0/159)

不同的说法,就是不一样。看如下:各国营企业并没有打破大锅饭,但改革搞没了国营企业名称,这是要承担责任的。搞没了国营企业说打破大锅饭是不实事求是,是不承担责任的说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1-30 20:09:10 43字 ( 0/120)

知识运用有如下说:国企负债亏损来了打破大锅饭化解了所有的不是,好一个不承担责任的说法。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9-01-30 20:14:12 62字 ( 0/182)

国企都搞公私股份制了还打破什么大锅饭?现在那个国企是名副其实的公有制要打破?说来看看,到底还有多少的全民企业要打破其大锅饭?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定国军师120 发表于  2019-01-30 20:38:09 39字 ( 0/146)

都成私有企业了,给工人按当地最低工资保障标准交劳保,私有企业职工的退休金都低。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松花江上太阳岛 发表于  2019-01-30 20:57:12 10字 ( 0/184)

我写的给整没了,白写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上城客 发表于  2019-01-30 21:04:11 0字 ( 0/176)

集体中的’搭便车行为’

集体中的’搭便车行为’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当代人 发表于  2019-01-30 21:21:21 0字 ( 0/148)

那破锅呢。收废品呢

那破锅呢。收废品呢 2019年01月09日 11:32 新华社 

重磅!打破“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

《经济参考报》1月9日刊发题为《打破“大锅饭” 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的报道。文章称,打破“铁饭碗”、“大锅饭”,2019年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作为该项改革在中央企业的落实文件,《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已经履行完发文程序,于日前印发。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近期也密集出台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提出一揽子工资效益联动具体指标,今年1月1日起实施。

据了解,改革后国企工资总额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奖金、补贴都会被纳入其中。同时,分类确定联动指标,不再只和经济效益挂钩,且以往“能增不能减”的惯例将被打破,效益降工资降,不过各地对于指标的选取和工资增降幅度有不同规定。此外,企业内部工资分配将向生产一线和高技能人才倾斜,将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

国企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是完善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也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重要任务。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与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正常增长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监管体制。

为此,《办法》明确全面实行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分类确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具体而言,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原则上全部实行备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国资委由事前审核转变为事前引导、事中监测和事后监督。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以及主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继续实行工资总额核准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对纳入落实董事会职权等改革试点企业,可以探索实行“一企一策”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包括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双百行动”企业在内的众多试点单位都提出希望在工资总额等方面国资委能给予更大力度的授权,目前具体工作在推进。

“以前国企年度工资总额主要是和经济效益挂钩,改革后这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将根据多个指标来确定。”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表示,企业经济效益增长的当年工资总额增长幅度,可在不超过经济效益增长幅度范围内确定。经济效益下降的除受政策调整等非经济因素影响外,当年工资总额原则上相应下降。

地方版国企工资改革意见也有着相同的思路,不过各地在具体规定上有所差异。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根据企业功能性质定位和行业特点,科学设置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和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的联动指标,每类联动指标原则上选取2-3个。《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规定工资效益联动指标一般不超过5个。《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实施意见》则提出工资效益联动指标原则上为1-2个,最多不超过4个。

各地对国有企业内部工资分配管理也提出了要求,核心思路是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四川鼓励科技型企业开展股权期权和分红激励,对行业领军人才、高端特聘人才、核心研发人员,以及新招录的高层次和硕士以上人才,探索实行利润分享、项目分红、岗位分红等市场化薪酬制度。北京明确,国有企业可对关键技术岗位的优秀人才实行年薪制并设立企业年金。

周丽莎指出,国企工资改革全面铺开,将有利于充分调动国有企业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创造力和提高市场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但在具体执行中要注意企业工资总额增长的来源,如何界定人工成本投入产出率低于(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等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更为具体的测算方法和数据支撑。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完善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

责编:殷晴妍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