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1-04 12:39:48 79字 ( 0/159)

半仙知道原因在哪儿么?因为你是对领导负责,而领导不可能事事核查,于是形式主义(数据造假是形式主义的一种类型)就泛滥了。如果是对市场负责,你还敢造假么?[大笑]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刘功勤 发表于  2019-01-04 12:52:35 17字 ( 0/145)

实事求是求真务实可不能弄虚作假啊!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道不平有人铲 发表于  2019-01-04 13:35:33 44字 ( 0/176)

不好意思,本人对那些统计数据一直持保留怀疑态度,尤其是为了某种目的而进行前后对比的时候。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9-01-04 13:57:22 99字 ( 0/202)

你说的这些造假者是技术部门业务部门,不是统计部门!按制度规定,统计部门数据必须与系统数据完全一致,凡是系统里的数据统计部门都认为是正确的,如果是错的,业务部门和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只有公有制才能救中国 发表于  2019-01-04 14:02:43 22字 ( 0/239)

这些年有个说法:不会做假账的会计不是好会计。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9-01-04 14:06:17 86字 ( 0/179)

按制度规定和上级要求,统计部门数据必须与系统和业务部门一致!如果认为系统和业务部门数据有误,可以指出,但无权要求他们改正,就按错误数据上报,如果追查责任,统计部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9-01-04 14:13:13 65字 ( 0/148)

当一个地方或企业统计数据造假时,只会追究地方政府、企业负责人和相关业务部门的有关人员,从不追究统计部门统计人员责任,原因都很清楚!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9-01-04 14:14:52 127字 ( 0/164)

造假要分水平的。什么叫水平低?你活着的时候被人发现了,结果要吃苦头,那就是水平低了。什么叫水平高?等能追究你的人死了,或者你自己死了,人家发现了也无可奈何你,那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9-01-04 14:20:25 104字 ( 0/243)

统计人员上报单位基础数据时,要求一定要有“来源”,即要有人提供,不能“自己出数”!如职工人数要来自“劳资报表”、财务指标要来自“会计报表”、产量、销售量要来自生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强国梦已被惊醒 发表于  2019-01-04 14:35:32 9字 ( 0/167)

实际上是兵不厌诈。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xfmingzi 发表于  2019-01-04 14:41:04 51字 ( 0/195)

“过去以公社为单位搞统计,还出现虚报或者瞒报情况而不准确,现在的一家一户谁去准确统计?”/道不平有人铲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xfmingzi 发表于  2019-01-04 14:48:59 30字 ( 0/210)

您见过哪家收谷子慢慢去称?晒谷子都搞不赢,忙得个屁火焰楸的。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xfmingzi 发表于  2019-01-04 14:54:57 14字 ( 0/196)

动作缓慢滴,许您娃谷子生秧!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9-01-04 14:59:01 91字 ( 0/169)

现在三大运营商都已经建立了全国从总公司到每一个营业点的网络系统,权限全在总公司,下面已经没有人有这么大的本事去修改系统数据了,从技术上堵死了造假的可能性!造假只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天地有牛 发表于  2019-01-04 15:09:47 0字 ( 0/367)

看看下面怎样搞经济普查的,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叫你签个字,其他的全靠胡编乱造…

看看下面怎样搞经济普查的,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叫你签个字,其他的全靠胡编乱造…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9-01-04 15:35:28 111字 ( 0/256)

凡是“造假”都是有利益动机的,如果没有利益,不会有人专门去造假,顶多就是工作差错!所以说:“考核“哪个指标,被考核的指标就没准了!“良心”、“诚信”、“责任心”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1-04 19:54:12 0字 ( 0/229)

回复@不能这样啊:瓜娃子,那是人的问题,不是市场的问题。你的智商真低啊!

回复@不能这样啊:瓜娃子,那是人的问题,不是市场的问题。你的智商真低啊!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1-04 19:59:41 0字 ( 0/194)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市场准入是指你要达到基本要求。你达不到基本要求跟别人有关系?就像你考不上大学,不能怪别人一样。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市场准入是指你要达到基本要求。你达不到基本要求跟别人有关系?就像你考不上大学,不能怪别人一样。

说说数据造假这样的事情

 

 

  工作也有一些年头了,回想人生这一段经历,在单位工作期间,承蒙很多领导和师傅的帮助,从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这是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绝对不是需要恭维某个人。

 

  作为一个企业,也必须跟着当时的那个大环境去走,有时的一些做法,也是企业在当时无可奈何之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千万不能简单用不是善就是恶这单一方式来评价。在我工作的经历中所学的,其中就包含着作假在内。

 

  下面,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实践,谈谈就是统计数据作假,也是得有一定实践经验的,是包含一定技术含量的,不是一个随意过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那是不行的。

 

  在我参加工作不久,说实话我仅仅只是学了点书本上的那点皮毛,真正工作实践中所学的,那才是真功夫。当然书本上所学的在熟悉了工作实践之后再消化过程,还是需要一些书本知识的。最开始知道统计数据造假,就是每月要上报话务量统计报表。我们这个部门做这项工作的是W师傅,五十来岁,工作差不多有三十来年了。当时我们部门的交换设备是西门子52C步进制交换机(五十年代中期东德产品),这位W师傅在那个需要进行“取样”数据的时候,事先通知一定数量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机房去,然后根据设备动作点按照规定表格快速填表。这个数据“抽样”填报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时间段一个小时),W师傅将这些表格收集整理和汇总成所需要的统计数据。那个时候考核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按照年度考核和每月进行上报的,全年话务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分别有来话接通率和去话接通率)。这位W师傅既要有实际数据汇报给部门领导,又要将上报的统计表做得让部门领导满意,于是就会在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中,有的月份接通率是完成的,有的月份是没有完成的,而且是有波动的。但是,综合这十二个月的上报统计表,则是我们部门话务接通率是刚刚略超百分之五十的那一点点。今年是接通率是百分之五十点七八,你去看看去年的则是百分之五十一点一二,查前年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点五六,总之就是要使得上报统计表的年平均数据超过那个考核的百分之五十。作为上面的主观部门是不是知道这一情况,我想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专业技术管理人员,也是能知道的,只是大家都需要完成这个考核指标,只要做得巧妙很有技术含量,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

 

  再来说说我自己在统计上报表做假的一件事情。

 

  某年夏季的一个时间,我们省级某主观部门要求我们下属基层单位,在规定的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内,将某传输质量统计报表在地市单位汇总之后进行上报。按照发文工作规定,这些传输指标一项一项测试下去的时间,就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在规定的时间段也完不成,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有可能。更重要的是很多基层单位的主管负责人有很多连测试仪表都不会使用。别的地区我无能为力,至少在我所在地方,根据发文的工作要求,根据自己对专业的熟练掌握能力,数小时内就做成了一个带有计算功能的电子表格。我所在部门,两三天之内就完成了“工作任务”,其它部门“好奇”的同事就问我是如何做的,急切请求“传授”我的“秘诀”。之后我在强调再强调严守“秘密”的前提下,将我的那个标准电子表格发给他们,告知他们这个电子表格哪些数据是必须逐一填写的,这些填写的数据如何根据自己的基本情况进行“修订”,对于那些还不是很懂电子表格的人要教他们上报表中文本的转换。完成了这一类“互帮互助”之后,我们这个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统计表上报工作。

 

  上报统计表在某些时候是可以作假的,说起来这也是书本中曾经没有学过的。可是结合自己专业熟知程度和技术能力,这样的功夫和手段我还是有一些的。当然自己也很惭愧,面对现实我只能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一种“能力”,能不用的时候,我是不会去使用的。不过,在看某些报道的时候,由于自己也参与国造假,对于数据造假我认为原则和套路上差不多,只是有没有技术含量和技术含量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举两个例子来说说使用一些数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知道在“使用数据说话”时谎言一定别被戳穿。

 

  第一个例子,就是媚骨十足的白先生,在使用“用数据说话”这一手段的时候,肉麻吹捧中说到中国现在人均使用手机将近三部。看到他使用这个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他在技术上一窍不通,不会使用这个数据的时候就不要玩这个手段。无论是移动公司也好,还是联通公司,包含中国电信在内,在各自的移动业务中的那个所开通的手机数据,明面上好像都是有的,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都有一个大致的基本判断。目前中国使用手机的基本群体,七八岁以下的孩子用的很少,还有少部分年岁较大的老人也不用手机,十四亿人口中用到手机的人差不多只有十二亿人左右。这十二亿人中,一半左右的人一般只用一个号码,一直使用两个或两个以上号码的人群不是很多。有一些人有两张或多张开通的手机卡,也是无可奈何的,那些多余的卡他们往往是不使用的。最多的就是各电信运营商属下的一些部门,或者是那些有着利益牵涉方,很多在业务上做了开通的手机卡,其实都是虚的。我说的这些事情,那个媚骨十足的白某,他是不懂的,显摆吹捧的时候哪知道吹牛也是需要有技术含量和水平的。

 

  第二个例子,就是昨天穷老乡网友转帖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包含了两组统计数据在内。这篇贴文放出来之后又被删除了,可能是我的一个跟贴害了这篇贴文,实在是对不住了。在这两组数据中,那个做统计报表的人,一定技术含量和水平都没有,所以做出来的数据一看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良知告知我们不能在数据统计中去造假,可是面对现实,包含我在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做这些对不住良心的事情。知道不能在统计报表中去造假又不得不造假的我等之类,这个群体应该说还是有一定量的,想着我们冷眼看世界的时候,虽然各自能力有高有低,在识别一些造假数据上,我个人认为还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