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1-02 08:49:50 22字 ( 0/214)

有关部门是对的!你才是笑话更是嚣张。[雷人]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1-02 08:52:18 65字 ( 0/325)

权健的产品都是获得了国家食药监局的批文的,你凭什么说人家的产品有问题?虚假宣传、夸大宣传或销售模式违法跟产品本身有关系么?[雷人]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9-01-02 08:54:00 37字 ( 0/149)

相同的外因作用于不同的内因形成不同的结果,是内因在起决定性作用也。[大笑]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痴山.blog 发表于  2019-01-02 09:40:26 49字 ( 0/215)

也许,投诉者同众多读者一样,根本不知道侠客岛是人民日报旗下的公众号。做传销唬人唬惯了,无知者无畏。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公几 发表于  2019-01-02 10:00:04 8字 ( 0/182)

不打安利,谁服?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棠丽 发表于  2019-01-02 10:41:08 81字 ( 0/184)

权健亊件,一要重奖曝光之人,二要判处骗孑死刑并没收一切资产解散企业,三要法办监管失职者.权健长期全国行骗规模宏大以及治病谋财害命后果严重的问题,这两点要从严查办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雁效苍鹰 发表于  2019-01-02 10:43:29 10字 ( 0/144)

大众更希望看到真相!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棠丽 发表于  2019-01-02 11:07:43 52字 ( 0/253)

权键投诉人民曰报侠客岛了,看来以后资本犯法连国宣部也不好曝光了,药监局也不好查了,成太上皇了。天理国法?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保叔塔 发表于  2019-01-02 11:30:52 38字 ( 0/270)

凭啥嚣张?权健、罗麦、无限极等保健食品及化妆品暴利多年了,就是有“保护伞”!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蔡馥敏.blog 发表于  2019-01-02 12:24:25 19字 ( 0/197)

哈哈,骗子要当疯够了,还想咬正义人士。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潘春萌 发表于  2019-01-02 14:08:49 150字 ( 0/220)

权健的火疗,在全国已经发生了多起命案,可是奇怪的是,法院们却判罚权健不担责,让使用人担责。这是哦什么情况?难道法国出了个富人总统,我国也要出富人法院?不管群众死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清风明月dl 发表于  2019-01-02 14:36:06 9字 ( 0/140)

保健品市场需要监管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其货酉己资 发表于  2019-01-02 15:03:34 8字 ( 0/129)

11111111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9-01-02 16:15:10 56字 ( 0/154)

强化保健品市场法治监管,确保保健品回归保健效能,惩戒当地政府非法保护企业违规操作,确保中国社会各行各业依法运行。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老百姓少了点 发表于  2019-01-02 16:50:01 14字 ( 0/129)

权健们,还在拉虎皮当大旗帜!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仁爱智慧 发表于  2019-01-02 17:18:58 44字 ( 0/124)

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仁爱智慧 发表于  2019-01-02 17:19:28 75字 ( 0/139)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9-01-02 18:10:29 15字 ( 0/179)

谁在助纣为虐?助纣为虐者是谁?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nangua0108 发表于  2019-01-02 18:50:14 11字 ( 0/173)

要打的也不只一个权健。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皓月千里345957 发表于  2019-01-02 19:04:34 37字 ( 0/258)

权健2018年获得由中国质量检验协会颁发的“全国质量信用先进企业”证书

|李蓬国

日前,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侠客岛”推送了一篇文章,题为《权健背后的“北派传销”身影》。眼见文章流传甚广,作为当事企业的权健怒了,随即投诉。“侠客岛”直接把投诉截图晒了出来,引发网友普遍关注。权健这一波操作,不禁让人想起年初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有网友发问,如PGone粉丝把紫光阁当成饭店一样,权健公关莫不是把侠客岛当成了5A级旅游景点?(20181231日北京日报)

权健把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当旅游景点给告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是其嚣张的表现,对此,不能一笑而过。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评论”还点名权健,告诫其“别拿生命开玩笑”。但它不仅拿群众的生命开玩笑,还拿法治和舆论监督开玩笑,以为“在权健,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治的。”

20181225日,知名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集团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问题被集中曝光。文章报道了小周洋被权健所谓的“抗癌药”耽误了治疗时机,最终导致肿瘤复发转移、痛苦死亡的案例。就在小周洋痛苦挣扎的时候,网上还爆出了大量类似“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的报道。小周洋的父亲将权健告上了法庭,却因“无法证明网上的报道是权健官方行为”败诉。

另外,根据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有关判决书,判处包括权健公司“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在内的四个人组织、领导传销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判决书上证人秦某某的证言称:系统最高领导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创始人束昱辉,但文书中并未提到对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的处罚。

12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已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权健对事件展开核查。调查组初步核查,权健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至于其他,还待后续调查。

就连吃瓜群众都能判断权健涉嫌传销,且对小周洋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有关部门却认为权健只是“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而已,如此“小心轻放”,实在令人失望。虽然有关部门称这只是“初步结论”,而且其他问题“有待后续调查”,可是,即便不能完全坐实权健传销,难道连“涉嫌传销”都不算吗?

正是有关方面大事化小的做法,才让权健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不仅怼丁香医生,还怼人民日报。虽然舆论对权健狂轰滥炸,各大媒体纷纷起底它的丑闻,但丝毫不影响它的正常运营。在风口浪尖上,权健还如期举办了一场超过2000人参加的直销大会。

当然,权健之所以牛气冲天,还因为有鸿茅药酒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谭秦东医生由于发表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被凉城警方在鸿茅药酒人员的陪同下实施跨省抓捕。后来,谭秦东的被关进看守所,出来后突发精神病,并且向鸿茅药酒发布道歉声明。而在此之前,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10年间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平均每个月22次。但所有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它入选当地“优秀民企”,只是未通过公示罢了。

对于一些劣迹斑斑、民怨鼎沸的企业,有关部门仍要“高抬贵手”,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法律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恐惧,法律的尊严何在?公平正义又何在?

总之,法治不是橡皮泥,群众路线也不是口头路线。该较真就较真,才是监督和执法部门应有的态度和担当。(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