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8-11-04 12:39:03 43字 ( 0/316)

白岩松说,人人为自己,加起来就是为大家,可现实的结果是,人人为自己,加起来就是害大家。

       刚才,在11月3日的《劳动午报》上看到一则消息,“法国蜘蛛侠”徒手爬高楼,刚登顶就被警察带走。联想到近日发生的教训惨痛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不禁感慨,人们对这次悲剧,最应该反思的是,公民个人权利不能无限放大,执法不严,就会使公民的安全感等个人权利也得不到切实的保障,甚至酿成重庆公交车坠江多人遇难这样的惨剧。

       对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的反思,比较有代表性的大概有三种,一是需要提高人的文明素质。二是司机也有责任,发生此类冲突应该及时停车报警,对司机的驾驶室也应该安装有效的隔离装置,张贴“抢夺方向盘是重罪”一类的警示语。三是同车的乘客也有责任,不应冷漠,似乎是事不关己。他们也为此买了单,不幸成为了“陪葬品”。

       这三种反思,无疑是对的。但似乎又不全对,有的还显得有点“过了”。此次重庆的公交车坠江事件,可以说是公民个人素质的问题,但个人素质再好的社会,也有违法犯追的问题。要有效制止由一般口角、纠纷演化而来的危及公共安全的严重违法行为,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重要的急迫的不是分析公民的素质问题,而是要分析为什么有的人、越来越多的人,敢于不顾公共安全,不惜让纷争升级?为什么当今这样的严重违法行为越来越普遍?它的社会背景是什么?想想以前,有谁敢去抢司机的方向盘,影响开车,影响公共安全?公民的个人权利就可以这样吗?

       司机在事件中,当然也有责任。如果司机处置得当,甚至可以使悲剧得以避免。但事故的源头挑起事端的,还是跟司机发生抓扯的那位女乘客。坐过站没到下一站就要让司机中途停车,还有没有规矩?至于指责乘客冷漠、事不关己也对,但恐怕最大的责任不在乘客身上,还是不要影响焦点为好。乘客站出来,也有可能火上浇油,让事情越闹越大,有时候的确也需要冷处理。而当那位女乘客与司机扭作一团危及安全的时候,恐怕人们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事故就发生了。

        现在,是一个公民社会,也是一个法治社会。但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两者有点失衡,公民权利这头强调得有点过了。而在法治这方面,有时显得有点畏首畏尾,进退失据,总体上看是失之于宽,体现不出应有的权威。对于执法机关、有关部门来说,改进工作作风,加强服务,并不是要消解法律、法规以及执法机关、相关部门及人员的权威性。前段时间,有一股歪风,污名化一些部门,特别是城管,好像就是一群土匪。导致了一些行业的形象坍塌,被整得灰头土脸,这样有利于他们开展工作吗?于是,有的人就显得任性大胆,起到了不好的示范作用,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采取“闹”的方式,跟执法的闹,跟管理的闹,从中尝到了“甜头”。在机场,可以往飞机发动机里扔硬币;可以堵住高铁车门不让开,要等自己的老公上车,等等,可见一些人的“任性”、“胆大”,心中已没有“戒惧”,已没有“不可为”。这类任性之举,是公民的权利,但很难说是“合法的”。然而,有的在处理上,不痒不痛,很难让人信服,也不能让人从中汲取教训,使得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在一些人心中,是无地方不可以闹,无理也要闹三分。

        “自由”、“权利”、“法治”,这些大多是从西方国家学来的。但很多时候,我们只学到一半,或者说只学到皮毛,其精髓却没学过来。这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到头来不得不大家来买单。最后,我们不妨再来看看这个“法国蜘蛛侠”的报道:“近日,号称‘法国蜘蛛侠’的罗伯特徒手爬高登顶英国伦敦最高楼后,警员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将他拘捕。据报道,他在没有任何绳索和安全装置的情况下,徒手爬高约202米。罗伯特已56岁,至今登顶过全球150多座摩天高楼,曾多次因爬楼被拘捕。”

                                                                                                                               王良炬   2018年11月4日   北京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11-04 13:21:25 116字 ( 0/288)

都是社会财富私有制基础上的自私自利、唯我独尊、私欲膨胀、利己损人的自私心理惹的祸,要消除这种社会财富私有制基础上的自私心理,就必须进行公有化改革。

       刚才,在11月3日的《劳动午报》上看到一则消息,“法国蜘蛛侠”徒手爬高楼,刚登顶就被警察带走。联想到近日发生的教训惨痛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不禁感慨,人们对这次悲剧,最应该反思的是,公民个人权利不能无限放大,执法不严,就会使公民的安全感等个人权利也得不到切实的保障,甚至酿成重庆公交车坠江多人遇难这样的惨剧。

       对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的反思,比较有代表性的大概有三种,一是需要提高人的文明素质。二是司机也有责任,发生此类冲突应该及时停车报警,对司机的驾驶室也应该安装有效的隔离装置,张贴“抢夺方向盘是重罪”一类的警示语。三是同车的乘客也有责任,不应冷漠,似乎是事不关己。他们也为此买了单,不幸成为了“陪葬品”。

       这三种反思,无疑是对的。但似乎又不全对,有的还显得有点“过了”。此次重庆的公交车坠江事件,可以说是公民个人素质的问题,但个人素质再好的社会,也有违法犯追的问题。要有效制止由一般口角、纠纷演化而来的危及公共安全的严重违法行为,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重要的急迫的不是分析公民的素质问题,而是要分析为什么有的人、越来越多的人,敢于不顾公共安全,不惜让纷争升级?为什么当今这样的严重违法行为越来越普遍?它的社会背景是什么?想想以前,有谁敢去抢司机的方向盘,影响开车,影响公共安全?公民的个人权利就可以这样吗?

       司机在事件中,当然也有责任。如果司机处置得当,甚至可以使悲剧得以避免。但事故的源头挑起事端的,还是跟司机发生抓扯的那位女乘客。坐过站没到下一站就要让司机中途停车,还有没有规矩?至于指责乘客冷漠、事不关己也对,但恐怕最大的责任不在乘客身上,还是不要影响焦点为好。乘客站出来,也有可能火上浇油,让事情越闹越大,有时候的确也需要冷处理。而当那位女乘客与司机扭作一团危及安全的时候,恐怕人们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事故就发生了。

        现在,是一个公民社会,也是一个法治社会。但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两者有点失衡,公民权利这头强调得有点过了。而在法治这方面,有时显得有点畏首畏尾,进退失据,总体上看是失之于宽,体现不出应有的权威。对于执法机关、有关部门来说,改进工作作风,加强服务,并不是要消解法律、法规以及执法机关、相关部门及人员的权威性。前段时间,有一股歪风,污名化一些部门,特别是城管,好像就是一群土匪。导致了一些行业的形象坍塌,被整得灰头土脸,这样有利于他们开展工作吗?于是,有的人就显得任性大胆,起到了不好的示范作用,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采取“闹”的方式,跟执法的闹,跟管理的闹,从中尝到了“甜头”。在机场,可以往飞机发动机里扔硬币;可以堵住高铁车门不让开,要等自己的老公上车,等等,可见一些人的“任性”、“胆大”,心中已没有“戒惧”,已没有“不可为”。这类任性之举,是公民的权利,但很难说是“合法的”。然而,有的在处理上,不痒不痛,很难让人信服,也不能让人从中汲取教训,使得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在一些人心中,是无地方不可以闹,无理也要闹三分。

        “自由”、“权利”、“法治”,这些大多是从西方国家学来的。但很多时候,我们只学到一半,或者说只学到皮毛,其精髓却没学过来。这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到头来不得不大家来买单。最后,我们不妨再来看看这个“法国蜘蛛侠”的报道:“近日,号称‘法国蜘蛛侠’的罗伯特徒手爬高登顶英国伦敦最高楼后,警员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将他拘捕。据报道,他在没有任何绳索和安全装置的情况下,徒手爬高约202米。罗伯特已56岁,至今登顶过全球150多座摩天高楼,曾多次因爬楼被拘捕。”

                                                                                                                               王良炬   2018年11月4日   北京

         

         

落日寻道 发表于  2018-11-04 13:30:28 72字 ( 0/235)

要反思是什么原因让生产疫苗的老板丧心病狂生产假药?什么原因让范冰冰偷税不知羞耻?又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女人不顾行车危险暴力对待司机?这个社会怎么了?

       刚才,在11月3日的《劳动午报》上看到一则消息,“法国蜘蛛侠”徒手爬高楼,刚登顶就被警察带走。联想到近日发生的教训惨痛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不禁感慨,人们对这次悲剧,最应该反思的是,公民个人权利不能无限放大,执法不严,就会使公民的安全感等个人权利也得不到切实的保障,甚至酿成重庆公交车坠江多人遇难这样的惨剧。

       对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的反思,比较有代表性的大概有三种,一是需要提高人的文明素质。二是司机也有责任,发生此类冲突应该及时停车报警,对司机的驾驶室也应该安装有效的隔离装置,张贴“抢夺方向盘是重罪”一类的警示语。三是同车的乘客也有责任,不应冷漠,似乎是事不关己。他们也为此买了单,不幸成为了“陪葬品”。

       这三种反思,无疑是对的。但似乎又不全对,有的还显得有点“过了”。此次重庆的公交车坠江事件,可以说是公民个人素质的问题,但个人素质再好的社会,也有违法犯追的问题。要有效制止由一般口角、纠纷演化而来的危及公共安全的严重违法行为,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重要的急迫的不是分析公民的素质问题,而是要分析为什么有的人、越来越多的人,敢于不顾公共安全,不惜让纷争升级?为什么当今这样的严重违法行为越来越普遍?它的社会背景是什么?想想以前,有谁敢去抢司机的方向盘,影响开车,影响公共安全?公民的个人权利就可以这样吗?

       司机在事件中,当然也有责任。如果司机处置得当,甚至可以使悲剧得以避免。但事故的源头挑起事端的,还是跟司机发生抓扯的那位女乘客。坐过站没到下一站就要让司机中途停车,还有没有规矩?至于指责乘客冷漠、事不关己也对,但恐怕最大的责任不在乘客身上,还是不要影响焦点为好。乘客站出来,也有可能火上浇油,让事情越闹越大,有时候的确也需要冷处理。而当那位女乘客与司机扭作一团危及安全的时候,恐怕人们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事故就发生了。

        现在,是一个公民社会,也是一个法治社会。但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两者有点失衡,公民权利这头强调得有点过了。而在法治这方面,有时显得有点畏首畏尾,进退失据,总体上看是失之于宽,体现不出应有的权威。对于执法机关、有关部门来说,改进工作作风,加强服务,并不是要消解法律、法规以及执法机关、相关部门及人员的权威性。前段时间,有一股歪风,污名化一些部门,特别是城管,好像就是一群土匪。导致了一些行业的形象坍塌,被整得灰头土脸,这样有利于他们开展工作吗?于是,有的人就显得任性大胆,起到了不好的示范作用,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采取“闹”的方式,跟执法的闹,跟管理的闹,从中尝到了“甜头”。在机场,可以往飞机发动机里扔硬币;可以堵住高铁车门不让开,要等自己的老公上车,等等,可见一些人的“任性”、“胆大”,心中已没有“戒惧”,已没有“不可为”。这类任性之举,是公民的权利,但很难说是“合法的”。然而,有的在处理上,不痒不痛,很难让人信服,也不能让人从中汲取教训,使得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在一些人心中,是无地方不可以闹,无理也要闹三分。

        “自由”、“权利”、“法治”,这些大多是从西方国家学来的。但很多时候,我们只学到一半,或者说只学到皮毛,其精髓却没学过来。这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到头来不得不大家来买单。最后,我们不妨再来看看这个“法国蜘蛛侠”的报道:“近日,号称‘法国蜘蛛侠’的罗伯特徒手爬高登顶英国伦敦最高楼后,警员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将他拘捕。据报道,他在没有任何绳索和安全装置的情况下,徒手爬高约202米。罗伯特已56岁,至今登顶过全球150多座摩天高楼,曾多次因爬楼被拘捕。”

                                                                                                                               王良炬   2018年11月4日   北京

         

         

当代人 发表于  2018-11-04 13:30:51 0字 ( 0/221)

社会问题,还是要靠官员。这是公民必须具备的国家意识,集体意识,要有服从领导,尊重领导的意识,党领导一切,党管一切不是空话。

社会问题,还是要靠官员。这是公民必须具备的国家意识,集体意识,要有服从领导,尊重领导的意识,党领导一切,党管一切不是空话。        刚才,在11月3日的《劳动午报》上看到一则消息,“法国蜘蛛侠”徒手爬高楼,刚登顶就被警察带走。联想到近日发生的教训惨痛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不禁感慨,人们对这次悲剧,最应该反思的是,公民个人权利不能无限放大,执法不严,就会使公民的安全感等个人权利也得不到切实的保障,甚至酿成重庆公交车坠江多人遇难这样的惨剧。

       对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的反思,比较有代表性的大概有三种,一是需要提高人的文明素质。二是司机也有责任,发生此类冲突应该及时停车报警,对司机的驾驶室也应该安装有效的隔离装置,张贴“抢夺方向盘是重罪”一类的警示语。三是同车的乘客也有责任,不应冷漠,似乎是事不关己。他们也为此买了单,不幸成为了“陪葬品”。

       这三种反思,无疑是对的。但似乎又不全对,有的还显得有点“过了”。此次重庆的公交车坠江事件,可以说是公民个人素质的问题,但个人素质再好的社会,也有违法犯追的问题。要有效制止由一般口角、纠纷演化而来的危及公共安全的严重违法行为,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重要的急迫的不是分析公民的素质问题,而是要分析为什么有的人、越来越多的人,敢于不顾公共安全,不惜让纷争升级?为什么当今这样的严重违法行为越来越普遍?它的社会背景是什么?想想以前,有谁敢去抢司机的方向盘,影响开车,影响公共安全?公民的个人权利就可以这样吗?

       司机在事件中,当然也有责任。如果司机处置得当,甚至可以使悲剧得以避免。但事故的源头挑起事端的,还是跟司机发生抓扯的那位女乘客。坐过站没到下一站就要让司机中途停车,还有没有规矩?至于指责乘客冷漠、事不关己也对,但恐怕最大的责任不在乘客身上,还是不要影响焦点为好。乘客站出来,也有可能火上浇油,让事情越闹越大,有时候的确也需要冷处理。而当那位女乘客与司机扭作一团危及安全的时候,恐怕人们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事故就发生了。

        现在,是一个公民社会,也是一个法治社会。但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两者有点失衡,公民权利这头强调得有点过了。而在法治这方面,有时显得有点畏首畏尾,进退失据,总体上看是失之于宽,体现不出应有的权威。对于执法机关、有关部门来说,改进工作作风,加强服务,并不是要消解法律、法规以及执法机关、相关部门及人员的权威性。前段时间,有一股歪风,污名化一些部门,特别是城管,好像就是一群土匪。导致了一些行业的形象坍塌,被整得灰头土脸,这样有利于他们开展工作吗?于是,有的人就显得任性大胆,起到了不好的示范作用,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采取“闹”的方式,跟执法的闹,跟管理的闹,从中尝到了“甜头”。在机场,可以往飞机发动机里扔硬币;可以堵住高铁车门不让开,要等自己的老公上车,等等,可见一些人的“任性”、“胆大”,心中已没有“戒惧”,已没有“不可为”。这类任性之举,是公民的权利,但很难说是“合法的”。然而,有的在处理上,不痒不痛,很难让人信服,也不能让人从中汲取教训,使得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在一些人心中,是无地方不可以闹,无理也要闹三分。

        “自由”、“权利”、“法治”,这些大多是从西方国家学来的。但很多时候,我们只学到一半,或者说只学到皮毛,其精髓却没学过来。这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到头来不得不大家来买单。最后,我们不妨再来看看这个“法国蜘蛛侠”的报道:“近日,号称‘法国蜘蛛侠’的罗伯特徒手爬高登顶英国伦敦最高楼后,警员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将他拘捕。据报道,他在没有任何绳索和安全装置的情况下,徒手爬高约202米。罗伯特已56岁,至今登顶过全球150多座摩天高楼,曾多次因爬楼被拘捕。”

                                                                                                                               王良炬   2018年11月4日   北京

         

         

xiyanghxc 发表于  2018-11-04 14:26:24 203字 ( 0/221)

有些事也不能太夸大其词,理论上的东西在现实中总是要从某个突破点进行的,想通过同步改造或者升级是不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改革是如此、人性素质的提升也是如此。就拿此次

       刚才,在11月3日的《劳动午报》上看到一则消息,“法国蜘蛛侠”徒手爬高楼,刚登顶就被警察带走。联想到近日发生的教训惨痛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不禁感慨,人们对这次悲剧,最应该反思的是,公民个人权利不能无限放大,执法不严,就会使公民的安全感等个人权利也得不到切实的保障,甚至酿成重庆公交车坠江多人遇难这样的惨剧。

       对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的反思,比较有代表性的大概有三种,一是需要提高人的文明素质。二是司机也有责任,发生此类冲突应该及时停车报警,对司机的驾驶室也应该安装有效的隔离装置,张贴“抢夺方向盘是重罪”一类的警示语。三是同车的乘客也有责任,不应冷漠,似乎是事不关己。他们也为此买了单,不幸成为了“陪葬品”。

       这三种反思,无疑是对的。但似乎又不全对,有的还显得有点“过了”。此次重庆的公交车坠江事件,可以说是公民个人素质的问题,但个人素质再好的社会,也有违法犯追的问题。要有效制止由一般口角、纠纷演化而来的危及公共安全的严重违法行为,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重要的急迫的不是分析公民的素质问题,而是要分析为什么有的人、越来越多的人,敢于不顾公共安全,不惜让纷争升级?为什么当今这样的严重违法行为越来越普遍?它的社会背景是什么?想想以前,有谁敢去抢司机的方向盘,影响开车,影响公共安全?公民的个人权利就可以这样吗?

       司机在事件中,当然也有责任。如果司机处置得当,甚至可以使悲剧得以避免。但事故的源头挑起事端的,还是跟司机发生抓扯的那位女乘客。坐过站没到下一站就要让司机中途停车,还有没有规矩?至于指责乘客冷漠、事不关己也对,但恐怕最大的责任不在乘客身上,还是不要影响焦点为好。乘客站出来,也有可能火上浇油,让事情越闹越大,有时候的确也需要冷处理。而当那位女乘客与司机扭作一团危及安全的时候,恐怕人们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事故就发生了。

        现在,是一个公民社会,也是一个法治社会。但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两者有点失衡,公民权利这头强调得有点过了。而在法治这方面,有时显得有点畏首畏尾,进退失据,总体上看是失之于宽,体现不出应有的权威。对于执法机关、有关部门来说,改进工作作风,加强服务,并不是要消解法律、法规以及执法机关、相关部门及人员的权威性。前段时间,有一股歪风,污名化一些部门,特别是城管,好像就是一群土匪。导致了一些行业的形象坍塌,被整得灰头土脸,这样有利于他们开展工作吗?于是,有的人就显得任性大胆,起到了不好的示范作用,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采取“闹”的方式,跟执法的闹,跟管理的闹,从中尝到了“甜头”。在机场,可以往飞机发动机里扔硬币;可以堵住高铁车门不让开,要等自己的老公上车,等等,可见一些人的“任性”、“胆大”,心中已没有“戒惧”,已没有“不可为”。这类任性之举,是公民的权利,但很难说是“合法的”。然而,有的在处理上,不痒不痛,很难让人信服,也不能让人从中汲取教训,使得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在一些人心中,是无地方不可以闹,无理也要闹三分。

        “自由”、“权利”、“法治”,这些大多是从西方国家学来的。但很多时候,我们只学到一半,或者说只学到皮毛,其精髓却没学过来。这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到头来不得不大家来买单。最后,我们不妨再来看看这个“法国蜘蛛侠”的报道:“近日,号称‘法国蜘蛛侠’的罗伯特徒手爬高登顶英国伦敦最高楼后,警员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将他拘捕。据报道,他在没有任何绳索和安全装置的情况下,徒手爬高约202米。罗伯特已56岁,至今登顶过全球150多座摩天高楼,曾多次因爬楼被拘捕。”

                                                                                                                               王良炬   2018年11月4日   北京

         

         

yiliasa 发表于  2018-11-04 15:15:03 58字 ( 0/209)

一、受这种社会形势的压迫难以承受的气不顺,二、也是对这种社会形势的存在不认可。公交车、列车、等、才会出现的各种情况。

       刚才,在11月3日的《劳动午报》上看到一则消息,“法国蜘蛛侠”徒手爬高楼,刚登顶就被警察带走。联想到近日发生的教训惨痛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不禁感慨,人们对这次悲剧,最应该反思的是,公民个人权利不能无限放大,执法不严,就会使公民的安全感等个人权利也得不到切实的保障,甚至酿成重庆公交车坠江多人遇难这样的惨剧。

       对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的反思,比较有代表性的大概有三种,一是需要提高人的文明素质。二是司机也有责任,发生此类冲突应该及时停车报警,对司机的驾驶室也应该安装有效的隔离装置,张贴“抢夺方向盘是重罪”一类的警示语。三是同车的乘客也有责任,不应冷漠,似乎是事不关己。他们也为此买了单,不幸成为了“陪葬品”。

       这三种反思,无疑是对的。但似乎又不全对,有的还显得有点“过了”。此次重庆的公交车坠江事件,可以说是公民个人素质的问题,但个人素质再好的社会,也有违法犯追的问题。要有效制止由一般口角、纠纷演化而来的危及公共安全的严重违法行为,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重要的急迫的不是分析公民的素质问题,而是要分析为什么有的人、越来越多的人,敢于不顾公共安全,不惜让纷争升级?为什么当今这样的严重违法行为越来越普遍?它的社会背景是什么?想想以前,有谁敢去抢司机的方向盘,影响开车,影响公共安全?公民的个人权利就可以这样吗?

       司机在事件中,当然也有责任。如果司机处置得当,甚至可以使悲剧得以避免。但事故的源头挑起事端的,还是跟司机发生抓扯的那位女乘客。坐过站没到下一站就要让司机中途停车,还有没有规矩?至于指责乘客冷漠、事不关己也对,但恐怕最大的责任不在乘客身上,还是不要影响焦点为好。乘客站出来,也有可能火上浇油,让事情越闹越大,有时候的确也需要冷处理。而当那位女乘客与司机扭作一团危及安全的时候,恐怕人们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事故就发生了。

        现在,是一个公民社会,也是一个法治社会。但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两者有点失衡,公民权利这头强调得有点过了。而在法治这方面,有时显得有点畏首畏尾,进退失据,总体上看是失之于宽,体现不出应有的权威。对于执法机关、有关部门来说,改进工作作风,加强服务,并不是要消解法律、法规以及执法机关、相关部门及人员的权威性。前段时间,有一股歪风,污名化一些部门,特别是城管,好像就是一群土匪。导致了一些行业的形象坍塌,被整得灰头土脸,这样有利于他们开展工作吗?于是,有的人就显得任性大胆,起到了不好的示范作用,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采取“闹”的方式,跟执法的闹,跟管理的闹,从中尝到了“甜头”。在机场,可以往飞机发动机里扔硬币;可以堵住高铁车门不让开,要等自己的老公上车,等等,可见一些人的“任性”、“胆大”,心中已没有“戒惧”,已没有“不可为”。这类任性之举,是公民的权利,但很难说是“合法的”。然而,有的在处理上,不痒不痛,很难让人信服,也不能让人从中汲取教训,使得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在一些人心中,是无地方不可以闹,无理也要闹三分。

        “自由”、“权利”、“法治”,这些大多是从西方国家学来的。但很多时候,我们只学到一半,或者说只学到皮毛,其精髓却没学过来。这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到头来不得不大家来买单。最后,我们不妨再来看看这个“法国蜘蛛侠”的报道:“近日,号称‘法国蜘蛛侠’的罗伯特徒手爬高登顶英国伦敦最高楼后,警员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将他拘捕。据报道,他在没有任何绳索和安全装置的情况下,徒手爬高约202米。罗伯特已56岁,至今登顶过全球150多座摩天高楼,曾多次因爬楼被拘捕。”

                                                                                                                               王良炬   2018年11月4日   北京

         

         

wsmwrw 发表于  2018-11-05 09:14:20 78字 ( 0/186)

落日寻道: 要反思是什么原因让生产疫苗的老板丧心病狂生产假药?什么原因让范冰冰偷税不知羞耻?又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女人不顾行车危险暴力对待司机?这个社会怎么了?

       刚才,在11月3日的《劳动午报》上看到一则消息,“法国蜘蛛侠”徒手爬高楼,刚登顶就被警察带走。联想到近日发生的教训惨痛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不禁感慨,人们对这次悲剧,最应该反思的是,公民个人权利不能无限放大,执法不严,就会使公民的安全感等个人权利也得不到切实的保障,甚至酿成重庆公交车坠江多人遇难这样的惨剧。

       对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的反思,比较有代表性的大概有三种,一是需要提高人的文明素质。二是司机也有责任,发生此类冲突应该及时停车报警,对司机的驾驶室也应该安装有效的隔离装置,张贴“抢夺方向盘是重罪”一类的警示语。三是同车的乘客也有责任,不应冷漠,似乎是事不关己。他们也为此买了单,不幸成为了“陪葬品”。

       这三种反思,无疑是对的。但似乎又不全对,有的还显得有点“过了”。此次重庆的公交车坠江事件,可以说是公民个人素质的问题,但个人素质再好的社会,也有违法犯追的问题。要有效制止由一般口角、纠纷演化而来的危及公共安全的严重违法行为,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重要的急迫的不是分析公民的素质问题,而是要分析为什么有的人、越来越多的人,敢于不顾公共安全,不惜让纷争升级?为什么当今这样的严重违法行为越来越普遍?它的社会背景是什么?想想以前,有谁敢去抢司机的方向盘,影响开车,影响公共安全?公民的个人权利就可以这样吗?

       司机在事件中,当然也有责任。如果司机处置得当,甚至可以使悲剧得以避免。但事故的源头挑起事端的,还是跟司机发生抓扯的那位女乘客。坐过站没到下一站就要让司机中途停车,还有没有规矩?至于指责乘客冷漠、事不关己也对,但恐怕最大的责任不在乘客身上,还是不要影响焦点为好。乘客站出来,也有可能火上浇油,让事情越闹越大,有时候的确也需要冷处理。而当那位女乘客与司机扭作一团危及安全的时候,恐怕人们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事故就发生了。

        现在,是一个公民社会,也是一个法治社会。但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两者有点失衡,公民权利这头强调得有点过了。而在法治这方面,有时显得有点畏首畏尾,进退失据,总体上看是失之于宽,体现不出应有的权威。对于执法机关、有关部门来说,改进工作作风,加强服务,并不是要消解法律、法规以及执法机关、相关部门及人员的权威性。前段时间,有一股歪风,污名化一些部门,特别是城管,好像就是一群土匪。导致了一些行业的形象坍塌,被整得灰头土脸,这样有利于他们开展工作吗?于是,有的人就显得任性大胆,起到了不好的示范作用,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采取“闹”的方式,跟执法的闹,跟管理的闹,从中尝到了“甜头”。在机场,可以往飞机发动机里扔硬币;可以堵住高铁车门不让开,要等自己的老公上车,等等,可见一些人的“任性”、“胆大”,心中已没有“戒惧”,已没有“不可为”。这类任性之举,是公民的权利,但很难说是“合法的”。然而,有的在处理上,不痒不痛,很难让人信服,也不能让人从中汲取教训,使得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在一些人心中,是无地方不可以闹,无理也要闹三分。

        “自由”、“权利”、“法治”,这些大多是从西方国家学来的。但很多时候,我们只学到一半,或者说只学到皮毛,其精髓却没学过来。这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到头来不得不大家来买单。最后,我们不妨再来看看这个“法国蜘蛛侠”的报道:“近日,号称‘法国蜘蛛侠’的罗伯特徒手爬高登顶英国伦敦最高楼后,警员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将他拘捕。据报道,他在没有任何绳索和安全装置的情况下,徒手爬高约202米。罗伯特已56岁,至今登顶过全球150多座摩天高楼,曾多次因爬楼被拘捕。”

                                                                                                                               王良炬   2018年11月4日   北京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