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wenjun666 发表于  2018-10-09 14:11:07 20字 ( 0/121)

没有崔永元的揭发,哪有范冰冰的咎由自取?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10-09 14:23:44 29字 ( 0/131)

先生与上海经济警察局的人士一个腔调,但这种腔调很让人反感。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黄莲心语 发表于  2018-10-09 14:34:31 0字 ( 0/124)

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不逼急谁去举报罪犯?举报有风险谁不知道?吹毛求疵毫无道理。不管谁,只要为国家挽回税收我都拥护。

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不逼急谁去举报罪犯?举报有风险谁不知道?吹毛求疵毫无道理。不管谁,只要为国家挽回税收我都拥护。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zeui 发表于  2018-10-09 14:37:53 37字 ( 0/138)

依法治国,举报贪官腐化堕落有功,二乃、小三告其侵犯隐私理直气壮,老夫无语。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盲道? 发表于  2018-10-09 14:46:06 83字 ( 0/111)

小范已不是重点,小崔非专业反腐、稽税人士,他在宪法权利范围说话,肯定让牛逼人士感觉不舒服了,哪又咋样?倒是2局被质疑应该有说辞,诬陷是不容许的党规国法是要讨个说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尚竹心88 发表于  2018-10-09 14:50:44 0字 ( 0/132)

公报私仇?那冯爷用电影含沙射影你可以吧?尽管没有价值!证据崔想收就收集的?崔的嫉恶如仇众所周知实在是中国的脊梁不为过!

公报私仇?那冯爷用电影含沙射影你可以吧?尽管没有价值!证据崔想收就收集的?崔的嫉恶如仇众所周知实在是中国的脊梁不为过!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粲然一笑60678 发表于  2018-10-09 14:55:25 17字 ( 0/134)

[调皮]“洗地党”的呦呵。。。。。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尚竹心88 发表于  2018-10-09 15:02:05 0字 ( 0/99)

还是睬了一个“病态”的人!跟着他转的人不是病情更严重?

还是睬了一个“病态”的人!跟着他转的人不是病情更严重?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10-09 15:08:47 36字 ( 0/113)

有些趣,这世上有些人,自已贼眉鼠眼,却要别人“大公无私”。有趣啊,有趣。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高处观潮 发表于  2018-10-09 15:09:50 43字 ( 0/105)

范冰冰获罚没得说,但与崔永元的“江湖恩怨”没有直接关系,她只是按剧本演戏而已。[哈哈]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8-10-09 15:15:53 43字 ( 0/131)

双方冲突的起因和恩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崔永元揭开了娱乐圈子偷税漏税和洗钱的黑幕。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1216789 发表于  2018-10-09 15:22:02 40字 ( 0/117)

娱乐圈,钱是怎么来的,谁有那么多钱做为资本,给大家分配,银行,大资本家,国家财政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昆仑1 发表于  2018-10-09 15:28:55 11字 ( 0/99)

狗嘴里怎能 吐出象牙,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转弯路过 发表于  2018-10-09 15:32:03 0字 ( 0/136)

中华新圣,好大的名头啊,不会吧你的脊梁骨压弯吧。

中华新圣,好大的名头啊,不会吧你的脊梁骨压弯吧。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海之宁 发表于  2018-10-09 15:39:30 17字 ( 0/116)

这是一个脑子受到扭曲的人写的帖子。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8-10-09 15:48:51 48字 ( 0/144)

是啊,如果崔永元如果不揭发“范冰冰获罚咎由自取”,何来自己的“无良罪大更甚”..........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8-10-09 15:55:24 48字 ( 0/150)

一个刀笔吏—————千方百计为一个解脱,挖空心思为一个造罪!态度鲜明立场坚定..........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10-09 16:11:09 23字 ( 0/102)

市场经济问题多多,计划经济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吗?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10-09 16:13:35 21字 ( 0/103)

捍卫国家利益,就是爱国。何来无良罪大更甚?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10-09 16:28:25 28字 ( 0/101)

以毒攻毒是最常用的中华文明理论之一。你这是啥狗屁新圣啊。

范冰冰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引发了针对娱乐行业内部漏税现象的规范整顿。作为事件背后始作俑者的崔永元则因此获得赞誉一片,甚至不乏“英雄”、“战士”的褒奖。


但一个明事理、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显然不宜将两者混为一谈,对此事件当由以下两方面分别思考:



当今娱乐行业“伪市场化”的畸形发展


市场化本是实现资源高效、充分、合理配置的手段机制,其通过鼓励竞争所制造优胜劣汰的环境也能够有效的激发与调动人们多劳多得的劳动积极性。


但万事万物皆存自身的平衡,过张则逆,过弛则慢。任何资源调配分配的机制也自然相应随着人们行为、观念的变化而宽严相济、张弛有度,方能达到为社会资源长期有效的合理配置。


鼓励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化手段虽然能够在一个阶段内有效激发、调动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但一味长期贯彻、不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调整,则难以长期维系社会资源配置的合理。


但一定阶段内对资源高效、合理配置的“市场化”手段,时至今日却早已成为行业中居心叵测之人中饱私囊的幌子与借口,而以娱乐行业为代表的各行各业似乎亦陷入了“病入膏肓”的畸形发展。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人们茶余饭后享受生活的方式日渐充裕。这种现象本身为当前娱乐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空间,娱乐行业从业者所受到礼遇于数千年人类历史中亦较为罕见。


但如今各有关企业、公司、团队却纷纷利用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假以市场名义通过购买网络公关、网络水军、网络热搜等方式与不良媒体合力肆意恶炒,炮制艺人、从业者的天价片酬,自身亦藉此横征暴敛。


此举造成当今行业内部只注重“市场需求”的所谓“热度”,对于作品内容、从业者操守缺乏约束。男靠涂脂抹粉、奇装异服,女靠搔首弄姿、卖弄皮相。一些年逾弱冠的青年从业者仅靠“伪市场化”的娱乐包装即动辄身家巨富,享万人礼遇;类似王宝强等心智不全者亦可藉此招摇过市、富甲一方;被曝光参与资本运作艺人的资产总额更已达到骇人听闻的水平。为保障曝光,从业人员将家丑大肆宣扬,平日各异花边新闻、糜烂生活不绝于耳、大肆充斥,使人极度厌恶。


所以当崔对于影视、娱乐行业逃税证据的曝光后,才能藉此引发大量社会共鸣、引发人们对娱乐行业居心叵测不良从业者的义愤填膺。


在对娱乐行业腐化奢靡的整顿规范层面上,新圣同样支持对于普遍文化素养较差、奢靡腐化、利欲熏心的影视娱乐行业的严厉整顿。而彻查、整顿的力度亦不应仅限于崔所指正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还要对于将伪市场化不良风气发展为“行业潜规则”的企业、公司、团队,以及协助恶性炒作的不良媒体统统彻查。


而此次以范冰冰为代表的逃税案所获8.83亿“天价”重罚不但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当事者更应庆幸庆幸法律对于初犯者的网开一面,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无良者崔永元的公报私仇


对娱乐行业的整顿势在必行,但其所暴露出的问题亦是强调经济高速发展、强调以市场方式鼓励竞争数十载环境下“缩影”以及全球面临的通病,并非冯小刚、范冰冰等从业人员一人所左右。当然此类不良风气也自然将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而逐渐消褪,期间凡触犯法律者,被绳之以法亦自在情理之中。


作为本次事件始作俑者,崔若当真抱定嫉恶如仇的立场,愿利用其公众人物的社会影响去助推国家综合实力与社会风气的发展,积极举证,以正当手段行使公民权利。本身自然无可厚非,亦理应获得众人的赞誉与尊重。


但自事件伊始,其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逃税证据的原因在于其从直觉上自认为范所发布与其并不相干内容存在对其诋毁、侮慢。也就是说其利用当前社会舆论对于影视娱乐行业的不满,煽动网络暴力、恶意中伤的动机本身是直觉上莫须有的。而其收集到相关人员漏税罪证后,其亦并未于第一时间配合司法部分积极举证。反而通过公开方式以对方违法证据进行要挟威逼,其中不乏大量讥讽、幸灾乐祸、侮辱以及对无关人员的旁敲侧击。


所以其处心收集冯、范等从业人员犯罪证据的行为本身并非出自行使公民检举义务,而是一种赤裸裸的满足自身报复心理的公报私仇。并且还辅以极其恶毒的煽动网络暴力、购买网络公关等极端手段以宣泄私愤。


试问,作为公众人物的表率作用,是否我们于生活中面临相应情况时都应效仿如此卑劣恶毒的报复行为?这种无知行径又视法律为何物?这又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手段吗?


纵观此人言行,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多疑、抑郁悲观、偏执极端等病态的生理特征。而其各异言论,亦无外乎对国内现象冷嘲热讽的盲目媚外,以及所伴有的严重文化自卑心理。



所以娱乐行业所暴露的种种乱象自然需要监管部门的重拳出击。但对于崔丧心病狂、道德殄灭、公报私仇的恶劣行径,即便难以受到法律的直接惩处,亦应为真正仁人志士所不耻,两者切勿混为一谈。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