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10-09 10:14:25 41字 ( 0/108)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小撸还是太天真,比较适合唱儿歌……[大笑]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弯阅 发表于  2018-10-09 10:18:51 23字 ( 0/133)

中美从未对抗,崔大使明确肯定中美仍在一条船上.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犁123 发表于  2018-10-09 10:19:26 63字 ( 0/113)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完善社会主义,是提升中国核心竞争力,不是相反。中国的改革开放是更加工业化,农业也要工业化。这才是正确的方向。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10-09 10:20:49 58字 ( 0/313)

预备,唱:小鸟儿,成群飞,小鱼儿,成群游,小朋友,手拉手,排成队伍向前走,唱着歌,拍着手,我们都是好朋友……[大笑]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犁123 发表于  2018-10-09 10:23:58 40字 ( 0/122)

中国不是为美国而改革开放,中国不为美国而变化。中国政治独立,国家独立,人民独立。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10-09 10:26:12 27字 ( 0/106)

小撸肯定活了一千年了!一遇到挑衅就把头缩进去。[大笑]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犁123 发表于  2018-10-09 10:26:29 53字 ( 0/109)

中国可开放,也可不开放。可开放某些,也可关闭某些。这是中国的自由。对朋友用朋友的办法,对敌人用敌人的办法。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8-10-09 10:27:32 28字 ( 0/101)

党中央已经制定出了决策,我们按照党中央的决策办准没有错。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不顺眼就想说 发表于  2018-10-09 10:28:30 0字 ( 0/164)

阴阳相生相克,独阳不生孤阴不长。

阴阳相生相克,独阳不生孤阴不长。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犁123 发表于  2018-10-09 10:28:36 98字 ( 0/150)

美国对中国封闭,中国也可对美国封闭。这是对等的。中国不需要为多边主义而多边,不为自由而自由。中国要坚持自己的政治原则,坚持社会主义,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坚持自己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犁123 发表于  2018-10-09 10:30:34 94字 ( 0/151)

中国的改革开放,重点是要打破小农经济体制,真正将农业推向现代化,将中国推向全面现代化。中国最落后的经济堡垒是小农业体制,中国农业封闭落后,中国必须要开放农业,改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10-09 10:37:12 53字 ( 0/149)

预备,唱:小撸儿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儿开开,我要进来,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大笑]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方大胖子 发表于  2018-10-09 10:43:42 176字 ( 0/127)

帖主的主要毛病,就是没有看清美国的意图。从一战灭了拜占庭帝国,中东彻底乱了;二战打垮了西欧,北约成了宗主;上世纪末搞垮苏联,中亚东欧也乱了;美国一心想跟中国斗,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弯阅 发表于  2018-10-09 10:54:25 21字 ( 0/149)

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就正是美国所要求的.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10-09 10:59:25 52字 ( 0/118)

我们现在就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再提“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必须要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是什么用意?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8-10-09 11:10:42 32字 ( 0/123)

这种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决不意味着对美国俯首称臣,甘为附庸。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8-10-09 11:44:28 82字 ( 0/145)

"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是什么意思,跟大家说说吧!另外,好象没有“新方向”什么事嘛。不是早就说了,要“进一步”改革开放么?这种“决心”和“态度”,还不放心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famaoling 发表于  2018-10-09 12:18:04 23字 ( 0/115)

同意笑傲先生的观点。关键是我们要保持战略定力。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定国军师120 发表于  2018-10-09 17:43:41 153字 ( 0/107)

看看土耳其、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索马里、也门、阿富汗、菲律宾、韩国,当今世界,任何国家同美国交好,你不听美国政府摆布,这个国家就会被美国政府干扰的经常闹动乱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流星如梦 发表于  2018-10-09 21:38:18 21字 ( 0/103)

呵呵,干脆点说就好了,磨合的像美国期望的。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年周年。19781218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被视为内地改革开放的里程碑,而就在该会召开两天前,197812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被视为中美关系史上的里程碑。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绝非偶然。在邓小平的理念中,对外开放是国内改革的需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关系是开放政策的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是发展同西方国家关系的重中之重。但从贸易战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措辞强硬的演讲显示,中美关系现正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的挑战,中国要在这一背景下进一步改革开放,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全新的严峻考验。

 

中美建交与改革开放 互为因果且相得益彰。1970年代之初,毛泽东和尼克逊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主要是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改革开放路线的确定,为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个新思路,把为改革开放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首要地位,而不像过往般突出地强调国家安全。中美建交开始超越战略安全范畴,成为事关改革开放成效的重要条件。

 

中美建交有助于实现对外开放,借助外力加速中国现代化进程。正如邓小平曾特别强调与美国合作是战略性的,而非策略性和临时性的。他形容中美建交“确实是个大局”。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和国内的改革开放路线紧密联系。改革开放是一个大的系统,中美关系是服务于这个系统的。

 

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同中国建交问题中,除了苏联因素外,经济因素亦起相当重要作用。美国在对中国的市场竞争中落后于欧洲、日本,仅1978年上半年,欧洲共同体对华出口就较美国多3倍。为求及早进入中国市场,一众美国企业家极力游说政府加速与中国建交谈判,对两党都形成了政治上的压力。事实上,在两国建交后,中美双边贸易从1979年的24.51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837亿美元,增长238倍多。目前,美国的农产品、民航机、金融服务等在中国市场都占据了相当份额。

 

苏联解体后,1990年代后中美关系经历了迂回曲折。从1989对中国的全面经济制裁、19951996年的台海危机,特别是19995月美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20014月南海撞机等事件,中美关系不时大起大落,但并未退回到以前的对抗状态,是因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仍然是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动力。

 

和平崛起美缺乏应对 改革开放须有新方向。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方一直寄予很高期望,寄望通过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全面接触,影响中国的政治方向,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但经过40年的发展,美国显然大失所望,更加强大的中国不仅未有变得更像美国,还与美国模式渐行渐远,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科技、经济甚至政治上,全面挑战美国。美国原来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变成战后的德国或日本,殊不知今日之德日,并非靠内部演进而来,而是战争的结果,即使苏联解体后,今日之俄罗斯也未变成如美国所愿。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和平崛起是一种全新的模式,而美国缺乏应对这种模式的办法。

 

今天,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可能性是40年来最高的,在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就必须有新决心、新态度、新方向。迄今为止,中方应对美方贸易战的策略都是被动反应、低调回应,但现在当两国矛盾溢出经贸领域向政治、军事、国家安全等领域蔓延时,中方在南海、台湾等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取态较为强硬,寸步不让。在美国实行步步进逼的战争边缘政策下,中国很可能面临新的冷战环境,但应该坚守只要不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战略定力,以中国现在的国力,完全有能力制止针对自身的侵略战争;以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经济能力,只要自己不关上国门,也不可能被完全孤立封锁。中美两国在经过新的磨合、调整之后,想必会找到新的相处之道,不会必然跌落修昔底德陷阱。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