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10-05 12:38:12 136字 ( 0/171)

解决“三农”的“三难”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公有化改革,将农村实体经济改为国有经济,建立国营农场,使农民成为国营农场职工,和国企职工享受同等待遇。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管理顾问-李 发表于  2018-10-05 14:18:44 308字 ( 0/175)

把农村的土地和资源市场化---才是解决农业和农村发展的关键!才是可持续和快速发展的关键!农村党支部的作用在指导和教育上----要把土地和资源放开-让企业去经营才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潘科龙 发表于  2018-10-05 14:40:53 19字 ( 0/174)

粮油价格提高30倍,三农问题迎刃而解。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管理顾问-李 发表于  2018-10-05 14:43:03 127字 ( 0/321)

关于《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的规划--里面最缺少的是农业市场管理制度和农业经营管理制度--着重的强调了农村党支部的作用--而忽视了农业市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当代人 发表于  2018-10-05 17:50:06 0字 ( 0/155)

农业生产的不仅仅是食品,还有更重要的功能,维护生态平衡,净化空气和水。对农业的认识,应该有新高度和新领域。

农业生产的不仅仅是食品,还有更重要的功能,维护生态平衡,净化空气和水。对农业的认识,应该有新高度和新领域。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转弯路过 发表于  2018-10-05 17:54:52 3字 ( 0/136)

[心]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当代人 发表于  2018-10-05 17:57:51 0字 ( 0/138)

农业生产的不仅仅是食品,还有更重要的功能,维护生态平衡,净化空气和水。对农业的认识,应该有新高度和新领域。

农业生产的不仅仅是食品,还有更重要的功能,维护生态平衡,净化空气和水。对农业的认识,应该有新高度和新领域。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82615471 发表于  2018-10-05 20:26:09 30字 ( 0/172)

说一千道一万,提高农民收入是关键!相应的政策要调整才行!……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流星如梦 发表于  2018-10-05 21:39:09 17字 ( 0/143)

楼房涨价任意涨,就是农民粮食不涨。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高山美(重新注册) 发表于  2018-10-06 07:14:02 250字 ( 0/158)

三农问题产生的原因,其实就是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养活不了农村的农民。或者换句话说,就是小农经济低下的生产率,已经不可能满足农民生活和农业再生产的要求,迫使农民只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8-10-06 08:43:32 46字 ( 0/156)

小岗村经济收入不是很高吗?都种花草树木不就完了吗?粮食有美国怕啥美国的转基因不是吃着很香吗?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8-10-06 08:47:12 46字 ( 0/155)

把优质良田都会坏盖楼制造鬼城了,高污染化工厂把土地够污染了,拿什么种粮食让饭碗端在自己手里。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张生富2486 发表于  2018-10-06 09:15:42 34字 ( 0/143)

发展农业经济,农民有利可图,自然回归,国土水源,荒而无用,治而有利。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张生富2486 发表于  2018-10-06 09:24:33 82字 ( 0/144)

村官不大,作用胜大,人多地广,半壁江山,小组织大社会,基础根本,无权无任,可得重视,各项政令,一村好坏,全靠他们,权责下放,科技下乡,治责在下,监管在上,形成制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张生富2486 发表于  2018-10-06 09:27:10 36字 ( 0/129)

兴邦强国,重在农业,治理内务,外有人民军队,内有护国民兵,就是铜墙铁壁。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张生富2486 发表于  2018-10-06 09:28:58 16字 ( 0/151)

去农村,转一转,看一看,问一问。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104日上午,驱车去考察日俄两大帝国主义于19052月年在奉天沙河开始进行会战的旧战场,此时正是金秋的收获季节,途径沈阳市苏家屯区魏家楼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农民正在收获玉米,下车与农民攀谈,农民纷纷诉说“三农”面临着“三大难”。

1.种地难获利。这位农民见笔者拿个照相机拍片,问我是参访吗?笔者说:采访丰收的喜悦。这位农民说:哪里有喜?我包了500亩地种玉米,今年天旱,一亩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亩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购价为0.75元一斤(全省湿玉米的均价是0.73元一斤)。一亩玉米能卖825元,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和雇工,几乎就是白干一年。


2.老人难种地。这位农民属羊,今年63岁。笔者到正在收获玉米的大地转转,看到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在收玉米。说起来他们都很感慨: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种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没时间回来帮种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观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难。而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老人种地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老人农业,到底能走多远?


3.“空巢”难解决。路遇两位在路边休息的农村妇女闲聊了一会,她俩的家里只种分田到户的20亩地,没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亩收玉米还不到1000斤,种这点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让她们忧虑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户农家,她俩年龄最小,今年也都58岁了,而现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岁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个灾病的,都没人照顾。这再过个10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这个村子不就成了空壳?



笔者想一想,都感到有点恐怖,就是在长期处于战争的年代,农村也没出现大量的“无人村”!若大面积出现“无人村”,仅仅损失的是农业吗?中国文化的根,那可是在农村呀!

笔者的一点思考:这是靠近沈阳的农村境况,好赖还有一些老人在坚守农村和农业,由此联想到这两年去吉林永吉县的务本村、农安县的太平岭村,考察老人农业,到黑龙江的横道河子镇、青山镇、向阳镇,考察人口外流。这“三农”的“三难”,已是司空见惯。


特别是黑龙江那整村、整镇的人口外流,都让人触目惊心。诸如,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富拉尔基,改开之前曾有30多万人口,很多外国的地图,不标齐齐哈尔,也要标上富拉尔基,而这样“明珠”般的重镇,现在只剩下8万人口。海林市的横道河子镇,2007年跻身于第三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至今全东北才有六家镇子上榜,可傍晚进入这个名镇,因大面积无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简直如同进入“鬼镇”,笔者曾就此专门发表过一篇文章《锥心的横道河子》。

如此这般,遑论其它乡镇?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