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弯阅 发表于  2018-07-30 09:17:42 21字 ( 0/196)

现在不讲堵的,而是讲门洞大开.要越开越大.


 

过去,我虽然经常从媒体看到我国打拐报道,并没直感,所以,也不重视。

 

昨天中午,我去上海长途车站购票去外省一乡镇。恰好,遇上购票排队。

 

我前面是一位壮汉,他欲五张票。

 

售票小姐隔着窗问他:“有带孩子吗?”

 

壮汉好像没听明白,便转身向在队伍外的男女同行望去。一位怀抱孩童的妇女叫道:“有!一个抱在怀里,还有一个12 岁,身高只有一米二多点的女孩。”

 

壮汉听后,复述给售票小姐听。售票小姐听后便问:“女孩要买半票。”随即问:“女孩生日?”

 

壮汉不知所措,转向又问男女同行,可这些人没有人知道这女孩生日,且不知怎么的,这女孩也不知在哪儿。

 

可能是因为排队人多,售票小姐怕耽误后面排队人的时间,便连续几次催着壮汉说:“你报个生日呀!”

 

这时,壮汉的同行者算反应过来,便随口说了女孩的生日。售票小姐总算轻松了,便对壮汉说:“她要买半票,所以,一定要写生日的。”

 

我购票坐上长途车后,又回忆这情景,且又联想到中国打拐的一些报道,便想:“刚才这些男女会不会是拐卖孩童的人?”

 

我又一想:长途车管理制度如此松懈,不正是让拐卖分子有漏洞可钻?

 

那么,如何堵住这漏洞呢?

 

若让售票小姐提高警惕来亲自抓嫌疑人,那么,这肯定不行的。因为售票小姐势单力薄,也逮不住这帮嫌疑人,再说,售票小姐去嫌疑人,我们排队买票的人就要倒霉了。

 

那怎么办呢?我以为:这就需要给原来制度做补丁。简述如下:

 

因为购票者进入系统后,在上车检票处,就能有其信息,因此,警方只在检票上车处,再对携带孩童的乘客身份进行核实,那么,拐卖孩童的罪犯就能被警方掌控了。

 

比如:警方发现孩童的信息与携带者身份不匹配,就可以通过网络来进一步核对。这样,即使嫌疑犯上了车,也能在他们下车之前对他们身份核实完毕。

一是1 发表于  2018-07-30 09:43:35 5字 ( 0/109)

结构问题。


 

过去,我虽然经常从媒体看到我国打拐报道,并没直感,所以,也不重视。

 

昨天中午,我去上海长途车站购票去外省一乡镇。恰好,遇上购票排队。

 

我前面是一位壮汉,他欲五张票。

 

售票小姐隔着窗问他:“有带孩子吗?”

 

壮汉好像没听明白,便转身向在队伍外的男女同行望去。一位怀抱孩童的妇女叫道:“有!一个抱在怀里,还有一个12 岁,身高只有一米二多点的女孩。”

 

壮汉听后,复述给售票小姐听。售票小姐听后便问:“女孩要买半票。”随即问:“女孩生日?”

 

壮汉不知所措,转向又问男女同行,可这些人没有人知道这女孩生日,且不知怎么的,这女孩也不知在哪儿。

 

可能是因为排队人多,售票小姐怕耽误后面排队人的时间,便连续几次催着壮汉说:“你报个生日呀!”

 

这时,壮汉的同行者算反应过来,便随口说了女孩的生日。售票小姐总算轻松了,便对壮汉说:“她要买半票,所以,一定要写生日的。”

 

我购票坐上长途车后,又回忆这情景,且又联想到中国打拐的一些报道,便想:“刚才这些男女会不会是拐卖孩童的人?”

 

我又一想:长途车管理制度如此松懈,不正是让拐卖分子有漏洞可钻?

 

那么,如何堵住这漏洞呢?

 

若让售票小姐提高警惕来亲自抓嫌疑人,那么,这肯定不行的。因为售票小姐势单力薄,也逮不住这帮嫌疑人,再说,售票小姐去嫌疑人,我们排队买票的人就要倒霉了。

 

那怎么办呢?我以为:这就需要给原来制度做补丁。简述如下:

 

因为购票者进入系统后,在上车检票处,就能有其信息,因此,警方只在检票上车处,再对携带孩童的乘客身份进行核实,那么,拐卖孩童的罪犯就能被警方掌控了。

 

比如:警方发现孩童的信息与携带者身份不匹配,就可以通过网络来进一步核对。这样,即使嫌疑犯上了车,也能在他们下车之前对他们身份核实完毕。

sasayi 发表于  2018-07-30 10:08:47 18字 ( 0/126)

你本身就是一大漏洞,你是漏洞喊漏洞。


 

过去,我虽然经常从媒体看到我国打拐报道,并没直感,所以,也不重视。

 

昨天中午,我去上海长途车站购票去外省一乡镇。恰好,遇上购票排队。

 

我前面是一位壮汉,他欲五张票。

 

售票小姐隔着窗问他:“有带孩子吗?”

 

壮汉好像没听明白,便转身向在队伍外的男女同行望去。一位怀抱孩童的妇女叫道:“有!一个抱在怀里,还有一个12 岁,身高只有一米二多点的女孩。”

 

壮汉听后,复述给售票小姐听。售票小姐听后便问:“女孩要买半票。”随即问:“女孩生日?”

 

壮汉不知所措,转向又问男女同行,可这些人没有人知道这女孩生日,且不知怎么的,这女孩也不知在哪儿。

 

可能是因为排队人多,售票小姐怕耽误后面排队人的时间,便连续几次催着壮汉说:“你报个生日呀!”

 

这时,壮汉的同行者算反应过来,便随口说了女孩的生日。售票小姐总算轻松了,便对壮汉说:“她要买半票,所以,一定要写生日的。”

 

我购票坐上长途车后,又回忆这情景,且又联想到中国打拐的一些报道,便想:“刚才这些男女会不会是拐卖孩童的人?”

 

我又一想:长途车管理制度如此松懈,不正是让拐卖分子有漏洞可钻?

 

那么,如何堵住这漏洞呢?

 

若让售票小姐提高警惕来亲自抓嫌疑人,那么,这肯定不行的。因为售票小姐势单力薄,也逮不住这帮嫌疑人,再说,售票小姐去嫌疑人,我们排队买票的人就要倒霉了。

 

那怎么办呢?我以为:这就需要给原来制度做补丁。简述如下:

 

因为购票者进入系统后,在上车检票处,就能有其信息,因此,警方只在检票上车处,再对携带孩童的乘客身份进行核实,那么,拐卖孩童的罪犯就能被警方掌控了。

 

比如:警方发现孩童的信息与携带者身份不匹配,就可以通过网络来进一步核对。这样,即使嫌疑犯上了车,也能在他们下车之前对他们身份核实完毕。

一是1 发表于  2018-07-30 10:53:47 23字 ( 0/162)

找补锅匠、箍桶匠、水泥匠或修鞋匠总有办法解决。


 

过去,我虽然经常从媒体看到我国打拐报道,并没直感,所以,也不重视。

 

昨天中午,我去上海长途车站购票去外省一乡镇。恰好,遇上购票排队。

 

我前面是一位壮汉,他欲五张票。

 

售票小姐隔着窗问他:“有带孩子吗?”

 

壮汉好像没听明白,便转身向在队伍外的男女同行望去。一位怀抱孩童的妇女叫道:“有!一个抱在怀里,还有一个12 岁,身高只有一米二多点的女孩。”

 

壮汉听后,复述给售票小姐听。售票小姐听后便问:“女孩要买半票。”随即问:“女孩生日?”

 

壮汉不知所措,转向又问男女同行,可这些人没有人知道这女孩生日,且不知怎么的,这女孩也不知在哪儿。

 

可能是因为排队人多,售票小姐怕耽误后面排队人的时间,便连续几次催着壮汉说:“你报个生日呀!”

 

这时,壮汉的同行者算反应过来,便随口说了女孩的生日。售票小姐总算轻松了,便对壮汉说:“她要买半票,所以,一定要写生日的。”

 

我购票坐上长途车后,又回忆这情景,且又联想到中国打拐的一些报道,便想:“刚才这些男女会不会是拐卖孩童的人?”

 

我又一想:长途车管理制度如此松懈,不正是让拐卖分子有漏洞可钻?

 

那么,如何堵住这漏洞呢?

 

若让售票小姐提高警惕来亲自抓嫌疑人,那么,这肯定不行的。因为售票小姐势单力薄,也逮不住这帮嫌疑人,再说,售票小姐去嫌疑人,我们排队买票的人就要倒霉了。

 

那怎么办呢?我以为:这就需要给原来制度做补丁。简述如下:

 

因为购票者进入系统后,在上车检票处,就能有其信息,因此,警方只在检票上车处,再对携带孩童的乘客身份进行核实,那么,拐卖孩童的罪犯就能被警方掌控了。

 

比如:警方发现孩童的信息与携带者身份不匹配,就可以通过网络来进一步核对。这样,即使嫌疑犯上了车,也能在他们下车之前对他们身份核实完毕。

JBY1 发表于  2018-07-30 13:49:50 43字 ( 0/140)

先堵住三十多年来只为少数人服务这个大漏洞,用行动为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服务这个党的宗旨。


 

过去,我虽然经常从媒体看到我国打拐报道,并没直感,所以,也不重视。

 

昨天中午,我去上海长途车站购票去外省一乡镇。恰好,遇上购票排队。

 

我前面是一位壮汉,他欲五张票。

 

售票小姐隔着窗问他:“有带孩子吗?”

 

壮汉好像没听明白,便转身向在队伍外的男女同行望去。一位怀抱孩童的妇女叫道:“有!一个抱在怀里,还有一个12 岁,身高只有一米二多点的女孩。”

 

壮汉听后,复述给售票小姐听。售票小姐听后便问:“女孩要买半票。”随即问:“女孩生日?”

 

壮汉不知所措,转向又问男女同行,可这些人没有人知道这女孩生日,且不知怎么的,这女孩也不知在哪儿。

 

可能是因为排队人多,售票小姐怕耽误后面排队人的时间,便连续几次催着壮汉说:“你报个生日呀!”

 

这时,壮汉的同行者算反应过来,便随口说了女孩的生日。售票小姐总算轻松了,便对壮汉说:“她要买半票,所以,一定要写生日的。”

 

我购票坐上长途车后,又回忆这情景,且又联想到中国打拐的一些报道,便想:“刚才这些男女会不会是拐卖孩童的人?”

 

我又一想:长途车管理制度如此松懈,不正是让拐卖分子有漏洞可钻?

 

那么,如何堵住这漏洞呢?

 

若让售票小姐提高警惕来亲自抓嫌疑人,那么,这肯定不行的。因为售票小姐势单力薄,也逮不住这帮嫌疑人,再说,售票小姐去嫌疑人,我们排队买票的人就要倒霉了。

 

那怎么办呢?我以为:这就需要给原来制度做补丁。简述如下:

 

因为购票者进入系统后,在上车检票处,就能有其信息,因此,警方只在检票上车处,再对携带孩童的乘客身份进行核实,那么,拐卖孩童的罪犯就能被警方掌控了。

 

比如:警方发现孩童的信息与携带者身份不匹配,就可以通过网络来进一步核对。这样,即使嫌疑犯上了车,也能在他们下车之前对他们身份核实完毕。

蓬莱无限7480 发表于  2018-07-30 17:32:02 41字 ( 0/100)

希望作者赶紧报警,车站监控看得到这些人,这女孩被拐的可能性很大,希望警方调查清楚!


 

过去,我虽然经常从媒体看到我国打拐报道,并没直感,所以,也不重视。

 

昨天中午,我去上海长途车站购票去外省一乡镇。恰好,遇上购票排队。

 

我前面是一位壮汉,他欲五张票。

 

售票小姐隔着窗问他:“有带孩子吗?”

 

壮汉好像没听明白,便转身向在队伍外的男女同行望去。一位怀抱孩童的妇女叫道:“有!一个抱在怀里,还有一个12 岁,身高只有一米二多点的女孩。”

 

壮汉听后,复述给售票小姐听。售票小姐听后便问:“女孩要买半票。”随即问:“女孩生日?”

 

壮汉不知所措,转向又问男女同行,可这些人没有人知道这女孩生日,且不知怎么的,这女孩也不知在哪儿。

 

可能是因为排队人多,售票小姐怕耽误后面排队人的时间,便连续几次催着壮汉说:“你报个生日呀!”

 

这时,壮汉的同行者算反应过来,便随口说了女孩的生日。售票小姐总算轻松了,便对壮汉说:“她要买半票,所以,一定要写生日的。”

 

我购票坐上长途车后,又回忆这情景,且又联想到中国打拐的一些报道,便想:“刚才这些男女会不会是拐卖孩童的人?”

 

我又一想:长途车管理制度如此松懈,不正是让拐卖分子有漏洞可钻?

 

那么,如何堵住这漏洞呢?

 

若让售票小姐提高警惕来亲自抓嫌疑人,那么,这肯定不行的。因为售票小姐势单力薄,也逮不住这帮嫌疑人,再说,售票小姐去嫌疑人,我们排队买票的人就要倒霉了。

 

那怎么办呢?我以为:这就需要给原来制度做补丁。简述如下:

 

因为购票者进入系统后,在上车检票处,就能有其信息,因此,警方只在检票上车处,再对携带孩童的乘客身份进行核实,那么,拐卖孩童的罪犯就能被警方掌控了。

 

比如:警方发现孩童的信息与携带者身份不匹配,就可以通过网络来进一步核对。这样,即使嫌疑犯上了车,也能在他们下车之前对他们身份核实完毕。

蓬莱无限7480 发表于  2018-07-30 17:33:45 17字 ( 0/123)

接下来再谈补漏洞的事,这漏洞须堵!


 

过去,我虽然经常从媒体看到我国打拐报道,并没直感,所以,也不重视。

 

昨天中午,我去上海长途车站购票去外省一乡镇。恰好,遇上购票排队。

 

我前面是一位壮汉,他欲五张票。

 

售票小姐隔着窗问他:“有带孩子吗?”

 

壮汉好像没听明白,便转身向在队伍外的男女同行望去。一位怀抱孩童的妇女叫道:“有!一个抱在怀里,还有一个12 岁,身高只有一米二多点的女孩。”

 

壮汉听后,复述给售票小姐听。售票小姐听后便问:“女孩要买半票。”随即问:“女孩生日?”

 

壮汉不知所措,转向又问男女同行,可这些人没有人知道这女孩生日,且不知怎么的,这女孩也不知在哪儿。

 

可能是因为排队人多,售票小姐怕耽误后面排队人的时间,便连续几次催着壮汉说:“你报个生日呀!”

 

这时,壮汉的同行者算反应过来,便随口说了女孩的生日。售票小姐总算轻松了,便对壮汉说:“她要买半票,所以,一定要写生日的。”

 

我购票坐上长途车后,又回忆这情景,且又联想到中国打拐的一些报道,便想:“刚才这些男女会不会是拐卖孩童的人?”

 

我又一想:长途车管理制度如此松懈,不正是让拐卖分子有漏洞可钻?

 

那么,如何堵住这漏洞呢?

 

若让售票小姐提高警惕来亲自抓嫌疑人,那么,这肯定不行的。因为售票小姐势单力薄,也逮不住这帮嫌疑人,再说,售票小姐去嫌疑人,我们排队买票的人就要倒霉了。

 

那怎么办呢?我以为:这就需要给原来制度做补丁。简述如下:

 

因为购票者进入系统后,在上车检票处,就能有其信息,因此,警方只在检票上车处,再对携带孩童的乘客身份进行核实,那么,拐卖孩童的罪犯就能被警方掌控了。

 

比如:警方发现孩童的信息与携带者身份不匹配,就可以通过网络来进一步核对。这样,即使嫌疑犯上了车,也能在他们下车之前对他们身份核实完毕。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8-07-30 17:42:21 17字 ( 0/113)

【补铁锅】的和【补木桶】的不一样。


 

过去,我虽然经常从媒体看到我国打拐报道,并没直感,所以,也不重视。

 

昨天中午,我去上海长途车站购票去外省一乡镇。恰好,遇上购票排队。

 

我前面是一位壮汉,他欲五张票。

 

售票小姐隔着窗问他:“有带孩子吗?”

 

壮汉好像没听明白,便转身向在队伍外的男女同行望去。一位怀抱孩童的妇女叫道:“有!一个抱在怀里,还有一个12 岁,身高只有一米二多点的女孩。”

 

壮汉听后,复述给售票小姐听。售票小姐听后便问:“女孩要买半票。”随即问:“女孩生日?”

 

壮汉不知所措,转向又问男女同行,可这些人没有人知道这女孩生日,且不知怎么的,这女孩也不知在哪儿。

 

可能是因为排队人多,售票小姐怕耽误后面排队人的时间,便连续几次催着壮汉说:“你报个生日呀!”

 

这时,壮汉的同行者算反应过来,便随口说了女孩的生日。售票小姐总算轻松了,便对壮汉说:“她要买半票,所以,一定要写生日的。”

 

我购票坐上长途车后,又回忆这情景,且又联想到中国打拐的一些报道,便想:“刚才这些男女会不会是拐卖孩童的人?”

 

我又一想:长途车管理制度如此松懈,不正是让拐卖分子有漏洞可钻?

 

那么,如何堵住这漏洞呢?

 

若让售票小姐提高警惕来亲自抓嫌疑人,那么,这肯定不行的。因为售票小姐势单力薄,也逮不住这帮嫌疑人,再说,售票小姐去嫌疑人,我们排队买票的人就要倒霉了。

 

那怎么办呢?我以为:这就需要给原来制度做补丁。简述如下:

 

因为购票者进入系统后,在上车检票处,就能有其信息,因此,警方只在检票上车处,再对携带孩童的乘客身份进行核实,那么,拐卖孩童的罪犯就能被警方掌控了。

 

比如:警方发现孩童的信息与携带者身份不匹配,就可以通过网络来进一步核对。这样,即使嫌疑犯上了车,也能在他们下车之前对他们身份核实完毕。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8-07-31 08:37:17 17字 ( 0/13)

筛子一样的漏洞咋补,干脆换掉省心。


 

过去,我虽然经常从媒体看到我国打拐报道,并没直感,所以,也不重视。

 

昨天中午,我去上海长途车站购票去外省一乡镇。恰好,遇上购票排队。

 

我前面是一位壮汉,他欲五张票。

 

售票小姐隔着窗问他:“有带孩子吗?”

 

壮汉好像没听明白,便转身向在队伍外的男女同行望去。一位怀抱孩童的妇女叫道:“有!一个抱在怀里,还有一个12 岁,身高只有一米二多点的女孩。”

 

壮汉听后,复述给售票小姐听。售票小姐听后便问:“女孩要买半票。”随即问:“女孩生日?”

 

壮汉不知所措,转向又问男女同行,可这些人没有人知道这女孩生日,且不知怎么的,这女孩也不知在哪儿。

 

可能是因为排队人多,售票小姐怕耽误后面排队人的时间,便连续几次催着壮汉说:“你报个生日呀!”

 

这时,壮汉的同行者算反应过来,便随口说了女孩的生日。售票小姐总算轻松了,便对壮汉说:“她要买半票,所以,一定要写生日的。”

 

我购票坐上长途车后,又回忆这情景,且又联想到中国打拐的一些报道,便想:“刚才这些男女会不会是拐卖孩童的人?”

 

我又一想:长途车管理制度如此松懈,不正是让拐卖分子有漏洞可钻?

 

那么,如何堵住这漏洞呢?

 

若让售票小姐提高警惕来亲自抓嫌疑人,那么,这肯定不行的。因为售票小姐势单力薄,也逮不住这帮嫌疑人,再说,售票小姐去嫌疑人,我们排队买票的人就要倒霉了。

 

那怎么办呢?我以为:这就需要给原来制度做补丁。简述如下:

 

因为购票者进入系统后,在上车检票处,就能有其信息,因此,警方只在检票上车处,再对携带孩童的乘客身份进行核实,那么,拐卖孩童的罪犯就能被警方掌控了。

 

比如:警方发现孩童的信息与携带者身份不匹配,就可以通过网络来进一步核对。这样,即使嫌疑犯上了车,也能在他们下车之前对他们身份核实完毕。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