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8-07-07 14:21:43 3字 ( 0/139)

[赞]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7-07 14:25:29 40字 ( 0/129)

阶级斗争仅仅是保持警惕?怪不得有云淡派的极左网友攻击数学“缺乏战斗性”。[哈哈]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7-07 14:26:14 38字 ( 0/144)

阶级斗争仅仅是保持警惕?怪不得有云淡派的网友龚击数学“缺乏战斗性”。[哈哈]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7-07 14:26:15 0字 ( 0/137)

可怜的数学又把杯弓蛇影和适度防范等同了!

可怜的数学又把杯弓蛇影和适度防范等同了!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一是1 发表于  2018-07-07 14:27:51 7字 ( 0/134)

国歌歌词真好。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真理论者 发表于  2018-07-07 14:54:06 119字 ( 0/178)

“阶级斗争”是过去私有制阶级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剥削和被剥削生产关系的产物,离开剥削和被剥削生产关系来谈“阶级斗争”纯粹是无稽之谈。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海之宁 发表于  2018-07-07 15:01:32 75字 ( 0/161)

这个“真理论者”,压根儿不知道也不懂得什么是阶级斗争?!所以整天只能在论坛上胡说八道!呵呵!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8-07-07 15:10:15 45字 ( 0/181)

“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就是威慑!苏联垮了,中国没有垮,不能不承认这个威慑的巨大作用!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一而二 发表于  2018-07-07 17:38:33 45字 ( 0/146)

妙文。对那些妖魔化阶级斗争的人,就必须保持警惕。对那些为资本主义唱赞歌的人,更要提高警惕。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暮喜晚阳 发表于  2018-07-07 20:20:28 81字 ( 0/143)

明确的告诉你,现在也是高度警惕的,一是坚定不移地牢记”严防左“,二是做好 维稳工作,比如坐地铁。飞机,火车都要让乘客安检是一个道理,但就是不知道VLP通道安检吧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永胜龙须村 发表于  2018-07-07 21:55:21 0字 ( 0/142)

数学网友之言正合我意,不强调阶级斗争并不代表如一些人所言阶级斗争就已经消失了,而是要保持适度的斗争,忘记阶级斗争就是对剥削的忽视,说得更严重一点就是对共产党人初

数学网友之言正合我意,不强调阶级斗争并不代表如一些人所言阶级斗争就已经消失了,而是要保持适度的斗争,忘记阶级斗争就是对剥削的忽视,说得更严重一点就是对共产党人初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不了斋 发表于  2018-07-07 22:05:24 0字 ( 0/123)

回复@看着就想笑:其实你玩的擦边球还是很有效的~

回复@看着就想笑:其实你玩的擦边球还是很有效的~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苏鲁边河a 发表于  2018-07-07 23:04:58 95字 ( 0/136)

央视在报道一些事故、侵害、被偷、被抢、孩子丢失、孩子闷死车中……时,经常给人们一些指导,很耐心,很细致,面面俱到,可谓对观众诲人不倦呀!我们党对党员,对人民群众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青草碧绿 发表于  2018-07-07 23:10:16 10字 ( 0/168)

提高警惕,保卫祖国!

保持警惕是和平时期的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最重要的手段

一种对斗争的妖魔化就是,好象斗争就是要把别人打一顿,或者把别人杀死,或者至少是两个人在干架,比如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等等。

对阶级斗争也有妖魔化的倾向,好象不是严刑拷打,就是要杀人,或者要虐待,等等。其实不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一词具有广泛的含义,不是反共人士想要妖魔化就成的。

其实,保持警惕不仅仅是阶级斗争的最常用手段,也是一般的其它斗争中最常用的手段。

下面先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其它斗争的保持警惕的常用手段。

与疾病作斗争,这是需要预防为主的,例如,保持对于可能染病的食物的警惕,对于饮用水中的一些可能有害物质的警惕,等等,都是斗争的一部分。而且一个人一生中,得病的时间通常是少的,短的,但是他一生一直在和疾病做斗争,通常还是进行的“不允许疾病上身”的斗争。如果最后病了,当然就要以更激烈的态度和疾病作斗争,但是,如果已经病了,通常还是和当初自己不小心,没注意这样的事情有关系,也会反省自己,把自己得病的教训告诉他人,这也是和疾病作斗争的手段。

与火灾做斗争,主要也是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火灾的发生,这就是与火灾做斗争了。大部分人和火灾斗争了一生,并不等于在火灾现场救火,而是平时就注意防火,而且要准备大量的防火器材。如果一个人真的遇上具体要去灭火的事情了,那个斗争已经比较差了,因为火灾的发生通常是由于某些人的不小心造成的。

还有与车祸作斗争,与地震做斗争,在平时都是预防为主的。如果平时就要麻痹大意,那一旦发生事故,就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

再比如说和犯罪分子的斗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预防上下功夫。例如一个少女,始终保持警惕,不一个人单独在野外行走,不给强奸犯机会,这就是与强奸罪做斗争了。一个人把自己的家锁好,也是一种斗争,至少给小偷制造麻烦。一些小区的保安,大部分时间也不是说就是在和歹徒搏斗,他们的执勤起到威慑作用,这就是斗争了。

例如对于一些官员,保持警惕,想着他们又可能要搞什么妖蛾子了?是不是又想贪污了?各种警惕的目光本身构成一种斗争的手段,也是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一些贪官的行为。

而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主要目标,也是预防,预防什么?预防被打垮的帝国主义势力卷土重来,彻底否定中国革命,否定中国的建设成就,最后导致象苏联或者南斯拉夫那样的悲剧重演。

为什么南斯拉夫人民本来过着相当不错的生活,可是在被各种和平演变的花言巧语的宣传之后,迷惑了,解体了,产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大量的少女被轮奸后贩卖到妓院?当年看过一个南斯拉夫的电影叫《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崔永元专门又去原南斯拉夫采访了电影中的重要演员,那个演员是一个塞族人,后来想找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一个穆族人,那个演瓦尔特的演员表示也对南斯拉夫的悲剧感到痛心,也想念那个导演,而且遗憾地告诉崔永元,那个导演是被围困在萨拉热窝中,被活活饿死的。这个演员表示他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事情的发展他也无能为力。

那么,现在有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及走狗,日思夜想地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来的?不管有没有,先警惕着,就想像着有,总是没错的。正如有没有小偷?先假设着有小偷,然后把门窗弄结实了,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就是说保持警惕性总是必要的。

我想如果南斯拉夫人民有机会重生到铁托岁月,想到后来的灾难,是会对和演势力保持警惕的。

那么,如果要防范小偷,就要从小偷的角度考虑问题,假设我是小偷,我想偷我家,我最可能从哪里进来?我家的哪个门哪个窗更不结实?想办法加固。

对试图让南京大屠杀重演的势力,也要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想要让南京大屠杀重演,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力。人民解放军是人类有史以来具有最强战力的军队。而这个最强战力,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听党指挥的军队。因此,通过长期的宣传,潜移默化地摧毁人民解放军的信仰,则南京大屠杀的重来就去除了一个关键性的障碍。

那么,如何才能够摧毁信仰呢?当然就是在媒体上反复宣传什么共产主义很荒谬啊,资本家就是好啊,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很荒谬啊。这种宣传就是要雇佣大量的人来进行这种宣传。

但是有的人可能会说,不不不,那不是我,我没有被雇佣,我只不过独立思考得出马克思主义很荒谬的结论。但是我说你了吗?我不过就是投向你一个警惕的目光而已。

如果我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个少女,那个少女投向我警惕的目光,严防我会强奸了她,我会在心中夸奖她,好姑娘,保持警惕性是正确的。当然我不会直说,直说出来那又有可能是有其它的复杂阴谋了。我一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然后把这个姑娘忘记。

那有的人会警惕在强国论坛活动的数学网友,那也是正确的,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贼喊捉贼呢?有可能我就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下班以后去一个地下室里对一个人说:“报告太君,我发现有一个看着就想哭的网友成天攻击马克思主义,他是我们的人,是不是给他一点资助?“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为保持警惕性谁也不要相信倒是正确的。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