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7-07 13:47:27 55字 ( 0/148)

灭死先生言重了,中国战区受降地点很多,不止有何应钦一人。画作戴表了全体中国人民的气概,你有啥不服气的?[哈哈]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袁大麻子 发表于  2018-07-07 13:50:11 15字 ( 0/151)

对呀,都想知道为什么?[猜想]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liangxiong 发表于  2018-07-07 13:56:15 0字 ( 0/126)

写得好!

写得好!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IP比ID好 发表于  2018-07-07 14:03:58 21字 ( 0/164)

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左边画滴是解放军么?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一是1 发表于  2018-07-07 14:11:08 16字 ( 0/150)

长期斗争的继续,还没有完全胜出。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8-07-07 14:16:21 31字 ( 0/130)

答;因为【国民D】在后撤之前安排了【接班人】。。。[福尔摩斯]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八胡子爷 发表于  2018-07-07 14:23:02 29字 ( 0/148)

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埋汰、大骂过敏鐺,除此之外你还能做啥?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1216789 发表于  2018-07-07 14:31:14 14字 ( 0/151)

蓝色到大海里,什么也看不见了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8-07-07 14:50:22 17字 ( 0/150)

应该尊重历史事实。不要什么都反对。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老沉香 发表于  2018-07-07 15:29:32 11字 ( 0/143)

国粉什么时候消停过呢?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8-07-07 18:12:15 36字 ( 0/132)

在一系列重大历史关头,它从来没有主动做出过正确抉择(被迫、被逼的不算)。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8-07-07 18:27:45 25字 ( 0/137)

只谈两岸和平,不讲国家统一,是政治诈骗。可以休矣。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7-07 22:06:27 97字 ( 0/120)

酱粉内战内行,外战外行;贪婪自私,不讲奉献-只谈索取!国民党在大陆,除了二次靠共产党的合作和支持取得了成功,哪次不是用失败作结束?对民众无爱心(抓壮丁,发金圆卷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8-07-07 22:08:33 27字 ( 0/123)

强国论坛的斑竹中,就有好几个专给国民党涂脂抹粉的垃圾!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为行 发表于  2018-07-08 10:06:17 15字 ( 0/109)

坚决除掉给国民党涂脂抹粉垃圾?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定国军师120 发表于  2018-07-09 16:15:30 11字 ( 0/9)

当今中国需要的是团结。

为什么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7.7,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秒拍视频”。


其中日寇投降的那幅图像,国民党受降将领站得笔挺,日寇毕恭毕敬,但这不是真实情景,而是一个解放军画家作的画。实际情景是受降的国军将领欠身接降书,很客气的样子,根本没有胜利者之尊。


下面是解放军画家作的画:





下面才是真实的当时现场的照片。






该照片是国民政府官方照片,为1945年9月9日上午 9时﹐何应钦在南京陆军总部大礼堂主持受降典礼﹐日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向国民党一级上将何应钦递交投降书。不加解释的话,双手弯腰接受降书的何应钦倒像是投降方代表。


更夸张的是,在受降过程中,冈村宁次等在中国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下至规定位置,以立正姿势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行45度之鞠躬(因冈村等人事先脱去军帽,故无须行军礼)。但何应钦忽然欠身作答,命冈村等坐下。陆军少将今井武夫也注意到了,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何应钦像是要站起来似的欠了欠身子还礼”。


在场的萧毅肃后来回忆(子女记录):“典礼进行中,传递文件是双方的参谋长。(萧毅肃)把降书拿给冈村宁次签字时,是神色严峻地用一只手递给他,冈村宁次则毕恭毕敬的站起来双手接过。何应钦对他们就比较客气,日方投降代表进入会场向中国受降代表行礼时,他欠身回礼。日方的驻华派遣军参谋长小村浅三郎中将,将冈村宁次签过字的降书送回时,何应钦就起来双手去接。可能小村浅三郎故意不把降书递远些,何应钦就不得不弯腰向前,这一来,官方的那张记录照片上,就显得他对小村浅三郎好象比小村浅三郎对他还更恭敬些,以致多年后还受到争议。”(《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


当时南京受降目击者、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总务负责人夏禄敏后来回忆何应钦的这一有辱国威的做法时说:“当时我们认为日军从‘九•一八’开始侵略我国,视中国人如草芥,任其蹂躏和宰割,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有千千万万,如今日军被战败,何应钦没有必要站起来用双手接受降书,坐着用一只手接过来就行了。”(《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五卷,中国文史出版社)


受降过程中还有不少令中国尴尬的事情。


如何应钦坐飞机到南京去受降,日军的冈村宁次居然要求去机场迎接,何应钦表示同意。这引起美军的不满。美军方面的包特纳少将表示反对:“不能叫日本人参加欢迎行列,因为他们属于敌人阵容,让他参加,有失体统”(《芷江受降》,岳麓书社,1997年版,第193页)。后来,冈村宁次、小村浅一郎、今井武夫等日军高级将官在机场分成一列,还举手敬礼。


萧毅肃在何应钦答应冈村宁次在南京机场欢迎他去受降时,萧毅肃唯恐有不妥之举,在何应钦的座机落下南京机场时,特意赶在何应钦未下飞机时进入机舱,向何应钦指出“我们和日本的战争状态尚未解除,敬公(何部下对他的尊称)在下飞机后,只须向我军还礼即可,不须理会日军”。(《萧毅肃上将轶事》,第161页)可见,萧毅肃生怕何应钦下了飞机还向冈村宁次敬礼,出大洋相。


在受降仪式安排上,何应钦最初主张按圆桌会议形式安排,中美受降代表与日本投降代表围一个圆桌坐下,参加会谈的美军将领大为惊诧,坚决反对。何应钦不得已改为日本投降桌对中国受降桌。这种对日本投降者的百般照顾,真是体现了亲日派的一片温情!据今井武夫的回忆,可见亲日派大损国威的媚态:“为使日方代表不觉得有威胁性的压迫感,中国方面本来特意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布置的,但临开会前,想不到美军插手干涉,急忙改成长方桌面对面地对谈方式。日本留学生出身(指亲日派中国受降代表)的人们对此表示不满,以美国人不理解东洋道义而表示愤慨。”(《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236页)


为什么要给国民党涂脂抹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