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6-03 13:32:33 0字 ( 0/90)

赞!请看本人之《结果是检验形式的唯一标准》,很多人都被形式迷惑而忽视了结果!而中医药是用结果来检验的,形式受人类水平的限制还无法完整认知。

赞!请看本人之《结果是检验形式的唯一标准》,很多人都被形式迷惑而忽视了结果!而中医药是用结果来检验的,形式受人类水平的限制还无法完整认知。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06-03 13:33:57 13字 ( 0/57)

相信司法没有,据说和谐了。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粲然一笑60678 发表于  2018-06-03 13:37:27 104字 ( 0/87)

[猜想]百姓都知道鸿茅药酒的问题是虚假广告的问题,百姓有没有“质疑权”的问题,并非“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的问题,更不牵涉“中华医药”的问题!楼主是否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落日寻道 发表于  2018-06-03 13:38:14 13字 ( 0/78)

这年头挂痒头卖狗肉多了去了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famaoling 发表于  2018-06-03 13:46:50 42字 ( 0/153)

别再为鸿毛说话了,或者它没明显的毒副作用,但它真正的疗效如何?有这方面的真实数据吗?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famaoling 发表于  2018-06-03 13:48:14 20字 ( 0/90)

保护中医药的发展不等于保护具体某家药企。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绝地枭雄 发表于  2018-06-03 14:02:22 19字 ( 0/216)

鸿茅药酒以珍贵豹骨入药,豹骨从何而来?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海之宁 发表于  2018-06-03 14:16:43 133字 ( 0/122)

本人支持这篇文章!鸿茅药酒生产商在说明书上表明每天喝二次,每次30毫升。一瓶鸿茅药酒可以喝半个多月。这个谭姓医生凭什么说“每天一瓶鸿茅药酒……”?!任何人...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famaoling 发表于  2018-06-03 14:44:48 54字 ( 0/86)

当广告把鸿茅的疗效不断夸大是,鸿茅可曾澄清?因为它药获利!某医生虽然对其评论用词不当,但鸿茅自身完全无过吗?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famaoling 发表于  2018-06-03 14:48:51 64字 ( 0/119)

在这么多中成药中,配方历史悠久的比鸿茅不知多多少呢,比如桂附地黄丸,但被自己说成‘’神药‘’的又有几多?建议某药企检查一下自身。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8-06-03 14:53:11 18字 ( 0/121)

药酒事件彰显中国的人权受到严重贱踏。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tjiangnan 发表于  2018-06-03 17:33:16 0字 ( 0/104)

相信司法的力量,况且鸿茅药酒卖这么多年了,消费者的认可是毋庸置疑的

相信司法的力量,况且鸿茅药酒卖这么多年了,消费者的认可是毋庸置疑的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一一18一一 发表于  2018-06-03 17:36:14 34字 ( 0/112)

正义不会迟到,欢迎回归对中医药的理性认识上来,继承发扬传统中医药文化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407728 发表于  2018-06-03 17:38:54 0字 ( 0/89)

小时候身体不好都是吃中药调理,相信中医。鸿茅药酒历经300年,经过时间验证的,相信

小时候身体不好都是吃中药调理,相信中医。鸿茅药酒历经300年,经过时间验证的,相信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GTYRB 发表于  2018-06-03 17:38:57 0字 ( 0/59)

国家批准的好产品,权威机构的检测结果在那儿摆着,不容恶意抹黑!

国家批准的好产品,权威机构的检测结果在那儿摆着,不容恶意抹黑!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一一18一一 发表于  2018-06-03 17:40:00 22字 ( 0/60)

欢迎回归对中医药的理性认识中来,正义不会迟到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理性思考的小小 发表于  2018-06-03 17:46:00 0字 ( 0/111)

很多人只是网上跟风,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思考,鸿茅药酒之所以能流传这么久,获得这么多“头衔”必然有他的可取之处,那个西医的麻醉师或者说卖其他中成药的老板仅从

很多人只是网上跟风,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思考,鸿茅药酒之所以能流传这么久,获得这么多“头衔”必然有他的可取之处,那个西医的麻醉师或者说卖其他中成药的老板仅从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朴朴朴 发表于  2018-06-03 17:48:14 0字 ( 0/77)

l l l

l l l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朴朴朴 发表于  2018-06-03 17:49:51 0字 ( 0/60)

想炒作,却把老祖宗的留下的配方抹黑,说是毒药有什么证据,有多少人喝出事?

想炒作,却把老祖宗的留下的配方抹黑,说是毒药有什么证据,有多少人喝出事?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朴朴朴 发表于  2018-06-03 17:54:39 0字 ( 0/471)

鸿茅药酒这么多年了?真要是毒药,还能存活到今天?

鸿茅药酒这么多年了?真要是毒药,还能存活到今天?

哭泣的是鸿茅药酒,受伤的是中华医药!


赵占岭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以来,记者驱车奔波上千公里访企业,找名医,问群众,以期求证“鸿茅药酒”是否有毒?凡是通晓中医理念和精通中药配伍的人们,都不会对“鸿茅药酒”本身的品质而产生怀疑。而更有说服力的是内蒙古凉城县的普通老百姓:“我们当地的老年人,很多人都喝鸿茅药酒,从没有听说有人中毒”。有群众还对记者说:“泡制鸿茅药酒的药泥,也成了我们这儿的宝贝,有的老人腿疼时,经常用药泥模在关节上,几天就好了”。


一、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翻开“鸿茅药酒”的历史,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鸿茅药酒的故事。尽管这些故事暂时无法去考证,但一经验证,足以说明鸿茅药酒是中华医药宝库中的精藏。

    鸿茅药酒从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创制之日始,就因口感好、功效佳而倍受民间推崇。据当地人相传,鸿茅药酒的疗效颇为神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蒙语将它称为“力敌希地泰”,意思是“神力之酒”。此后的几十年间,通过往来的“走西口”客商贩运推销,鸿茅药酒的名声越来越响,并成为了驰名山西、内外蒙古、河北的名产,销售初具规模。

    鸿茅药酒的美名渐渐地也传入了宫闱之中。据记载,到王氏第五代传人掌柜时的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当时道光皇帝正因内忧外患而卧病在床,大同府官员将鸿茅药酒敬献朝廷,太医苛审鸿茅药酒组方后联名上荐。道光帝饮毕,脾调胃和。病消神振后大悦,遂赐鸿茅入宫,鸿茅药酒也因此成为宫廷贡酒,这也成就了鸿茅药酒在中国古代十大贡酒中成为唯一药用贡酒的美名。鸿茅药酒的身价更是因此倍增。

    鸿茅药酒的故事并不止于大清时期。194510月,贺龙在凉城县养病,也是坚持每天喝鸿茅药酒,病情很快得到痊愈。

    上世纪60年代,因灾荒粮食短缺鸿茅药酒曾一度停产。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得知酒厂断粮的情况后,特批划拨粮食10万斤给鸿茅药酒厂,指示要尽快恢复生产。

    还有,1973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期间,周总理曾指示鸿茅药酒厂特制了一批鸿茅药酒,作为特殊国礼送给了蓬皮杜总统。

试问:周总理会用一个有毒的药酒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吗?余秋里副总理会指示给一个制造毒酒的企业调拨粮食吗?如上案例,充分证明鸿茅药酒不仅是良药,鸿茅药酒配方,更是中华医药宝库之经典大方。


二、中华中医,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


    “身陷风波的鸿茅药酒连日来备受质疑。人们发现这家企业曾在2017年、2018年两度入选国家品牌计划企业,此前一声明中它亦强调‘入选计划是对我们的认可’。21日有记者查看国家品牌计划官网,发现鸿茅药酒已消失在首页‘行业领跑者’名单中。”这是2018421日记者在全国众多新闻网站看到的一则消息。

    “此举太过草率。”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作为一名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记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偏听偏信,客观公正”。这是一位新闻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和职业道德。其实我的逻辑思维很简单。鸿茅药酒是一个传承了近300年的民族典藏,即或鸿茅药酒真的有毒,也应该由国家权威机构经过检测之后再下定论,而不该由某些非专业群体以讹传讹,混淆视听,制造风波。

    “关于鸿茅药酒是否属于“毒酒”?我们再争论也没有意义,最终发话的是国家药监部门。因为我们很多人并不懂药理知识。切莫人云亦云,推泼助澜。一切等候权威部门的裁定!”这是我曾经于2018419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的一段言论。

    面对新闻媒体的“狂轰乱炸”,我不得不再次于2018422日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声:“传统中医文化,是历经千年的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的瑰宝!西医挑战中医由来已久,简单粗暴的否定中华医药,是对民族的犯罪。”在舆论攻势不减的情况下,我被激怒了,515日,又一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严厉的态度发出了“在报道鸿茅药酒事件中,有些媒体以偏概全,极具“新闻暴力”倾向。应当受到谴责”的吼声。

    或许有人会猜想:你这样偏袒鸿茅药酒,是不是拿了鸿茅药酒的什么好处?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与鸿茅药酒企业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也没有得到鸿茅药酒的半点儿好处。我的言行经得起任何部门任何人的查证!

    也许又有人会问:那你是为了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是因为我深信中华医药的博大精深而使然,是为了维护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品牌在行动。因为我经多方查证后深刻感受到:在“鸿茅药酒”风波中,哭泣的是鸿茅药酒,而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中医文化!作为炎黄子孙,我有义务有责任站出来,为保卫中医药事业而战。

中华传统医药文化,是历经千年传承而不朽的优秀经典文化,是中华文明发展史放射着灿烂光辉的瑰宝!保护底蕴深厚的中华中医,一个人或几个人,力量太单薄,需要更多的人为它挺身而出。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决不能让传统中医文化在无知的抱怨和责骂声中倒下去。


三、结论已出,国家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容怀疑!


     自从“鸿茅药酒”风波发生以来,出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产业的关注,记者连日来驱车上千公里,走访了几家国内的中医药(中成药)生产企业,被采访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学习引进和广泛应用中医技法、中药疗法,已经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被西医西药所替代。

    就在此间的201862 日,国内许多网站纷纷转文《鸿茅药酒事件追踪:多项检测结果出炉!63日上午,记者致电鸿茅国药在北京的总部,通过有关负责人确认了消息来源的真实性。

    文章称:“鸿茅药酒事件发生后,相关监管部门于2018418日、23日,从生产企业和流通环节抽取不同生产批次的鸿茅药酒,按照《卫生部药品标准中成药方剂(第十四册)》进行全项检验,检验结果符合规定,产品合格。”

    文章还说:201858日至510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送检的三个批次鸿茅药酒,进行了毒性成分分析并出具鉴定意见,未检出砷、汞和氰化物等有毒物质。”此结果在网上一经传开,仍有许多质疑检测的声音在发出,而且有引导舆论的倾向。

    早在2018421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题为《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发布,中药占比16%》的报道,该文指出:“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收到《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表》142.9万份,化学药品占82.8%、中药占16.1%。”

    上述结果表明,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率是中药的5.14倍。为什么这样的结果很少有人去关注呢?难道在国人的眼里,化学药品的不良反应是正常的,中药有点反应就不正常了吗?就鸿茅药酒的检测结果而言,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不可信,难道一个“谭医生”的个人言论就值得可信吗?这些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态我们真的不得而知。但有人却提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一些极力伤害中华医学的人,究竟意欲何为?

    在近日的走访中有学者指出:中医中药有很深奥的很完整的理论基础,需要后人去认真潜心研学并继承弘扬。有些人根本不懂中医的核心理念,用不科学的态度诋毁和诽谤中医,这是对中华中医文化的极不尊重。

    记者最后想说:既然国家医学司法机构的检测结果已出,就不容怀疑,因为我们相信司法的力量。(作者系《企业家日报》记者)

1 2 3 页号:1/3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