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吴愚 发表于  2018-05-11 13:15:48 130字 ( 0/119)

继续保护公民私有财产权,也就是保护每个个体的生存需求和自我价值实现需求;废除私有财产继承权,不让个体私欲无底线膨胀;推出个体身后剩余财产全额捐赠制和个体社会贡献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05-11 13:54:00 15字 ( 0/152)

题目很时髦,内容就无需再读了。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燕子衔泥nj 发表于  2018-05-11 14:06:15 151字 ( 0/129)

“财富存量”拥有的多寡,如同人站在“山的不同高度”,“私有制”思维“以资为本”,凭着“所占的高度”邀功;“公有制”思维“以人为本”,无论处在何高度,只要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余青山 发表于  2018-05-11 14:51:34 7字 ( 0/135)

光标题就同意!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8-05-11 16:27:57 31字 ( 0/141)

哈哈,很搞笑,几何原理都不懂,要设计高楼大厦,这些幼崽真实滑稽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8-05-11 16:38:16 23字 ( 0/159)

任何迷信都是不对的,但是用在这里显得非常唐突!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强国迷反腐 发表于  2018-05-11 16:46:35 7字 ( 0/183)

人民就是信共产主义社会,才跟着中国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消灭剥削阶级,建立了新中国。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街山居士 发表于  2018-05-11 18:03:41 62字 ( 0/204)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读原著都不一定能读懂,不读原著,只读一些参考书更容易发生理解上的误差。就像圣经,你不读原著怎么理解基督教。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仿佛回到起点 发表于  2018-05-11 18:20:38 0字 ( 0/164)

〃资本世袭〃是世袭制度的最高阶段,是最腐朽的世袭制。私有制是世袭制的土壤,所以,马克思提出消灭私有制是对的。

〃资本世袭〃是世袭制度的最高阶段,是最腐朽的世袭制。私有制是世袭制的土壤,所以,马克思提出消灭私有制是对的。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8-05-11 18:23:52 69字 ( 0/128)

读完帖子不难发现, 这个帖子就是打着“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的幌子,干着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勾当..............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吴愚 发表于  2018-05-11 20:22:07 0字 ( 0/140)

(1)马克思从唯物主义角度出发,只注重了对商品的研究,认为剥削的存在,仅仅是生产资料私人占有造成的。

(1)马克思从唯物主义角度出发,只注重了对商品的研究,认为剥削的存在,仅仅是生产资料私人占有造成的。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吴愚 发表于  2018-05-11 20:23:08 0字 ( 0/120)

(2)他既没看清导致战争掠夺真正的原因,也没预料到公有制下或者公有制为主体情况下,由于没有了维护个体生存和体现个体实现需求的私有财产权,仅仅生活资料部分可以继承

(2)他既没看清导致战争掠夺真正的原因,也没预料到公有制下或者公有制为主体情况下,由于没有了维护个体生存和体现个体实现需求的私有财产权,仅仅生活资料部分可以继承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吴愚 发表于  2018-05-11 20:23:22 0字 ( 0/139)

(3)缺乏或者说少了对人类本身的研究,就是资本论的最大缺陷。

(3)缺乏或者说少了对人类本身的研究,就是资本论的最大缺陷。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82615471 发表于  2018-05-11 20:48:37 38字 ( 0/143)

吴愚网友,你认真读懂过马克思的原著吗?不要一知半解,就在这里发表高见了!……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一是1 发表于  2018-05-11 21:13:27 66字 ( 0/1070)

“共产党人要把读马克思主义经典、悟马克思主义原理当作一种生活习惯、当作一种精神追求,用经典涵养正气、淬炼思想、升华境界、指导实践。”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8-05-12 09:29:46 27字 ( 0/153)

不能读懂理解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死读原著是摆样子滥竽充数。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为行 发表于  2018-05-12 11:48:51 54字 ( 0/151)

当今世界唯有马克思丶主义是实践真理。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为行 发表于  2018-05-12 11:54:39 40字 ( 0/135)

抛弃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唯物辩证;群众路线;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定走邪路?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为行 发表于  2018-05-12 11:57:13 17字 ( 0/143)

不搞教条丶不搞修正丶不搞唯心幻想!

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诞生是生逢其时的,它是伟大的,它给黑暗中的人类带来了光明。但是,当今时代的人们,绝不能死读马克思原著,不能迷信马克思主义,就像钨丝电灯已大部分被节能灯替换,蒸汽机火车已经电气化,高铁速度都可以赶上飞机速度。时代在发展,理论要更新。

马克思主义理论依然有用——有用的是它剖析社会、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不懈精神,它是“利众的”。它其中包含的所有方法论,人们都可以去试验去体验。但是,它不是铸造厂里的“模具”,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标准”!有用的可以继续使用,存在漏洞的要加以完善,不适用的一定要及时修正。

马克思主义理论“利众”却为什么没被众多国家接受?“美国优先”的口号响彻世界而且在地球上大行其道,中国和俄罗斯苦苦应对,却没有更多国家愿意拿起“利众”的武器?而且俄罗斯也不是利用这种武器?我们到了“要像前沿阵地上那唯一的士兵,死扛一面千疮百孔的破旗帜”的时候吗?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有吗?

过去,“(权力移交)世袭+(身后剩余财富)继承”的模式,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老大——皇帝。“民主”取代“世袭”后,商品交易(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各国间更加频繁起来,于是“民主+继承”的模式,竞争的结果,一个地球只能允许一个老大存在,这就是“霸权主义”形成的原因。社会的发展,使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显然不是用“世袭”重新取代“民主”,只能用“捐赠取代“继承”,形成“权力移交民主制+身后剩余财富捐赠制”模式,社会走向大同。

在有“继承制”存在的情况下,竞争中,多数时候是“谁最狠,谁老大”,这就是当前各国号称“民主”,最后“民主”都会在“继承”的诱惑下发生变质的原因。不清除“继承制”,只要它的利益固化作用始终存在,它就如传染病初期可以“潜伏”,时机成熟期就会爆发,爆发之后再整治,整治而没有去除病根,故会周期性爆发危机,有了“历史周期律”。

马克思所谓“私有制的罪恶”,其实是“继承制的罪恶”——是继承权绑架了私有财产权。西方国家没有认识绑匪,马克思没有看到人质。

马克思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结论,与《总委会关于继承权的报告》这篇文章有关。从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乃至这个阵营多数国家又退出队伍这种现象来看,文章中,他对继承权与私有制的因果关系是颠倒了的。我国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经历,也证明了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哪怕是仅仅允许生活资料可以私有继承,也会导致腐败遍地丛生,公有成分比重不断变小,社会不公平越来越严重,从而导致民众不满。更多的论述,请参本人2015125日贴文《治标治本正本清源——谈反贪腐斗争如何深入下去》(上)、20161221日《利益固化倾向的影响、成因分析及其破解方法》、2017827日《马克思对继承权认识的时代局限性》。

斗争不是拼命。只有绝望的时候,才会孤注一掷。牺牲精神需要有,但可以有更好保存的方式而坚持“殉道”,其实就变成了“迷信”了。

今天的“美国优先”,和170年前的“消灭私有制”相遇,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在母胎里争夺地盘的最后时刻,双方是共同成为“死胎”,还是可以双双脱胎换骨,就看那条唯一的逃生之道,能否被其中一个打开,打开了,另一个就会跟着出来(请参20160823贴文《迈出一小步,人类从此进入社会主义阶段》、20180416《春游路上谈战争》)。出来了,还是兄弟,不是死对头。

 

                                                                              20180511-11:43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