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青山好 发表于  2018-05-06 16:44:58 41字 ( 0/156)

今后就按照校长的读音来念——按照校长的逻辑,这是四十年改开成果,要捍卫啊![大笑]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余青山 发表于  2018-05-06 16:51:17 37字 ( 0/156)

现在,看到自己不认识的字,只需要在手机上“摆渡”一下就可以,很方便简单的。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8-05-06 16:53:04 50字 ( 0/454)

个人认为,【北大林校长】的【道歉信】一出,其【性质】就变成了一封表明心迹的【投名状】了。。。[哈哈]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转弯路过 发表于  2018-05-06 16:59:39 21字 ( 0/181)

拉不出屎怪茅缸。与其说是道歉,不如说是胡扯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8-05-06 17:00:16 59字 ( 0/178)

当年陈水扁“总统”称赞“义工”时说:义工们做的好事“罄竹难书”!“教育部”解释说“罄竹难书”也可以用来形容好事做得多!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8-05-06 17:06:34 106字 ( 0/190)

四川省原名为西川省,康熙年间,四川大旱受灾,当地官员上奏折要求朝廷救灾,奏折到了康熙手上,老头眼花,将西川看成了四川,遂御批同意救助四川,官员拿奏折一看,西川成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8-05-06 17:11:13 17字 ( 0/148)

“不耻下问”,也是领导们所需要的!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8-05-06 17:19:47 50字 ( 0/254)

四川省当年叫西川省,因为康熙在西川官员上报的奏折御批成了“四川”,所以“西川省”就改成了“四川省”!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621119 发表于  2018-05-06 18:13:31 69字 ( 0/148)

当教师的教育学生要学习认真,自己怎么那样不认真,连字典都不查而念错字呢,还归咎于时代,不可笑吗?自己成了学者,怎么不说是那时打好的基础呢?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621119 发表于  2018-05-06 18:24:13 28字 ( 0/198)

按这位林校长的说法,文革中上小学而现在念错字,责任在文革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uhzfy 发表于  2018-05-06 18:27:45 54字 ( 0/173)

本不是多大的事,一个读书时就没学好的错读字而已,但是道歉不检讨自己,好像一说时代就没有自己的责任了,及恶劣!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落日寻道 发表于  2018-05-06 18:37:05 61字 ( 0/210)

堂堂博士导师,知名大学校长,明明错的离普,不检讨自己不学习,却空政治喊口号,把责任推到政治历史上的原因,这才是不知羞耻呀!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 发表于  2018-05-06 19:43:24 29字 ( 0/134)

谁都有可能有读错的字。你以为读错了字,就不比你的素质高吗?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沈运桂 发表于  2018-05-06 20:51:18 12字 ( 0/193)

做学问者,原本应该严谨。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日光石 发表于  2018-05-06 21:44:52 39字 ( 0/130)

这某校长的“公开道歉”有可能也会像那个“牛栏XX”似的,促其成为“国学大师”。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中华范 发表于  2018-05-06 21:52:30 78字 ( 0/196)

若有一贯严谨的态度和责任,即使公务再繁忙只要提前挤出时间认真预习下讲稿,无论如何也不会在“北大120周年”如此重要场合发生与其身份极不相称的贻笑大方之事啊。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半岛@绿洲 发表于  2018-05-06 22:16:03 3字 ( 0/146)

无语了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名人不做暗事 发表于  2018-05-07 06:42:03 40字 ( 0/132)

念错听不错就好,校长位置又不是靠教语文才争来的,何必道歉?有人指正就感谢他多好!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深山野叟 发表于  2018-05-07 08:30:06 175字 ( 0/167)

谁都可能读错字,因为汉语的文字太多,人不可能全都认得。但作为中国最高学府的领导,不仅知识水平必须比教授、博导更高,还更应该有严谨的治学风格!假设这个校长很严谨,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我为什么这么贱 发表于  2018-05-07 08:44:46 4字 ( 0/133)

建议撤职

也说北大校长“鸿浩”之尴尬

        五月四日,北京大学校长在庆祝北大成立120周年大会上发言时,把“鸿鹄(hu)之志”念成“鸿浩(hao)之志,迅速传遍网络,一时成为网友们热议的焦点。说一句谅解的话,念错词,不认字,对于任何人都在所难免。中国文字太复杂了,复杂得即使是语言学家、文字学家,不靠字词典籍都全部认识读对。但是,作为北大的校长、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念错这个字,就不仅仅只是尴尬,贻笑大方了。
        大家知道,这句话原出于《史记·陈涉世家》中的一句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是初中语文里的一篇课文。笔者上初中已经是50多年的事了,至今对这篇课文中的几个词句仍记忆犹新。这并不是因为我脑子好,而是因为这篇课文在当时十分重要,不但要求背诵,逢考必有,而且是经常被人引用的一句话。所以,把鸿鹄念成鸿(hao),作为北大的校长,岂止尴尬? 
        还好,当是网上议论传入校长之耳,抑或是同僚或学生直面指出,5日,林校长立即在北大网上发信公开道歉。
        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知错即改,善莫大也。这是需要勇气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不过在道歉信里林校长把自己念错字的责任推给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教育,却让人觉得怪怪的,有点不爽了,大有“拉不下屎怪茅房”的味道。
        我们姑且不论当时教育的不足和缺憾,但这篇课文却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我想林校长不可能没有学过。既然学过,现在却念错,只能说明自己没有学好语文,而非“时代”没有教好语文。责只能推在自己身上,不能推给客观。
        为了“查明”林校长“来龙去脉”,我百度了一下林建华的简历。哦,我明白了,原来林校长头上虽然有北大学士、硕士、博士头衔,还有德国、美国做博士后的经历,但都是与化学专业相关,所谓的国学底子太薄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也反映了我国教育的一个弊端:学文的数理和科学技术知识欠缺;学理工的文学艺术底子太薄,因此培养出的学生便“缺胳膊断腿”,难以成为复合型人才。因为科学离不开文学艺术,同样,文学艺术也离不开数理科学知识。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不能说互为因果,最少是互为催化剂的,不可偏废。
        这里令我最不解的是,这篇发言稿是谁写的?如果是林校长自己写的,按照拼音输入法,键入“honghao”是不会出来这两个字的。既然出不来,就会知道读音有误,一查字典便知道了。如果是秘书所写,校长最少应该预先熟悉稿子,不认识或者读音不准确的字当然应该或查字典,或问秘书。看来,第一种可能几乎没有,而完全是秘书代笔。
        秘书代笔并无什么错。北京大学一校之长,配有秘书十分正常。不正常的倒是校长的自以为是。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把鹄念成“hao”有错,不闹出笑话才怪!
        写到这里,我最想说的是,尴尬已经过去,为了使尴尬的不再发生,敬请我们的领导者们,有空还是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学点古文化知识。不会就学,不懂就问,不懂不要装懂。不然闹出的笑话可比问人难堪多了。

2018.5.7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