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8-05-06 12:14:36 57字 ( 0/151)

“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应为“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在著名大学中”。错打一字,诚恳道歉!

    过也必文非君子,责己重周老实人

        ——致林校长建华的一封信

建华贤弟:

您好!

老朽虚长您几岁,称呼您一声老弟当不属不恭。您身居要职,老朽一介百姓,当对您仰而视之,敬而爱之,窃不忍弟有瑕疵,为了维护您及北大的威信,也为了维护中国教育及其干部队伍的形象,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如有冒犯恳请宽恕。

您偶然读错几个字原本不是事儿。正如诸多网友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听说您虚怀若谷,还作了道歉。这就更令老朽钦佩不已,特怀着虔诚之心拜读了您的道歉信,却大跌眼镜,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道歉信中,您把原本的“不是事儿”归咎于历史大事件,真是既轻松又冠冕堂皇地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难道凡经历过相同历史的人都该像您那样读错字不成?

老朽是68届初中生,实际只读过初一,我记得当时我有一本绿皮封面的成语词典,好像也是北大学生50年代编写的。同学们都羡慕不已,争相借阅抄录。我的古文也是在那个时代“学法家、批儒家”时开始系统恶补的。《论语·泰伯》: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朱熹注: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谓远矣。)学习原本是自己的事情,一息尚存,便要学习。况且当时的《选集》、《语录》、《诗词》中涉及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还有人还专门编写了《选集中的成语典故》。

我查看了您的简历,知道您1973年至1978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当中学教员,而这个时期可读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个时期已经有好几所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参与编写《汉英大辞典》,至于中文系编写的《中学古诗文译注》版本更是不胜枚举。据我所知《陈涉世家》一直是中学课文。一个中学教师不知此文实属罕见。

即便由于地域偏僻依然使你无书可读,那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又是什么原因耽误了您读书呢?

再退10000步来说吧,您是理科生,沉溺于自然科学而对文科不感兴趣。那个耽误您读书的时代却也并没有阻挡住您最终成为了部级高干的“进步”。您自然日理万机,像写发言稿之类的小事情自然会有秘书代笔。可是,在这样重大、严肃的集会上发言,您事先难道连“浏览一遍”的工夫也挤不出来吗?凭我这低下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您得有多大“繁忙”才会使您临时抱佛脚,以致于上台磕磕巴巴,错误百出啊!我同样无法理解那些平时舞文弄墨的号称“文化人”的人们得有多大勇气才能为您作粉饰啊!

匆匆即此。

顺祝夏祺!

                                   老朽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附录:事件回顾

20185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面对十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要求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但他将鸿鹄()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同时他还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曾连续在重庆大学(2010年)、浙江大学(2013年)、北大(2015年)三所重点大学任校长的林建华,在致辞时频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3岁的林建华就读错字发道歉信,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道歉信(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辞)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链接

当年清华校长也曾卡壳

20055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在念这首诗时,顾秉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读,一种草本植物,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尴尬。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8-05-06 12:15:51 25字 ( 0/144)

价天里喊着让老百姓阅读。这些高级教育干部们读书吗?

    过也必文非君子,责己重周老实人

        ——致林校长建华的一封信

建华贤弟:

您好!

老朽虚长您几岁,称呼您一声老弟当不属不恭。您身居要职,老朽一介百姓,当对您仰而视之,敬而爱之,窃不忍弟有瑕疵,为了维护您及北大的威信,也为了维护中国教育及其干部队伍的形象,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如有冒犯恳请宽恕。

您偶然读错几个字原本不是事儿。正如诸多网友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听说您虚怀若谷,还作了道歉。这就更令老朽钦佩不已,特怀着虔诚之心拜读了您的道歉信,却大跌眼镜,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道歉信中,您把原本的“不是事儿”归咎于历史大事件,真是既轻松又冠冕堂皇地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难道凡经历过相同历史的人都该像您那样读错字不成?

老朽是68届初中生,实际只读过初一,我记得当时我有一本绿皮封面的成语词典,好像也是北大学生50年代编写的。同学们都羡慕不已,争相借阅抄录。我的古文也是在那个时代“学法家、批儒家”时开始系统恶补的。《论语·泰伯》: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朱熹注: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谓远矣。)学习原本是自己的事情,一息尚存,便要学习。况且当时的《选集》、《语录》、《诗词》中涉及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还有人还专门编写了《选集中的成语典故》。

我查看了您的简历,知道您1973年至1978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当中学教员,而这个时期可读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个时期已经有好几所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参与编写《汉英大辞典》,至于中文系编写的《中学古诗文译注》版本更是不胜枚举。据我所知《陈涉世家》一直是中学课文。一个中学教师不知此文实属罕见。

即便由于地域偏僻依然使你无书可读,那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又是什么原因耽误了您读书呢?

再退10000步来说吧,您是理科生,沉溺于自然科学而对文科不感兴趣。那个耽误您读书的时代却也并没有阻挡住您最终成为了部级高干的“进步”。您自然日理万机,像写发言稿之类的小事情自然会有秘书代笔。可是,在这样重大、严肃的集会上发言,您事先难道连“浏览一遍”的工夫也挤不出来吗?凭我这低下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您得有多大“繁忙”才会使您临时抱佛脚,以致于上台磕磕巴巴,错误百出啊!我同样无法理解那些平时舞文弄墨的号称“文化人”的人们得有多大勇气才能为您作粉饰啊!

匆匆即此。

顺祝夏祺!

                                   老朽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附录:事件回顾

20185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面对十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要求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但他将鸿鹄()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同时他还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曾连续在重庆大学(2010年)、浙江大学(2013年)、北大(2015年)三所重点大学任校长的林建华,在致辞时频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3岁的林建华就读错字发道歉信,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道歉信(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辞)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链接

当年清华校长也曾卡壳

20055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在念这首诗时,顾秉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读,一种草本植物,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尴尬。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8-05-06 12:26:43 48字 ( 0/160)

假读书的文人真是斯文扫地。但愿此类事件就此绝迹!会前浏览一遍,不会的字问人或翻字典。多难做到吗?

    过也必文非君子,责己重周老实人

        ——致林校长建华的一封信

建华贤弟:

您好!

老朽虚长您几岁,称呼您一声老弟当不属不恭。您身居要职,老朽一介百姓,当对您仰而视之,敬而爱之,窃不忍弟有瑕疵,为了维护您及北大的威信,也为了维护中国教育及其干部队伍的形象,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如有冒犯恳请宽恕。

您偶然读错几个字原本不是事儿。正如诸多网友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听说您虚怀若谷,还作了道歉。这就更令老朽钦佩不已,特怀着虔诚之心拜读了您的道歉信,却大跌眼镜,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道歉信中,您把原本的“不是事儿”归咎于历史大事件,真是既轻松又冠冕堂皇地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难道凡经历过相同历史的人都该像您那样读错字不成?

老朽是68届初中生,实际只读过初一,我记得当时我有一本绿皮封面的成语词典,好像也是北大学生50年代编写的。同学们都羡慕不已,争相借阅抄录。我的古文也是在那个时代“学法家、批儒家”时开始系统恶补的。《论语·泰伯》: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朱熹注: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谓远矣。)学习原本是自己的事情,一息尚存,便要学习。况且当时的《选集》、《语录》、《诗词》中涉及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还有人还专门编写了《选集中的成语典故》。

我查看了您的简历,知道您1973年至1978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当中学教员,而这个时期可读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个时期已经有好几所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参与编写《汉英大辞典》,至于中文系编写的《中学古诗文译注》版本更是不胜枚举。据我所知《陈涉世家》一直是中学课文。一个中学教师不知此文实属罕见。

即便由于地域偏僻依然使你无书可读,那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又是什么原因耽误了您读书呢?

再退10000步来说吧,您是理科生,沉溺于自然科学而对文科不感兴趣。那个耽误您读书的时代却也并没有阻挡住您最终成为了部级高干的“进步”。您自然日理万机,像写发言稿之类的小事情自然会有秘书代笔。可是,在这样重大、严肃的集会上发言,您事先难道连“浏览一遍”的工夫也挤不出来吗?凭我这低下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您得有多大“繁忙”才会使您临时抱佛脚,以致于上台磕磕巴巴,错误百出啊!我同样无法理解那些平时舞文弄墨的号称“文化人”的人们得有多大勇气才能为您作粉饰啊!

匆匆即此。

顺祝夏祺!

                                   老朽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附录:事件回顾

20185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面对十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要求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但他将鸿鹄()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同时他还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曾连续在重庆大学(2010年)、浙江大学(2013年)、北大(2015年)三所重点大学任校长的林建华,在致辞时频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3岁的林建华就读错字发道歉信,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道歉信(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辞)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链接

当年清华校长也曾卡壳

20055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在念这首诗时,顾秉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读,一种草本植物,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尴尬。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8-05-06 12:28:43 34字 ( 0/199)

文人老是让“大老粗”笑话,实在不是教育幸事,国家幸事。老朽为之汗颜。

    过也必文非君子,责己重周老实人

        ——致林校长建华的一封信

建华贤弟:

您好!

老朽虚长您几岁,称呼您一声老弟当不属不恭。您身居要职,老朽一介百姓,当对您仰而视之,敬而爱之,窃不忍弟有瑕疵,为了维护您及北大的威信,也为了维护中国教育及其干部队伍的形象,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如有冒犯恳请宽恕。

您偶然读错几个字原本不是事儿。正如诸多网友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听说您虚怀若谷,还作了道歉。这就更令老朽钦佩不已,特怀着虔诚之心拜读了您的道歉信,却大跌眼镜,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道歉信中,您把原本的“不是事儿”归咎于历史大事件,真是既轻松又冠冕堂皇地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难道凡经历过相同历史的人都该像您那样读错字不成?

老朽是68届初中生,实际只读过初一,我记得当时我有一本绿皮封面的成语词典,好像也是北大学生50年代编写的。同学们都羡慕不已,争相借阅抄录。我的古文也是在那个时代“学法家、批儒家”时开始系统恶补的。《论语·泰伯》: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朱熹注: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谓远矣。)学习原本是自己的事情,一息尚存,便要学习。况且当时的《选集》、《语录》、《诗词》中涉及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还有人还专门编写了《选集中的成语典故》。

我查看了您的简历,知道您1973年至1978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当中学教员,而这个时期可读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个时期已经有好几所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参与编写《汉英大辞典》,至于中文系编写的《中学古诗文译注》版本更是不胜枚举。据我所知《陈涉世家》一直是中学课文。一个中学教师不知此文实属罕见。

即便由于地域偏僻依然使你无书可读,那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又是什么原因耽误了您读书呢?

再退10000步来说吧,您是理科生,沉溺于自然科学而对文科不感兴趣。那个耽误您读书的时代却也并没有阻挡住您最终成为了部级高干的“进步”。您自然日理万机,像写发言稿之类的小事情自然会有秘书代笔。可是,在这样重大、严肃的集会上发言,您事先难道连“浏览一遍”的工夫也挤不出来吗?凭我这低下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您得有多大“繁忙”才会使您临时抱佛脚,以致于上台磕磕巴巴,错误百出啊!我同样无法理解那些平时舞文弄墨的号称“文化人”的人们得有多大勇气才能为您作粉饰啊!

匆匆即此。

顺祝夏祺!

                                   老朽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附录:事件回顾

20185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面对十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要求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但他将鸿鹄()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同时他还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曾连续在重庆大学(2010年)、浙江大学(2013年)、北大(2015年)三所重点大学任校长的林建华,在致辞时频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3岁的林建华就读错字发道歉信,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道歉信(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辞)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链接

当年清华校长也曾卡壳

20055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在念这首诗时,顾秉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读,一种草本植物,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尴尬。

 

zqazy0 发表于  2018-05-06 13:20:49 39字 ( 0/147)

老朽这信利害,所以林校长最好不要写那公开信,越描越被动,更不赞成媒体炒这件事。

    过也必文非君子,责己重周老实人

        ——致林校长建华的一封信

建华贤弟:

您好!

老朽虚长您几岁,称呼您一声老弟当不属不恭。您身居要职,老朽一介百姓,当对您仰而视之,敬而爱之,窃不忍弟有瑕疵,为了维护您及北大的威信,也为了维护中国教育及其干部队伍的形象,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如有冒犯恳请宽恕。

您偶然读错几个字原本不是事儿。正如诸多网友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听说您虚怀若谷,还作了道歉。这就更令老朽钦佩不已,特怀着虔诚之心拜读了您的道歉信,却大跌眼镜,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道歉信中,您把原本的“不是事儿”归咎于历史大事件,真是既轻松又冠冕堂皇地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难道凡经历过相同历史的人都该像您那样读错字不成?

老朽是68届初中生,实际只读过初一,我记得当时我有一本绿皮封面的成语词典,好像也是北大学生50年代编写的。同学们都羡慕不已,争相借阅抄录。我的古文也是在那个时代“学法家、批儒家”时开始系统恶补的。《论语·泰伯》: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朱熹注: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谓远矣。)学习原本是自己的事情,一息尚存,便要学习。况且当时的《选集》、《语录》、《诗词》中涉及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还有人还专门编写了《选集中的成语典故》。

我查看了您的简历,知道您1973年至1978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当中学教员,而这个时期可读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个时期已经有好几所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参与编写《汉英大辞典》,至于中文系编写的《中学古诗文译注》版本更是不胜枚举。据我所知《陈涉世家》一直是中学课文。一个中学教师不知此文实属罕见。

即便由于地域偏僻依然使你无书可读,那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又是什么原因耽误了您读书呢?

再退10000步来说吧,您是理科生,沉溺于自然科学而对文科不感兴趣。那个耽误您读书的时代却也并没有阻挡住您最终成为了部级高干的“进步”。您自然日理万机,像写发言稿之类的小事情自然会有秘书代笔。可是,在这样重大、严肃的集会上发言,您事先难道连“浏览一遍”的工夫也挤不出来吗?凭我这低下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您得有多大“繁忙”才会使您临时抱佛脚,以致于上台磕磕巴巴,错误百出啊!我同样无法理解那些平时舞文弄墨的号称“文化人”的人们得有多大勇气才能为您作粉饰啊!

匆匆即此。

顺祝夏祺!

                                   老朽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附录:事件回顾

20185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面对十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要求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但他将鸿鹄()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同时他还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曾连续在重庆大学(2010年)、浙江大学(2013年)、北大(2015年)三所重点大学任校长的林建华,在致辞时频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3岁的林建华就读错字发道歉信,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道歉信(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辞)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链接

当年清华校长也曾卡壳

20055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在念这首诗时,顾秉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读,一种草本植物,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尴尬。

 

621119 发表于  2018-05-06 13:44:39 47字 ( 0/202)

同代人之语更有说服了;做人不在乎念错几个字,而在乎对”错“的态度,林校长最欠缺的就是诚实态度。

    过也必文非君子,责己重周老实人

        ——致林校长建华的一封信

建华贤弟:

您好!

老朽虚长您几岁,称呼您一声老弟当不属不恭。您身居要职,老朽一介百姓,当对您仰而视之,敬而爱之,窃不忍弟有瑕疵,为了维护您及北大的威信,也为了维护中国教育及其干部队伍的形象,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如有冒犯恳请宽恕。

您偶然读错几个字原本不是事儿。正如诸多网友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听说您虚怀若谷,还作了道歉。这就更令老朽钦佩不已,特怀着虔诚之心拜读了您的道歉信,却大跌眼镜,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道歉信中,您把原本的“不是事儿”归咎于历史大事件,真是既轻松又冠冕堂皇地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难道凡经历过相同历史的人都该像您那样读错字不成?

老朽是68届初中生,实际只读过初一,我记得当时我有一本绿皮封面的成语词典,好像也是北大学生50年代编写的。同学们都羡慕不已,争相借阅抄录。我的古文也是在那个时代“学法家、批儒家”时开始系统恶补的。《论语·泰伯》: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朱熹注: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谓远矣。)学习原本是自己的事情,一息尚存,便要学习。况且当时的《选集》、《语录》、《诗词》中涉及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还有人还专门编写了《选集中的成语典故》。

我查看了您的简历,知道您1973年至1978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当中学教员,而这个时期可读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个时期已经有好几所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参与编写《汉英大辞典》,至于中文系编写的《中学古诗文译注》版本更是不胜枚举。据我所知《陈涉世家》一直是中学课文。一个中学教师不知此文实属罕见。

即便由于地域偏僻依然使你无书可读,那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又是什么原因耽误了您读书呢?

再退10000步来说吧,您是理科生,沉溺于自然科学而对文科不感兴趣。那个耽误您读书的时代却也并没有阻挡住您最终成为了部级高干的“进步”。您自然日理万机,像写发言稿之类的小事情自然会有秘书代笔。可是,在这样重大、严肃的集会上发言,您事先难道连“浏览一遍”的工夫也挤不出来吗?凭我这低下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您得有多大“繁忙”才会使您临时抱佛脚,以致于上台磕磕巴巴,错误百出啊!我同样无法理解那些平时舞文弄墨的号称“文化人”的人们得有多大勇气才能为您作粉饰啊!

匆匆即此。

顺祝夏祺!

                                   老朽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附录:事件回顾

20185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面对十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要求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但他将鸿鹄()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同时他还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曾连续在重庆大学(2010年)、浙江大学(2013年)、北大(2015年)三所重点大学任校长的林建华,在致辞时频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3岁的林建华就读错字发道歉信,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道歉信(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辞)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链接

当年清华校长也曾卡壳

20055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在念这首诗时,顾秉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读,一种草本植物,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尴尬。

 

sclu09 发表于  2018-05-06 14:31:33 27字 ( 0/152)

都是鹄(瓠)惹的麻烦,给人印象很负面的。付到一堆去了。

    过也必文非君子,责己重周老实人

        ——致林校长建华的一封信

建华贤弟:

您好!

老朽虚长您几岁,称呼您一声老弟当不属不恭。您身居要职,老朽一介百姓,当对您仰而视之,敬而爱之,窃不忍弟有瑕疵,为了维护您及北大的威信,也为了维护中国教育及其干部队伍的形象,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如有冒犯恳请宽恕。

您偶然读错几个字原本不是事儿。正如诸多网友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听说您虚怀若谷,还作了道歉。这就更令老朽钦佩不已,特怀着虔诚之心拜读了您的道歉信,却大跌眼镜,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道歉信中,您把原本的“不是事儿”归咎于历史大事件,真是既轻松又冠冕堂皇地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难道凡经历过相同历史的人都该像您那样读错字不成?

老朽是68届初中生,实际只读过初一,我记得当时我有一本绿皮封面的成语词典,好像也是北大学生50年代编写的。同学们都羡慕不已,争相借阅抄录。我的古文也是在那个时代“学法家、批儒家”时开始系统恶补的。《论语·泰伯》: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朱熹注: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谓远矣。)学习原本是自己的事情,一息尚存,便要学习。况且当时的《选集》、《语录》、《诗词》中涉及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还有人还专门编写了《选集中的成语典故》。

我查看了您的简历,知道您1973年至1978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当中学教员,而这个时期可读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个时期已经有好几所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参与编写《汉英大辞典》,至于中文系编写的《中学古诗文译注》版本更是不胜枚举。据我所知《陈涉世家》一直是中学课文。一个中学教师不知此文实属罕见。

即便由于地域偏僻依然使你无书可读,那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又是什么原因耽误了您读书呢?

再退10000步来说吧,您是理科生,沉溺于自然科学而对文科不感兴趣。那个耽误您读书的时代却也并没有阻挡住您最终成为了部级高干的“进步”。您自然日理万机,像写发言稿之类的小事情自然会有秘书代笔。可是,在这样重大、严肃的集会上发言,您事先难道连“浏览一遍”的工夫也挤不出来吗?凭我这低下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您得有多大“繁忙”才会使您临时抱佛脚,以致于上台磕磕巴巴,错误百出啊!我同样无法理解那些平时舞文弄墨的号称“文化人”的人们得有多大勇气才能为您作粉饰啊!

匆匆即此。

顺祝夏祺!

                                   老朽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附录:事件回顾

20185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面对十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要求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但他将鸿鹄()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同时他还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曾连续在重庆大学(2010年)、浙江大学(2013年)、北大(2015年)三所重点大学任校长的林建华,在致辞时频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3岁的林建华就读错字发道歉信,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道歉信(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辞)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链接

当年清华校长也曾卡壳

20055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在念这首诗时,顾秉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读,一种草本植物,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尴尬。

 

迷忙无向 发表于  2018-05-06 14:44:26 313字 ( 0/160)

“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高考前才知道什么是主语谓语”?也太夸张了吧?那个年代差到这样的程度?“

    过也必文非君子,责己重周老实人

        ——致林校长建华的一封信

建华贤弟:

您好!

老朽虚长您几岁,称呼您一声老弟当不属不恭。您身居要职,老朽一介百姓,当对您仰而视之,敬而爱之,窃不忍弟有瑕疵,为了维护您及北大的威信,也为了维护中国教育及其干部队伍的形象,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如有冒犯恳请宽恕。

您偶然读错几个字原本不是事儿。正如诸多网友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听说您虚怀若谷,还作了道歉。这就更令老朽钦佩不已,特怀着虔诚之心拜读了您的道歉信,却大跌眼镜,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道歉信中,您把原本的“不是事儿”归咎于历史大事件,真是既轻松又冠冕堂皇地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难道凡经历过相同历史的人都该像您那样读错字不成?

老朽是68届初中生,实际只读过初一,我记得当时我有一本绿皮封面的成语词典,好像也是北大学生50年代编写的。同学们都羡慕不已,争相借阅抄录。我的古文也是在那个时代“学法家、批儒家”时开始系统恶补的。《论语·泰伯》: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朱熹注: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谓远矣。)学习原本是自己的事情,一息尚存,便要学习。况且当时的《选集》、《语录》、《诗词》中涉及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还有人还专门编写了《选集中的成语典故》。

我查看了您的简历,知道您1973年至1978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当中学教员,而这个时期可读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个时期已经有好几所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参与编写《汉英大辞典》,至于中文系编写的《中学古诗文译注》版本更是不胜枚举。据我所知《陈涉世家》一直是中学课文。一个中学教师不知此文实属罕见。

即便由于地域偏僻依然使你无书可读,那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又是什么原因耽误了您读书呢?

再退10000步来说吧,您是理科生,沉溺于自然科学而对文科不感兴趣。那个耽误您读书的时代却也并没有阻挡住您最终成为了部级高干的“进步”。您自然日理万机,像写发言稿之类的小事情自然会有秘书代笔。可是,在这样重大、严肃的集会上发言,您事先难道连“浏览一遍”的工夫也挤不出来吗?凭我这低下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您得有多大“繁忙”才会使您临时抱佛脚,以致于上台磕磕巴巴,错误百出啊!我同样无法理解那些平时舞文弄墨的号称“文化人”的人们得有多大勇气才能为您作粉饰啊!

匆匆即此。

顺祝夏祺!

                                   老朽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附录:事件回顾

20185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面对十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要求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但他将鸿鹄()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同时他还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曾连续在重庆大学(2010年)、浙江大学(2013年)、北大(2015年)三所重点大学任校长的林建华,在致辞时频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3岁的林建华就读错字发道歉信,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道歉信(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辞)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链接

当年清华校长也曾卡壳

20055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在念这首诗时,顾秉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读,一种草本植物,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尴尬。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8-05-06 15:51:48 51字 ( 0/163)

一句话,学习是终身学习。把60多岁的错误推到10几岁的年代,好意思吗?这几十年你读的书都读哪里去了?!

    过也必文非君子,责己重周老实人

        ——致林校长建华的一封信

建华贤弟:

您好!

老朽虚长您几岁,称呼您一声老弟当不属不恭。您身居要职,老朽一介百姓,当对您仰而视之,敬而爱之,窃不忍弟有瑕疵,为了维护您及北大的威信,也为了维护中国教育及其干部队伍的形象,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如有冒犯恳请宽恕。

您偶然读错几个字原本不是事儿。正如诸多网友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听说您虚怀若谷,还作了道歉。这就更令老朽钦佩不已,特怀着虔诚之心拜读了您的道歉信,却大跌眼镜,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道歉信中,您把原本的“不是事儿”归咎于历史大事件,真是既轻松又冠冕堂皇地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难道凡经历过相同历史的人都该像您那样读错字不成?

老朽是68届初中生,实际只读过初一,我记得当时我有一本绿皮封面的成语词典,好像也是北大学生50年代编写的。同学们都羡慕不已,争相借阅抄录。我的古文也是在那个时代“学法家、批儒家”时开始系统恶补的。《论语·泰伯》: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朱熹注: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谓远矣。)学习原本是自己的事情,一息尚存,便要学习。况且当时的《选集》、《语录》、《诗词》中涉及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还有人还专门编写了《选集中的成语典故》。

我查看了您的简历,知道您1973年至1978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当中学教员,而这个时期可读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个时期已经有好几所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参与编写《汉英大辞典》,至于中文系编写的《中学古诗文译注》版本更是不胜枚举。据我所知《陈涉世家》一直是中学课文。一个中学教师不知此文实属罕见。

即便由于地域偏僻依然使你无书可读,那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又是什么原因耽误了您读书呢?

再退10000步来说吧,您是理科生,沉溺于自然科学而对文科不感兴趣。那个耽误您读书的时代却也并没有阻挡住您最终成为了部级高干的“进步”。您自然日理万机,像写发言稿之类的小事情自然会有秘书代笔。可是,在这样重大、严肃的集会上发言,您事先难道连“浏览一遍”的工夫也挤不出来吗?凭我这低下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您得有多大“繁忙”才会使您临时抱佛脚,以致于上台磕磕巴巴,错误百出啊!我同样无法理解那些平时舞文弄墨的号称“文化人”的人们得有多大勇气才能为您作粉饰啊!

匆匆即此。

顺祝夏祺!

                                   老朽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附录:事件回顾

20185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面对十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要求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但他将鸿鹄()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同时他还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曾连续在重庆大学(2010年)、浙江大学(2013年)、北大(2015年)三所重点大学任校长的林建华,在致辞时频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3岁的林建华就读错字发道歉信,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道歉信(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辞)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链接

当年清华校长也曾卡壳

20055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在念这首诗时,顾秉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读,一种草本植物,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尴尬。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8-05-06 15:53:23 43字 ( 0/139)

10几岁的学习决定终身?那人家从10几岁才开始学习就玩完了?!从什么时候学习都不晚!!

    过也必文非君子,责己重周老实人

        ——致林校长建华的一封信

建华贤弟:

您好!

老朽虚长您几岁,称呼您一声老弟当不属不恭。您身居要职,老朽一介百姓,当对您仰而视之,敬而爱之,窃不忍弟有瑕疵,为了维护您及北大的威信,也为了维护中国教育及其干部队伍的形象,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如有冒犯恳请宽恕。

您偶然读错几个字原本不是事儿。正如诸多网友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听说您虚怀若谷,还作了道歉。这就更令老朽钦佩不已,特怀着虔诚之心拜读了您的道歉信,却大跌眼镜,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道歉信中,您把原本的“不是事儿”归咎于历史大事件,真是既轻松又冠冕堂皇地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难道凡经历过相同历史的人都该像您那样读错字不成?

老朽是68届初中生,实际只读过初一,我记得当时我有一本绿皮封面的成语词典,好像也是北大学生50年代编写的。同学们都羡慕不已,争相借阅抄录。我的古文也是在那个时代“学法家、批儒家”时开始系统恶补的。《论语·泰伯》: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朱熹注: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谓远矣。)学习原本是自己的事情,一息尚存,便要学习。况且当时的《选集》、《语录》、《诗词》中涉及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还有人还专门编写了《选集中的成语典故》。

我查看了您的简历,知道您1973年至1978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当中学教员,而这个时期可读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个时期已经有好几所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参与编写《汉英大辞典》,至于中文系编写的《中学古诗文译注》版本更是不胜枚举。据我所知《陈涉世家》一直是中学课文。一个中学教师不知此文实属罕见。

即便由于地域偏僻依然使你无书可读,那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又是什么原因耽误了您读书呢?

再退10000步来说吧,您是理科生,沉溺于自然科学而对文科不感兴趣。那个耽误您读书的时代却也并没有阻挡住您最终成为了部级高干的“进步”。您自然日理万机,像写发言稿之类的小事情自然会有秘书代笔。可是,在这样重大、严肃的集会上发言,您事先难道连“浏览一遍”的工夫也挤不出来吗?凭我这低下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您得有多大“繁忙”才会使您临时抱佛脚,以致于上台磕磕巴巴,错误百出啊!我同样无法理解那些平时舞文弄墨的号称“文化人”的人们得有多大勇气才能为您作粉饰啊!

匆匆即此。

顺祝夏祺!

                                   老朽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附录:事件回顾

20185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面对十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要求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但他将鸿鹄()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同时他还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曾连续在重庆大学(2010年)、浙江大学(2013年)、北大(2015年)三所重点大学任校长的林建华,在致辞时频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3岁的林建华就读错字发道歉信,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道歉信(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辞)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链接

当年清华校长也曾卡壳

20055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在念这首诗时,顾秉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读,一种草本植物,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尴尬。

 

luominshen 发表于  2018-05-06 19:44:16 18字 ( 0/131)

公开犯错可以宽容,公开造假不可思议。

    过也必文非君子,责己重周老实人

        ——致林校长建华的一封信

建华贤弟:

您好!

老朽虚长您几岁,称呼您一声老弟当不属不恭。您身居要职,老朽一介百姓,当对您仰而视之,敬而爱之,窃不忍弟有瑕疵,为了维护您及北大的威信,也为了维护中国教育及其干部队伍的形象,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如有冒犯恳请宽恕。

您偶然读错几个字原本不是事儿。正如诸多网友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听说您虚怀若谷,还作了道歉。这就更令老朽钦佩不已,特怀着虔诚之心拜读了您的道歉信,却大跌眼镜,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道歉信中,您把原本的“不是事儿”归咎于历史大事件,真是既轻松又冠冕堂皇地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难道凡经历过相同历史的人都该像您那样读错字不成?

老朽是68届初中生,实际只读过初一,我记得当时我有一本绿皮封面的成语词典,好像也是北大学生50年代编写的。同学们都羡慕不已,争相借阅抄录。我的古文也是在那个时代“学法家、批儒家”时开始系统恶补的。《论语·泰伯》: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朱熹注: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谓远矣。)学习原本是自己的事情,一息尚存,便要学习。况且当时的《选集》、《语录》、《诗词》中涉及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还有人还专门编写了《选集中的成语典故》。

我查看了您的简历,知道您1973年至1978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当中学教员,而这个时期可读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个时期已经有好几所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参与编写《汉英大辞典》,至于中文系编写的《中学古诗文译注》版本更是不胜枚举。据我所知《陈涉世家》一直是中学课文。一个中学教师不知此文实属罕见。

即便由于地域偏僻依然使你无书可读,那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又是什么原因耽误了您读书呢?

再退10000步来说吧,您是理科生,沉溺于自然科学而对文科不感兴趣。那个耽误您读书的时代却也并没有阻挡住您最终成为了部级高干的“进步”。您自然日理万机,像写发言稿之类的小事情自然会有秘书代笔。可是,在这样重大、严肃的集会上发言,您事先难道连“浏览一遍”的工夫也挤不出来吗?凭我这低下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您得有多大“繁忙”才会使您临时抱佛脚,以致于上台磕磕巴巴,错误百出啊!我同样无法理解那些平时舞文弄墨的号称“文化人”的人们得有多大勇气才能为您作粉饰啊!

匆匆即此。

顺祝夏祺!

                                   老朽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附录:事件回顾

20185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面对十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要求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但他将鸿鹄()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同时他还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曾连续在重庆大学(2010年)、浙江大学(2013年)、北大(2015年)三所重点大学任校长的林建华,在致辞时频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3岁的林建华就读错字发道歉信,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道歉信(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辞)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链接

当年清华校长也曾卡壳

20055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在念这首诗时,顾秉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读,一种草本植物,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尴尬。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8-05-06 23:09:36 31字 ( 0/119)

进步的个人努力的结果,读错字是那个时代 结果。这个逻辑说得通?

    过也必文非君子,责己重周老实人

        ——致林校长建华的一封信

建华贤弟:

您好!

老朽虚长您几岁,称呼您一声老弟当不属不恭。您身居要职,老朽一介百姓,当对您仰而视之,敬而爱之,窃不忍弟有瑕疵,为了维护您及北大的威信,也为了维护中国教育及其干部队伍的形象,斗胆给您写这封信,如有冒犯恳请宽恕。

您偶然读错几个字原本不是事儿。正如诸多网友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听说您虚怀若谷,还作了道歉。这就更令老朽钦佩不已,特怀着虔诚之心拜读了您的道歉信,却大跌眼镜,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道歉信中,您把原本的“不是事儿”归咎于历史大事件,真是既轻松又冠冕堂皇地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下。难道凡经历过相同历史的人都该像您那样读错字不成?

老朽是68届初中生,实际只读过初一,我记得当时我有一本绿皮封面的成语词典,好像也是北大学生50年代编写的。同学们都羡慕不已,争相借阅抄录。我的古文也是在那个时代“学法家、批儒家”时开始系统恶补的。《论语·泰伯》: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朱熹注: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谓远矣。)学习原本是自己的事情,一息尚存,便要学习。况且当时的《选集》、《语录》、《诗词》中涉及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还有人还专门编写了《选集中的成语典故》。

我查看了您的简历,知道您1973年至1978年在内蒙古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当中学教员,而这个时期可读的书已经比较丰富了。这个时期已经有好几所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参与编写《汉英大辞典》,至于中文系编写的《中学古诗文译注》版本更是不胜枚举。据我所知《陈涉世家》一直是中学课文。一个中学教师不知此文实属罕见。

即便由于地域偏僻依然使你无书可读,那1978年以后您的履历一直的著名大学中,又是什么原因耽误了您读书呢?

再退10000步来说吧,您是理科生,沉溺于自然科学而对文科不感兴趣。那个耽误您读书的时代却也并没有阻挡住您最终成为了部级高干的“进步”。您自然日理万机,像写发言稿之类的小事情自然会有秘书代笔。可是,在这样重大、严肃的集会上发言,您事先难道连“浏览一遍”的工夫也挤不出来吗?凭我这低下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您得有多大“繁忙”才会使您临时抱佛脚,以致于上台磕磕巴巴,错误百出啊!我同样无法理解那些平时舞文弄墨的号称“文化人”的人们得有多大勇气才能为您作粉饰啊!

匆匆即此。

顺祝夏祺!

                                   老朽颂明

                                 201856日星期日

附录:事件回顾

20185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面对十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要求北大学子要励志,立鸿鹄志,但他将鸿鹄()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同时他还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曾连续在重庆大学(2010年)、浙江大学(2013年)、北大(2015年)三所重点大学任校长的林建华,在致辞时频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

昨日,63岁的林建华就读错字发道歉信,承认自己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道歉信(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北大未名BBS上)摘录如下——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辞)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链接

当年清华校长也曾卡壳

20055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书写的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在念这首诗时,顾秉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读,一种草本植物,成熟后剖开可做瓢用)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尴尬。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