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5-06 10:22:03 0字 ( 0/152)

回顾了一个事实!但不能作为为自己开脱的理由。

回顾了一个事实!但不能作为为自己开脱的理由。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不顺眼就想说 发表于  2018-05-06 10:24:12 0字 ( 0/189)

能力不足可以补,品格低下无药救。

能力不足可以补,品格低下无药救。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8-05-06 10:29:12 192字 ( 0/189)

这,也不算,这是构造文章的一种方式。因为文章总是需要一定的字数的,有些话其实一两句就说完了,但为了一定字数,也就是文章的可读性,会扯一些相关的问题。如果文章扯的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老沉香 发表于  2018-05-06 10:35:56 21字 ( 0/143)

甩锅,文过饰非,对学生的示范作用恐非好事。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旭日升中 发表于  2018-05-06 10:47:15 35字 ( 0/141)

难道哪个时期他们哪的人都不认识这个字读什么吗?如果不是,他就是在狡辩。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05-06 10:54:55 58字 ( 0/188)

一个中学生都不可能念错的字,道歉信又表露出怨天尤人的不诚实态度,实在不应该。见微知著,此校长还有很大需要提升的空间。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8-05-06 11:11:39 36字 ( 0/177)

这种道歉,适得其反。仿鲁迅先生语:榨出西装革履下面藏着的“小”来。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燕子衔泥nj 发表于  2018-05-06 11:28:46 18字 ( 0/154)

难得校长一“糊”,到处掀起识“鹄”。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621119 发表于  2018-05-06 11:28:53 71字 ( 0/219)

“鹄”字不是常用字,念错了不奇怪,应怨自己没认真准备,以此为戒,不再出现此类问题,同样让人尊敬;而不找自身原因,推到时代身上,就是品质问题了。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独行剑客2015 发表于  2018-05-06 11:35:13 45字 ( 0/195)

汉字多形声字、多音字。念错字,不足为奇。应该继续汉字改革,解决形声字、多音字读音问题。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IP比ID好 发表于  2018-05-06 11:39:25 24字 ( 0/239)

不学重要讲话,还说“我所有重要讲话”······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8-05-06 12:03:37 61字 ( 0/156)

那个时代,有几点不能否认:全国普及了扫盲,全国普及了史学(普通老百姓都知道儒家、法家),全国普及了京剧和芭蕾舞(样板戏)。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中华范 发表于  2018-05-06 12:12:03 0字 ( 0/139)

事是小事,关健是所处位置身份--最权威中国高校校长反差太大被批一点也怪不得时代、怪不得网络。若国家领导重要场合这样与其一样怪时代能行吗

事是小事,关健是所处位置身份--最权威中国高校校长反差太大被批一点也怪不得时代、怪不得网络。若国家领导重要场合这样与其一样怪时代能行吗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激龙收爪翔456 发表于  2018-05-06 12:15:14 80字 ( 0/171)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那改革开放后你就连“鸿鹄”“二字【!!!?】”也因为没用处,或者也因为时间或没精力?没兴致?——去自学自用了、着?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激龙收爪翔456 发表于  2018-05-06 12:19:32 33字 ( 0/275)

单凭着看电视印象,也知道“鸿鹄”二字的读音了——我就是至今如此的。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激龙收爪翔456 发表于  2018-05-06 12:28:08 95字 ( 0/165)

这事实足以说明着:1、北大的“学生空心病”为什么至今没社会医生医?2、至今北大的应有基本效能,肯定“大约只表现成了三分之一!”3、是该考虑何时谢罪辞职了?4、还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激龙收爪翔456 发表于  2018-05-06 12:32:38 58字 ( 0/321)

“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答:确实不少的。但北大校长读错“鸿鹄”这个词,我认为本不会发生...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zqazy0 发表于  2018-05-06 12:34:47 35字 ( 0/195)

一般人说这个理由还是合适和充分的,无话可说。作为北大校长,就有点扯了。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激龙收爪翔456 发表于  2018-05-06 12:35:51 59字 ( 0/346)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真的不像话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82615471 发表于  2018-05-06 12:36:52 20字 ( 0/149)

问题不大,但愿人们加强汉语基础知识!……

北大校长道歉信,扯得有点远吧?

痴山

校庆演讲读错“鸿鹄”发音 北大校长林建华发道歉信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发表道歉信,为昨日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大会致辞中读错“鸿鹄”发音一事致歉。林建华称,作为北京大学校长这个错误让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了。北大校长的道歉信,虽然也承认他的文字功底并不好,同时却把文字功底不好,归因于自己的童年时代。

先说鸿鹄”,恰出在那个时代中学课本里,不多的几篇文言文之一《陈胜吴广起义》中: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笔者1960处出生,其小学是在一个偏僻山村上的。1968年报名上学时,整个村里,找不出几个文化人。上年纪的文化人,全村只有两个老私塾底子。当时的青年人,说是识字,其实都是夜校学的,最多算个半文盲。1968年的时候,许多农村,想找个民办老师或者记工员,都很费劲。当时村里的学校,就是全村最好的房子。记得报名那天,跟着别人家大人领的孩子后面,跑到了学校。老师误以为也是报名上学的。问了问,就给报上名了。

那个时候山东的教育状况,可能比内蒙古好。记得非常清楚,从小学到高中,每次发教材,全校所有同学,都是崭新的课本。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的教育水平,跟现在没法比。但可以肯定,比较1949之前,肯定已有了质的飞跃。

回到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窃以为,即使这位北大校长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跟这位都当上北大校长、这个半拉老头子读错字,也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广袤城乡,许多一天学屋门没进过的人,凭着好学上进,识文懈字的不在少数。何况,这位北大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北大校长,该算在文字里,泡了一辈子吧?到老来到老来,念错两个字,却怪上小学中学时,没赶上好时候?羞不羞哪?老话说,打盆说盆打罐说罐。这位北大校长,怎么不怪自己的爹娘没生好呢?再者说啦,当年的教育状况,真像北大校长说的那么不堪,自己又是怎么考上的北大?还有,当下国家、省市高端领导人中,那个时代受教育的人不算少吧?假如在起跑线上,都输得爬不起来,那些人的学问知识,难不成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常言说“十年秀才如白丁”,小学中学大学,受到再优秀的教育。随着时间推移和年龄增长,忘记和讹错也是难免。纵观现实,许多文字专业领域里、相当水准的专业人士,读错字写错字的事,也难免发生。如果不信,请留意热播电视剧台词,留意全国省级以上综艺节目里的同步实录文字?那些从业者,大多可都是70后、80后、90后。客观而论,读错字写错字的情况,真的少吗?。

2018-5-6鲁南

附:北大校长林建华道歉信全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