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3-07 16:33:51 9字 ( 0/88)

谢版主放贴![福]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3-07 16:48:43 142字 ( 0/127)

李克强总理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3-07 16:49:38 85字 ( 0/129)

习总书记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潘科龙 发表于  2018-03-07 17:01:24 11字 ( 0/78)

这篇接近向前的水平了。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3-07 17:10:29 0字 ( 0/98)

这篇写得不错,没犯一根筋的毛病!给你点个赞。

这篇写得不错,没犯一根筋的毛病!给你点个赞。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吴愚 发表于  2018-03-07 17:14:36 0字 ( 0/93)

实事求是,因地制宜。不落窠臼,遍地开花。

实事求是,因地制宜。不落窠臼,遍地开花。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寻找失落的真理 发表于  2018-03-07 17:41:26 46字 ( 0/344)

事实上,70年代和八十年代都有大量的集体经济,比现在的单干村搞得都好,只因为是集体的而被解散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寻找失落的真理 发表于  2018-03-07 17:48:35 35字 ( 0/124)

事实上70年代80年代,很多的集体经济企业,为农业的发展带来巨大的帮助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3-07 17:54:11 30字 ( 0/89)

这篇文章发了第五遍才通过,也改了五次,锋芒全无,真难![哭]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精装本 发表于  2018-03-07 18:01:34 71字 ( 0/142)

“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这句话值得推敲,因为那时大寨的粮食早已“超纲要”是新农村的典型,如何说穷也是相对当时的生产力低和没有使用化肥……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一是1 发表于  2018-03-07 18:15:26 23字 ( 0/94)

“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海岱浮云 发表于  2018-03-07 18:36:18 48字 ( 0/116)

参加1977年高考的考生,是1978年2月中旬收到的录取通知书,高过完春节天寒地冻的,也能锄地?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8-03-07 18:37:01 53字 ( 0/104)

在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下成长起来的最后一代人,也快接近退休年龄了。对新生代而言,这都是长辈口中的历史了。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8-03-07 18:42:04 69字 ( 0/98)

不能回避这个历史事实:如果不经过合作化和人民公社的历史阶段,如何结束几千年的土地私有制度,建立起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后来的大包干从何谈起?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82615471 发表于  2018-03-07 18:58:54 38字 ( 0/87)

农村实行家庭承包的功绩,不可抹灭!然而,只有靠集体的力量,才能继续发展!……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粲然一笑60678 发表于  2018-03-07 19:12:55 107字 ( 0/147)

[调皮]降龙十八掌曾在强国论坛上发了一篇帖子,题为《安徽凤阳小岗村书记严德友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谈三十年农村改革》。就采取了挖补之法,把严德友道破“小岗精神”实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8-03-07 19:24:47 61字 ( 0/115)

合作化和人民公社运动,结束了几千年的土地私有制度,建立起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度,尽管有失误和波折,但这是一场伟大的社会革命。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1216789 发表于  2018-03-07 19:55:31 21字 ( 0/98)

没有化肥,没有科学种田,小岗村会变成什么样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一是1 发表于  2018-03-07 20:01:57 41字 ( 0/96)

随着时间流逝,沈浩会更加体现他的价值,从五个维度告诉我们了一个小岗,没有人能替代。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张皓原 发表于  2018-03-07 20:16:59 24字 ( 0/127)

。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


关于小岗村、南街村、华西村的问题,十八掌谈得已经很多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经过摆事实讲道理,已经有部分网友开始认清了一些事实。

比如,有网友终于羞答答的承认: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南街村的今天,这个命题基本成立。也就是说,南街村、华西村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市场经济的成功。

李克强总理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很显然,李总理对于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必要性和伟大意义是有切身体会的。

今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时说:“当年贴着身家性命干的事,变成中国改革的一声惊雷,成为中国改革的标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天在这里重温改革,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改革开放不停步,续写新的篇章。”习近平还说:“今昔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

南街村、华西村目前的确比小岗村富裕,然而是否可以就此得出结论,集体经济就一定比民营经济(或个体经济)更适合农村发展现状?面对中国成千上万乡村,显然你们拿出比较的样本太少了,如果你们能证明全国大部分实行或曾经实行集体经济的乡村比实行民营经济的乡村更加富裕才有说服力。我们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横向看,证据则对你们很不利。因为民营经济一直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活跃、发展最快的经济实体,这一点在中国经济的火车头珠三角、长三角等地表现得尤为突出。站在历史的视角纵向看,广大农村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证据同样对你们很不利。另外,能人治村并不具备体制上的优势也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南街村、华西村可以作为发展模式之一,但相对并不具备普遍意义。

南街村地处城市边沿、中原交通枢纽,华西村地处苏锡常膏腴之地,经济基础和交通条件是中国最好的地区之一。而小岗村地处安徽凤阳地区,历史上就是有名的贫困村、讨饭村,他们的基本条件有天壤之别。如果其它条件相同的话,小岗村永远没有南街村、华西村那样的地理优势,因此小岗村没有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局面很可能将长期存在。你们为什么不拿南街村、华西村和深圳、珠海比呢?深圳、珠海过去是两个小渔村,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你们不敢比了吧?其实比南街村、华西村富裕的村子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比比皆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安徽的一个穷乡僻壤喋喋不休地比来比去?

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受气候影响严重、占用土地多等特点先天不足,即便在西方发达国家,农业也是受保护、享受补贴的。从南街村、华西村、小岗村等地的经验来看,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农村的根本出路还是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南街村、华西村的富裕靠的是工业、旅游业。如果用南街村、华西村的工业、旅游业和小岗村的农业比,有什么可比性呢?

 改革开放之前,大寨和小岗的贫穷程度是颇为类似的。据郭凤莲回忆说:“一年一口人分到的小麦是二斤半,这二斤半小麦在磨上还填不了磨盘眼儿。过年吃饺子,当时大寨人吃是玉米面饺子,当时非常困难,能吃得起玉米面饺子就不简单了。

1991年,昔日铁姑娘郭凤莲担任大寨村第8任党支部书记后,被邓小平一系列精彩而深刻的话语所打动: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些话宛若闪电,劈开了郭凤莲心头的阴影。她终于在新的时代寻找到新的历史逻辑。致富光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如今,大寨已经完成了从昔日政治品牌到今朝经济品牌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小岗村因率先实行“大包干”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带动中国亿万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而满身光环。1978年,签下协议包产到户。1979年,小岗村农民人均收入就由22元猛增到400多元,全队粮食产量达132万斤,相当于196619705年粮食产量的总和。自1956年起23年未向国家交一粒粮还年年吃返销粮的小岗人,一下子向国家交售粮食25万斤。近年来,在新农村建设中,小岗村重振改革创新的大包干精神,根据自身特点,开始探索发展多种形式的土地规模经营,初步实现了从传统耕作向现代农业的多点突破,探索出了一条“现代农业——旅游产业——工农业协调发展”改革致富之路。

通过大寨和小岗村改革前后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公社可能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一定条件下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普遍来讲是严重束缚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人民公社时期大寨是贫穷的、小岗村也是贫穷的,只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才让广大农村焕发出无穷活力,才能给广大农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

不同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采用不同的生产关系,改革开放以后,南街村、华西村的经济基础比较好,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采取集体化就比较合适;小岗村经济基础比较差,主要以种植农业为主,采取家庭承包责任制就比较合适。佐派们总是习惯于政治挂帅、意识形态为先,不能实事求是宽容的对待不同思想、不同做法,是很狭隘的。

当农村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集约化的农业的确比分散的农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问题又不能简单的、机械的看,人民公社大食堂解决了集中问题却带来了效率低下问题,结果更加糟糕。目前看来解决土地流转集约化的办法主要有:一定程度的土地私有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土地承包租赁经营、农民自愿前提下的合作经营等。具体采取哪种形式,要看农民自愿,中国地域辽阔,情况千差万别,要因地制宜、实践出真知,不要习惯于意识形态挂帅,总以为自己比农民高明,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那句话: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自觉自愿,不违背经济规律。

改革开放后的小岗村、大寨为什么比过去富裕?原因之一是小岗、大寨初步发展起了工业。南街村、华西村为什么比小岗村、大寨富裕?原因之一也是前者的工业要发达的多。所谓无粮不稳、无工不富,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不能和18亿的耕地红线政策相抵触,中国13亿人口农业还是基础,粮食安全必须念念不忘,不可能鼓励所有的农村都像南街村那样从银行贷款去生产方便面,像华西村那样大搞五金加工,小岗村这样以农业为基础的农村形态才是我们应该重点研究和关注的。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