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刘大鹏 发表于  2018-03-06 09:26:21 14字 ( 0/110)

等于,大人有病,给孩子吃药。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自然向前 发表于  2018-03-06 09:32:19 36字 ( 0/111)

让位置和票子真正送到勤劳的老实人手中,这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好制度[微笑]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马一毛 发表于  2018-03-06 09:38:43 41字 ( 0/62)

孔子教育成才率百分之七是后人的说计,孔子只因材施教诲人不倦而巳,所以才是万世师表。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8-03-06 09:45:09 22字 ( 0/103)

老师要讲票子位置,学生听如何搞位置,搞票子?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犁123 发表于  2018-03-06 09:46:59 32字 ( 0/58)

给多高的位置,给多少票子??这种小农教育思想,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犁123 发表于  2018-03-06 09:47:45 24字 ( 0/87)

这不是正确的,科学的解决办法。这是小农利益观点。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1216789 发表于  2018-03-06 09:49:21 14字 ( 0/116)

什么位置,师道尊严,人心不足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犁123 发表于  2018-03-06 09:52:56 41字 ( 0/112)

足球改革,要给运动员更多的钱,结果如何??钱多,更失败。给钱,更要给思想政治责任。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犁123 发表于  2018-03-06 09:54:44 40字 ( 0/51)

足球改革就是给更多票子的改革,结果如何?还不知改进,真是把中国百姓当成冤大头了。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澜沧江船夫 发表于  2018-03-06 09:56:25 48字 ( 0/83)

教育界存在很多问题,通过给教师涨工资能解决这些问题吗?工资高了就有尊严吗?工资低就不该有尊严吗?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犁123 发表于  2018-03-06 09:56:37 32字 ( 0/46)

这样的教育部门,不是好部长,解决问题完全没有政治思想观点,瞎抓。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犁123 发表于  2018-03-06 09:58:20 66字 ( 0/51)

航天人,没钱也要干事,那才叫精神。当然,要给更多的钱。但是,不是只讲钱,不讲责任。不能丢了责任去讲钱。那样的改革就是失败的足球改革。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8-03-06 10:01:44 9字 ( 0/53)

不靠部长靠市场嘛!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犁123 发表于  2018-03-06 10:09:08 68字 ( 0/50)

航天人在穷光蛋时,也要坚持发展,我们要给票子,要给航天这样的人。教育部门要给票子,同时一定要给责任和要求。不能只加票子,不讲责任和要求。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sclu09 发表于  2018-03-06 10:09:22 79字 ( 0/65)

强调社会中的某一部分人,忽略社会的其他部分的人都会造成社会的失衡,这是当领导的人要千万避免的事。还是老一辈革命家说得好:革命只有分工的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老沉香 发表于  2018-03-06 10:14:37 22字 ( 0/54)

教育职业,也不应该脱离“等价交换”原则太远。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泰山笑笑生 发表于  2018-03-06 10:17:45 11字 ( 0/31)

市场作用在这里失灵了?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qnyt 发表于  2018-03-06 10:44:43 22字 ( 0/102)

要求给铁路员工加工资,否则让你们春节回不去。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刘大鹏 发表于  2018-03-06 11:26:24 16字 ( 0/92)

脱离实际已多年,基层看到笑不言。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laserbomb 发表于  2018-03-06 11:41:15 45字 ( 0/99)

教育搞的岗位责任制改革,结果是领导多分,教师反而拿的比原来少,只有通过多加课时,才能补齐。


 

教育部长说要给教师位置和票子了。这“位置”大概是指教师职称待遇提高吧!这“票子”大概是教师的绩效工资吧!

 

现在,我国已经不时行“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了,教师行业也应该如此吧!教育部长所说的位置和票子不会采用“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大锅饭”分配方式,那么,会采用什么方式呢?

 

其实,广大劳动者都喜欢提高收入,而更喜欢有合理的分配方案。因为,只有涨钱而没有合理分配的消息,总会让更多人灰心——生怕一小撮滑头的权贵把老实人的钱都圏走了。广大老师也会这样的担心。比如:滑头校长会把钱多分给一些滑头的亲信,而让广大老实的老师少拿应得的钱。

 

那么,如何分配位置和票子呢?我建议如下:

 

其一,转变观念以学生为本

 

老师的服务对象就是学生。因此,谁为学生服务好了,谁就应该提升位置,多拿票子。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的人,即使功力再强,也要让他(她)没有所获,或者还要降低待遇。

 

那么,怎么算为学生服务好呢?过去,总拿学生成绩说事。因此,那些滑头的阿谀奉承者总会让领导给她(他)好生,因此,她(他)就能理所当然提升位置,多拿票子了。

 

我在《要学生学业减负就要降低教纲要求,让更多学生能轻松完成学业——教纲涵盖面越很广,则越公平。(原创首发)》帖子中论述了:现在只有少数学生能轻松完成教纲,绝大多数学生完成教纲很吃力,更有不少学生很难完成教纲。

 

由此可得:位置和票子应该给这些能让原来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轻松起来的老师;让这些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能够跟上的老师。如此,谁还会对领导阿谀奉承去优质生源?

 

其二,深入改革

 

原来已经是高职称的老师,如果不能教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那么,就应该降低他们的职称。原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教好很难完成教纲的学生的老师,应该提高他们的位置,多给他们奖励。

 

理由:教学过程是师生互动过程,教能轻松完成学业的学生是一件轻松事,而教完成教纲吃力的学生是一件技术活。这是教书人都知道的常识,却被制度所忽视了。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