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8-01-01 13:20:32 25字 ( 0/77)

心里有“粪蛋蛋”,看见什么都是“粪蛋蛋”。[哈哈]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8-01-01 13:25:52 40字 ( 0/33)

这篇文章很不好。暮霭沉沉,但别忘了“楚天阔”。之所以有叛徒,无非是见利忘义而已。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四两千斤 发表于  2018-01-01 14:06:54 37字 ( 0/91)

好!一个是从组织形式谈叛徒,一个是从思想意识谈叛徒............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8-01-01 14:58:01 78字 ( 0/56)

用邓的话说,这些拉粪蛋蛋的人就是搞“精神污染”,他当年就点名批评了电影《苦恋》,后来又发展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邓说反对自由化这个活动应该搞到2050年的。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潘科龙 发表于  2018-01-01 14:59:15 13字 ( 0/35)

文学功底不错,祝元旦快乐。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01-01 15:22:08 39字 ( 0/74)

写得好,“他们”从来从来都不是共产主义者,这话很贴切。[大笑][大笑][大笑]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01-01 15:24:43 72字 ( 0/89)

有些人格底下的人用“共产主义”给自己贴金不过是为了显得高尚一点,但永远无法遮掩人格低下的事实。相反说明共产主义的正义性。[大笑][大笑][大笑]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01-01 15:27:53 35字 ( 0/74)

共产主义始终是人格高尚的人的追求,是压不倒的![大笑][大笑][大笑]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01-01 15:49:16 41字 ( 0/84)

真假共产主义者其实很好区分,那就是对待“人人平等”的态度。[大笑][大笑][大笑]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8-01-01 15:50:48 24字 ( 0/91)

共产主义是要消灭阶级的![大笑][大笑][大笑]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弯阅 发表于  2018-01-01 16:03:11 6字 ( 0/65)

好文,收藏。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6:16:36 44字 ( 0/87)

半仙童鞋还是缺乏自信啊!符合规律的事物是不怕攻击的,反而会越磨越亮越磨越有光彩![微笑]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liangxiong 发表于  2018-01-01 17:04:45 13字 ( 0/26)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信1 发表于  2018-01-01 19:54:23 7字 ( 0/38)

一篇难得的好文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北疆常青树 发表于  2018-01-01 20:05:50 19字 ( 0/45)

楼主似乎在兜售“血统论”那一贴臭膏药。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暮喜晚阳 发表于  2018-01-01 20:51:33 69字 ( 0/71)

我们不看电影的原因主要 是票价太贵了,刚刚放映的热门票要80元一张电影票,按照退休工人每天的生活标准就是80 元,看了电影没钱吃饭买药了,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海堤梦言 发表于  2018-01-02 08:37:30 16字 ( 0/60)

观众差评如潮,主流站岗放哨...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海堤梦言 发表于  2018-01-02 08:39:16 12字 ( 0/34)

读懂历史,读懂世界...

与数学先生闲聊:“芳华”依然还是一粒粪蛋蛋

 

 

  数学先生,看了你的贴文之后,有点时间就与你闲聊一下。

 

  前一段时间,与某先生交流的时候,我就谈过目前上强国论坛浏览贴文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要看看某个方面是如何撅屁股的,是如何拉粪蛋蛋的。我这样一说,这位先生说我很粗俗,满嘴脏话,拿“辱骂不是战斗”来给我贴标签。

 

  强国论坛到今天,再有一两年也就二十年了,这期间所发生的变化,我想老网友还是可以深有感触的,一个人一辈子能够有几个二十年?强国论坛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除了技术飞速发展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公众网络平台使得人民网这块招牌多少有些份量的缘故,弄到今天死气沉沉,作为像我等闲暇时间来这里闲看的网友之外,估计将来“闲看”的网友会越来越少的,这也就达到了某个方面的目的。

 

  所以,我目前很少在强国论坛上提什么建议,只是将这里也看作是整个社会晴雨表中的一部分而已。当然有的时候,试探性地发点贴文,如果删除了,说明他们“忌讳”得很,也最直接在印证着我个人的某些“猜测”。

 

  闲聊了以上点话题之后,我们“言归正传”来聊聊你贴文中围绕着的“话题”。

 

  记得是多年之前,国内还是那势力,玩弄去掉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公安中的那个“人民”没有得逞的时候,就变着花样玩起来了取消简化字恢复繁体字的伎俩。玩这种伎俩的时候,表面看起来很是“中性”,似乎没有一点的“阶级偏见”,自我显得是多么的人性和富有“历史责任感”。在这样的表演中,其中最为显眼的人物,就是大家熟知的以为中音“歌唱家”。

 

  既然是“恢复历史传统”,她姥姥的,你为什么在记事的时候不结绳呢?还有,你穿戴那么合体的现代服装干什么,你裸替披挂点树叶弄些兽皮兽毛在身上不就更显得你对“历史”的尊重吗?

 

  只要稍微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一个逐渐从繁到简的过程,始终都在大一统的国家作用下来完成的。就说新中国成立之后所颁布的简化字,也不是说这一工作完全彻底是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才开始进行的,起始时间最先来自于清末,民国初期试着想完成,只是能力极其有限没有能完成而已。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国家百废待兴,为了加快国家科技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国家当时是有条件来做,所以也就顺势做了。

 

  数学先生,人民共和国的仇恨势力(我今天不说成是敌对势力)这几十年来的各种表演,不得不使得我想起来一个成语——爱屋及乌,今天我突发奇想,转创一个新词来,那就是“恨屋及鸟“。

 

  国家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专政职能,一个是社会职能。而对人民共和国很是仇恨的那股势力,恨得发癫的时候形成了难以言状的“恨屋及鸟”的癫痫状态时,忘记了汉字简化的过程,其实属于一个国家的社会职能范围。

 

  数学先生,我今天闲聊到了“恨屋及鸟”的时候,也就很不赞同你的“共产主义叛徒”这一说法,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站到共产主义这一边,何来的“叛徒”之说。

 

  既然今天说到了“恨屋及鸟”的这个“恨”字,我又不得不说,任何社会存在它都是有源的,也就是我们分析任何社会存在的时候,真还得追本溯源来。是哪些人物需要这样的一些事情发生?出现这些事情对这些人物有什么好处?这些出来表演的各类大大小小的角儿们有没有历史本源在其中?等等的这些需要好好进行思考的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很小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喜欢看电影的,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也非常喜欢看电影。可是越到后来,到了今天我懒得看电影,因为乌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一来浪费时间不说,带来不悦比那几个钱还显得痛恨。那个L某的电影我二十多年了,压根就不看。而今天你贴文话题中的那位,从“集结号”开始,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一类的,也就不再看了。

 

  二三十岁之前,对于老人之言我是很不“看重”的。可是,这几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日益变得苍老起来的时候,日益感觉“老人之言”或“古人之言”,在相当多的时候,对大多数事情还是可以哪来套用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可以印证了,数学先生,通过“芳华”这类玩意,至少我多少明确“亡我之心不死”是存在的,尤其是他们的一些过程都指向人民共和国的时候。至于那些个想垫高自己成为伟人的人物,今天的这些沉渣泛起的表演,真是太不给他长脸了,成为后来者闲谈的时候,也就非常滑稽。

 

  数学先生,新年来了,开怀乐乐才对,没有必要显得那么沉重,因为他们从来就不是共产主义这边的人,也就不会是什么“共产主义叛徒”,只是它们屁股这么一撅,这拉出来的粪蛋蛋是些什么玩意,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它们在用它们的行动,不断戳破那个人物曾经编织的天大谎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高兴才对。

 

  今天就闲聊到这里,新年快乐!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