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IP比ID好 发表于  2018-01-01 10:53:42 0字 ( 0/114)

其实,都知道怎么改才能够对大多数人更好······

其实,都知道怎么改才能够对大多数人更好······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1:16:49 0字 ( 0/77)

回复@xueyunluyifu:一次付款,全年免费,还掏什么钱?

回复@xueyunluyifu:一次付款,全年免费,还掏什么钱?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1:18:07 0字 ( 0/100)

回复@无碌无福:傻楞子啥都想免费……

回复@无碌无福:傻楞子啥都想免费……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8-01-01 11:32:12 145字 ( 0/98)

本人认为:应该以社区为单位,建立个人健康档案。国家应该将用于个人健康的费用全部发给国民每个人,由个人向社区家庭医生缴纳一定的健康管理费用。社区医生要对缴纳费用的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1-01 11:39:03 40字 ( 0/98)

结算次序就是看病前付款与看病后付款,这只是付款早晚的问题,并不是在破解医改难题。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无名小卒也 发表于  2018-01-01 11:41:45 31字 ( 0/85)

不是在说破解医改难题吗?要深入讨论不是要让大家充分发表意见吗?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马鼎奇 发表于  2018-01-01 11:58:48 25字 ( 0/125)

借地:我声明从今年1月1日不再借父账号发帖。马恺维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2:02:56 0字 ( 0/90)

回复@夕阳宇楠:然后你就拿去打牌喝酒抽烟了?需要看病不又没钱了?

回复@夕阳宇楠:然后你就拿去打牌喝酒抽烟了?需要看病不又没钱了?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2:03:46 0字 ( 0/100)

回复@无名小卒也:你脑壳里面筋搭错了!想不明白的……

回复@无名小卒也:你脑壳里面筋搭错了!想不明白的……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2:08:32 0字 ( 0/103)

人均2000元/年(自己出一部分,国家补贴一部分)就够了……

人均2000元/年(自己出一部分,国家补贴一部分)就够了……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艾鸣1 发表于  2018-01-01 12:40:05 12字 ( 0/95)

本帖第十一次在深水发表,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3:25:15 0字 ( 0/41)

回复@艾鸣1:那又肿么样?你以为是写小说么?

回复@艾鸣1:那又肿么样?你以为是写小说么?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3:27:10 0字 ( 0/31)

回复@艾鸣1:你莫非以为干事业还能天天有新招?可以像写小说胡编乱造?

回复@艾鸣1:你莫非以为干事业还能天天有新招?可以像写小说胡编乱造?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3:31:47 0字 ( 0/93)

回复@艾鸣1:这里是强国论坛,你以为是故事会?

回复@艾鸣1:这里是强国论坛,你以为是故事会?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3:39:12 0字 ( 0/37)

回复@艾鸣1:咱半个月发表十篇原创首发,你也试试?

回复@艾鸣1:咱半个月发表十篇原创首发,你也试试?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艾鸣1 发表于  2018-01-01 13:39:31 21字 ( 0/41)

你应该诚实告诉大家“这是第十一次修订稿。”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3:44:57 0字 ( 0/52)

回复@艾鸣1:干嘛要修订?按你的意思,马哲也只能发一次?

回复@艾鸣1:干嘛要修订?按你的意思,马哲也只能发一次?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3:45:56 0字 ( 0/34)

回复@艾鸣1:咱的文章你在哪里能摘抄?度娘能找到?

回复@艾鸣1:咱的文章你在哪里能摘抄?度娘能找到?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8-01-01 13:47:05 0字 ( 0/43)

回复@艾鸣1:神马玩意儿?哲学、文学都分不清!

回复@艾鸣1:神马玩意儿?哲学、文学都分不清!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8-01-01 13:52:59 164字 ( 0/53)

辞旧迎新,新的一年。衷心祝愿在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正确领导下,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使得共产党越来越强大,祖国愈来愈富强。但愿以广大劳动人民群众利益为中心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约3000元/人)……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也跟市场化没关系,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