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2-31 08:42:51 58字 ( 0/136)

感谢编辑放帖。架空雷锋就是否定雷锋,鼓励为社会贡献的个人奋斗,就把雷锋精神落到了实处。文艺要表现这个丰富的社会内容。

   和宋忠平就电影《芳华》谈“雷锋”

 

宋忠平认为《芳华》所反映的文工团的故事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只是小概率事件,冯小刚选择了这个题材则是有意放大小概率事件,并赋予内涵作为那段历史的缩影,这太小题大做了。一味地把局部现象放大到全局就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这就是问题了。会对青年产生误导。

我是完全不赞同宋忠平的这些观点的。特与之商榷。

我想从四个方面谈“雷锋”(定义一下,本文“雷锋”一般是指学雷锋人物及雷锋精神)。其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其二,当时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其三,什么是雷锋精神?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重点在第四部分。

 

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

这部影片没有把“雷锋”写成不食烟火食的、完美无缺的神一般的存在,而只是一个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可爱小伙儿,但他的命运似乎有点“悲剧”,平时大伙肆意消费他的“雷锋精神”而并没有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反而当作调侃(耍弄)的对象,最后被自己暗恋的对象落井下石受到处分。于是观众质问:这还是我们的部队吗?觉得电影好像是在对观众作“好人没好报”的误导。

这里就向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把“雷锋”的人生写暗淡了是不是就在误导“好人没好报”?

我肯定地回答文艺作品是可以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的。我写的《陶栤》中就有一个“雷锋”叫陶芳华,是陶栤的大女儿,她在修水库的工地上的表现就是典型的“活雷锋”,而她的命运比刘峰要更为“悲剧”,从做英雄到被家庭抛弃,临终前在她参加修建的水库大坝下搭了个棚,死也要死在能看到大坝的地方。我写到这个结局时嚎啕大哭(我把相关的三章附录于后,供参阅)。

我还要说明,在集体中,小伙伴消费、调侃“雷锋”的现象在电影《芳华》的70’、80’年代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比如工人中有人学雷锋做好事而当上了标兵、劳模之类,干重活时大家会不也而同地让他上,而要吃饭、拿东西时就把他推到后面去了。记得当时有一篇报道,说一个劳模被推荐去了上大学,吃饭排队时大家都把他挤到一边去:“你不是先人后己吗?”

文艺作品架空了生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生活。文艺作品反映学雷锋表面化的负面现象就是要揭示国民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发展的艰巨性。促使学雷锋落到实处。

 

 

二、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

《芳华》中有句台词:“想入党都跑来扫猪圈,还不关门。”形象地讽刺了学雷锋形式化表面化的问题。这早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到了学雷锋月,就打着旗子去扫马路、慰问敬老院等,拍几张照片、写篇宣传报道。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有这样一个观念,只要反映部队生活,就只能讲好的不能提阴暗面,事实上在《芳华》的那个年代,部队立功、入党、提干“送钱送礼找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岂止这些,就是部队接新兵也是一个“肥差”,当时只要参军,回来就可以安排在“体制内”工作,因此为了孩子参上军家长往往“不惜血本”, 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大约延续了20多年。

部队“干部子弟特殊化”问题则是始终严重存在的问题。《芳华》中小伙伴们一提到谁谁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眼睛就发光的现象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公众心理”, “高干子弟” 事实上享受到的资源与老百姓能够相比吗?他们学雷锋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

对这些人们无不心知肚明却个个噤若寒蝉,三箴其口;文艺家们更是退避三舍,你只要稍微反映一点阴暗面立马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打,不是“污蔑人民军队”,就是“毁我长城”。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吗?

 

三、什么是雷锋精神?

理解雷锋精神不能简单地背书,而要从新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对比的深层次来理解。

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如何?鲁迅的一个阿Q做了最典型的概括。东亚病夫就是当时国人给世界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专文论述,不再重复。

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主席说了,中国现在很脏,要先打扫干净。这个“脏”主要就是指国民精神中消极成分,或者叫“国民精神中的劣根性”——自私、奴性、散漫、迷信、狂妄等。

为什么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什么把进北京比作“进京赶考”?

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大国,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要荡涤掉国民精神中的污泥浊水,用崭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精神武装人民是一项极其艰巨、艰苦、长期的任务。一旦弄不好,中国的周期律就会发生。

雷锋,一个在旧社会饱受凌辱的孤儿,新社会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无比地热爱新社会,自豪地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这种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做新社会主人的朴素感情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他本人通过毛泽东选集刻苦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是雷锋精神的高点

雷锋精神的诞生具有广泛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历史的必然。并不是雷锋个人创造了雷锋精神而是时代形成了雷锋精神而雷锋本人则是这种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被时代选择并用了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时代精神。

因此,雷锋精神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响应,老百姓都从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同时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大家都要挺起胸膛有模有样地做新社会的主人了。

我们把旧中国国民精神用一个阿Q来概括的话,最能代表新中国国民精神的便是雷锋精神了。

旧中国灭亡了,但是国民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依然长期存在;雷锋精神形成了,但雷锋精神还需要成长。无论在具体的人身上还是在整个国民的集体,这种新旧社会的国民精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以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峰遭到小伙伴的调侃、耍弄,陶芳华的命运悲剧都说明了国民精神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成长的艰巨。

并不是做了一点好事一下子就成雷锋了,更不是做好事就是为了马上得到利益上的“回报”。 形式化、简单化地学雷锋、甚至把“学雷锋”当作“个人进阶”的敲门砖,实际上正是在窒息真正的雷锋精神。文学有责任揭露并旗帜鲜明地反对。

 

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

可以明确地回答,今天学雷锋决不能止于表面化的做好事,而是要像雷锋那样自觉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为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自豪并坚忍不拔地做好社会的主人

毋庸置疑,在推翻旧社会以及为新社会的大厦打基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强调新国民精神(即后来以雷锋命名的精神)中的“牺牲”一面,若非如此,先进分子便无法成为榜样,便不能把一盘散沙的国民团结起来。随着社会主义日益强大,我们在强调个人社会责任的同时,强调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人类利益的一致性。

是的,在过去,确实有“只有牺牲,才能为自己英雄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倾向。那种悲壮是当时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今天,我们才有可能喊出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人奋斗”的口号。

在过去与今天,雷锋精神的实质都是“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贡献”。今天则更突出在社会利益下的个人自由发展和多劳多得原则。正如新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的歌曲《重生》中所唱从蓝天到名利,所有你想要的,都别随风去”。(昨天中午我看了《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真好。这部电影对人性的诠释生动而正确。)

当下的时代,为每个人的个人奋斗提供了最好的、广阔的舞台。雷锋精神就体现在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上——即通过奋斗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以及你对社会所尽到的责任上。

“激情燃烧的岁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今天,在中国,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个人自由、全面发展与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新时代。为了人民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对共产党员以及我们的部队战士,依然要把奉献、牺牲精神作为提倡的侧重点。为人民的利益奋斗终身,牺牲一切永远是雷锋精神的高点,人性最光辉的亮点。我们的文艺宣传既要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倡为人民利益的牺牲精神;也要表现多劳多得的正义性,鼓励与人民利益一致性的个人奋斗。

个人奋斗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导向;社会责任和个人贡献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目标。

                         颂明

 20171231日星期日

 

【附录】陶华芳的悲剧三章

第二十章

1958年,陶芳华20岁了,长得如花似玉,是龙河口出了名的大美人了。有媒人给他说了个镇上的干部她没看上,自己相中了石岗村的一个退伍军人,叫戴福安。由于母亲从小就不断地给她讲陈玉娇烈士的故事,在陶芳华的内心深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特别崇拜军人。临出嫁时母亲对她说:“人是你自己相中的,就要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我可把话说前头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将来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了可不许往家里跑,你就是跑回来我们也不接受你。”

这一年,龙河口发生了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下,舒城县决定修建龙河口水库。

龙河口是一个饱受旱涝之苦的地方,蛤蟆撒泡尿就有涝灾,三天不下雨就旱得冒烟。《舒城县志》记载:这一带是大别山降雨的中心,汛期一到,山区只要降落一百毫米的雨量,就会有一亿立方米的大水向龙河口涌来。从1671年到1949年的278年间,这里发生的水灾就达123次,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当无情的洪水袭来时,下游汪洋一片,百姓流离颠沛,苦不堪言。

龙河口的地名则来源于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蛟龙,这条蛟龙云游到哪儿,哪儿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龙河口一带是蛟龙的巢穴,它来到这里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兴风作浪,吞没百姓的生命财产,淹没大片肥沃的田园。两岸人民每年都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梳妆打扮后送上龙口,才能免遭灾难。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年丧命。后来有一对勇敢的年轻人,誓死为民除害。他们身藏利器,奋身跳入龙口,最后杀死了蛟龙,使两岸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个传说反应出了当地老百姓对治理水患的强烈愿望。

可是要修建龙河口水库谈何容易!一缺钱,二缺物资,三缺人才。那可真是个要啥没啥的年代啊。舒城县的县委书记找到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说了三句话:“一坚决支持!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三既然是你们自己提出来要修的,那就是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临了,省里象征性地给了三百万元,算是慰问金。

从省里回来,县委书记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理解省里的难处。安徽的底子薄不说,解放这才不到10年的工夫,就修了梅山、佛子岭、磨子潭和响洪甸4座大型水库。这又立项了陈村、花凉亭两大水库。这些水库及“淠史杭灌渠”还有一大批配套工程都需要花钱啊。

 舒城县委书记立即向六安行署专员赵子厚做了汇报。赵子厚正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的职务。他一拍胸脯说:“我们现在都是过河的卒子了,只能进不能退。我也没钱给你。库区几万人的安置费用你自己去想办法。工程上我给你做点后勤工作吧。”

在大坝设计上,赵子厚心里有了个人选。他知道一个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导淮委员会”干过事的水利工程师王培性很有本事,就把他给请了出来。

王培性一听说地委专员赵子厚要邀请他出山,受宠若惊。他试探着问:“那你们的水泥和钢筋从哪来呢?”王培性知道这些物资国家相当紧缺啊。

赵子厚专员双手给王培性递了一杯茶:“没有。要有我还会请你吗?我能给你的只有人。”

王培性大惊失色:“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是一座库容量八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你一袋水泥、一根钢筋没有就要修,大坝你拿人去堆啊?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赵子厚爽朗一笑:“我们共产党人就是爱做梦。你们认为三座大山推不倒,不是让我们给推倒了吗?你们说泥腿子搞不好经济,我们这几年干得还不错嘛。你们怀疑泥腿子江山能撑多久,我们马上就要10年大庆了。”赵子厚把手搭在了王培性的肩上,“老兄,这次就和我们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吧。我梦见龙河口水库碧波荡漾,淠史杭干渠交织纵横,万亩良田稻花飘香。我给你配个办公室,装上专线电话。你先考虑三天,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真不行说明你也就那大本事了,我也不会为难你。”

王培性对共产党人敢想敢干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赵专员走后,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粒米不进,就这么来回走着,喝水撒尿,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三天夜里才感到饿了,叫来饭菜大吃了一顿。

第四天,赵子厚的专线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王培性要立即见他。

赵专员当时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听说王培性要见,立即中断会议,驱车来到了王培性的办公室,只见王培性瘦了一圈,他顿时向后勤人员发了脾气:“我特意嘱咐你们照顾好王工程师的伙食,你们是怎么搞的?”

王培性急忙解释:“是我把门锁上,规定谁也不准来打扰的。来来来,先看方案。”

方案拿到手里,这回轮到赵子厚目瞪口呆了。他王培性居然设计出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粘土心墙沙壳坝”。一千多米长的大坝,一不用水泥,二不用钢筋,不仅确保水位实现73.75米,总库容达8.2亿立方米,而且他的防洪标准还是按照一百年一遇设计,一千年一遇校核的。

赵子厚热泪盈眶,紧紧握住王培性的双手:“谢谢你,谢谢你。你终于肯和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了。”

王培性说:“你要把县水利学校的全体师生借来,叫他们24小时守在工地上,严把质量关。质量不过关我可得挨枪子哦。”

赵子厚拍着王培性的肩膀说:“这你尽可放心吧。我就请你去当副总指挥,把师生都交给你,让你亲自把关。还不行吗?”

 

第二十一章

老区人民饱受革命的熏陶,那觉悟就是不一般。一听说龙河口修水库要招民工,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就像当年参加红军一样踊跃报名。 陶芳华结婚才三天,就拎着个蓝花土布的包袱跑到工地来了。

一到工地,她把花棉袄一脱,就光着两只脚板子,专找脏活重活干,好像从来不知道啥叫苦、啥叫累。开始是挑土,她趟趟都比别人多几锹,天天又都比别人多跑几个来回。休息的哨子响了,别的姐妹早累得东倒西歪,顾不得泥里水里,朝地上一躺就眯盹过去了。她却拾起广播筒子,现编现唱,出口成章:

哎哎,同志们,听我言。

妇女能顶半边天。

挑土脚板如生风,

要做今日花木兰,

要把小伙甩后边,

要把卫星放上天。

只要我们同心干,

共产主义早实现。

 

那边的小伙们听了不乐意了,大声喊着:“你别吹牛了,你还是回家把卫星放床上吧。”

小伙们都哄笑了起来

陶芳华不急不躁,又来了一段:

 

小伙子,你别急。

不服咱们比一比。

你追我赶加油干。

兴修水利做贡献。

让陶芳华这么一逗乐,工地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

工地指挥部的一位领导正在视察进度和质量,对身边的陪同干部说:“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嘛。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石岗村的陶芳华,人也聪明。”

“嗯,‘不服咱们比比看’。她的这个主意很好。现在男女混编不好,你们可以考虑把妇女单独组织编成妇女连。和男同志搞个劳动竞赛。”

根据指挥部领导的指示。工地挑出120个妇女组建了“刘胡兰战斗连”,大伙一叠声儿地选陶芳华当连长。她呢,也不谦虚,将辫子一甩,朝高处一站:

  “刘胡兰战斗连听我口令,立正!

百十个姑娘;立刻站成了一排。一张张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身肢,直撩拨得男人们目光都发直了。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个连长却还不是党员怎么行呢?立刻郑重地向工地党支部提出了入党申请。党组织根据她的突出表现,决定批准她火线入党。陶芳华庄严地向党宣誓: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县里一度从后方调集了1200头耕牛,2000个放牛娃,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牛车大军。原想肩挑人扛出蛮力毕竟不如牛拉车来得又快又省力,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工地上本来就有了几万人,一下又冒出来这么多牛,人牛全挤在了一起,又都是石子路,每天都有崴伤牛脚的事件发生。再加上牛多饲料少,没过多久耕牛便死伤近半数。好心办坏了事。于是工地指挥部审时度势,撤掉了牛却在工地上掀起了一个开动脑筋提高工效的劳动竞赛活动。大家的创造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独轮车、平板车、木轨小火车、简易皮带运输机很快就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前面说了,龙河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粘土心墙沙壳坝”,每一批上坝的粘土,都得先测算水分,水分大了不合要求,要晒,含有杂质的,还要经筛子过几遍。大家都做得极其认真。等到粘土上了坝,要用巨大块石层层碾石渣压实。每一个块石都足有八千斤重,是几十个石匠选用万佛山上最好的青冈石凿成的。往坝上拉块石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党的人了,就得为党分忧。这一天,她找到工地指挥部,要领着“刘胡兰战斗连”的姑娘们和小伙子打擂台,在拉块石上比比高低。这事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一群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啥也不相信,找到陶芳华问虚实,一听真有这事,惊得他们一个个直眨眼睛,说道:“你编个歌唱唱也就算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石头、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

陶芳华脆脆亮亮地答了一个字:“敢!

百十个小伙子觉得这事太稀罕,凑在一起一合计,当即组成一支“董存瑞战斗连”,背地嘲笑陶芳华:“她八成是疯了,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她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

一个个“董存瑞”摩拳擦掌,为显示出男人强健的肌骨,以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天虽然还很冷,他们却清一色地脱了个光脊梁。

一见小伙子居然赤膊上阵,陶芳华暗自笑了。

擂台赛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正式开始。

  头三天,小伙子们有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八千斤重的石块被拉得平地生风,把姑娘们拉下了四十多个来回。但陶芳华却不急不躁,她平静地鼓励大家要沉得住气。她是个既能吃苦耐劳又有心计的女人,敢摆这个擂台,是因为她注意到了男人的光脊梁的弱点。她叫姑娘们穿上薄棉袄儿,还教每人缝了一个又轻巧又硬实的垫肩,并交待大家拉起来再热不要减衣服,人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

进入第四天,双方形势有了变化。

出蛮力的小伙子的肩头大都磨得又红又肿,碰不得绳,刹不下腰,拉起块石便痛苦得龇牙咧嘴。到了第六天,姑娘们就后来居上,与小伙子们打了个平手。

再往后,“刘胡兰战斗连”的士气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欢。及至第十天,“董存瑞战斗连”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车,一个个难受得五官错了位,溃不成军,终于败下阵来。

擂台赛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陶芳华名声为之大振。

 

第二十二章

“淠史杭”是大别山人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淠河、史河、杭埠河三条人造“天河”分别与大别山深山峡谷中建起的梅山、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相衔接,各种渠系上的建筑物多达十二万座。共做土石方六亿零八百万立方米,假如用它筑成三尺见方的一条长堤,这长堤是可以绕地球赤道十五周。 在皖西、豫东一万三千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岗地上,先后修成了十三条总干渠、三百八十五条分干渠和支渠以及密如蛛网的分支渠、斗渠和农渠纵横交织,使昔日严重缺水的千里岗峦出现了碧水长流的情景,九百多万亩农田由此结束了十年九旱的历史。

郭沫若曾为这一工程赋诗一首:

排沙析水分清浊,喜见源头造海洋。

河道提高三十米,山岗增产万吨粮。

倒虹吸下渠交线,切道崖头电发光。

汽艇航行风浩荡,人民力量不寻常。

 

而为了这一人间奇迹,大别山老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工程正值“困难时期”。工地上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六大两”外加瓜菜代。每人每天的生活补贴就是两毛钱。在如此险恶的生存条件下,还提出个“双百方针”,即每人每天挑担走路不能少于一百华里,每一担挑的土不得少于一百市斤。任务与吃粮挂钩,完成了“双百”任务的每天可以吃上一斤粮。人人争上游,没人愿落后。有的人挑着挑着,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许多人站在水里打桩,累了想抱着木桩喘口气,抱着抱着就已经没气了;许多人收工吃饭手还端着碗就睡着了,一睡就再没有醒过来……

当时只讲“男女都一样”,不管雨雪风霜还是天寒地冻,女人都和男人一样干。严寒的冬天,干活流了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一收工就结成了一层冰。月经来了还泡在冰冷的泥里水里。19602月上旬,正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春节期间。在东大坝合垅关键时刻,陶芳华、谢大勇、王成英等500多名男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跳入水中,组成三道人墙,使大坝合垅成功。

在龙河口水库工地行将竣工的时候,陶芳华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里的姑娘们很快也看出来了,都以为她是有喜了。陶芳华是结了婚的人,自己当然清楚,自从来到水库工地,她每天都是和姐妹们劳动在一起,吃住在一起,压根儿就没和丈夫同居过,根本没那种事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要是讲新婚三天就怀上了孩子吧,这也早过期了啊。只是有一件事儿叫她好生奇怪,就是她上堤不久便断了月经。她并没往心上去,反倒暗自庆幸,觉得没月经干起活来更方便。龙河口水库竣工之时,陶芳华的肚子就大得连走路都困难了,那时她已成了英雄,领导出于对她的关心,送她到县医院去做了个检查。一检查吓一跳:她肚子里原来淤积了两团大血块。

打这以后陶芳华就成了药罐子,没完没了地去求医治病,没完没了地去吃各种各样的中药和西药。后来血块终于渐渐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回复了健康。

陶芳华回到家以后,觉得自己新婚三天就执意上了水库,很对不住丈夫,就想多干家务活,多照顾家来做弥补。她没早没晚地干农活,回到家就洗衣做饭孝敬婆婆。一开始家里人都很和睦。可是直到二十五岁了,她依然没有怀上孩子。这下婆婆坐不住了,村里的闲言碎语也出来了,而且越说越厉害。

大别山的老百姓最记恨两种人:一是男人当叛徒,二是女人不生娃儿。 娶了个女人不能生娃,差不多等于养了个母鸡不会下蛋。

陶芳华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

“假积极,充英雄。硬是作死,害得戴家断了后。”

村里人将一盆盆脏水便朝着陶芳华的身上泼去,咒她是克夫命、妖怪转胎。婆婆的找茬、讽刺、谩骂,陶芳华都嚼碎牙齿往肚里咽,忍了。

有一天挨晚陶芳华收工回来,正要进房取东西,只见房门关着。就在她伸手推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嬉笑声。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坐在了门前的地上。

“你真敢把那个公鸡婆给休了吗?她可是有名的母老虎哩。”女人娇滴滴地说。

“怎么不敢?结婚5年她连个响屁都生不出来,还白养她这个石女干啥!”这是她男人的声音。

陶芳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婆婆从门外进来见她在抹泪,没好气地说:“装什么可怜,拉个哭丧脸给谁看啊?丧门星。还不快烧饭去!”

婆家最终把她赶出了家门。陶芳华性子硬,不愿回娘家让双亲丢脸,就孤身一人远走他乡杳无音讯了。

几年之后,陶芳华病体缠身,每逢天阴下雨就浑身疼痛难忍。她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又只身一人回到了水库边上搭了个草棚,决心死也要死在能够望得见水库大坝的地方。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2-31 08:45:29 17字 ( 0/135)

必须让奋斗者拥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和宋忠平就电影《芳华》谈“雷锋”

 

宋忠平认为《芳华》所反映的文工团的故事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只是小概率事件,冯小刚选择了这个题材则是有意放大小概率事件,并赋予内涵作为那段历史的缩影,这太小题大做了。一味地把局部现象放大到全局就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这就是问题了。会对青年产生误导。

我是完全不赞同宋忠平的这些观点的。特与之商榷。

我想从四个方面谈“雷锋”(定义一下,本文“雷锋”一般是指学雷锋人物及雷锋精神)。其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其二,当时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其三,什么是雷锋精神?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重点在第四部分。

 

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

这部影片没有把“雷锋”写成不食烟火食的、完美无缺的神一般的存在,而只是一个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可爱小伙儿,但他的命运似乎有点“悲剧”,平时大伙肆意消费他的“雷锋精神”而并没有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反而当作调侃(耍弄)的对象,最后被自己暗恋的对象落井下石受到处分。于是观众质问:这还是我们的部队吗?觉得电影好像是在对观众作“好人没好报”的误导。

这里就向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把“雷锋”的人生写暗淡了是不是就在误导“好人没好报”?

我肯定地回答文艺作品是可以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的。我写的《陶栤》中就有一个“雷锋”叫陶芳华,是陶栤的大女儿,她在修水库的工地上的表现就是典型的“活雷锋”,而她的命运比刘峰要更为“悲剧”,从做英雄到被家庭抛弃,临终前在她参加修建的水库大坝下搭了个棚,死也要死在能看到大坝的地方。我写到这个结局时嚎啕大哭(我把相关的三章附录于后,供参阅)。

我还要说明,在集体中,小伙伴消费、调侃“雷锋”的现象在电影《芳华》的70’、80’年代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比如工人中有人学雷锋做好事而当上了标兵、劳模之类,干重活时大家会不也而同地让他上,而要吃饭、拿东西时就把他推到后面去了。记得当时有一篇报道,说一个劳模被推荐去了上大学,吃饭排队时大家都把他挤到一边去:“你不是先人后己吗?”

文艺作品架空了生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生活。文艺作品反映学雷锋表面化的负面现象就是要揭示国民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发展的艰巨性。促使学雷锋落到实处。

 

 

二、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

《芳华》中有句台词:“想入党都跑来扫猪圈,还不关门。”形象地讽刺了学雷锋形式化表面化的问题。这早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到了学雷锋月,就打着旗子去扫马路、慰问敬老院等,拍几张照片、写篇宣传报道。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有这样一个观念,只要反映部队生活,就只能讲好的不能提阴暗面,事实上在《芳华》的那个年代,部队立功、入党、提干“送钱送礼找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岂止这些,就是部队接新兵也是一个“肥差”,当时只要参军,回来就可以安排在“体制内”工作,因此为了孩子参上军家长往往“不惜血本”, 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大约延续了20多年。

部队“干部子弟特殊化”问题则是始终严重存在的问题。《芳华》中小伙伴们一提到谁谁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眼睛就发光的现象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公众心理”, “高干子弟” 事实上享受到的资源与老百姓能够相比吗?他们学雷锋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

对这些人们无不心知肚明却个个噤若寒蝉,三箴其口;文艺家们更是退避三舍,你只要稍微反映一点阴暗面立马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打,不是“污蔑人民军队”,就是“毁我长城”。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吗?

 

三、什么是雷锋精神?

理解雷锋精神不能简单地背书,而要从新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对比的深层次来理解。

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如何?鲁迅的一个阿Q做了最典型的概括。东亚病夫就是当时国人给世界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专文论述,不再重复。

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主席说了,中国现在很脏,要先打扫干净。这个“脏”主要就是指国民精神中消极成分,或者叫“国民精神中的劣根性”——自私、奴性、散漫、迷信、狂妄等。

为什么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什么把进北京比作“进京赶考”?

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大国,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要荡涤掉国民精神中的污泥浊水,用崭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精神武装人民是一项极其艰巨、艰苦、长期的任务。一旦弄不好,中国的周期律就会发生。

雷锋,一个在旧社会饱受凌辱的孤儿,新社会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无比地热爱新社会,自豪地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这种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做新社会主人的朴素感情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他本人通过毛泽东选集刻苦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是雷锋精神的高点

雷锋精神的诞生具有广泛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历史的必然。并不是雷锋个人创造了雷锋精神而是时代形成了雷锋精神而雷锋本人则是这种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被时代选择并用了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时代精神。

因此,雷锋精神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响应,老百姓都从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同时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大家都要挺起胸膛有模有样地做新社会的主人了。

我们把旧中国国民精神用一个阿Q来概括的话,最能代表新中国国民精神的便是雷锋精神了。

旧中国灭亡了,但是国民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依然长期存在;雷锋精神形成了,但雷锋精神还需要成长。无论在具体的人身上还是在整个国民的集体,这种新旧社会的国民精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以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峰遭到小伙伴的调侃、耍弄,陶芳华的命运悲剧都说明了国民精神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成长的艰巨。

并不是做了一点好事一下子就成雷锋了,更不是做好事就是为了马上得到利益上的“回报”。 形式化、简单化地学雷锋、甚至把“学雷锋”当作“个人进阶”的敲门砖,实际上正是在窒息真正的雷锋精神。文学有责任揭露并旗帜鲜明地反对。

 

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

可以明确地回答,今天学雷锋决不能止于表面化的做好事,而是要像雷锋那样自觉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为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自豪并坚忍不拔地做好社会的主人

毋庸置疑,在推翻旧社会以及为新社会的大厦打基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强调新国民精神(即后来以雷锋命名的精神)中的“牺牲”一面,若非如此,先进分子便无法成为榜样,便不能把一盘散沙的国民团结起来。随着社会主义日益强大,我们在强调个人社会责任的同时,强调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人类利益的一致性。

是的,在过去,确实有“只有牺牲,才能为自己英雄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倾向。那种悲壮是当时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今天,我们才有可能喊出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人奋斗”的口号。

在过去与今天,雷锋精神的实质都是“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贡献”。今天则更突出在社会利益下的个人自由发展和多劳多得原则。正如新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的歌曲《重生》中所唱从蓝天到名利,所有你想要的,都别随风去”。(昨天中午我看了《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真好。这部电影对人性的诠释生动而正确。)

当下的时代,为每个人的个人奋斗提供了最好的、广阔的舞台。雷锋精神就体现在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上——即通过奋斗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以及你对社会所尽到的责任上。

“激情燃烧的岁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今天,在中国,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个人自由、全面发展与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新时代。为了人民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对共产党员以及我们的部队战士,依然要把奉献、牺牲精神作为提倡的侧重点。为人民的利益奋斗终身,牺牲一切永远是雷锋精神的高点,人性最光辉的亮点。我们的文艺宣传既要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倡为人民利益的牺牲精神;也要表现多劳多得的正义性,鼓励与人民利益一致性的个人奋斗。

个人奋斗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导向;社会责任和个人贡献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目标。

                         颂明

 20171231日星期日

 

【附录】陶华芳的悲剧三章

第二十章

1958年,陶芳华20岁了,长得如花似玉,是龙河口出了名的大美人了。有媒人给他说了个镇上的干部她没看上,自己相中了石岗村的一个退伍军人,叫戴福安。由于母亲从小就不断地给她讲陈玉娇烈士的故事,在陶芳华的内心深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特别崇拜军人。临出嫁时母亲对她说:“人是你自己相中的,就要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我可把话说前头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将来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了可不许往家里跑,你就是跑回来我们也不接受你。”

这一年,龙河口发生了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下,舒城县决定修建龙河口水库。

龙河口是一个饱受旱涝之苦的地方,蛤蟆撒泡尿就有涝灾,三天不下雨就旱得冒烟。《舒城县志》记载:这一带是大别山降雨的中心,汛期一到,山区只要降落一百毫米的雨量,就会有一亿立方米的大水向龙河口涌来。从1671年到1949年的278年间,这里发生的水灾就达123次,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当无情的洪水袭来时,下游汪洋一片,百姓流离颠沛,苦不堪言。

龙河口的地名则来源于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蛟龙,这条蛟龙云游到哪儿,哪儿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龙河口一带是蛟龙的巢穴,它来到这里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兴风作浪,吞没百姓的生命财产,淹没大片肥沃的田园。两岸人民每年都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梳妆打扮后送上龙口,才能免遭灾难。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年丧命。后来有一对勇敢的年轻人,誓死为民除害。他们身藏利器,奋身跳入龙口,最后杀死了蛟龙,使两岸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个传说反应出了当地老百姓对治理水患的强烈愿望。

可是要修建龙河口水库谈何容易!一缺钱,二缺物资,三缺人才。那可真是个要啥没啥的年代啊。舒城县的县委书记找到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说了三句话:“一坚决支持!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三既然是你们自己提出来要修的,那就是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临了,省里象征性地给了三百万元,算是慰问金。

从省里回来,县委书记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理解省里的难处。安徽的底子薄不说,解放这才不到10年的工夫,就修了梅山、佛子岭、磨子潭和响洪甸4座大型水库。这又立项了陈村、花凉亭两大水库。这些水库及“淠史杭灌渠”还有一大批配套工程都需要花钱啊。

 舒城县委书记立即向六安行署专员赵子厚做了汇报。赵子厚正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的职务。他一拍胸脯说:“我们现在都是过河的卒子了,只能进不能退。我也没钱给你。库区几万人的安置费用你自己去想办法。工程上我给你做点后勤工作吧。”

在大坝设计上,赵子厚心里有了个人选。他知道一个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导淮委员会”干过事的水利工程师王培性很有本事,就把他给请了出来。

王培性一听说地委专员赵子厚要邀请他出山,受宠若惊。他试探着问:“那你们的水泥和钢筋从哪来呢?”王培性知道这些物资国家相当紧缺啊。

赵子厚专员双手给王培性递了一杯茶:“没有。要有我还会请你吗?我能给你的只有人。”

王培性大惊失色:“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是一座库容量八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你一袋水泥、一根钢筋没有就要修,大坝你拿人去堆啊?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赵子厚爽朗一笑:“我们共产党人就是爱做梦。你们认为三座大山推不倒,不是让我们给推倒了吗?你们说泥腿子搞不好经济,我们这几年干得还不错嘛。你们怀疑泥腿子江山能撑多久,我们马上就要10年大庆了。”赵子厚把手搭在了王培性的肩上,“老兄,这次就和我们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吧。我梦见龙河口水库碧波荡漾,淠史杭干渠交织纵横,万亩良田稻花飘香。我给你配个办公室,装上专线电话。你先考虑三天,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真不行说明你也就那大本事了,我也不会为难你。”

王培性对共产党人敢想敢干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赵专员走后,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粒米不进,就这么来回走着,喝水撒尿,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三天夜里才感到饿了,叫来饭菜大吃了一顿。

第四天,赵子厚的专线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王培性要立即见他。

赵专员当时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听说王培性要见,立即中断会议,驱车来到了王培性的办公室,只见王培性瘦了一圈,他顿时向后勤人员发了脾气:“我特意嘱咐你们照顾好王工程师的伙食,你们是怎么搞的?”

王培性急忙解释:“是我把门锁上,规定谁也不准来打扰的。来来来,先看方案。”

方案拿到手里,这回轮到赵子厚目瞪口呆了。他王培性居然设计出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粘土心墙沙壳坝”。一千多米长的大坝,一不用水泥,二不用钢筋,不仅确保水位实现73.75米,总库容达8.2亿立方米,而且他的防洪标准还是按照一百年一遇设计,一千年一遇校核的。

赵子厚热泪盈眶,紧紧握住王培性的双手:“谢谢你,谢谢你。你终于肯和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了。”

王培性说:“你要把县水利学校的全体师生借来,叫他们24小时守在工地上,严把质量关。质量不过关我可得挨枪子哦。”

赵子厚拍着王培性的肩膀说:“这你尽可放心吧。我就请你去当副总指挥,把师生都交给你,让你亲自把关。还不行吗?”

 

第二十一章

老区人民饱受革命的熏陶,那觉悟就是不一般。一听说龙河口修水库要招民工,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就像当年参加红军一样踊跃报名。 陶芳华结婚才三天,就拎着个蓝花土布的包袱跑到工地来了。

一到工地,她把花棉袄一脱,就光着两只脚板子,专找脏活重活干,好像从来不知道啥叫苦、啥叫累。开始是挑土,她趟趟都比别人多几锹,天天又都比别人多跑几个来回。休息的哨子响了,别的姐妹早累得东倒西歪,顾不得泥里水里,朝地上一躺就眯盹过去了。她却拾起广播筒子,现编现唱,出口成章:

哎哎,同志们,听我言。

妇女能顶半边天。

挑土脚板如生风,

要做今日花木兰,

要把小伙甩后边,

要把卫星放上天。

只要我们同心干,

共产主义早实现。

 

那边的小伙们听了不乐意了,大声喊着:“你别吹牛了,你还是回家把卫星放床上吧。”

小伙们都哄笑了起来

陶芳华不急不躁,又来了一段:

 

小伙子,你别急。

不服咱们比一比。

你追我赶加油干。

兴修水利做贡献。

让陶芳华这么一逗乐,工地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

工地指挥部的一位领导正在视察进度和质量,对身边的陪同干部说:“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嘛。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石岗村的陶芳华,人也聪明。”

“嗯,‘不服咱们比比看’。她的这个主意很好。现在男女混编不好,你们可以考虑把妇女单独组织编成妇女连。和男同志搞个劳动竞赛。”

根据指挥部领导的指示。工地挑出120个妇女组建了“刘胡兰战斗连”,大伙一叠声儿地选陶芳华当连长。她呢,也不谦虚,将辫子一甩,朝高处一站:

  “刘胡兰战斗连听我口令,立正!

百十个姑娘;立刻站成了一排。一张张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身肢,直撩拨得男人们目光都发直了。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个连长却还不是党员怎么行呢?立刻郑重地向工地党支部提出了入党申请。党组织根据她的突出表现,决定批准她火线入党。陶芳华庄严地向党宣誓: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县里一度从后方调集了1200头耕牛,2000个放牛娃,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牛车大军。原想肩挑人扛出蛮力毕竟不如牛拉车来得又快又省力,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工地上本来就有了几万人,一下又冒出来这么多牛,人牛全挤在了一起,又都是石子路,每天都有崴伤牛脚的事件发生。再加上牛多饲料少,没过多久耕牛便死伤近半数。好心办坏了事。于是工地指挥部审时度势,撤掉了牛却在工地上掀起了一个开动脑筋提高工效的劳动竞赛活动。大家的创造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独轮车、平板车、木轨小火车、简易皮带运输机很快就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前面说了,龙河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粘土心墙沙壳坝”,每一批上坝的粘土,都得先测算水分,水分大了不合要求,要晒,含有杂质的,还要经筛子过几遍。大家都做得极其认真。等到粘土上了坝,要用巨大块石层层碾石渣压实。每一个块石都足有八千斤重,是几十个石匠选用万佛山上最好的青冈石凿成的。往坝上拉块石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党的人了,就得为党分忧。这一天,她找到工地指挥部,要领着“刘胡兰战斗连”的姑娘们和小伙子打擂台,在拉块石上比比高低。这事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一群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啥也不相信,找到陶芳华问虚实,一听真有这事,惊得他们一个个直眨眼睛,说道:“你编个歌唱唱也就算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石头、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

陶芳华脆脆亮亮地答了一个字:“敢!

百十个小伙子觉得这事太稀罕,凑在一起一合计,当即组成一支“董存瑞战斗连”,背地嘲笑陶芳华:“她八成是疯了,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她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

一个个“董存瑞”摩拳擦掌,为显示出男人强健的肌骨,以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天虽然还很冷,他们却清一色地脱了个光脊梁。

一见小伙子居然赤膊上阵,陶芳华暗自笑了。

擂台赛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正式开始。

  头三天,小伙子们有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八千斤重的石块被拉得平地生风,把姑娘们拉下了四十多个来回。但陶芳华却不急不躁,她平静地鼓励大家要沉得住气。她是个既能吃苦耐劳又有心计的女人,敢摆这个擂台,是因为她注意到了男人的光脊梁的弱点。她叫姑娘们穿上薄棉袄儿,还教每人缝了一个又轻巧又硬实的垫肩,并交待大家拉起来再热不要减衣服,人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

进入第四天,双方形势有了变化。

出蛮力的小伙子的肩头大都磨得又红又肿,碰不得绳,刹不下腰,拉起块石便痛苦得龇牙咧嘴。到了第六天,姑娘们就后来居上,与小伙子们打了个平手。

再往后,“刘胡兰战斗连”的士气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欢。及至第十天,“董存瑞战斗连”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车,一个个难受得五官错了位,溃不成军,终于败下阵来。

擂台赛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陶芳华名声为之大振。

 

第二十二章

“淠史杭”是大别山人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淠河、史河、杭埠河三条人造“天河”分别与大别山深山峡谷中建起的梅山、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相衔接,各种渠系上的建筑物多达十二万座。共做土石方六亿零八百万立方米,假如用它筑成三尺见方的一条长堤,这长堤是可以绕地球赤道十五周。 在皖西、豫东一万三千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岗地上,先后修成了十三条总干渠、三百八十五条分干渠和支渠以及密如蛛网的分支渠、斗渠和农渠纵横交织,使昔日严重缺水的千里岗峦出现了碧水长流的情景,九百多万亩农田由此结束了十年九旱的历史。

郭沫若曾为这一工程赋诗一首:

排沙析水分清浊,喜见源头造海洋。

河道提高三十米,山岗增产万吨粮。

倒虹吸下渠交线,切道崖头电发光。

汽艇航行风浩荡,人民力量不寻常。

 

而为了这一人间奇迹,大别山老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工程正值“困难时期”。工地上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六大两”外加瓜菜代。每人每天的生活补贴就是两毛钱。在如此险恶的生存条件下,还提出个“双百方针”,即每人每天挑担走路不能少于一百华里,每一担挑的土不得少于一百市斤。任务与吃粮挂钩,完成了“双百”任务的每天可以吃上一斤粮。人人争上游,没人愿落后。有的人挑着挑着,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许多人站在水里打桩,累了想抱着木桩喘口气,抱着抱着就已经没气了;许多人收工吃饭手还端着碗就睡着了,一睡就再没有醒过来……

当时只讲“男女都一样”,不管雨雪风霜还是天寒地冻,女人都和男人一样干。严寒的冬天,干活流了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一收工就结成了一层冰。月经来了还泡在冰冷的泥里水里。19602月上旬,正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春节期间。在东大坝合垅关键时刻,陶芳华、谢大勇、王成英等500多名男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跳入水中,组成三道人墙,使大坝合垅成功。

在龙河口水库工地行将竣工的时候,陶芳华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里的姑娘们很快也看出来了,都以为她是有喜了。陶芳华是结了婚的人,自己当然清楚,自从来到水库工地,她每天都是和姐妹们劳动在一起,吃住在一起,压根儿就没和丈夫同居过,根本没那种事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要是讲新婚三天就怀上了孩子吧,这也早过期了啊。只是有一件事儿叫她好生奇怪,就是她上堤不久便断了月经。她并没往心上去,反倒暗自庆幸,觉得没月经干起活来更方便。龙河口水库竣工之时,陶芳华的肚子就大得连走路都困难了,那时她已成了英雄,领导出于对她的关心,送她到县医院去做了个检查。一检查吓一跳:她肚子里原来淤积了两团大血块。

打这以后陶芳华就成了药罐子,没完没了地去求医治病,没完没了地去吃各种各样的中药和西药。后来血块终于渐渐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回复了健康。

陶芳华回到家以后,觉得自己新婚三天就执意上了水库,很对不住丈夫,就想多干家务活,多照顾家来做弥补。她没早没晚地干农活,回到家就洗衣做饭孝敬婆婆。一开始家里人都很和睦。可是直到二十五岁了,她依然没有怀上孩子。这下婆婆坐不住了,村里的闲言碎语也出来了,而且越说越厉害。

大别山的老百姓最记恨两种人:一是男人当叛徒,二是女人不生娃儿。 娶了个女人不能生娃,差不多等于养了个母鸡不会下蛋。

陶芳华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

“假积极,充英雄。硬是作死,害得戴家断了后。”

村里人将一盆盆脏水便朝着陶芳华的身上泼去,咒她是克夫命、妖怪转胎。婆婆的找茬、讽刺、谩骂,陶芳华都嚼碎牙齿往肚里咽,忍了。

有一天挨晚陶芳华收工回来,正要进房取东西,只见房门关着。就在她伸手推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嬉笑声。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坐在了门前的地上。

“你真敢把那个公鸡婆给休了吗?她可是有名的母老虎哩。”女人娇滴滴地说。

“怎么不敢?结婚5年她连个响屁都生不出来,还白养她这个石女干啥!”这是她男人的声音。

陶芳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婆婆从门外进来见她在抹泪,没好气地说:“装什么可怜,拉个哭丧脸给谁看啊?丧门星。还不快烧饭去!”

婆家最终把她赶出了家门。陶芳华性子硬,不愿回娘家让双亲丢脸,就孤身一人远走他乡杳无音讯了。

几年之后,陶芳华病体缠身,每逢天阴下雨就浑身疼痛难忍。她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又只身一人回到了水库边上搭了个草棚,决心死也要死在能够望得见水库大坝的地方。

海堤梦言 发表于  2017-12-31 08:52:49 63字 ( 0/37)

无论是艺术还是意识流,在世界上都有一些共性的东西,例如真善美,芳华在英美遭冷遇足以说明,无论是艺术还是其他,它都是失败的...

   和宋忠平就电影《芳华》谈“雷锋”

 

宋忠平认为《芳华》所反映的文工团的故事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只是小概率事件,冯小刚选择了这个题材则是有意放大小概率事件,并赋予内涵作为那段历史的缩影,这太小题大做了。一味地把局部现象放大到全局就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这就是问题了。会对青年产生误导。

我是完全不赞同宋忠平的这些观点的。特与之商榷。

我想从四个方面谈“雷锋”(定义一下,本文“雷锋”一般是指学雷锋人物及雷锋精神)。其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其二,当时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其三,什么是雷锋精神?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重点在第四部分。

 

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

这部影片没有把“雷锋”写成不食烟火食的、完美无缺的神一般的存在,而只是一个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可爱小伙儿,但他的命运似乎有点“悲剧”,平时大伙肆意消费他的“雷锋精神”而并没有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反而当作调侃(耍弄)的对象,最后被自己暗恋的对象落井下石受到处分。于是观众质问:这还是我们的部队吗?觉得电影好像是在对观众作“好人没好报”的误导。

这里就向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把“雷锋”的人生写暗淡了是不是就在误导“好人没好报”?

我肯定地回答文艺作品是可以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的。我写的《陶栤》中就有一个“雷锋”叫陶芳华,是陶栤的大女儿,她在修水库的工地上的表现就是典型的“活雷锋”,而她的命运比刘峰要更为“悲剧”,从做英雄到被家庭抛弃,临终前在她参加修建的水库大坝下搭了个棚,死也要死在能看到大坝的地方。我写到这个结局时嚎啕大哭(我把相关的三章附录于后,供参阅)。

我还要说明,在集体中,小伙伴消费、调侃“雷锋”的现象在电影《芳华》的70’、80’年代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比如工人中有人学雷锋做好事而当上了标兵、劳模之类,干重活时大家会不也而同地让他上,而要吃饭、拿东西时就把他推到后面去了。记得当时有一篇报道,说一个劳模被推荐去了上大学,吃饭排队时大家都把他挤到一边去:“你不是先人后己吗?”

文艺作品架空了生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生活。文艺作品反映学雷锋表面化的负面现象就是要揭示国民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发展的艰巨性。促使学雷锋落到实处。

 

 

二、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

《芳华》中有句台词:“想入党都跑来扫猪圈,还不关门。”形象地讽刺了学雷锋形式化表面化的问题。这早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到了学雷锋月,就打着旗子去扫马路、慰问敬老院等,拍几张照片、写篇宣传报道。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有这样一个观念,只要反映部队生活,就只能讲好的不能提阴暗面,事实上在《芳华》的那个年代,部队立功、入党、提干“送钱送礼找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岂止这些,就是部队接新兵也是一个“肥差”,当时只要参军,回来就可以安排在“体制内”工作,因此为了孩子参上军家长往往“不惜血本”, 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大约延续了20多年。

部队“干部子弟特殊化”问题则是始终严重存在的问题。《芳华》中小伙伴们一提到谁谁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眼睛就发光的现象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公众心理”, “高干子弟” 事实上享受到的资源与老百姓能够相比吗?他们学雷锋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

对这些人们无不心知肚明却个个噤若寒蝉,三箴其口;文艺家们更是退避三舍,你只要稍微反映一点阴暗面立马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打,不是“污蔑人民军队”,就是“毁我长城”。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吗?

 

三、什么是雷锋精神?

理解雷锋精神不能简单地背书,而要从新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对比的深层次来理解。

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如何?鲁迅的一个阿Q做了最典型的概括。东亚病夫就是当时国人给世界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专文论述,不再重复。

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主席说了,中国现在很脏,要先打扫干净。这个“脏”主要就是指国民精神中消极成分,或者叫“国民精神中的劣根性”——自私、奴性、散漫、迷信、狂妄等。

为什么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什么把进北京比作“进京赶考”?

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大国,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要荡涤掉国民精神中的污泥浊水,用崭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精神武装人民是一项极其艰巨、艰苦、长期的任务。一旦弄不好,中国的周期律就会发生。

雷锋,一个在旧社会饱受凌辱的孤儿,新社会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无比地热爱新社会,自豪地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这种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做新社会主人的朴素感情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他本人通过毛泽东选集刻苦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是雷锋精神的高点

雷锋精神的诞生具有广泛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历史的必然。并不是雷锋个人创造了雷锋精神而是时代形成了雷锋精神而雷锋本人则是这种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被时代选择并用了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时代精神。

因此,雷锋精神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响应,老百姓都从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同时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大家都要挺起胸膛有模有样地做新社会的主人了。

我们把旧中国国民精神用一个阿Q来概括的话,最能代表新中国国民精神的便是雷锋精神了。

旧中国灭亡了,但是国民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依然长期存在;雷锋精神形成了,但雷锋精神还需要成长。无论在具体的人身上还是在整个国民的集体,这种新旧社会的国民精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以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峰遭到小伙伴的调侃、耍弄,陶芳华的命运悲剧都说明了国民精神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成长的艰巨。

并不是做了一点好事一下子就成雷锋了,更不是做好事就是为了马上得到利益上的“回报”。 形式化、简单化地学雷锋、甚至把“学雷锋”当作“个人进阶”的敲门砖,实际上正是在窒息真正的雷锋精神。文学有责任揭露并旗帜鲜明地反对。

 

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

可以明确地回答,今天学雷锋决不能止于表面化的做好事,而是要像雷锋那样自觉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为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自豪并坚忍不拔地做好社会的主人

毋庸置疑,在推翻旧社会以及为新社会的大厦打基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强调新国民精神(即后来以雷锋命名的精神)中的“牺牲”一面,若非如此,先进分子便无法成为榜样,便不能把一盘散沙的国民团结起来。随着社会主义日益强大,我们在强调个人社会责任的同时,强调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人类利益的一致性。

是的,在过去,确实有“只有牺牲,才能为自己英雄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倾向。那种悲壮是当时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今天,我们才有可能喊出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人奋斗”的口号。

在过去与今天,雷锋精神的实质都是“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贡献”。今天则更突出在社会利益下的个人自由发展和多劳多得原则。正如新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的歌曲《重生》中所唱从蓝天到名利,所有你想要的,都别随风去”。(昨天中午我看了《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真好。这部电影对人性的诠释生动而正确。)

当下的时代,为每个人的个人奋斗提供了最好的、广阔的舞台。雷锋精神就体现在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上——即通过奋斗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以及你对社会所尽到的责任上。

“激情燃烧的岁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今天,在中国,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个人自由、全面发展与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新时代。为了人民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对共产党员以及我们的部队战士,依然要把奉献、牺牲精神作为提倡的侧重点。为人民的利益奋斗终身,牺牲一切永远是雷锋精神的高点,人性最光辉的亮点。我们的文艺宣传既要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倡为人民利益的牺牲精神;也要表现多劳多得的正义性,鼓励与人民利益一致性的个人奋斗。

个人奋斗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导向;社会责任和个人贡献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目标。

                         颂明

 20171231日星期日

 

【附录】陶华芳的悲剧三章

第二十章

1958年,陶芳华20岁了,长得如花似玉,是龙河口出了名的大美人了。有媒人给他说了个镇上的干部她没看上,自己相中了石岗村的一个退伍军人,叫戴福安。由于母亲从小就不断地给她讲陈玉娇烈士的故事,在陶芳华的内心深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特别崇拜军人。临出嫁时母亲对她说:“人是你自己相中的,就要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我可把话说前头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将来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了可不许往家里跑,你就是跑回来我们也不接受你。”

这一年,龙河口发生了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下,舒城县决定修建龙河口水库。

龙河口是一个饱受旱涝之苦的地方,蛤蟆撒泡尿就有涝灾,三天不下雨就旱得冒烟。《舒城县志》记载:这一带是大别山降雨的中心,汛期一到,山区只要降落一百毫米的雨量,就会有一亿立方米的大水向龙河口涌来。从1671年到1949年的278年间,这里发生的水灾就达123次,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当无情的洪水袭来时,下游汪洋一片,百姓流离颠沛,苦不堪言。

龙河口的地名则来源于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蛟龙,这条蛟龙云游到哪儿,哪儿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龙河口一带是蛟龙的巢穴,它来到这里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兴风作浪,吞没百姓的生命财产,淹没大片肥沃的田园。两岸人民每年都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梳妆打扮后送上龙口,才能免遭灾难。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年丧命。后来有一对勇敢的年轻人,誓死为民除害。他们身藏利器,奋身跳入龙口,最后杀死了蛟龙,使两岸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个传说反应出了当地老百姓对治理水患的强烈愿望。

可是要修建龙河口水库谈何容易!一缺钱,二缺物资,三缺人才。那可真是个要啥没啥的年代啊。舒城县的县委书记找到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说了三句话:“一坚决支持!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三既然是你们自己提出来要修的,那就是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临了,省里象征性地给了三百万元,算是慰问金。

从省里回来,县委书记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理解省里的难处。安徽的底子薄不说,解放这才不到10年的工夫,就修了梅山、佛子岭、磨子潭和响洪甸4座大型水库。这又立项了陈村、花凉亭两大水库。这些水库及“淠史杭灌渠”还有一大批配套工程都需要花钱啊。

 舒城县委书记立即向六安行署专员赵子厚做了汇报。赵子厚正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的职务。他一拍胸脯说:“我们现在都是过河的卒子了,只能进不能退。我也没钱给你。库区几万人的安置费用你自己去想办法。工程上我给你做点后勤工作吧。”

在大坝设计上,赵子厚心里有了个人选。他知道一个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导淮委员会”干过事的水利工程师王培性很有本事,就把他给请了出来。

王培性一听说地委专员赵子厚要邀请他出山,受宠若惊。他试探着问:“那你们的水泥和钢筋从哪来呢?”王培性知道这些物资国家相当紧缺啊。

赵子厚专员双手给王培性递了一杯茶:“没有。要有我还会请你吗?我能给你的只有人。”

王培性大惊失色:“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是一座库容量八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你一袋水泥、一根钢筋没有就要修,大坝你拿人去堆啊?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赵子厚爽朗一笑:“我们共产党人就是爱做梦。你们认为三座大山推不倒,不是让我们给推倒了吗?你们说泥腿子搞不好经济,我们这几年干得还不错嘛。你们怀疑泥腿子江山能撑多久,我们马上就要10年大庆了。”赵子厚把手搭在了王培性的肩上,“老兄,这次就和我们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吧。我梦见龙河口水库碧波荡漾,淠史杭干渠交织纵横,万亩良田稻花飘香。我给你配个办公室,装上专线电话。你先考虑三天,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真不行说明你也就那大本事了,我也不会为难你。”

王培性对共产党人敢想敢干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赵专员走后,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粒米不进,就这么来回走着,喝水撒尿,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三天夜里才感到饿了,叫来饭菜大吃了一顿。

第四天,赵子厚的专线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王培性要立即见他。

赵专员当时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听说王培性要见,立即中断会议,驱车来到了王培性的办公室,只见王培性瘦了一圈,他顿时向后勤人员发了脾气:“我特意嘱咐你们照顾好王工程师的伙食,你们是怎么搞的?”

王培性急忙解释:“是我把门锁上,规定谁也不准来打扰的。来来来,先看方案。”

方案拿到手里,这回轮到赵子厚目瞪口呆了。他王培性居然设计出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粘土心墙沙壳坝”。一千多米长的大坝,一不用水泥,二不用钢筋,不仅确保水位实现73.75米,总库容达8.2亿立方米,而且他的防洪标准还是按照一百年一遇设计,一千年一遇校核的。

赵子厚热泪盈眶,紧紧握住王培性的双手:“谢谢你,谢谢你。你终于肯和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了。”

王培性说:“你要把县水利学校的全体师生借来,叫他们24小时守在工地上,严把质量关。质量不过关我可得挨枪子哦。”

赵子厚拍着王培性的肩膀说:“这你尽可放心吧。我就请你去当副总指挥,把师生都交给你,让你亲自把关。还不行吗?”

 

第二十一章

老区人民饱受革命的熏陶,那觉悟就是不一般。一听说龙河口修水库要招民工,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就像当年参加红军一样踊跃报名。 陶芳华结婚才三天,就拎着个蓝花土布的包袱跑到工地来了。

一到工地,她把花棉袄一脱,就光着两只脚板子,专找脏活重活干,好像从来不知道啥叫苦、啥叫累。开始是挑土,她趟趟都比别人多几锹,天天又都比别人多跑几个来回。休息的哨子响了,别的姐妹早累得东倒西歪,顾不得泥里水里,朝地上一躺就眯盹过去了。她却拾起广播筒子,现编现唱,出口成章:

哎哎,同志们,听我言。

妇女能顶半边天。

挑土脚板如生风,

要做今日花木兰,

要把小伙甩后边,

要把卫星放上天。

只要我们同心干,

共产主义早实现。

 

那边的小伙们听了不乐意了,大声喊着:“你别吹牛了,你还是回家把卫星放床上吧。”

小伙们都哄笑了起来

陶芳华不急不躁,又来了一段:

 

小伙子,你别急。

不服咱们比一比。

你追我赶加油干。

兴修水利做贡献。

让陶芳华这么一逗乐,工地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

工地指挥部的一位领导正在视察进度和质量,对身边的陪同干部说:“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嘛。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石岗村的陶芳华,人也聪明。”

“嗯,‘不服咱们比比看’。她的这个主意很好。现在男女混编不好,你们可以考虑把妇女单独组织编成妇女连。和男同志搞个劳动竞赛。”

根据指挥部领导的指示。工地挑出120个妇女组建了“刘胡兰战斗连”,大伙一叠声儿地选陶芳华当连长。她呢,也不谦虚,将辫子一甩,朝高处一站:

  “刘胡兰战斗连听我口令,立正!

百十个姑娘;立刻站成了一排。一张张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身肢,直撩拨得男人们目光都发直了。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个连长却还不是党员怎么行呢?立刻郑重地向工地党支部提出了入党申请。党组织根据她的突出表现,决定批准她火线入党。陶芳华庄严地向党宣誓: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县里一度从后方调集了1200头耕牛,2000个放牛娃,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牛车大军。原想肩挑人扛出蛮力毕竟不如牛拉车来得又快又省力,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工地上本来就有了几万人,一下又冒出来这么多牛,人牛全挤在了一起,又都是石子路,每天都有崴伤牛脚的事件发生。再加上牛多饲料少,没过多久耕牛便死伤近半数。好心办坏了事。于是工地指挥部审时度势,撤掉了牛却在工地上掀起了一个开动脑筋提高工效的劳动竞赛活动。大家的创造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独轮车、平板车、木轨小火车、简易皮带运输机很快就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前面说了,龙河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粘土心墙沙壳坝”,每一批上坝的粘土,都得先测算水分,水分大了不合要求,要晒,含有杂质的,还要经筛子过几遍。大家都做得极其认真。等到粘土上了坝,要用巨大块石层层碾石渣压实。每一个块石都足有八千斤重,是几十个石匠选用万佛山上最好的青冈石凿成的。往坝上拉块石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党的人了,就得为党分忧。这一天,她找到工地指挥部,要领着“刘胡兰战斗连”的姑娘们和小伙子打擂台,在拉块石上比比高低。这事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一群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啥也不相信,找到陶芳华问虚实,一听真有这事,惊得他们一个个直眨眼睛,说道:“你编个歌唱唱也就算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石头、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

陶芳华脆脆亮亮地答了一个字:“敢!

百十个小伙子觉得这事太稀罕,凑在一起一合计,当即组成一支“董存瑞战斗连”,背地嘲笑陶芳华:“她八成是疯了,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她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

一个个“董存瑞”摩拳擦掌,为显示出男人强健的肌骨,以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天虽然还很冷,他们却清一色地脱了个光脊梁。

一见小伙子居然赤膊上阵,陶芳华暗自笑了。

擂台赛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正式开始。

  头三天,小伙子们有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八千斤重的石块被拉得平地生风,把姑娘们拉下了四十多个来回。但陶芳华却不急不躁,她平静地鼓励大家要沉得住气。她是个既能吃苦耐劳又有心计的女人,敢摆这个擂台,是因为她注意到了男人的光脊梁的弱点。她叫姑娘们穿上薄棉袄儿,还教每人缝了一个又轻巧又硬实的垫肩,并交待大家拉起来再热不要减衣服,人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

进入第四天,双方形势有了变化。

出蛮力的小伙子的肩头大都磨得又红又肿,碰不得绳,刹不下腰,拉起块石便痛苦得龇牙咧嘴。到了第六天,姑娘们就后来居上,与小伙子们打了个平手。

再往后,“刘胡兰战斗连”的士气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欢。及至第十天,“董存瑞战斗连”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车,一个个难受得五官错了位,溃不成军,终于败下阵来。

擂台赛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陶芳华名声为之大振。

 

第二十二章

“淠史杭”是大别山人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淠河、史河、杭埠河三条人造“天河”分别与大别山深山峡谷中建起的梅山、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相衔接,各种渠系上的建筑物多达十二万座。共做土石方六亿零八百万立方米,假如用它筑成三尺见方的一条长堤,这长堤是可以绕地球赤道十五周。 在皖西、豫东一万三千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岗地上,先后修成了十三条总干渠、三百八十五条分干渠和支渠以及密如蛛网的分支渠、斗渠和农渠纵横交织,使昔日严重缺水的千里岗峦出现了碧水长流的情景,九百多万亩农田由此结束了十年九旱的历史。

郭沫若曾为这一工程赋诗一首:

排沙析水分清浊,喜见源头造海洋。

河道提高三十米,山岗增产万吨粮。

倒虹吸下渠交线,切道崖头电发光。

汽艇航行风浩荡,人民力量不寻常。

 

而为了这一人间奇迹,大别山老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工程正值“困难时期”。工地上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六大两”外加瓜菜代。每人每天的生活补贴就是两毛钱。在如此险恶的生存条件下,还提出个“双百方针”,即每人每天挑担走路不能少于一百华里,每一担挑的土不得少于一百市斤。任务与吃粮挂钩,完成了“双百”任务的每天可以吃上一斤粮。人人争上游,没人愿落后。有的人挑着挑着,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许多人站在水里打桩,累了想抱着木桩喘口气,抱着抱着就已经没气了;许多人收工吃饭手还端着碗就睡着了,一睡就再没有醒过来……

当时只讲“男女都一样”,不管雨雪风霜还是天寒地冻,女人都和男人一样干。严寒的冬天,干活流了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一收工就结成了一层冰。月经来了还泡在冰冷的泥里水里。19602月上旬,正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春节期间。在东大坝合垅关键时刻,陶芳华、谢大勇、王成英等500多名男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跳入水中,组成三道人墙,使大坝合垅成功。

在龙河口水库工地行将竣工的时候,陶芳华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里的姑娘们很快也看出来了,都以为她是有喜了。陶芳华是结了婚的人,自己当然清楚,自从来到水库工地,她每天都是和姐妹们劳动在一起,吃住在一起,压根儿就没和丈夫同居过,根本没那种事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要是讲新婚三天就怀上了孩子吧,这也早过期了啊。只是有一件事儿叫她好生奇怪,就是她上堤不久便断了月经。她并没往心上去,反倒暗自庆幸,觉得没月经干起活来更方便。龙河口水库竣工之时,陶芳华的肚子就大得连走路都困难了,那时她已成了英雄,领导出于对她的关心,送她到县医院去做了个检查。一检查吓一跳:她肚子里原来淤积了两团大血块。

打这以后陶芳华就成了药罐子,没完没了地去求医治病,没完没了地去吃各种各样的中药和西药。后来血块终于渐渐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回复了健康。

陶芳华回到家以后,觉得自己新婚三天就执意上了水库,很对不住丈夫,就想多干家务活,多照顾家来做弥补。她没早没晚地干农活,回到家就洗衣做饭孝敬婆婆。一开始家里人都很和睦。可是直到二十五岁了,她依然没有怀上孩子。这下婆婆坐不住了,村里的闲言碎语也出来了,而且越说越厉害。

大别山的老百姓最记恨两种人:一是男人当叛徒,二是女人不生娃儿。 娶了个女人不能生娃,差不多等于养了个母鸡不会下蛋。

陶芳华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

“假积极,充英雄。硬是作死,害得戴家断了后。”

村里人将一盆盆脏水便朝着陶芳华的身上泼去,咒她是克夫命、妖怪转胎。婆婆的找茬、讽刺、谩骂,陶芳华都嚼碎牙齿往肚里咽,忍了。

有一天挨晚陶芳华收工回来,正要进房取东西,只见房门关着。就在她伸手推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嬉笑声。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坐在了门前的地上。

“你真敢把那个公鸡婆给休了吗?她可是有名的母老虎哩。”女人娇滴滴地说。

“怎么不敢?结婚5年她连个响屁都生不出来,还白养她这个石女干啥!”这是她男人的声音。

陶芳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婆婆从门外进来见她在抹泪,没好气地说:“装什么可怜,拉个哭丧脸给谁看啊?丧门星。还不快烧饭去!”

婆家最终把她赶出了家门。陶芳华性子硬,不愿回娘家让双亲丢脸,就孤身一人远走他乡杳无音讯了。

几年之后,陶芳华病体缠身,每逢天阴下雨就浑身疼痛难忍。她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又只身一人回到了水库边上搭了个草棚,决心死也要死在能够望得见水库大坝的地方。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2-31 08:56:50 58字 ( 0/75)

为人民利益奋斗终生,牺牲个人的一切是雷锋精神的高点;有一技之长、脚踏实地工作,为社会做出实际贡献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

   和宋忠平就电影《芳华》谈“雷锋”

 

宋忠平认为《芳华》所反映的文工团的故事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只是小概率事件,冯小刚选择了这个题材则是有意放大小概率事件,并赋予内涵作为那段历史的缩影,这太小题大做了。一味地把局部现象放大到全局就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这就是问题了。会对青年产生误导。

我是完全不赞同宋忠平的这些观点的。特与之商榷。

我想从四个方面谈“雷锋”(定义一下,本文“雷锋”一般是指学雷锋人物及雷锋精神)。其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其二,当时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其三,什么是雷锋精神?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重点在第四部分。

 

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

这部影片没有把“雷锋”写成不食烟火食的、完美无缺的神一般的存在,而只是一个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可爱小伙儿,但他的命运似乎有点“悲剧”,平时大伙肆意消费他的“雷锋精神”而并没有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反而当作调侃(耍弄)的对象,最后被自己暗恋的对象落井下石受到处分。于是观众质问:这还是我们的部队吗?觉得电影好像是在对观众作“好人没好报”的误导。

这里就向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把“雷锋”的人生写暗淡了是不是就在误导“好人没好报”?

我肯定地回答文艺作品是可以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的。我写的《陶栤》中就有一个“雷锋”叫陶芳华,是陶栤的大女儿,她在修水库的工地上的表现就是典型的“活雷锋”,而她的命运比刘峰要更为“悲剧”,从做英雄到被家庭抛弃,临终前在她参加修建的水库大坝下搭了个棚,死也要死在能看到大坝的地方。我写到这个结局时嚎啕大哭(我把相关的三章附录于后,供参阅)。

我还要说明,在集体中,小伙伴消费、调侃“雷锋”的现象在电影《芳华》的70’、80’年代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比如工人中有人学雷锋做好事而当上了标兵、劳模之类,干重活时大家会不也而同地让他上,而要吃饭、拿东西时就把他推到后面去了。记得当时有一篇报道,说一个劳模被推荐去了上大学,吃饭排队时大家都把他挤到一边去:“你不是先人后己吗?”

文艺作品架空了生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生活。文艺作品反映学雷锋表面化的负面现象就是要揭示国民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发展的艰巨性。促使学雷锋落到实处。

 

 

二、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

《芳华》中有句台词:“想入党都跑来扫猪圈,还不关门。”形象地讽刺了学雷锋形式化表面化的问题。这早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到了学雷锋月,就打着旗子去扫马路、慰问敬老院等,拍几张照片、写篇宣传报道。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有这样一个观念,只要反映部队生活,就只能讲好的不能提阴暗面,事实上在《芳华》的那个年代,部队立功、入党、提干“送钱送礼找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岂止这些,就是部队接新兵也是一个“肥差”,当时只要参军,回来就可以安排在“体制内”工作,因此为了孩子参上军家长往往“不惜血本”, 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大约延续了20多年。

部队“干部子弟特殊化”问题则是始终严重存在的问题。《芳华》中小伙伴们一提到谁谁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眼睛就发光的现象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公众心理”, “高干子弟” 事实上享受到的资源与老百姓能够相比吗?他们学雷锋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

对这些人们无不心知肚明却个个噤若寒蝉,三箴其口;文艺家们更是退避三舍,你只要稍微反映一点阴暗面立马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打,不是“污蔑人民军队”,就是“毁我长城”。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吗?

 

三、什么是雷锋精神?

理解雷锋精神不能简单地背书,而要从新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对比的深层次来理解。

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如何?鲁迅的一个阿Q做了最典型的概括。东亚病夫就是当时国人给世界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专文论述,不再重复。

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主席说了,中国现在很脏,要先打扫干净。这个“脏”主要就是指国民精神中消极成分,或者叫“国民精神中的劣根性”——自私、奴性、散漫、迷信、狂妄等。

为什么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什么把进北京比作“进京赶考”?

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大国,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要荡涤掉国民精神中的污泥浊水,用崭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精神武装人民是一项极其艰巨、艰苦、长期的任务。一旦弄不好,中国的周期律就会发生。

雷锋,一个在旧社会饱受凌辱的孤儿,新社会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无比地热爱新社会,自豪地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这种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做新社会主人的朴素感情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他本人通过毛泽东选集刻苦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是雷锋精神的高点

雷锋精神的诞生具有广泛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历史的必然。并不是雷锋个人创造了雷锋精神而是时代形成了雷锋精神而雷锋本人则是这种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被时代选择并用了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时代精神。

因此,雷锋精神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响应,老百姓都从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同时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大家都要挺起胸膛有模有样地做新社会的主人了。

我们把旧中国国民精神用一个阿Q来概括的话,最能代表新中国国民精神的便是雷锋精神了。

旧中国灭亡了,但是国民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依然长期存在;雷锋精神形成了,但雷锋精神还需要成长。无论在具体的人身上还是在整个国民的集体,这种新旧社会的国民精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以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峰遭到小伙伴的调侃、耍弄,陶芳华的命运悲剧都说明了国民精神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成长的艰巨。

并不是做了一点好事一下子就成雷锋了,更不是做好事就是为了马上得到利益上的“回报”。 形式化、简单化地学雷锋、甚至把“学雷锋”当作“个人进阶”的敲门砖,实际上正是在窒息真正的雷锋精神。文学有责任揭露并旗帜鲜明地反对。

 

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

可以明确地回答,今天学雷锋决不能止于表面化的做好事,而是要像雷锋那样自觉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为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自豪并坚忍不拔地做好社会的主人

毋庸置疑,在推翻旧社会以及为新社会的大厦打基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强调新国民精神(即后来以雷锋命名的精神)中的“牺牲”一面,若非如此,先进分子便无法成为榜样,便不能把一盘散沙的国民团结起来。随着社会主义日益强大,我们在强调个人社会责任的同时,强调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人类利益的一致性。

是的,在过去,确实有“只有牺牲,才能为自己英雄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倾向。那种悲壮是当时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今天,我们才有可能喊出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人奋斗”的口号。

在过去与今天,雷锋精神的实质都是“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贡献”。今天则更突出在社会利益下的个人自由发展和多劳多得原则。正如新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的歌曲《重生》中所唱从蓝天到名利,所有你想要的,都别随风去”。(昨天中午我看了《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真好。这部电影对人性的诠释生动而正确。)

当下的时代,为每个人的个人奋斗提供了最好的、广阔的舞台。雷锋精神就体现在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上——即通过奋斗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以及你对社会所尽到的责任上。

“激情燃烧的岁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今天,在中国,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个人自由、全面发展与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新时代。为了人民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对共产党员以及我们的部队战士,依然要把奉献、牺牲精神作为提倡的侧重点。为人民的利益奋斗终身,牺牲一切永远是雷锋精神的高点,人性最光辉的亮点。我们的文艺宣传既要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倡为人民利益的牺牲精神;也要表现多劳多得的正义性,鼓励与人民利益一致性的个人奋斗。

个人奋斗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导向;社会责任和个人贡献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目标。

                         颂明

 20171231日星期日

 

【附录】陶华芳的悲剧三章

第二十章

1958年,陶芳华20岁了,长得如花似玉,是龙河口出了名的大美人了。有媒人给他说了个镇上的干部她没看上,自己相中了石岗村的一个退伍军人,叫戴福安。由于母亲从小就不断地给她讲陈玉娇烈士的故事,在陶芳华的内心深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特别崇拜军人。临出嫁时母亲对她说:“人是你自己相中的,就要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我可把话说前头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将来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了可不许往家里跑,你就是跑回来我们也不接受你。”

这一年,龙河口发生了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下,舒城县决定修建龙河口水库。

龙河口是一个饱受旱涝之苦的地方,蛤蟆撒泡尿就有涝灾,三天不下雨就旱得冒烟。《舒城县志》记载:这一带是大别山降雨的中心,汛期一到,山区只要降落一百毫米的雨量,就会有一亿立方米的大水向龙河口涌来。从1671年到1949年的278年间,这里发生的水灾就达123次,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当无情的洪水袭来时,下游汪洋一片,百姓流离颠沛,苦不堪言。

龙河口的地名则来源于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蛟龙,这条蛟龙云游到哪儿,哪儿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龙河口一带是蛟龙的巢穴,它来到这里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兴风作浪,吞没百姓的生命财产,淹没大片肥沃的田园。两岸人民每年都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梳妆打扮后送上龙口,才能免遭灾难。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年丧命。后来有一对勇敢的年轻人,誓死为民除害。他们身藏利器,奋身跳入龙口,最后杀死了蛟龙,使两岸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个传说反应出了当地老百姓对治理水患的强烈愿望。

可是要修建龙河口水库谈何容易!一缺钱,二缺物资,三缺人才。那可真是个要啥没啥的年代啊。舒城县的县委书记找到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说了三句话:“一坚决支持!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三既然是你们自己提出来要修的,那就是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临了,省里象征性地给了三百万元,算是慰问金。

从省里回来,县委书记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理解省里的难处。安徽的底子薄不说,解放这才不到10年的工夫,就修了梅山、佛子岭、磨子潭和响洪甸4座大型水库。这又立项了陈村、花凉亭两大水库。这些水库及“淠史杭灌渠”还有一大批配套工程都需要花钱啊。

 舒城县委书记立即向六安行署专员赵子厚做了汇报。赵子厚正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的职务。他一拍胸脯说:“我们现在都是过河的卒子了,只能进不能退。我也没钱给你。库区几万人的安置费用你自己去想办法。工程上我给你做点后勤工作吧。”

在大坝设计上,赵子厚心里有了个人选。他知道一个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导淮委员会”干过事的水利工程师王培性很有本事,就把他给请了出来。

王培性一听说地委专员赵子厚要邀请他出山,受宠若惊。他试探着问:“那你们的水泥和钢筋从哪来呢?”王培性知道这些物资国家相当紧缺啊。

赵子厚专员双手给王培性递了一杯茶:“没有。要有我还会请你吗?我能给你的只有人。”

王培性大惊失色:“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是一座库容量八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你一袋水泥、一根钢筋没有就要修,大坝你拿人去堆啊?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赵子厚爽朗一笑:“我们共产党人就是爱做梦。你们认为三座大山推不倒,不是让我们给推倒了吗?你们说泥腿子搞不好经济,我们这几年干得还不错嘛。你们怀疑泥腿子江山能撑多久,我们马上就要10年大庆了。”赵子厚把手搭在了王培性的肩上,“老兄,这次就和我们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吧。我梦见龙河口水库碧波荡漾,淠史杭干渠交织纵横,万亩良田稻花飘香。我给你配个办公室,装上专线电话。你先考虑三天,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真不行说明你也就那大本事了,我也不会为难你。”

王培性对共产党人敢想敢干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赵专员走后,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粒米不进,就这么来回走着,喝水撒尿,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三天夜里才感到饿了,叫来饭菜大吃了一顿。

第四天,赵子厚的专线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王培性要立即见他。

赵专员当时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听说王培性要见,立即中断会议,驱车来到了王培性的办公室,只见王培性瘦了一圈,他顿时向后勤人员发了脾气:“我特意嘱咐你们照顾好王工程师的伙食,你们是怎么搞的?”

王培性急忙解释:“是我把门锁上,规定谁也不准来打扰的。来来来,先看方案。”

方案拿到手里,这回轮到赵子厚目瞪口呆了。他王培性居然设计出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粘土心墙沙壳坝”。一千多米长的大坝,一不用水泥,二不用钢筋,不仅确保水位实现73.75米,总库容达8.2亿立方米,而且他的防洪标准还是按照一百年一遇设计,一千年一遇校核的。

赵子厚热泪盈眶,紧紧握住王培性的双手:“谢谢你,谢谢你。你终于肯和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了。”

王培性说:“你要把县水利学校的全体师生借来,叫他们24小时守在工地上,严把质量关。质量不过关我可得挨枪子哦。”

赵子厚拍着王培性的肩膀说:“这你尽可放心吧。我就请你去当副总指挥,把师生都交给你,让你亲自把关。还不行吗?”

 

第二十一章

老区人民饱受革命的熏陶,那觉悟就是不一般。一听说龙河口修水库要招民工,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就像当年参加红军一样踊跃报名。 陶芳华结婚才三天,就拎着个蓝花土布的包袱跑到工地来了。

一到工地,她把花棉袄一脱,就光着两只脚板子,专找脏活重活干,好像从来不知道啥叫苦、啥叫累。开始是挑土,她趟趟都比别人多几锹,天天又都比别人多跑几个来回。休息的哨子响了,别的姐妹早累得东倒西歪,顾不得泥里水里,朝地上一躺就眯盹过去了。她却拾起广播筒子,现编现唱,出口成章:

哎哎,同志们,听我言。

妇女能顶半边天。

挑土脚板如生风,

要做今日花木兰,

要把小伙甩后边,

要把卫星放上天。

只要我们同心干,

共产主义早实现。

 

那边的小伙们听了不乐意了,大声喊着:“你别吹牛了,你还是回家把卫星放床上吧。”

小伙们都哄笑了起来

陶芳华不急不躁,又来了一段:

 

小伙子,你别急。

不服咱们比一比。

你追我赶加油干。

兴修水利做贡献。

让陶芳华这么一逗乐,工地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

工地指挥部的一位领导正在视察进度和质量,对身边的陪同干部说:“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嘛。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石岗村的陶芳华,人也聪明。”

“嗯,‘不服咱们比比看’。她的这个主意很好。现在男女混编不好,你们可以考虑把妇女单独组织编成妇女连。和男同志搞个劳动竞赛。”

根据指挥部领导的指示。工地挑出120个妇女组建了“刘胡兰战斗连”,大伙一叠声儿地选陶芳华当连长。她呢,也不谦虚,将辫子一甩,朝高处一站:

  “刘胡兰战斗连听我口令,立正!

百十个姑娘;立刻站成了一排。一张张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身肢,直撩拨得男人们目光都发直了。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个连长却还不是党员怎么行呢?立刻郑重地向工地党支部提出了入党申请。党组织根据她的突出表现,决定批准她火线入党。陶芳华庄严地向党宣誓: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县里一度从后方调集了1200头耕牛,2000个放牛娃,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牛车大军。原想肩挑人扛出蛮力毕竟不如牛拉车来得又快又省力,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工地上本来就有了几万人,一下又冒出来这么多牛,人牛全挤在了一起,又都是石子路,每天都有崴伤牛脚的事件发生。再加上牛多饲料少,没过多久耕牛便死伤近半数。好心办坏了事。于是工地指挥部审时度势,撤掉了牛却在工地上掀起了一个开动脑筋提高工效的劳动竞赛活动。大家的创造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独轮车、平板车、木轨小火车、简易皮带运输机很快就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前面说了,龙河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粘土心墙沙壳坝”,每一批上坝的粘土,都得先测算水分,水分大了不合要求,要晒,含有杂质的,还要经筛子过几遍。大家都做得极其认真。等到粘土上了坝,要用巨大块石层层碾石渣压实。每一个块石都足有八千斤重,是几十个石匠选用万佛山上最好的青冈石凿成的。往坝上拉块石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党的人了,就得为党分忧。这一天,她找到工地指挥部,要领着“刘胡兰战斗连”的姑娘们和小伙子打擂台,在拉块石上比比高低。这事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一群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啥也不相信,找到陶芳华问虚实,一听真有这事,惊得他们一个个直眨眼睛,说道:“你编个歌唱唱也就算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石头、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

陶芳华脆脆亮亮地答了一个字:“敢!

百十个小伙子觉得这事太稀罕,凑在一起一合计,当即组成一支“董存瑞战斗连”,背地嘲笑陶芳华:“她八成是疯了,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她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

一个个“董存瑞”摩拳擦掌,为显示出男人强健的肌骨,以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天虽然还很冷,他们却清一色地脱了个光脊梁。

一见小伙子居然赤膊上阵,陶芳华暗自笑了。

擂台赛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正式开始。

  头三天,小伙子们有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八千斤重的石块被拉得平地生风,把姑娘们拉下了四十多个来回。但陶芳华却不急不躁,她平静地鼓励大家要沉得住气。她是个既能吃苦耐劳又有心计的女人,敢摆这个擂台,是因为她注意到了男人的光脊梁的弱点。她叫姑娘们穿上薄棉袄儿,还教每人缝了一个又轻巧又硬实的垫肩,并交待大家拉起来再热不要减衣服,人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

进入第四天,双方形势有了变化。

出蛮力的小伙子的肩头大都磨得又红又肿,碰不得绳,刹不下腰,拉起块石便痛苦得龇牙咧嘴。到了第六天,姑娘们就后来居上,与小伙子们打了个平手。

再往后,“刘胡兰战斗连”的士气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欢。及至第十天,“董存瑞战斗连”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车,一个个难受得五官错了位,溃不成军,终于败下阵来。

擂台赛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陶芳华名声为之大振。

 

第二十二章

“淠史杭”是大别山人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淠河、史河、杭埠河三条人造“天河”分别与大别山深山峡谷中建起的梅山、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相衔接,各种渠系上的建筑物多达十二万座。共做土石方六亿零八百万立方米,假如用它筑成三尺见方的一条长堤,这长堤是可以绕地球赤道十五周。 在皖西、豫东一万三千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岗地上,先后修成了十三条总干渠、三百八十五条分干渠和支渠以及密如蛛网的分支渠、斗渠和农渠纵横交织,使昔日严重缺水的千里岗峦出现了碧水长流的情景,九百多万亩农田由此结束了十年九旱的历史。

郭沫若曾为这一工程赋诗一首:

排沙析水分清浊,喜见源头造海洋。

河道提高三十米,山岗增产万吨粮。

倒虹吸下渠交线,切道崖头电发光。

汽艇航行风浩荡,人民力量不寻常。

 

而为了这一人间奇迹,大别山老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工程正值“困难时期”。工地上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六大两”外加瓜菜代。每人每天的生活补贴就是两毛钱。在如此险恶的生存条件下,还提出个“双百方针”,即每人每天挑担走路不能少于一百华里,每一担挑的土不得少于一百市斤。任务与吃粮挂钩,完成了“双百”任务的每天可以吃上一斤粮。人人争上游,没人愿落后。有的人挑着挑着,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许多人站在水里打桩,累了想抱着木桩喘口气,抱着抱着就已经没气了;许多人收工吃饭手还端着碗就睡着了,一睡就再没有醒过来……

当时只讲“男女都一样”,不管雨雪风霜还是天寒地冻,女人都和男人一样干。严寒的冬天,干活流了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一收工就结成了一层冰。月经来了还泡在冰冷的泥里水里。19602月上旬,正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春节期间。在东大坝合垅关键时刻,陶芳华、谢大勇、王成英等500多名男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跳入水中,组成三道人墙,使大坝合垅成功。

在龙河口水库工地行将竣工的时候,陶芳华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里的姑娘们很快也看出来了,都以为她是有喜了。陶芳华是结了婚的人,自己当然清楚,自从来到水库工地,她每天都是和姐妹们劳动在一起,吃住在一起,压根儿就没和丈夫同居过,根本没那种事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要是讲新婚三天就怀上了孩子吧,这也早过期了啊。只是有一件事儿叫她好生奇怪,就是她上堤不久便断了月经。她并没往心上去,反倒暗自庆幸,觉得没月经干起活来更方便。龙河口水库竣工之时,陶芳华的肚子就大得连走路都困难了,那时她已成了英雄,领导出于对她的关心,送她到县医院去做了个检查。一检查吓一跳:她肚子里原来淤积了两团大血块。

打这以后陶芳华就成了药罐子,没完没了地去求医治病,没完没了地去吃各种各样的中药和西药。后来血块终于渐渐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回复了健康。

陶芳华回到家以后,觉得自己新婚三天就执意上了水库,很对不住丈夫,就想多干家务活,多照顾家来做弥补。她没早没晚地干农活,回到家就洗衣做饭孝敬婆婆。一开始家里人都很和睦。可是直到二十五岁了,她依然没有怀上孩子。这下婆婆坐不住了,村里的闲言碎语也出来了,而且越说越厉害。

大别山的老百姓最记恨两种人:一是男人当叛徒,二是女人不生娃儿。 娶了个女人不能生娃,差不多等于养了个母鸡不会下蛋。

陶芳华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

“假积极,充英雄。硬是作死,害得戴家断了后。”

村里人将一盆盆脏水便朝着陶芳华的身上泼去,咒她是克夫命、妖怪转胎。婆婆的找茬、讽刺、谩骂,陶芳华都嚼碎牙齿往肚里咽,忍了。

有一天挨晚陶芳华收工回来,正要进房取东西,只见房门关着。就在她伸手推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嬉笑声。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坐在了门前的地上。

“你真敢把那个公鸡婆给休了吗?她可是有名的母老虎哩。”女人娇滴滴地说。

“怎么不敢?结婚5年她连个响屁都生不出来,还白养她这个石女干啥!”这是她男人的声音。

陶芳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婆婆从门外进来见她在抹泪,没好气地说:“装什么可怜,拉个哭丧脸给谁看啊?丧门星。还不快烧饭去!”

婆家最终把她赶出了家门。陶芳华性子硬,不愿回娘家让双亲丢脸,就孤身一人远走他乡杳无音讯了。

几年之后,陶芳华病体缠身,每逢天阴下雨就浑身疼痛难忍。她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又只身一人回到了水库边上搭了个草棚,决心死也要死在能够望得见水库大坝的地方。

海堤梦言 发表于  2017-12-31 09:01:38 17字 ( 0/123)

在南海,最争议不了的就是历史...

   和宋忠平就电影《芳华》谈“雷锋”

 

宋忠平认为《芳华》所反映的文工团的故事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只是小概率事件,冯小刚选择了这个题材则是有意放大小概率事件,并赋予内涵作为那段历史的缩影,这太小题大做了。一味地把局部现象放大到全局就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这就是问题了。会对青年产生误导。

我是完全不赞同宋忠平的这些观点的。特与之商榷。

我想从四个方面谈“雷锋”(定义一下,本文“雷锋”一般是指学雷锋人物及雷锋精神)。其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其二,当时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其三,什么是雷锋精神?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重点在第四部分。

 

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

这部影片没有把“雷锋”写成不食烟火食的、完美无缺的神一般的存在,而只是一个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可爱小伙儿,但他的命运似乎有点“悲剧”,平时大伙肆意消费他的“雷锋精神”而并没有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反而当作调侃(耍弄)的对象,最后被自己暗恋的对象落井下石受到处分。于是观众质问:这还是我们的部队吗?觉得电影好像是在对观众作“好人没好报”的误导。

这里就向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把“雷锋”的人生写暗淡了是不是就在误导“好人没好报”?

我肯定地回答文艺作品是可以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的。我写的《陶栤》中就有一个“雷锋”叫陶芳华,是陶栤的大女儿,她在修水库的工地上的表现就是典型的“活雷锋”,而她的命运比刘峰要更为“悲剧”,从做英雄到被家庭抛弃,临终前在她参加修建的水库大坝下搭了个棚,死也要死在能看到大坝的地方。我写到这个结局时嚎啕大哭(我把相关的三章附录于后,供参阅)。

我还要说明,在集体中,小伙伴消费、调侃“雷锋”的现象在电影《芳华》的70’、80’年代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比如工人中有人学雷锋做好事而当上了标兵、劳模之类,干重活时大家会不也而同地让他上,而要吃饭、拿东西时就把他推到后面去了。记得当时有一篇报道,说一个劳模被推荐去了上大学,吃饭排队时大家都把他挤到一边去:“你不是先人后己吗?”

文艺作品架空了生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生活。文艺作品反映学雷锋表面化的负面现象就是要揭示国民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发展的艰巨性。促使学雷锋落到实处。

 

 

二、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

《芳华》中有句台词:“想入党都跑来扫猪圈,还不关门。”形象地讽刺了学雷锋形式化表面化的问题。这早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到了学雷锋月,就打着旗子去扫马路、慰问敬老院等,拍几张照片、写篇宣传报道。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有这样一个观念,只要反映部队生活,就只能讲好的不能提阴暗面,事实上在《芳华》的那个年代,部队立功、入党、提干“送钱送礼找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岂止这些,就是部队接新兵也是一个“肥差”,当时只要参军,回来就可以安排在“体制内”工作,因此为了孩子参上军家长往往“不惜血本”, 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大约延续了20多年。

部队“干部子弟特殊化”问题则是始终严重存在的问题。《芳华》中小伙伴们一提到谁谁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眼睛就发光的现象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公众心理”, “高干子弟” 事实上享受到的资源与老百姓能够相比吗?他们学雷锋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

对这些人们无不心知肚明却个个噤若寒蝉,三箴其口;文艺家们更是退避三舍,你只要稍微反映一点阴暗面立马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打,不是“污蔑人民军队”,就是“毁我长城”。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吗?

 

三、什么是雷锋精神?

理解雷锋精神不能简单地背书,而要从新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对比的深层次来理解。

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如何?鲁迅的一个阿Q做了最典型的概括。东亚病夫就是当时国人给世界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专文论述,不再重复。

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主席说了,中国现在很脏,要先打扫干净。这个“脏”主要就是指国民精神中消极成分,或者叫“国民精神中的劣根性”——自私、奴性、散漫、迷信、狂妄等。

为什么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什么把进北京比作“进京赶考”?

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大国,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要荡涤掉国民精神中的污泥浊水,用崭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精神武装人民是一项极其艰巨、艰苦、长期的任务。一旦弄不好,中国的周期律就会发生。

雷锋,一个在旧社会饱受凌辱的孤儿,新社会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无比地热爱新社会,自豪地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这种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做新社会主人的朴素感情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他本人通过毛泽东选集刻苦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是雷锋精神的高点

雷锋精神的诞生具有广泛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历史的必然。并不是雷锋个人创造了雷锋精神而是时代形成了雷锋精神而雷锋本人则是这种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被时代选择并用了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时代精神。

因此,雷锋精神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响应,老百姓都从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同时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大家都要挺起胸膛有模有样地做新社会的主人了。

我们把旧中国国民精神用一个阿Q来概括的话,最能代表新中国国民精神的便是雷锋精神了。

旧中国灭亡了,但是国民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依然长期存在;雷锋精神形成了,但雷锋精神还需要成长。无论在具体的人身上还是在整个国民的集体,这种新旧社会的国民精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以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峰遭到小伙伴的调侃、耍弄,陶芳华的命运悲剧都说明了国民精神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成长的艰巨。

并不是做了一点好事一下子就成雷锋了,更不是做好事就是为了马上得到利益上的“回报”。 形式化、简单化地学雷锋、甚至把“学雷锋”当作“个人进阶”的敲门砖,实际上正是在窒息真正的雷锋精神。文学有责任揭露并旗帜鲜明地反对。

 

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

可以明确地回答,今天学雷锋决不能止于表面化的做好事,而是要像雷锋那样自觉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为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自豪并坚忍不拔地做好社会的主人

毋庸置疑,在推翻旧社会以及为新社会的大厦打基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强调新国民精神(即后来以雷锋命名的精神)中的“牺牲”一面,若非如此,先进分子便无法成为榜样,便不能把一盘散沙的国民团结起来。随着社会主义日益强大,我们在强调个人社会责任的同时,强调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人类利益的一致性。

是的,在过去,确实有“只有牺牲,才能为自己英雄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倾向。那种悲壮是当时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今天,我们才有可能喊出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人奋斗”的口号。

在过去与今天,雷锋精神的实质都是“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贡献”。今天则更突出在社会利益下的个人自由发展和多劳多得原则。正如新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的歌曲《重生》中所唱从蓝天到名利,所有你想要的,都别随风去”。(昨天中午我看了《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真好。这部电影对人性的诠释生动而正确。)

当下的时代,为每个人的个人奋斗提供了最好的、广阔的舞台。雷锋精神就体现在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上——即通过奋斗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以及你对社会所尽到的责任上。

“激情燃烧的岁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今天,在中国,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个人自由、全面发展与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新时代。为了人民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对共产党员以及我们的部队战士,依然要把奉献、牺牲精神作为提倡的侧重点。为人民的利益奋斗终身,牺牲一切永远是雷锋精神的高点,人性最光辉的亮点。我们的文艺宣传既要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倡为人民利益的牺牲精神;也要表现多劳多得的正义性,鼓励与人民利益一致性的个人奋斗。

个人奋斗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导向;社会责任和个人贡献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目标。

                         颂明

 20171231日星期日

 

【附录】陶华芳的悲剧三章

第二十章

1958年,陶芳华20岁了,长得如花似玉,是龙河口出了名的大美人了。有媒人给他说了个镇上的干部她没看上,自己相中了石岗村的一个退伍军人,叫戴福安。由于母亲从小就不断地给她讲陈玉娇烈士的故事,在陶芳华的内心深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特别崇拜军人。临出嫁时母亲对她说:“人是你自己相中的,就要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我可把话说前头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将来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了可不许往家里跑,你就是跑回来我们也不接受你。”

这一年,龙河口发生了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下,舒城县决定修建龙河口水库。

龙河口是一个饱受旱涝之苦的地方,蛤蟆撒泡尿就有涝灾,三天不下雨就旱得冒烟。《舒城县志》记载:这一带是大别山降雨的中心,汛期一到,山区只要降落一百毫米的雨量,就会有一亿立方米的大水向龙河口涌来。从1671年到1949年的278年间,这里发生的水灾就达123次,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当无情的洪水袭来时,下游汪洋一片,百姓流离颠沛,苦不堪言。

龙河口的地名则来源于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蛟龙,这条蛟龙云游到哪儿,哪儿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龙河口一带是蛟龙的巢穴,它来到这里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兴风作浪,吞没百姓的生命财产,淹没大片肥沃的田园。两岸人民每年都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梳妆打扮后送上龙口,才能免遭灾难。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年丧命。后来有一对勇敢的年轻人,誓死为民除害。他们身藏利器,奋身跳入龙口,最后杀死了蛟龙,使两岸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个传说反应出了当地老百姓对治理水患的强烈愿望。

可是要修建龙河口水库谈何容易!一缺钱,二缺物资,三缺人才。那可真是个要啥没啥的年代啊。舒城县的县委书记找到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说了三句话:“一坚决支持!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三既然是你们自己提出来要修的,那就是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临了,省里象征性地给了三百万元,算是慰问金。

从省里回来,县委书记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理解省里的难处。安徽的底子薄不说,解放这才不到10年的工夫,就修了梅山、佛子岭、磨子潭和响洪甸4座大型水库。这又立项了陈村、花凉亭两大水库。这些水库及“淠史杭灌渠”还有一大批配套工程都需要花钱啊。

 舒城县委书记立即向六安行署专员赵子厚做了汇报。赵子厚正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的职务。他一拍胸脯说:“我们现在都是过河的卒子了,只能进不能退。我也没钱给你。库区几万人的安置费用你自己去想办法。工程上我给你做点后勤工作吧。”

在大坝设计上,赵子厚心里有了个人选。他知道一个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导淮委员会”干过事的水利工程师王培性很有本事,就把他给请了出来。

王培性一听说地委专员赵子厚要邀请他出山,受宠若惊。他试探着问:“那你们的水泥和钢筋从哪来呢?”王培性知道这些物资国家相当紧缺啊。

赵子厚专员双手给王培性递了一杯茶:“没有。要有我还会请你吗?我能给你的只有人。”

王培性大惊失色:“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是一座库容量八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你一袋水泥、一根钢筋没有就要修,大坝你拿人去堆啊?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赵子厚爽朗一笑:“我们共产党人就是爱做梦。你们认为三座大山推不倒,不是让我们给推倒了吗?你们说泥腿子搞不好经济,我们这几年干得还不错嘛。你们怀疑泥腿子江山能撑多久,我们马上就要10年大庆了。”赵子厚把手搭在了王培性的肩上,“老兄,这次就和我们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吧。我梦见龙河口水库碧波荡漾,淠史杭干渠交织纵横,万亩良田稻花飘香。我给你配个办公室,装上专线电话。你先考虑三天,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真不行说明你也就那大本事了,我也不会为难你。”

王培性对共产党人敢想敢干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赵专员走后,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粒米不进,就这么来回走着,喝水撒尿,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三天夜里才感到饿了,叫来饭菜大吃了一顿。

第四天,赵子厚的专线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王培性要立即见他。

赵专员当时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听说王培性要见,立即中断会议,驱车来到了王培性的办公室,只见王培性瘦了一圈,他顿时向后勤人员发了脾气:“我特意嘱咐你们照顾好王工程师的伙食,你们是怎么搞的?”

王培性急忙解释:“是我把门锁上,规定谁也不准来打扰的。来来来,先看方案。”

方案拿到手里,这回轮到赵子厚目瞪口呆了。他王培性居然设计出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粘土心墙沙壳坝”。一千多米长的大坝,一不用水泥,二不用钢筋,不仅确保水位实现73.75米,总库容达8.2亿立方米,而且他的防洪标准还是按照一百年一遇设计,一千年一遇校核的。

赵子厚热泪盈眶,紧紧握住王培性的双手:“谢谢你,谢谢你。你终于肯和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了。”

王培性说:“你要把县水利学校的全体师生借来,叫他们24小时守在工地上,严把质量关。质量不过关我可得挨枪子哦。”

赵子厚拍着王培性的肩膀说:“这你尽可放心吧。我就请你去当副总指挥,把师生都交给你,让你亲自把关。还不行吗?”

 

第二十一章

老区人民饱受革命的熏陶,那觉悟就是不一般。一听说龙河口修水库要招民工,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就像当年参加红军一样踊跃报名。 陶芳华结婚才三天,就拎着个蓝花土布的包袱跑到工地来了。

一到工地,她把花棉袄一脱,就光着两只脚板子,专找脏活重活干,好像从来不知道啥叫苦、啥叫累。开始是挑土,她趟趟都比别人多几锹,天天又都比别人多跑几个来回。休息的哨子响了,别的姐妹早累得东倒西歪,顾不得泥里水里,朝地上一躺就眯盹过去了。她却拾起广播筒子,现编现唱,出口成章:

哎哎,同志们,听我言。

妇女能顶半边天。

挑土脚板如生风,

要做今日花木兰,

要把小伙甩后边,

要把卫星放上天。

只要我们同心干,

共产主义早实现。

 

那边的小伙们听了不乐意了,大声喊着:“你别吹牛了,你还是回家把卫星放床上吧。”

小伙们都哄笑了起来

陶芳华不急不躁,又来了一段:

 

小伙子,你别急。

不服咱们比一比。

你追我赶加油干。

兴修水利做贡献。

让陶芳华这么一逗乐,工地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

工地指挥部的一位领导正在视察进度和质量,对身边的陪同干部说:“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嘛。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石岗村的陶芳华,人也聪明。”

“嗯,‘不服咱们比比看’。她的这个主意很好。现在男女混编不好,你们可以考虑把妇女单独组织编成妇女连。和男同志搞个劳动竞赛。”

根据指挥部领导的指示。工地挑出120个妇女组建了“刘胡兰战斗连”,大伙一叠声儿地选陶芳华当连长。她呢,也不谦虚,将辫子一甩,朝高处一站:

  “刘胡兰战斗连听我口令,立正!

百十个姑娘;立刻站成了一排。一张张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身肢,直撩拨得男人们目光都发直了。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个连长却还不是党员怎么行呢?立刻郑重地向工地党支部提出了入党申请。党组织根据她的突出表现,决定批准她火线入党。陶芳华庄严地向党宣誓: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县里一度从后方调集了1200头耕牛,2000个放牛娃,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牛车大军。原想肩挑人扛出蛮力毕竟不如牛拉车来得又快又省力,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工地上本来就有了几万人,一下又冒出来这么多牛,人牛全挤在了一起,又都是石子路,每天都有崴伤牛脚的事件发生。再加上牛多饲料少,没过多久耕牛便死伤近半数。好心办坏了事。于是工地指挥部审时度势,撤掉了牛却在工地上掀起了一个开动脑筋提高工效的劳动竞赛活动。大家的创造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独轮车、平板车、木轨小火车、简易皮带运输机很快就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前面说了,龙河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粘土心墙沙壳坝”,每一批上坝的粘土,都得先测算水分,水分大了不合要求,要晒,含有杂质的,还要经筛子过几遍。大家都做得极其认真。等到粘土上了坝,要用巨大块石层层碾石渣压实。每一个块石都足有八千斤重,是几十个石匠选用万佛山上最好的青冈石凿成的。往坝上拉块石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党的人了,就得为党分忧。这一天,她找到工地指挥部,要领着“刘胡兰战斗连”的姑娘们和小伙子打擂台,在拉块石上比比高低。这事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一群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啥也不相信,找到陶芳华问虚实,一听真有这事,惊得他们一个个直眨眼睛,说道:“你编个歌唱唱也就算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石头、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

陶芳华脆脆亮亮地答了一个字:“敢!

百十个小伙子觉得这事太稀罕,凑在一起一合计,当即组成一支“董存瑞战斗连”,背地嘲笑陶芳华:“她八成是疯了,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她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

一个个“董存瑞”摩拳擦掌,为显示出男人强健的肌骨,以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天虽然还很冷,他们却清一色地脱了个光脊梁。

一见小伙子居然赤膊上阵,陶芳华暗自笑了。

擂台赛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正式开始。

  头三天,小伙子们有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八千斤重的石块被拉得平地生风,把姑娘们拉下了四十多个来回。但陶芳华却不急不躁,她平静地鼓励大家要沉得住气。她是个既能吃苦耐劳又有心计的女人,敢摆这个擂台,是因为她注意到了男人的光脊梁的弱点。她叫姑娘们穿上薄棉袄儿,还教每人缝了一个又轻巧又硬实的垫肩,并交待大家拉起来再热不要减衣服,人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

进入第四天,双方形势有了变化。

出蛮力的小伙子的肩头大都磨得又红又肿,碰不得绳,刹不下腰,拉起块石便痛苦得龇牙咧嘴。到了第六天,姑娘们就后来居上,与小伙子们打了个平手。

再往后,“刘胡兰战斗连”的士气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欢。及至第十天,“董存瑞战斗连”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车,一个个难受得五官错了位,溃不成军,终于败下阵来。

擂台赛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陶芳华名声为之大振。

 

第二十二章

“淠史杭”是大别山人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淠河、史河、杭埠河三条人造“天河”分别与大别山深山峡谷中建起的梅山、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相衔接,各种渠系上的建筑物多达十二万座。共做土石方六亿零八百万立方米,假如用它筑成三尺见方的一条长堤,这长堤是可以绕地球赤道十五周。 在皖西、豫东一万三千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岗地上,先后修成了十三条总干渠、三百八十五条分干渠和支渠以及密如蛛网的分支渠、斗渠和农渠纵横交织,使昔日严重缺水的千里岗峦出现了碧水长流的情景,九百多万亩农田由此结束了十年九旱的历史。

郭沫若曾为这一工程赋诗一首:

排沙析水分清浊,喜见源头造海洋。

河道提高三十米,山岗增产万吨粮。

倒虹吸下渠交线,切道崖头电发光。

汽艇航行风浩荡,人民力量不寻常。

 

而为了这一人间奇迹,大别山老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工程正值“困难时期”。工地上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六大两”外加瓜菜代。每人每天的生活补贴就是两毛钱。在如此险恶的生存条件下,还提出个“双百方针”,即每人每天挑担走路不能少于一百华里,每一担挑的土不得少于一百市斤。任务与吃粮挂钩,完成了“双百”任务的每天可以吃上一斤粮。人人争上游,没人愿落后。有的人挑着挑着,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许多人站在水里打桩,累了想抱着木桩喘口气,抱着抱着就已经没气了;许多人收工吃饭手还端着碗就睡着了,一睡就再没有醒过来……

当时只讲“男女都一样”,不管雨雪风霜还是天寒地冻,女人都和男人一样干。严寒的冬天,干活流了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一收工就结成了一层冰。月经来了还泡在冰冷的泥里水里。19602月上旬,正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春节期间。在东大坝合垅关键时刻,陶芳华、谢大勇、王成英等500多名男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跳入水中,组成三道人墙,使大坝合垅成功。

在龙河口水库工地行将竣工的时候,陶芳华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里的姑娘们很快也看出来了,都以为她是有喜了。陶芳华是结了婚的人,自己当然清楚,自从来到水库工地,她每天都是和姐妹们劳动在一起,吃住在一起,压根儿就没和丈夫同居过,根本没那种事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要是讲新婚三天就怀上了孩子吧,这也早过期了啊。只是有一件事儿叫她好生奇怪,就是她上堤不久便断了月经。她并没往心上去,反倒暗自庆幸,觉得没月经干起活来更方便。龙河口水库竣工之时,陶芳华的肚子就大得连走路都困难了,那时她已成了英雄,领导出于对她的关心,送她到县医院去做了个检查。一检查吓一跳:她肚子里原来淤积了两团大血块。

打这以后陶芳华就成了药罐子,没完没了地去求医治病,没完没了地去吃各种各样的中药和西药。后来血块终于渐渐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回复了健康。

陶芳华回到家以后,觉得自己新婚三天就执意上了水库,很对不住丈夫,就想多干家务活,多照顾家来做弥补。她没早没晚地干农活,回到家就洗衣做饭孝敬婆婆。一开始家里人都很和睦。可是直到二十五岁了,她依然没有怀上孩子。这下婆婆坐不住了,村里的闲言碎语也出来了,而且越说越厉害。

大别山的老百姓最记恨两种人:一是男人当叛徒,二是女人不生娃儿。 娶了个女人不能生娃,差不多等于养了个母鸡不会下蛋。

陶芳华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

“假积极,充英雄。硬是作死,害得戴家断了后。”

村里人将一盆盆脏水便朝着陶芳华的身上泼去,咒她是克夫命、妖怪转胎。婆婆的找茬、讽刺、谩骂,陶芳华都嚼碎牙齿往肚里咽,忍了。

有一天挨晚陶芳华收工回来,正要进房取东西,只见房门关着。就在她伸手推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嬉笑声。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坐在了门前的地上。

“你真敢把那个公鸡婆给休了吗?她可是有名的母老虎哩。”女人娇滴滴地说。

“怎么不敢?结婚5年她连个响屁都生不出来,还白养她这个石女干啥!”这是她男人的声音。

陶芳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婆婆从门外进来见她在抹泪,没好气地说:“装什么可怜,拉个哭丧脸给谁看啊?丧门星。还不快烧饭去!”

婆家最终把她赶出了家门。陶芳华性子硬,不愿回娘家让双亲丢脸,就孤身一人远走他乡杳无音讯了。

几年之后,陶芳华病体缠身,每逢天阴下雨就浑身疼痛难忍。她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又只身一人回到了水库边上搭了个草棚,决心死也要死在能够望得见水库大坝的地方。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2-31 09:05:41 34字 ( 0/94)

说空话没有任何意义。唯有实干才能成功。无论对个人还是民族,都是这样。

   和宋忠平就电影《芳华》谈“雷锋”

 

宋忠平认为《芳华》所反映的文工团的故事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只是小概率事件,冯小刚选择了这个题材则是有意放大小概率事件,并赋予内涵作为那段历史的缩影,这太小题大做了。一味地把局部现象放大到全局就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这就是问题了。会对青年产生误导。

我是完全不赞同宋忠平的这些观点的。特与之商榷。

我想从四个方面谈“雷锋”(定义一下,本文“雷锋”一般是指学雷锋人物及雷锋精神)。其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其二,当时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其三,什么是雷锋精神?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重点在第四部分。

 

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

这部影片没有把“雷锋”写成不食烟火食的、完美无缺的神一般的存在,而只是一个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可爱小伙儿,但他的命运似乎有点“悲剧”,平时大伙肆意消费他的“雷锋精神”而并没有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反而当作调侃(耍弄)的对象,最后被自己暗恋的对象落井下石受到处分。于是观众质问:这还是我们的部队吗?觉得电影好像是在对观众作“好人没好报”的误导。

这里就向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把“雷锋”的人生写暗淡了是不是就在误导“好人没好报”?

我肯定地回答文艺作品是可以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的。我写的《陶栤》中就有一个“雷锋”叫陶芳华,是陶栤的大女儿,她在修水库的工地上的表现就是典型的“活雷锋”,而她的命运比刘峰要更为“悲剧”,从做英雄到被家庭抛弃,临终前在她参加修建的水库大坝下搭了个棚,死也要死在能看到大坝的地方。我写到这个结局时嚎啕大哭(我把相关的三章附录于后,供参阅)。

我还要说明,在集体中,小伙伴消费、调侃“雷锋”的现象在电影《芳华》的70’、80’年代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比如工人中有人学雷锋做好事而当上了标兵、劳模之类,干重活时大家会不也而同地让他上,而要吃饭、拿东西时就把他推到后面去了。记得当时有一篇报道,说一个劳模被推荐去了上大学,吃饭排队时大家都把他挤到一边去:“你不是先人后己吗?”

文艺作品架空了生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生活。文艺作品反映学雷锋表面化的负面现象就是要揭示国民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发展的艰巨性。促使学雷锋落到实处。

 

 

二、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

《芳华》中有句台词:“想入党都跑来扫猪圈,还不关门。”形象地讽刺了学雷锋形式化表面化的问题。这早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到了学雷锋月,就打着旗子去扫马路、慰问敬老院等,拍几张照片、写篇宣传报道。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有这样一个观念,只要反映部队生活,就只能讲好的不能提阴暗面,事实上在《芳华》的那个年代,部队立功、入党、提干“送钱送礼找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岂止这些,就是部队接新兵也是一个“肥差”,当时只要参军,回来就可以安排在“体制内”工作,因此为了孩子参上军家长往往“不惜血本”, 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大约延续了20多年。

部队“干部子弟特殊化”问题则是始终严重存在的问题。《芳华》中小伙伴们一提到谁谁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眼睛就发光的现象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公众心理”, “高干子弟” 事实上享受到的资源与老百姓能够相比吗?他们学雷锋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

对这些人们无不心知肚明却个个噤若寒蝉,三箴其口;文艺家们更是退避三舍,你只要稍微反映一点阴暗面立马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打,不是“污蔑人民军队”,就是“毁我长城”。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吗?

 

三、什么是雷锋精神?

理解雷锋精神不能简单地背书,而要从新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对比的深层次来理解。

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如何?鲁迅的一个阿Q做了最典型的概括。东亚病夫就是当时国人给世界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专文论述,不再重复。

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主席说了,中国现在很脏,要先打扫干净。这个“脏”主要就是指国民精神中消极成分,或者叫“国民精神中的劣根性”——自私、奴性、散漫、迷信、狂妄等。

为什么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什么把进北京比作“进京赶考”?

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大国,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要荡涤掉国民精神中的污泥浊水,用崭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精神武装人民是一项极其艰巨、艰苦、长期的任务。一旦弄不好,中国的周期律就会发生。

雷锋,一个在旧社会饱受凌辱的孤儿,新社会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无比地热爱新社会,自豪地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这种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做新社会主人的朴素感情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他本人通过毛泽东选集刻苦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是雷锋精神的高点

雷锋精神的诞生具有广泛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历史的必然。并不是雷锋个人创造了雷锋精神而是时代形成了雷锋精神而雷锋本人则是这种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被时代选择并用了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时代精神。

因此,雷锋精神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响应,老百姓都从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同时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大家都要挺起胸膛有模有样地做新社会的主人了。

我们把旧中国国民精神用一个阿Q来概括的话,最能代表新中国国民精神的便是雷锋精神了。

旧中国灭亡了,但是国民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依然长期存在;雷锋精神形成了,但雷锋精神还需要成长。无论在具体的人身上还是在整个国民的集体,这种新旧社会的国民精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以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峰遭到小伙伴的调侃、耍弄,陶芳华的命运悲剧都说明了国民精神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成长的艰巨。

并不是做了一点好事一下子就成雷锋了,更不是做好事就是为了马上得到利益上的“回报”。 形式化、简单化地学雷锋、甚至把“学雷锋”当作“个人进阶”的敲门砖,实际上正是在窒息真正的雷锋精神。文学有责任揭露并旗帜鲜明地反对。

 

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

可以明确地回答,今天学雷锋决不能止于表面化的做好事,而是要像雷锋那样自觉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为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自豪并坚忍不拔地做好社会的主人

毋庸置疑,在推翻旧社会以及为新社会的大厦打基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强调新国民精神(即后来以雷锋命名的精神)中的“牺牲”一面,若非如此,先进分子便无法成为榜样,便不能把一盘散沙的国民团结起来。随着社会主义日益强大,我们在强调个人社会责任的同时,强调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人类利益的一致性。

是的,在过去,确实有“只有牺牲,才能为自己英雄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倾向。那种悲壮是当时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今天,我们才有可能喊出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人奋斗”的口号。

在过去与今天,雷锋精神的实质都是“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贡献”。今天则更突出在社会利益下的个人自由发展和多劳多得原则。正如新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的歌曲《重生》中所唱从蓝天到名利,所有你想要的,都别随风去”。(昨天中午我看了《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真好。这部电影对人性的诠释生动而正确。)

当下的时代,为每个人的个人奋斗提供了最好的、广阔的舞台。雷锋精神就体现在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上——即通过奋斗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以及你对社会所尽到的责任上。

“激情燃烧的岁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今天,在中国,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个人自由、全面发展与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新时代。为了人民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对共产党员以及我们的部队战士,依然要把奉献、牺牲精神作为提倡的侧重点。为人民的利益奋斗终身,牺牲一切永远是雷锋精神的高点,人性最光辉的亮点。我们的文艺宣传既要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倡为人民利益的牺牲精神;也要表现多劳多得的正义性,鼓励与人民利益一致性的个人奋斗。

个人奋斗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导向;社会责任和个人贡献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目标。

                         颂明

 20171231日星期日

 

【附录】陶华芳的悲剧三章

第二十章

1958年,陶芳华20岁了,长得如花似玉,是龙河口出了名的大美人了。有媒人给他说了个镇上的干部她没看上,自己相中了石岗村的一个退伍军人,叫戴福安。由于母亲从小就不断地给她讲陈玉娇烈士的故事,在陶芳华的内心深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特别崇拜军人。临出嫁时母亲对她说:“人是你自己相中的,就要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我可把话说前头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将来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了可不许往家里跑,你就是跑回来我们也不接受你。”

这一年,龙河口发生了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下,舒城县决定修建龙河口水库。

龙河口是一个饱受旱涝之苦的地方,蛤蟆撒泡尿就有涝灾,三天不下雨就旱得冒烟。《舒城县志》记载:这一带是大别山降雨的中心,汛期一到,山区只要降落一百毫米的雨量,就会有一亿立方米的大水向龙河口涌来。从1671年到1949年的278年间,这里发生的水灾就达123次,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当无情的洪水袭来时,下游汪洋一片,百姓流离颠沛,苦不堪言。

龙河口的地名则来源于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蛟龙,这条蛟龙云游到哪儿,哪儿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龙河口一带是蛟龙的巢穴,它来到这里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兴风作浪,吞没百姓的生命财产,淹没大片肥沃的田园。两岸人民每年都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梳妆打扮后送上龙口,才能免遭灾难。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年丧命。后来有一对勇敢的年轻人,誓死为民除害。他们身藏利器,奋身跳入龙口,最后杀死了蛟龙,使两岸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个传说反应出了当地老百姓对治理水患的强烈愿望。

可是要修建龙河口水库谈何容易!一缺钱,二缺物资,三缺人才。那可真是个要啥没啥的年代啊。舒城县的县委书记找到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说了三句话:“一坚决支持!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三既然是你们自己提出来要修的,那就是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临了,省里象征性地给了三百万元,算是慰问金。

从省里回来,县委书记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理解省里的难处。安徽的底子薄不说,解放这才不到10年的工夫,就修了梅山、佛子岭、磨子潭和响洪甸4座大型水库。这又立项了陈村、花凉亭两大水库。这些水库及“淠史杭灌渠”还有一大批配套工程都需要花钱啊。

 舒城县委书记立即向六安行署专员赵子厚做了汇报。赵子厚正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的职务。他一拍胸脯说:“我们现在都是过河的卒子了,只能进不能退。我也没钱给你。库区几万人的安置费用你自己去想办法。工程上我给你做点后勤工作吧。”

在大坝设计上,赵子厚心里有了个人选。他知道一个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导淮委员会”干过事的水利工程师王培性很有本事,就把他给请了出来。

王培性一听说地委专员赵子厚要邀请他出山,受宠若惊。他试探着问:“那你们的水泥和钢筋从哪来呢?”王培性知道这些物资国家相当紧缺啊。

赵子厚专员双手给王培性递了一杯茶:“没有。要有我还会请你吗?我能给你的只有人。”

王培性大惊失色:“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是一座库容量八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你一袋水泥、一根钢筋没有就要修,大坝你拿人去堆啊?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赵子厚爽朗一笑:“我们共产党人就是爱做梦。你们认为三座大山推不倒,不是让我们给推倒了吗?你们说泥腿子搞不好经济,我们这几年干得还不错嘛。你们怀疑泥腿子江山能撑多久,我们马上就要10年大庆了。”赵子厚把手搭在了王培性的肩上,“老兄,这次就和我们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吧。我梦见龙河口水库碧波荡漾,淠史杭干渠交织纵横,万亩良田稻花飘香。我给你配个办公室,装上专线电话。你先考虑三天,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真不行说明你也就那大本事了,我也不会为难你。”

王培性对共产党人敢想敢干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赵专员走后,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粒米不进,就这么来回走着,喝水撒尿,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三天夜里才感到饿了,叫来饭菜大吃了一顿。

第四天,赵子厚的专线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王培性要立即见他。

赵专员当时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听说王培性要见,立即中断会议,驱车来到了王培性的办公室,只见王培性瘦了一圈,他顿时向后勤人员发了脾气:“我特意嘱咐你们照顾好王工程师的伙食,你们是怎么搞的?”

王培性急忙解释:“是我把门锁上,规定谁也不准来打扰的。来来来,先看方案。”

方案拿到手里,这回轮到赵子厚目瞪口呆了。他王培性居然设计出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粘土心墙沙壳坝”。一千多米长的大坝,一不用水泥,二不用钢筋,不仅确保水位实现73.75米,总库容达8.2亿立方米,而且他的防洪标准还是按照一百年一遇设计,一千年一遇校核的。

赵子厚热泪盈眶,紧紧握住王培性的双手:“谢谢你,谢谢你。你终于肯和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了。”

王培性说:“你要把县水利学校的全体师生借来,叫他们24小时守在工地上,严把质量关。质量不过关我可得挨枪子哦。”

赵子厚拍着王培性的肩膀说:“这你尽可放心吧。我就请你去当副总指挥,把师生都交给你,让你亲自把关。还不行吗?”

 

第二十一章

老区人民饱受革命的熏陶,那觉悟就是不一般。一听说龙河口修水库要招民工,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就像当年参加红军一样踊跃报名。 陶芳华结婚才三天,就拎着个蓝花土布的包袱跑到工地来了。

一到工地,她把花棉袄一脱,就光着两只脚板子,专找脏活重活干,好像从来不知道啥叫苦、啥叫累。开始是挑土,她趟趟都比别人多几锹,天天又都比别人多跑几个来回。休息的哨子响了,别的姐妹早累得东倒西歪,顾不得泥里水里,朝地上一躺就眯盹过去了。她却拾起广播筒子,现编现唱,出口成章:

哎哎,同志们,听我言。

妇女能顶半边天。

挑土脚板如生风,

要做今日花木兰,

要把小伙甩后边,

要把卫星放上天。

只要我们同心干,

共产主义早实现。

 

那边的小伙们听了不乐意了,大声喊着:“你别吹牛了,你还是回家把卫星放床上吧。”

小伙们都哄笑了起来

陶芳华不急不躁,又来了一段:

 

小伙子,你别急。

不服咱们比一比。

你追我赶加油干。

兴修水利做贡献。

让陶芳华这么一逗乐,工地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

工地指挥部的一位领导正在视察进度和质量,对身边的陪同干部说:“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嘛。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石岗村的陶芳华,人也聪明。”

“嗯,‘不服咱们比比看’。她的这个主意很好。现在男女混编不好,你们可以考虑把妇女单独组织编成妇女连。和男同志搞个劳动竞赛。”

根据指挥部领导的指示。工地挑出120个妇女组建了“刘胡兰战斗连”,大伙一叠声儿地选陶芳华当连长。她呢,也不谦虚,将辫子一甩,朝高处一站:

  “刘胡兰战斗连听我口令,立正!

百十个姑娘;立刻站成了一排。一张张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身肢,直撩拨得男人们目光都发直了。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个连长却还不是党员怎么行呢?立刻郑重地向工地党支部提出了入党申请。党组织根据她的突出表现,决定批准她火线入党。陶芳华庄严地向党宣誓: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县里一度从后方调集了1200头耕牛,2000个放牛娃,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牛车大军。原想肩挑人扛出蛮力毕竟不如牛拉车来得又快又省力,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工地上本来就有了几万人,一下又冒出来这么多牛,人牛全挤在了一起,又都是石子路,每天都有崴伤牛脚的事件发生。再加上牛多饲料少,没过多久耕牛便死伤近半数。好心办坏了事。于是工地指挥部审时度势,撤掉了牛却在工地上掀起了一个开动脑筋提高工效的劳动竞赛活动。大家的创造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独轮车、平板车、木轨小火车、简易皮带运输机很快就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前面说了,龙河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粘土心墙沙壳坝”,每一批上坝的粘土,都得先测算水分,水分大了不合要求,要晒,含有杂质的,还要经筛子过几遍。大家都做得极其认真。等到粘土上了坝,要用巨大块石层层碾石渣压实。每一个块石都足有八千斤重,是几十个石匠选用万佛山上最好的青冈石凿成的。往坝上拉块石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党的人了,就得为党分忧。这一天,她找到工地指挥部,要领着“刘胡兰战斗连”的姑娘们和小伙子打擂台,在拉块石上比比高低。这事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一群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啥也不相信,找到陶芳华问虚实,一听真有这事,惊得他们一个个直眨眼睛,说道:“你编个歌唱唱也就算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石头、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

陶芳华脆脆亮亮地答了一个字:“敢!

百十个小伙子觉得这事太稀罕,凑在一起一合计,当即组成一支“董存瑞战斗连”,背地嘲笑陶芳华:“她八成是疯了,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她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

一个个“董存瑞”摩拳擦掌,为显示出男人强健的肌骨,以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天虽然还很冷,他们却清一色地脱了个光脊梁。

一见小伙子居然赤膊上阵,陶芳华暗自笑了。

擂台赛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正式开始。

  头三天,小伙子们有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八千斤重的石块被拉得平地生风,把姑娘们拉下了四十多个来回。但陶芳华却不急不躁,她平静地鼓励大家要沉得住气。她是个既能吃苦耐劳又有心计的女人,敢摆这个擂台,是因为她注意到了男人的光脊梁的弱点。她叫姑娘们穿上薄棉袄儿,还教每人缝了一个又轻巧又硬实的垫肩,并交待大家拉起来再热不要减衣服,人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

进入第四天,双方形势有了变化。

出蛮力的小伙子的肩头大都磨得又红又肿,碰不得绳,刹不下腰,拉起块石便痛苦得龇牙咧嘴。到了第六天,姑娘们就后来居上,与小伙子们打了个平手。

再往后,“刘胡兰战斗连”的士气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欢。及至第十天,“董存瑞战斗连”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车,一个个难受得五官错了位,溃不成军,终于败下阵来。

擂台赛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陶芳华名声为之大振。

 

第二十二章

“淠史杭”是大别山人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淠河、史河、杭埠河三条人造“天河”分别与大别山深山峡谷中建起的梅山、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相衔接,各种渠系上的建筑物多达十二万座。共做土石方六亿零八百万立方米,假如用它筑成三尺见方的一条长堤,这长堤是可以绕地球赤道十五周。 在皖西、豫东一万三千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岗地上,先后修成了十三条总干渠、三百八十五条分干渠和支渠以及密如蛛网的分支渠、斗渠和农渠纵横交织,使昔日严重缺水的千里岗峦出现了碧水长流的情景,九百多万亩农田由此结束了十年九旱的历史。

郭沫若曾为这一工程赋诗一首:

排沙析水分清浊,喜见源头造海洋。

河道提高三十米,山岗增产万吨粮。

倒虹吸下渠交线,切道崖头电发光。

汽艇航行风浩荡,人民力量不寻常。

 

而为了这一人间奇迹,大别山老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工程正值“困难时期”。工地上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六大两”外加瓜菜代。每人每天的生活补贴就是两毛钱。在如此险恶的生存条件下,还提出个“双百方针”,即每人每天挑担走路不能少于一百华里,每一担挑的土不得少于一百市斤。任务与吃粮挂钩,完成了“双百”任务的每天可以吃上一斤粮。人人争上游,没人愿落后。有的人挑着挑着,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许多人站在水里打桩,累了想抱着木桩喘口气,抱着抱着就已经没气了;许多人收工吃饭手还端着碗就睡着了,一睡就再没有醒过来……

当时只讲“男女都一样”,不管雨雪风霜还是天寒地冻,女人都和男人一样干。严寒的冬天,干活流了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一收工就结成了一层冰。月经来了还泡在冰冷的泥里水里。19602月上旬,正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春节期间。在东大坝合垅关键时刻,陶芳华、谢大勇、王成英等500多名男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跳入水中,组成三道人墙,使大坝合垅成功。

在龙河口水库工地行将竣工的时候,陶芳华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里的姑娘们很快也看出来了,都以为她是有喜了。陶芳华是结了婚的人,自己当然清楚,自从来到水库工地,她每天都是和姐妹们劳动在一起,吃住在一起,压根儿就没和丈夫同居过,根本没那种事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要是讲新婚三天就怀上了孩子吧,这也早过期了啊。只是有一件事儿叫她好生奇怪,就是她上堤不久便断了月经。她并没往心上去,反倒暗自庆幸,觉得没月经干起活来更方便。龙河口水库竣工之时,陶芳华的肚子就大得连走路都困难了,那时她已成了英雄,领导出于对她的关心,送她到县医院去做了个检查。一检查吓一跳:她肚子里原来淤积了两团大血块。

打这以后陶芳华就成了药罐子,没完没了地去求医治病,没完没了地去吃各种各样的中药和西药。后来血块终于渐渐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回复了健康。

陶芳华回到家以后,觉得自己新婚三天就执意上了水库,很对不住丈夫,就想多干家务活,多照顾家来做弥补。她没早没晚地干农活,回到家就洗衣做饭孝敬婆婆。一开始家里人都很和睦。可是直到二十五岁了,她依然没有怀上孩子。这下婆婆坐不住了,村里的闲言碎语也出来了,而且越说越厉害。

大别山的老百姓最记恨两种人:一是男人当叛徒,二是女人不生娃儿。 娶了个女人不能生娃,差不多等于养了个母鸡不会下蛋。

陶芳华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

“假积极,充英雄。硬是作死,害得戴家断了后。”

村里人将一盆盆脏水便朝着陶芳华的身上泼去,咒她是克夫命、妖怪转胎。婆婆的找茬、讽刺、谩骂,陶芳华都嚼碎牙齿往肚里咽,忍了。

有一天挨晚陶芳华收工回来,正要进房取东西,只见房门关着。就在她伸手推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嬉笑声。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坐在了门前的地上。

“你真敢把那个公鸡婆给休了吗?她可是有名的母老虎哩。”女人娇滴滴地说。

“怎么不敢?结婚5年她连个响屁都生不出来,还白养她这个石女干啥!”这是她男人的声音。

陶芳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婆婆从门外进来见她在抹泪,没好气地说:“装什么可怜,拉个哭丧脸给谁看啊?丧门星。还不快烧饭去!”

婆家最终把她赶出了家门。陶芳华性子硬,不愿回娘家让双亲丢脸,就孤身一人远走他乡杳无音讯了。

几年之后,陶芳华病体缠身,每逢天阴下雨就浑身疼痛难忍。她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又只身一人回到了水库边上搭了个草棚,决心死也要死在能够望得见水库大坝的地方。

艾鸣1 发表于  2017-12-31 09:08:03 75字 ( 0/154)

周总理对雷锋的题词,是对学雷锋最全面的诠释,“向雷锋同志学习,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产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

   和宋忠平就电影《芳华》谈“雷锋”

 

宋忠平认为《芳华》所反映的文工团的故事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只是小概率事件,冯小刚选择了这个题材则是有意放大小概率事件,并赋予内涵作为那段历史的缩影,这太小题大做了。一味地把局部现象放大到全局就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这就是问题了。会对青年产生误导。

我是完全不赞同宋忠平的这些观点的。特与之商榷。

我想从四个方面谈“雷锋”(定义一下,本文“雷锋”一般是指学雷锋人物及雷锋精神)。其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其二,当时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其三,什么是雷锋精神?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重点在第四部分。

 

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

这部影片没有把“雷锋”写成不食烟火食的、完美无缺的神一般的存在,而只是一个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可爱小伙儿,但他的命运似乎有点“悲剧”,平时大伙肆意消费他的“雷锋精神”而并没有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反而当作调侃(耍弄)的对象,最后被自己暗恋的对象落井下石受到处分。于是观众质问:这还是我们的部队吗?觉得电影好像是在对观众作“好人没好报”的误导。

这里就向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把“雷锋”的人生写暗淡了是不是就在误导“好人没好报”?

我肯定地回答文艺作品是可以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的。我写的《陶栤》中就有一个“雷锋”叫陶芳华,是陶栤的大女儿,她在修水库的工地上的表现就是典型的“活雷锋”,而她的命运比刘峰要更为“悲剧”,从做英雄到被家庭抛弃,临终前在她参加修建的水库大坝下搭了个棚,死也要死在能看到大坝的地方。我写到这个结局时嚎啕大哭(我把相关的三章附录于后,供参阅)。

我还要说明,在集体中,小伙伴消费、调侃“雷锋”的现象在电影《芳华》的70’、80’年代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比如工人中有人学雷锋做好事而当上了标兵、劳模之类,干重活时大家会不也而同地让他上,而要吃饭、拿东西时就把他推到后面去了。记得当时有一篇报道,说一个劳模被推荐去了上大学,吃饭排队时大家都把他挤到一边去:“你不是先人后己吗?”

文艺作品架空了生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生活。文艺作品反映学雷锋表面化的负面现象就是要揭示国民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发展的艰巨性。促使学雷锋落到实处。

 

 

二、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

《芳华》中有句台词:“想入党都跑来扫猪圈,还不关门。”形象地讽刺了学雷锋形式化表面化的问题。这早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到了学雷锋月,就打着旗子去扫马路、慰问敬老院等,拍几张照片、写篇宣传报道。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有这样一个观念,只要反映部队生活,就只能讲好的不能提阴暗面,事实上在《芳华》的那个年代,部队立功、入党、提干“送钱送礼找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岂止这些,就是部队接新兵也是一个“肥差”,当时只要参军,回来就可以安排在“体制内”工作,因此为了孩子参上军家长往往“不惜血本”, 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大约延续了20多年。

部队“干部子弟特殊化”问题则是始终严重存在的问题。《芳华》中小伙伴们一提到谁谁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眼睛就发光的现象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公众心理”, “高干子弟” 事实上享受到的资源与老百姓能够相比吗?他们学雷锋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

对这些人们无不心知肚明却个个噤若寒蝉,三箴其口;文艺家们更是退避三舍,你只要稍微反映一点阴暗面立马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打,不是“污蔑人民军队”,就是“毁我长城”。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吗?

 

三、什么是雷锋精神?

理解雷锋精神不能简单地背书,而要从新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对比的深层次来理解。

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如何?鲁迅的一个阿Q做了最典型的概括。东亚病夫就是当时国人给世界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专文论述,不再重复。

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主席说了,中国现在很脏,要先打扫干净。这个“脏”主要就是指国民精神中消极成分,或者叫“国民精神中的劣根性”——自私、奴性、散漫、迷信、狂妄等。

为什么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什么把进北京比作“进京赶考”?

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大国,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要荡涤掉国民精神中的污泥浊水,用崭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精神武装人民是一项极其艰巨、艰苦、长期的任务。一旦弄不好,中国的周期律就会发生。

雷锋,一个在旧社会饱受凌辱的孤儿,新社会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无比地热爱新社会,自豪地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这种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做新社会主人的朴素感情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他本人通过毛泽东选集刻苦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是雷锋精神的高点

雷锋精神的诞生具有广泛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历史的必然。并不是雷锋个人创造了雷锋精神而是时代形成了雷锋精神而雷锋本人则是这种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被时代选择并用了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时代精神。

因此,雷锋精神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响应,老百姓都从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同时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大家都要挺起胸膛有模有样地做新社会的主人了。

我们把旧中国国民精神用一个阿Q来概括的话,最能代表新中国国民精神的便是雷锋精神了。

旧中国灭亡了,但是国民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依然长期存在;雷锋精神形成了,但雷锋精神还需要成长。无论在具体的人身上还是在整个国民的集体,这种新旧社会的国民精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以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峰遭到小伙伴的调侃、耍弄,陶芳华的命运悲剧都说明了国民精神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成长的艰巨。

并不是做了一点好事一下子就成雷锋了,更不是做好事就是为了马上得到利益上的“回报”。 形式化、简单化地学雷锋、甚至把“学雷锋”当作“个人进阶”的敲门砖,实际上正是在窒息真正的雷锋精神。文学有责任揭露并旗帜鲜明地反对。

 

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

可以明确地回答,今天学雷锋决不能止于表面化的做好事,而是要像雷锋那样自觉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为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自豪并坚忍不拔地做好社会的主人

毋庸置疑,在推翻旧社会以及为新社会的大厦打基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强调新国民精神(即后来以雷锋命名的精神)中的“牺牲”一面,若非如此,先进分子便无法成为榜样,便不能把一盘散沙的国民团结起来。随着社会主义日益强大,我们在强调个人社会责任的同时,强调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人类利益的一致性。

是的,在过去,确实有“只有牺牲,才能为自己英雄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倾向。那种悲壮是当时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今天,我们才有可能喊出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人奋斗”的口号。

在过去与今天,雷锋精神的实质都是“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贡献”。今天则更突出在社会利益下的个人自由发展和多劳多得原则。正如新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的歌曲《重生》中所唱从蓝天到名利,所有你想要的,都别随风去”。(昨天中午我看了《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真好。这部电影对人性的诠释生动而正确。)

当下的时代,为每个人的个人奋斗提供了最好的、广阔的舞台。雷锋精神就体现在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上——即通过奋斗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以及你对社会所尽到的责任上。

“激情燃烧的岁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今天,在中国,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个人自由、全面发展与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新时代。为了人民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对共产党员以及我们的部队战士,依然要把奉献、牺牲精神作为提倡的侧重点。为人民的利益奋斗终身,牺牲一切永远是雷锋精神的高点,人性最光辉的亮点。我们的文艺宣传既要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倡为人民利益的牺牲精神;也要表现多劳多得的正义性,鼓励与人民利益一致性的个人奋斗。

个人奋斗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导向;社会责任和个人贡献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目标。

                         颂明

 20171231日星期日

 

【附录】陶华芳的悲剧三章

第二十章

1958年,陶芳华20岁了,长得如花似玉,是龙河口出了名的大美人了。有媒人给他说了个镇上的干部她没看上,自己相中了石岗村的一个退伍军人,叫戴福安。由于母亲从小就不断地给她讲陈玉娇烈士的故事,在陶芳华的内心深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特别崇拜军人。临出嫁时母亲对她说:“人是你自己相中的,就要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我可把话说前头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将来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了可不许往家里跑,你就是跑回来我们也不接受你。”

这一年,龙河口发生了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下,舒城县决定修建龙河口水库。

龙河口是一个饱受旱涝之苦的地方,蛤蟆撒泡尿就有涝灾,三天不下雨就旱得冒烟。《舒城县志》记载:这一带是大别山降雨的中心,汛期一到,山区只要降落一百毫米的雨量,就会有一亿立方米的大水向龙河口涌来。从1671年到1949年的278年间,这里发生的水灾就达123次,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当无情的洪水袭来时,下游汪洋一片,百姓流离颠沛,苦不堪言。

龙河口的地名则来源于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蛟龙,这条蛟龙云游到哪儿,哪儿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龙河口一带是蛟龙的巢穴,它来到这里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兴风作浪,吞没百姓的生命财产,淹没大片肥沃的田园。两岸人民每年都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梳妆打扮后送上龙口,才能免遭灾难。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年丧命。后来有一对勇敢的年轻人,誓死为民除害。他们身藏利器,奋身跳入龙口,最后杀死了蛟龙,使两岸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个传说反应出了当地老百姓对治理水患的强烈愿望。

可是要修建龙河口水库谈何容易!一缺钱,二缺物资,三缺人才。那可真是个要啥没啥的年代啊。舒城县的县委书记找到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说了三句话:“一坚决支持!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三既然是你们自己提出来要修的,那就是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临了,省里象征性地给了三百万元,算是慰问金。

从省里回来,县委书记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理解省里的难处。安徽的底子薄不说,解放这才不到10年的工夫,就修了梅山、佛子岭、磨子潭和响洪甸4座大型水库。这又立项了陈村、花凉亭两大水库。这些水库及“淠史杭灌渠”还有一大批配套工程都需要花钱啊。

 舒城县委书记立即向六安行署专员赵子厚做了汇报。赵子厚正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的职务。他一拍胸脯说:“我们现在都是过河的卒子了,只能进不能退。我也没钱给你。库区几万人的安置费用你自己去想办法。工程上我给你做点后勤工作吧。”

在大坝设计上,赵子厚心里有了个人选。他知道一个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导淮委员会”干过事的水利工程师王培性很有本事,就把他给请了出来。

王培性一听说地委专员赵子厚要邀请他出山,受宠若惊。他试探着问:“那你们的水泥和钢筋从哪来呢?”王培性知道这些物资国家相当紧缺啊。

赵子厚专员双手给王培性递了一杯茶:“没有。要有我还会请你吗?我能给你的只有人。”

王培性大惊失色:“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是一座库容量八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你一袋水泥、一根钢筋没有就要修,大坝你拿人去堆啊?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赵子厚爽朗一笑:“我们共产党人就是爱做梦。你们认为三座大山推不倒,不是让我们给推倒了吗?你们说泥腿子搞不好经济,我们这几年干得还不错嘛。你们怀疑泥腿子江山能撑多久,我们马上就要10年大庆了。”赵子厚把手搭在了王培性的肩上,“老兄,这次就和我们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吧。我梦见龙河口水库碧波荡漾,淠史杭干渠交织纵横,万亩良田稻花飘香。我给你配个办公室,装上专线电话。你先考虑三天,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真不行说明你也就那大本事了,我也不会为难你。”

王培性对共产党人敢想敢干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赵专员走后,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粒米不进,就这么来回走着,喝水撒尿,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三天夜里才感到饿了,叫来饭菜大吃了一顿。

第四天,赵子厚的专线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王培性要立即见他。

赵专员当时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听说王培性要见,立即中断会议,驱车来到了王培性的办公室,只见王培性瘦了一圈,他顿时向后勤人员发了脾气:“我特意嘱咐你们照顾好王工程师的伙食,你们是怎么搞的?”

王培性急忙解释:“是我把门锁上,规定谁也不准来打扰的。来来来,先看方案。”

方案拿到手里,这回轮到赵子厚目瞪口呆了。他王培性居然设计出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粘土心墙沙壳坝”。一千多米长的大坝,一不用水泥,二不用钢筋,不仅确保水位实现73.75米,总库容达8.2亿立方米,而且他的防洪标准还是按照一百年一遇设计,一千年一遇校核的。

赵子厚热泪盈眶,紧紧握住王培性的双手:“谢谢你,谢谢你。你终于肯和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了。”

王培性说:“你要把县水利学校的全体师生借来,叫他们24小时守在工地上,严把质量关。质量不过关我可得挨枪子哦。”

赵子厚拍着王培性的肩膀说:“这你尽可放心吧。我就请你去当副总指挥,把师生都交给你,让你亲自把关。还不行吗?”

 

第二十一章

老区人民饱受革命的熏陶,那觉悟就是不一般。一听说龙河口修水库要招民工,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就像当年参加红军一样踊跃报名。 陶芳华结婚才三天,就拎着个蓝花土布的包袱跑到工地来了。

一到工地,她把花棉袄一脱,就光着两只脚板子,专找脏活重活干,好像从来不知道啥叫苦、啥叫累。开始是挑土,她趟趟都比别人多几锹,天天又都比别人多跑几个来回。休息的哨子响了,别的姐妹早累得东倒西歪,顾不得泥里水里,朝地上一躺就眯盹过去了。她却拾起广播筒子,现编现唱,出口成章:

哎哎,同志们,听我言。

妇女能顶半边天。

挑土脚板如生风,

要做今日花木兰,

要把小伙甩后边,

要把卫星放上天。

只要我们同心干,

共产主义早实现。

 

那边的小伙们听了不乐意了,大声喊着:“你别吹牛了,你还是回家把卫星放床上吧。”

小伙们都哄笑了起来

陶芳华不急不躁,又来了一段:

 

小伙子,你别急。

不服咱们比一比。

你追我赶加油干。

兴修水利做贡献。

让陶芳华这么一逗乐,工地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

工地指挥部的一位领导正在视察进度和质量,对身边的陪同干部说:“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嘛。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石岗村的陶芳华,人也聪明。”

“嗯,‘不服咱们比比看’。她的这个主意很好。现在男女混编不好,你们可以考虑把妇女单独组织编成妇女连。和男同志搞个劳动竞赛。”

根据指挥部领导的指示。工地挑出120个妇女组建了“刘胡兰战斗连”,大伙一叠声儿地选陶芳华当连长。她呢,也不谦虚,将辫子一甩,朝高处一站:

  “刘胡兰战斗连听我口令,立正!

百十个姑娘;立刻站成了一排。一张张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身肢,直撩拨得男人们目光都发直了。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个连长却还不是党员怎么行呢?立刻郑重地向工地党支部提出了入党申请。党组织根据她的突出表现,决定批准她火线入党。陶芳华庄严地向党宣誓: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县里一度从后方调集了1200头耕牛,2000个放牛娃,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牛车大军。原想肩挑人扛出蛮力毕竟不如牛拉车来得又快又省力,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工地上本来就有了几万人,一下又冒出来这么多牛,人牛全挤在了一起,又都是石子路,每天都有崴伤牛脚的事件发生。再加上牛多饲料少,没过多久耕牛便死伤近半数。好心办坏了事。于是工地指挥部审时度势,撤掉了牛却在工地上掀起了一个开动脑筋提高工效的劳动竞赛活动。大家的创造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独轮车、平板车、木轨小火车、简易皮带运输机很快就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前面说了,龙河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粘土心墙沙壳坝”,每一批上坝的粘土,都得先测算水分,水分大了不合要求,要晒,含有杂质的,还要经筛子过几遍。大家都做得极其认真。等到粘土上了坝,要用巨大块石层层碾石渣压实。每一个块石都足有八千斤重,是几十个石匠选用万佛山上最好的青冈石凿成的。往坝上拉块石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党的人了,就得为党分忧。这一天,她找到工地指挥部,要领着“刘胡兰战斗连”的姑娘们和小伙子打擂台,在拉块石上比比高低。这事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一群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啥也不相信,找到陶芳华问虚实,一听真有这事,惊得他们一个个直眨眼睛,说道:“你编个歌唱唱也就算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石头、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

陶芳华脆脆亮亮地答了一个字:“敢!

百十个小伙子觉得这事太稀罕,凑在一起一合计,当即组成一支“董存瑞战斗连”,背地嘲笑陶芳华:“她八成是疯了,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她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

一个个“董存瑞”摩拳擦掌,为显示出男人强健的肌骨,以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天虽然还很冷,他们却清一色地脱了个光脊梁。

一见小伙子居然赤膊上阵,陶芳华暗自笑了。

擂台赛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正式开始。

  头三天,小伙子们有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八千斤重的石块被拉得平地生风,把姑娘们拉下了四十多个来回。但陶芳华却不急不躁,她平静地鼓励大家要沉得住气。她是个既能吃苦耐劳又有心计的女人,敢摆这个擂台,是因为她注意到了男人的光脊梁的弱点。她叫姑娘们穿上薄棉袄儿,还教每人缝了一个又轻巧又硬实的垫肩,并交待大家拉起来再热不要减衣服,人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

进入第四天,双方形势有了变化。

出蛮力的小伙子的肩头大都磨得又红又肿,碰不得绳,刹不下腰,拉起块石便痛苦得龇牙咧嘴。到了第六天,姑娘们就后来居上,与小伙子们打了个平手。

再往后,“刘胡兰战斗连”的士气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欢。及至第十天,“董存瑞战斗连”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车,一个个难受得五官错了位,溃不成军,终于败下阵来。

擂台赛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陶芳华名声为之大振。

 

第二十二章

“淠史杭”是大别山人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淠河、史河、杭埠河三条人造“天河”分别与大别山深山峡谷中建起的梅山、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相衔接,各种渠系上的建筑物多达十二万座。共做土石方六亿零八百万立方米,假如用它筑成三尺见方的一条长堤,这长堤是可以绕地球赤道十五周。 在皖西、豫东一万三千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岗地上,先后修成了十三条总干渠、三百八十五条分干渠和支渠以及密如蛛网的分支渠、斗渠和农渠纵横交织,使昔日严重缺水的千里岗峦出现了碧水长流的情景,九百多万亩农田由此结束了十年九旱的历史。

郭沫若曾为这一工程赋诗一首:

排沙析水分清浊,喜见源头造海洋。

河道提高三十米,山岗增产万吨粮。

倒虹吸下渠交线,切道崖头电发光。

汽艇航行风浩荡,人民力量不寻常。

 

而为了这一人间奇迹,大别山老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工程正值“困难时期”。工地上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六大两”外加瓜菜代。每人每天的生活补贴就是两毛钱。在如此险恶的生存条件下,还提出个“双百方针”,即每人每天挑担走路不能少于一百华里,每一担挑的土不得少于一百市斤。任务与吃粮挂钩,完成了“双百”任务的每天可以吃上一斤粮。人人争上游,没人愿落后。有的人挑着挑着,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许多人站在水里打桩,累了想抱着木桩喘口气,抱着抱着就已经没气了;许多人收工吃饭手还端着碗就睡着了,一睡就再没有醒过来……

当时只讲“男女都一样”,不管雨雪风霜还是天寒地冻,女人都和男人一样干。严寒的冬天,干活流了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一收工就结成了一层冰。月经来了还泡在冰冷的泥里水里。19602月上旬,正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春节期间。在东大坝合垅关键时刻,陶芳华、谢大勇、王成英等500多名男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跳入水中,组成三道人墙,使大坝合垅成功。

在龙河口水库工地行将竣工的时候,陶芳华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里的姑娘们很快也看出来了,都以为她是有喜了。陶芳华是结了婚的人,自己当然清楚,自从来到水库工地,她每天都是和姐妹们劳动在一起,吃住在一起,压根儿就没和丈夫同居过,根本没那种事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要是讲新婚三天就怀上了孩子吧,这也早过期了啊。只是有一件事儿叫她好生奇怪,就是她上堤不久便断了月经。她并没往心上去,反倒暗自庆幸,觉得没月经干起活来更方便。龙河口水库竣工之时,陶芳华的肚子就大得连走路都困难了,那时她已成了英雄,领导出于对她的关心,送她到县医院去做了个检查。一检查吓一跳:她肚子里原来淤积了两团大血块。

打这以后陶芳华就成了药罐子,没完没了地去求医治病,没完没了地去吃各种各样的中药和西药。后来血块终于渐渐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回复了健康。

陶芳华回到家以后,觉得自己新婚三天就执意上了水库,很对不住丈夫,就想多干家务活,多照顾家来做弥补。她没早没晚地干农活,回到家就洗衣做饭孝敬婆婆。一开始家里人都很和睦。可是直到二十五岁了,她依然没有怀上孩子。这下婆婆坐不住了,村里的闲言碎语也出来了,而且越说越厉害。

大别山的老百姓最记恨两种人:一是男人当叛徒,二是女人不生娃儿。 娶了个女人不能生娃,差不多等于养了个母鸡不会下蛋。

陶芳华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

“假积极,充英雄。硬是作死,害得戴家断了后。”

村里人将一盆盆脏水便朝着陶芳华的身上泼去,咒她是克夫命、妖怪转胎。婆婆的找茬、讽刺、谩骂,陶芳华都嚼碎牙齿往肚里咽,忍了。

有一天挨晚陶芳华收工回来,正要进房取东西,只见房门关着。就在她伸手推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嬉笑声。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坐在了门前的地上。

“你真敢把那个公鸡婆给休了吗?她可是有名的母老虎哩。”女人娇滴滴地说。

“怎么不敢?结婚5年她连个响屁都生不出来,还白养她这个石女干啥!”这是她男人的声音。

陶芳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婆婆从门外进来见她在抹泪,没好气地说:“装什么可怜,拉个哭丧脸给谁看啊?丧门星。还不快烧饭去!”

婆家最终把她赶出了家门。陶芳华性子硬,不愿回娘家让双亲丢脸,就孤身一人远走他乡杳无音讯了。

几年之后,陶芳华病体缠身,每逢天阴下雨就浑身疼痛难忍。她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又只身一人回到了水库边上搭了个草棚,决心死也要死在能够望得见水库大坝的地方。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2-31 09:12:27 64字 ( 0/63)

损害他人利益,损害公众利益,损害民族利益,损害人类利益就是大恶;为了他人、民族、人类利益而奋斗,做贡献,就是雷锋精神。上善若水。

   和宋忠平就电影《芳华》谈“雷锋”

 

宋忠平认为《芳华》所反映的文工团的故事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只是小概率事件,冯小刚选择了这个题材则是有意放大小概率事件,并赋予内涵作为那段历史的缩影,这太小题大做了。一味地把局部现象放大到全局就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这就是问题了。会对青年产生误导。

我是完全不赞同宋忠平的这些观点的。特与之商榷。

我想从四个方面谈“雷锋”(定义一下,本文“雷锋”一般是指学雷锋人物及雷锋精神)。其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其二,当时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其三,什么是雷锋精神?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重点在第四部分。

 

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

这部影片没有把“雷锋”写成不食烟火食的、完美无缺的神一般的存在,而只是一个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可爱小伙儿,但他的命运似乎有点“悲剧”,平时大伙肆意消费他的“雷锋精神”而并没有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反而当作调侃(耍弄)的对象,最后被自己暗恋的对象落井下石受到处分。于是观众质问:这还是我们的部队吗?觉得电影好像是在对观众作“好人没好报”的误导。

这里就向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把“雷锋”的人生写暗淡了是不是就在误导“好人没好报”?

我肯定地回答文艺作品是可以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的。我写的《陶栤》中就有一个“雷锋”叫陶芳华,是陶栤的大女儿,她在修水库的工地上的表现就是典型的“活雷锋”,而她的命运比刘峰要更为“悲剧”,从做英雄到被家庭抛弃,临终前在她参加修建的水库大坝下搭了个棚,死也要死在能看到大坝的地方。我写到这个结局时嚎啕大哭(我把相关的三章附录于后,供参阅)。

我还要说明,在集体中,小伙伴消费、调侃“雷锋”的现象在电影《芳华》的70’、80’年代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比如工人中有人学雷锋做好事而当上了标兵、劳模之类,干重活时大家会不也而同地让他上,而要吃饭、拿东西时就把他推到后面去了。记得当时有一篇报道,说一个劳模被推荐去了上大学,吃饭排队时大家都把他挤到一边去:“你不是先人后己吗?”

文艺作品架空了生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生活。文艺作品反映学雷锋表面化的负面现象就是要揭示国民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发展的艰巨性。促使学雷锋落到实处。

 

 

二、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

《芳华》中有句台词:“想入党都跑来扫猪圈,还不关门。”形象地讽刺了学雷锋形式化表面化的问题。这早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到了学雷锋月,就打着旗子去扫马路、慰问敬老院等,拍几张照片、写篇宣传报道。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有这样一个观念,只要反映部队生活,就只能讲好的不能提阴暗面,事实上在《芳华》的那个年代,部队立功、入党、提干“送钱送礼找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岂止这些,就是部队接新兵也是一个“肥差”,当时只要参军,回来就可以安排在“体制内”工作,因此为了孩子参上军家长往往“不惜血本”, 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大约延续了20多年。

部队“干部子弟特殊化”问题则是始终严重存在的问题。《芳华》中小伙伴们一提到谁谁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眼睛就发光的现象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公众心理”, “高干子弟” 事实上享受到的资源与老百姓能够相比吗?他们学雷锋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

对这些人们无不心知肚明却个个噤若寒蝉,三箴其口;文艺家们更是退避三舍,你只要稍微反映一点阴暗面立马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打,不是“污蔑人民军队”,就是“毁我长城”。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吗?

 

三、什么是雷锋精神?

理解雷锋精神不能简单地背书,而要从新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对比的深层次来理解。

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如何?鲁迅的一个阿Q做了最典型的概括。东亚病夫就是当时国人给世界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专文论述,不再重复。

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主席说了,中国现在很脏,要先打扫干净。这个“脏”主要就是指国民精神中消极成分,或者叫“国民精神中的劣根性”——自私、奴性、散漫、迷信、狂妄等。

为什么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什么把进北京比作“进京赶考”?

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大国,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要荡涤掉国民精神中的污泥浊水,用崭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精神武装人民是一项极其艰巨、艰苦、长期的任务。一旦弄不好,中国的周期律就会发生。

雷锋,一个在旧社会饱受凌辱的孤儿,新社会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无比地热爱新社会,自豪地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这种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做新社会主人的朴素感情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他本人通过毛泽东选集刻苦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是雷锋精神的高点

雷锋精神的诞生具有广泛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历史的必然。并不是雷锋个人创造了雷锋精神而是时代形成了雷锋精神而雷锋本人则是这种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被时代选择并用了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时代精神。

因此,雷锋精神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响应,老百姓都从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同时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大家都要挺起胸膛有模有样地做新社会的主人了。

我们把旧中国国民精神用一个阿Q来概括的话,最能代表新中国国民精神的便是雷锋精神了。

旧中国灭亡了,但是国民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依然长期存在;雷锋精神形成了,但雷锋精神还需要成长。无论在具体的人身上还是在整个国民的集体,这种新旧社会的国民精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以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峰遭到小伙伴的调侃、耍弄,陶芳华的命运悲剧都说明了国民精神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成长的艰巨。

并不是做了一点好事一下子就成雷锋了,更不是做好事就是为了马上得到利益上的“回报”。 形式化、简单化地学雷锋、甚至把“学雷锋”当作“个人进阶”的敲门砖,实际上正是在窒息真正的雷锋精神。文学有责任揭露并旗帜鲜明地反对。

 

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

可以明确地回答,今天学雷锋决不能止于表面化的做好事,而是要像雷锋那样自觉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为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自豪并坚忍不拔地做好社会的主人

毋庸置疑,在推翻旧社会以及为新社会的大厦打基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强调新国民精神(即后来以雷锋命名的精神)中的“牺牲”一面,若非如此,先进分子便无法成为榜样,便不能把一盘散沙的国民团结起来。随着社会主义日益强大,我们在强调个人社会责任的同时,强调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人类利益的一致性。

是的,在过去,确实有“只有牺牲,才能为自己英雄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倾向。那种悲壮是当时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今天,我们才有可能喊出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人奋斗”的口号。

在过去与今天,雷锋精神的实质都是“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贡献”。今天则更突出在社会利益下的个人自由发展和多劳多得原则。正如新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的歌曲《重生》中所唱从蓝天到名利,所有你想要的,都别随风去”。(昨天中午我看了《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真好。这部电影对人性的诠释生动而正确。)

当下的时代,为每个人的个人奋斗提供了最好的、广阔的舞台。雷锋精神就体现在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上——即通过奋斗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以及你对社会所尽到的责任上。

“激情燃烧的岁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今天,在中国,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个人自由、全面发展与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新时代。为了人民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对共产党员以及我们的部队战士,依然要把奉献、牺牲精神作为提倡的侧重点。为人民的利益奋斗终身,牺牲一切永远是雷锋精神的高点,人性最光辉的亮点。我们的文艺宣传既要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倡为人民利益的牺牲精神;也要表现多劳多得的正义性,鼓励与人民利益一致性的个人奋斗。

个人奋斗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导向;社会责任和个人贡献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目标。

                         颂明

 20171231日星期日

 

【附录】陶华芳的悲剧三章

第二十章

1958年,陶芳华20岁了,长得如花似玉,是龙河口出了名的大美人了。有媒人给他说了个镇上的干部她没看上,自己相中了石岗村的一个退伍军人,叫戴福安。由于母亲从小就不断地给她讲陈玉娇烈士的故事,在陶芳华的内心深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特别崇拜军人。临出嫁时母亲对她说:“人是你自己相中的,就要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我可把话说前头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将来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了可不许往家里跑,你就是跑回来我们也不接受你。”

这一年,龙河口发生了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下,舒城县决定修建龙河口水库。

龙河口是一个饱受旱涝之苦的地方,蛤蟆撒泡尿就有涝灾,三天不下雨就旱得冒烟。《舒城县志》记载:这一带是大别山降雨的中心,汛期一到,山区只要降落一百毫米的雨量,就会有一亿立方米的大水向龙河口涌来。从1671年到1949年的278年间,这里发生的水灾就达123次,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当无情的洪水袭来时,下游汪洋一片,百姓流离颠沛,苦不堪言。

龙河口的地名则来源于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蛟龙,这条蛟龙云游到哪儿,哪儿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龙河口一带是蛟龙的巢穴,它来到这里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兴风作浪,吞没百姓的生命财产,淹没大片肥沃的田园。两岸人民每年都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梳妆打扮后送上龙口,才能免遭灾难。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年丧命。后来有一对勇敢的年轻人,誓死为民除害。他们身藏利器,奋身跳入龙口,最后杀死了蛟龙,使两岸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个传说反应出了当地老百姓对治理水患的强烈愿望。

可是要修建龙河口水库谈何容易!一缺钱,二缺物资,三缺人才。那可真是个要啥没啥的年代啊。舒城县的县委书记找到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说了三句话:“一坚决支持!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三既然是你们自己提出来要修的,那就是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临了,省里象征性地给了三百万元,算是慰问金。

从省里回来,县委书记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理解省里的难处。安徽的底子薄不说,解放这才不到10年的工夫,就修了梅山、佛子岭、磨子潭和响洪甸4座大型水库。这又立项了陈村、花凉亭两大水库。这些水库及“淠史杭灌渠”还有一大批配套工程都需要花钱啊。

 舒城县委书记立即向六安行署专员赵子厚做了汇报。赵子厚正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的职务。他一拍胸脯说:“我们现在都是过河的卒子了,只能进不能退。我也没钱给你。库区几万人的安置费用你自己去想办法。工程上我给你做点后勤工作吧。”

在大坝设计上,赵子厚心里有了个人选。他知道一个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导淮委员会”干过事的水利工程师王培性很有本事,就把他给请了出来。

王培性一听说地委专员赵子厚要邀请他出山,受宠若惊。他试探着问:“那你们的水泥和钢筋从哪来呢?”王培性知道这些物资国家相当紧缺啊。

赵子厚专员双手给王培性递了一杯茶:“没有。要有我还会请你吗?我能给你的只有人。”

王培性大惊失色:“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是一座库容量八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你一袋水泥、一根钢筋没有就要修,大坝你拿人去堆啊?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赵子厚爽朗一笑:“我们共产党人就是爱做梦。你们认为三座大山推不倒,不是让我们给推倒了吗?你们说泥腿子搞不好经济,我们这几年干得还不错嘛。你们怀疑泥腿子江山能撑多久,我们马上就要10年大庆了。”赵子厚把手搭在了王培性的肩上,“老兄,这次就和我们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吧。我梦见龙河口水库碧波荡漾,淠史杭干渠交织纵横,万亩良田稻花飘香。我给你配个办公室,装上专线电话。你先考虑三天,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真不行说明你也就那大本事了,我也不会为难你。”

王培性对共产党人敢想敢干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赵专员走后,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粒米不进,就这么来回走着,喝水撒尿,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三天夜里才感到饿了,叫来饭菜大吃了一顿。

第四天,赵子厚的专线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王培性要立即见他。

赵专员当时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听说王培性要见,立即中断会议,驱车来到了王培性的办公室,只见王培性瘦了一圈,他顿时向后勤人员发了脾气:“我特意嘱咐你们照顾好王工程师的伙食,你们是怎么搞的?”

王培性急忙解释:“是我把门锁上,规定谁也不准来打扰的。来来来,先看方案。”

方案拿到手里,这回轮到赵子厚目瞪口呆了。他王培性居然设计出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粘土心墙沙壳坝”。一千多米长的大坝,一不用水泥,二不用钢筋,不仅确保水位实现73.75米,总库容达8.2亿立方米,而且他的防洪标准还是按照一百年一遇设计,一千年一遇校核的。

赵子厚热泪盈眶,紧紧握住王培性的双手:“谢谢你,谢谢你。你终于肯和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了。”

王培性说:“你要把县水利学校的全体师生借来,叫他们24小时守在工地上,严把质量关。质量不过关我可得挨枪子哦。”

赵子厚拍着王培性的肩膀说:“这你尽可放心吧。我就请你去当副总指挥,把师生都交给你,让你亲自把关。还不行吗?”

 

第二十一章

老区人民饱受革命的熏陶,那觉悟就是不一般。一听说龙河口修水库要招民工,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就像当年参加红军一样踊跃报名。 陶芳华结婚才三天,就拎着个蓝花土布的包袱跑到工地来了。

一到工地,她把花棉袄一脱,就光着两只脚板子,专找脏活重活干,好像从来不知道啥叫苦、啥叫累。开始是挑土,她趟趟都比别人多几锹,天天又都比别人多跑几个来回。休息的哨子响了,别的姐妹早累得东倒西歪,顾不得泥里水里,朝地上一躺就眯盹过去了。她却拾起广播筒子,现编现唱,出口成章:

哎哎,同志们,听我言。

妇女能顶半边天。

挑土脚板如生风,

要做今日花木兰,

要把小伙甩后边,

要把卫星放上天。

只要我们同心干,

共产主义早实现。

 

那边的小伙们听了不乐意了,大声喊着:“你别吹牛了,你还是回家把卫星放床上吧。”

小伙们都哄笑了起来

陶芳华不急不躁,又来了一段:

 

小伙子,你别急。

不服咱们比一比。

你追我赶加油干。

兴修水利做贡献。

让陶芳华这么一逗乐,工地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

工地指挥部的一位领导正在视察进度和质量,对身边的陪同干部说:“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嘛。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石岗村的陶芳华,人也聪明。”

“嗯,‘不服咱们比比看’。她的这个主意很好。现在男女混编不好,你们可以考虑把妇女单独组织编成妇女连。和男同志搞个劳动竞赛。”

根据指挥部领导的指示。工地挑出120个妇女组建了“刘胡兰战斗连”,大伙一叠声儿地选陶芳华当连长。她呢,也不谦虚,将辫子一甩,朝高处一站:

  “刘胡兰战斗连听我口令,立正!

百十个姑娘;立刻站成了一排。一张张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身肢,直撩拨得男人们目光都发直了。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个连长却还不是党员怎么行呢?立刻郑重地向工地党支部提出了入党申请。党组织根据她的突出表现,决定批准她火线入党。陶芳华庄严地向党宣誓: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县里一度从后方调集了1200头耕牛,2000个放牛娃,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牛车大军。原想肩挑人扛出蛮力毕竟不如牛拉车来得又快又省力,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工地上本来就有了几万人,一下又冒出来这么多牛,人牛全挤在了一起,又都是石子路,每天都有崴伤牛脚的事件发生。再加上牛多饲料少,没过多久耕牛便死伤近半数。好心办坏了事。于是工地指挥部审时度势,撤掉了牛却在工地上掀起了一个开动脑筋提高工效的劳动竞赛活动。大家的创造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独轮车、平板车、木轨小火车、简易皮带运输机很快就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前面说了,龙河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粘土心墙沙壳坝”,每一批上坝的粘土,都得先测算水分,水分大了不合要求,要晒,含有杂质的,还要经筛子过几遍。大家都做得极其认真。等到粘土上了坝,要用巨大块石层层碾石渣压实。每一个块石都足有八千斤重,是几十个石匠选用万佛山上最好的青冈石凿成的。往坝上拉块石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党的人了,就得为党分忧。这一天,她找到工地指挥部,要领着“刘胡兰战斗连”的姑娘们和小伙子打擂台,在拉块石上比比高低。这事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一群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啥也不相信,找到陶芳华问虚实,一听真有这事,惊得他们一个个直眨眼睛,说道:“你编个歌唱唱也就算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石头、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

陶芳华脆脆亮亮地答了一个字:“敢!

百十个小伙子觉得这事太稀罕,凑在一起一合计,当即组成一支“董存瑞战斗连”,背地嘲笑陶芳华:“她八成是疯了,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她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

一个个“董存瑞”摩拳擦掌,为显示出男人强健的肌骨,以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天虽然还很冷,他们却清一色地脱了个光脊梁。

一见小伙子居然赤膊上阵,陶芳华暗自笑了。

擂台赛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正式开始。

  头三天,小伙子们有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八千斤重的石块被拉得平地生风,把姑娘们拉下了四十多个来回。但陶芳华却不急不躁,她平静地鼓励大家要沉得住气。她是个既能吃苦耐劳又有心计的女人,敢摆这个擂台,是因为她注意到了男人的光脊梁的弱点。她叫姑娘们穿上薄棉袄儿,还教每人缝了一个又轻巧又硬实的垫肩,并交待大家拉起来再热不要减衣服,人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

进入第四天,双方形势有了变化。

出蛮力的小伙子的肩头大都磨得又红又肿,碰不得绳,刹不下腰,拉起块石便痛苦得龇牙咧嘴。到了第六天,姑娘们就后来居上,与小伙子们打了个平手。

再往后,“刘胡兰战斗连”的士气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欢。及至第十天,“董存瑞战斗连”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车,一个个难受得五官错了位,溃不成军,终于败下阵来。

擂台赛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陶芳华名声为之大振。

 

第二十二章

“淠史杭”是大别山人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淠河、史河、杭埠河三条人造“天河”分别与大别山深山峡谷中建起的梅山、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相衔接,各种渠系上的建筑物多达十二万座。共做土石方六亿零八百万立方米,假如用它筑成三尺见方的一条长堤,这长堤是可以绕地球赤道十五周。 在皖西、豫东一万三千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岗地上,先后修成了十三条总干渠、三百八十五条分干渠和支渠以及密如蛛网的分支渠、斗渠和农渠纵横交织,使昔日严重缺水的千里岗峦出现了碧水长流的情景,九百多万亩农田由此结束了十年九旱的历史。

郭沫若曾为这一工程赋诗一首:

排沙析水分清浊,喜见源头造海洋。

河道提高三十米,山岗增产万吨粮。

倒虹吸下渠交线,切道崖头电发光。

汽艇航行风浩荡,人民力量不寻常。

 

而为了这一人间奇迹,大别山老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工程正值“困难时期”。工地上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六大两”外加瓜菜代。每人每天的生活补贴就是两毛钱。在如此险恶的生存条件下,还提出个“双百方针”,即每人每天挑担走路不能少于一百华里,每一担挑的土不得少于一百市斤。任务与吃粮挂钩,完成了“双百”任务的每天可以吃上一斤粮。人人争上游,没人愿落后。有的人挑着挑着,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许多人站在水里打桩,累了想抱着木桩喘口气,抱着抱着就已经没气了;许多人收工吃饭手还端着碗就睡着了,一睡就再没有醒过来……

当时只讲“男女都一样”,不管雨雪风霜还是天寒地冻,女人都和男人一样干。严寒的冬天,干活流了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一收工就结成了一层冰。月经来了还泡在冰冷的泥里水里。19602月上旬,正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春节期间。在东大坝合垅关键时刻,陶芳华、谢大勇、王成英等500多名男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跳入水中,组成三道人墙,使大坝合垅成功。

在龙河口水库工地行将竣工的时候,陶芳华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里的姑娘们很快也看出来了,都以为她是有喜了。陶芳华是结了婚的人,自己当然清楚,自从来到水库工地,她每天都是和姐妹们劳动在一起,吃住在一起,压根儿就没和丈夫同居过,根本没那种事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要是讲新婚三天就怀上了孩子吧,这也早过期了啊。只是有一件事儿叫她好生奇怪,就是她上堤不久便断了月经。她并没往心上去,反倒暗自庆幸,觉得没月经干起活来更方便。龙河口水库竣工之时,陶芳华的肚子就大得连走路都困难了,那时她已成了英雄,领导出于对她的关心,送她到县医院去做了个检查。一检查吓一跳:她肚子里原来淤积了两团大血块。

打这以后陶芳华就成了药罐子,没完没了地去求医治病,没完没了地去吃各种各样的中药和西药。后来血块终于渐渐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回复了健康。

陶芳华回到家以后,觉得自己新婚三天就执意上了水库,很对不住丈夫,就想多干家务活,多照顾家来做弥补。她没早没晚地干农活,回到家就洗衣做饭孝敬婆婆。一开始家里人都很和睦。可是直到二十五岁了,她依然没有怀上孩子。这下婆婆坐不住了,村里的闲言碎语也出来了,而且越说越厉害。

大别山的老百姓最记恨两种人:一是男人当叛徒,二是女人不生娃儿。 娶了个女人不能生娃,差不多等于养了个母鸡不会下蛋。

陶芳华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

“假积极,充英雄。硬是作死,害得戴家断了后。”

村里人将一盆盆脏水便朝着陶芳华的身上泼去,咒她是克夫命、妖怪转胎。婆婆的找茬、讽刺、谩骂,陶芳华都嚼碎牙齿往肚里咽,忍了。

有一天挨晚陶芳华收工回来,正要进房取东西,只见房门关着。就在她伸手推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嬉笑声。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坐在了门前的地上。

“你真敢把那个公鸡婆给休了吗?她可是有名的母老虎哩。”女人娇滴滴地说。

“怎么不敢?结婚5年她连个响屁都生不出来,还白养她这个石女干啥!”这是她男人的声音。

陶芳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婆婆从门外进来见她在抹泪,没好气地说:“装什么可怜,拉个哭丧脸给谁看啊?丧门星。还不快烧饭去!”

婆家最终把她赶出了家门。陶芳华性子硬,不愿回娘家让双亲丢脸,就孤身一人远走他乡杳无音讯了。

几年之后,陶芳华病体缠身,每逢天阴下雨就浑身疼痛难忍。她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又只身一人回到了水库边上搭了个草棚,决心死也要死在能够望得见水库大坝的地方。

海堤梦言 发表于  2017-12-31 09:13:54 39字 ( 0/42)

海峡两岸说到两岸文化交流,说到了老兵,说到了一曲酒干倘卖无,这也是历史的...

   和宋忠平就电影《芳华》谈“雷锋”

 

宋忠平认为《芳华》所反映的文工团的故事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只是小概率事件,冯小刚选择了这个题材则是有意放大小概率事件,并赋予内涵作为那段历史的缩影,这太小题大做了。一味地把局部现象放大到全局就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这就是问题了。会对青年产生误导。

我是完全不赞同宋忠平的这些观点的。特与之商榷。

我想从四个方面谈“雷锋”(定义一下,本文“雷锋”一般是指学雷锋人物及雷锋精神)。其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其二,当时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其三,什么是雷锋精神?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重点在第四部分。

 

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

这部影片没有把“雷锋”写成不食烟火食的、完美无缺的神一般的存在,而只是一个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可爱小伙儿,但他的命运似乎有点“悲剧”,平时大伙肆意消费他的“雷锋精神”而并没有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反而当作调侃(耍弄)的对象,最后被自己暗恋的对象落井下石受到处分。于是观众质问:这还是我们的部队吗?觉得电影好像是在对观众作“好人没好报”的误导。

这里就向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把“雷锋”的人生写暗淡了是不是就在误导“好人没好报”?

我肯定地回答文艺作品是可以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的。我写的《陶栤》中就有一个“雷锋”叫陶芳华,是陶栤的大女儿,她在修水库的工地上的表现就是典型的“活雷锋”,而她的命运比刘峰要更为“悲剧”,从做英雄到被家庭抛弃,临终前在她参加修建的水库大坝下搭了个棚,死也要死在能看到大坝的地方。我写到这个结局时嚎啕大哭(我把相关的三章附录于后,供参阅)。

我还要说明,在集体中,小伙伴消费、调侃“雷锋”的现象在电影《芳华》的70’、80’年代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比如工人中有人学雷锋做好事而当上了标兵、劳模之类,干重活时大家会不也而同地让他上,而要吃饭、拿东西时就把他推到后面去了。记得当时有一篇报道,说一个劳模被推荐去了上大学,吃饭排队时大家都把他挤到一边去:“你不是先人后己吗?”

文艺作品架空了生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生活。文艺作品反映学雷锋表面化的负面现象就是要揭示国民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发展的艰巨性。促使学雷锋落到实处。

 

 

二、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

《芳华》中有句台词:“想入党都跑来扫猪圈,还不关门。”形象地讽刺了学雷锋形式化表面化的问题。这早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到了学雷锋月,就打着旗子去扫马路、慰问敬老院等,拍几张照片、写篇宣传报道。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有这样一个观念,只要反映部队生活,就只能讲好的不能提阴暗面,事实上在《芳华》的那个年代,部队立功、入党、提干“送钱送礼找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岂止这些,就是部队接新兵也是一个“肥差”,当时只要参军,回来就可以安排在“体制内”工作,因此为了孩子参上军家长往往“不惜血本”, 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大约延续了20多年。

部队“干部子弟特殊化”问题则是始终严重存在的问题。《芳华》中小伙伴们一提到谁谁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眼睛就发光的现象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公众心理”, “高干子弟” 事实上享受到的资源与老百姓能够相比吗?他们学雷锋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

对这些人们无不心知肚明却个个噤若寒蝉,三箴其口;文艺家们更是退避三舍,你只要稍微反映一点阴暗面立马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打,不是“污蔑人民军队”,就是“毁我长城”。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吗?

 

三、什么是雷锋精神?

理解雷锋精神不能简单地背书,而要从新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对比的深层次来理解。

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如何?鲁迅的一个阿Q做了最典型的概括。东亚病夫就是当时国人给世界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专文论述,不再重复。

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主席说了,中国现在很脏,要先打扫干净。这个“脏”主要就是指国民精神中消极成分,或者叫“国民精神中的劣根性”——自私、奴性、散漫、迷信、狂妄等。

为什么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什么把进北京比作“进京赶考”?

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大国,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要荡涤掉国民精神中的污泥浊水,用崭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精神武装人民是一项极其艰巨、艰苦、长期的任务。一旦弄不好,中国的周期律就会发生。

雷锋,一个在旧社会饱受凌辱的孤儿,新社会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无比地热爱新社会,自豪地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这种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做新社会主人的朴素感情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他本人通过毛泽东选集刻苦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是雷锋精神的高点

雷锋精神的诞生具有广泛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历史的必然。并不是雷锋个人创造了雷锋精神而是时代形成了雷锋精神而雷锋本人则是这种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被时代选择并用了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时代精神。

因此,雷锋精神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响应,老百姓都从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同时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大家都要挺起胸膛有模有样地做新社会的主人了。

我们把旧中国国民精神用一个阿Q来概括的话,最能代表新中国国民精神的便是雷锋精神了。

旧中国灭亡了,但是国民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依然长期存在;雷锋精神形成了,但雷锋精神还需要成长。无论在具体的人身上还是在整个国民的集体,这种新旧社会的国民精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以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峰遭到小伙伴的调侃、耍弄,陶芳华的命运悲剧都说明了国民精神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成长的艰巨。

并不是做了一点好事一下子就成雷锋了,更不是做好事就是为了马上得到利益上的“回报”。 形式化、简单化地学雷锋、甚至把“学雷锋”当作“个人进阶”的敲门砖,实际上正是在窒息真正的雷锋精神。文学有责任揭露并旗帜鲜明地反对。

 

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

可以明确地回答,今天学雷锋决不能止于表面化的做好事,而是要像雷锋那样自觉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为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自豪并坚忍不拔地做好社会的主人

毋庸置疑,在推翻旧社会以及为新社会的大厦打基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强调新国民精神(即后来以雷锋命名的精神)中的“牺牲”一面,若非如此,先进分子便无法成为榜样,便不能把一盘散沙的国民团结起来。随着社会主义日益强大,我们在强调个人社会责任的同时,强调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人类利益的一致性。

是的,在过去,确实有“只有牺牲,才能为自己英雄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倾向。那种悲壮是当时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今天,我们才有可能喊出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人奋斗”的口号。

在过去与今天,雷锋精神的实质都是“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贡献”。今天则更突出在社会利益下的个人自由发展和多劳多得原则。正如新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的歌曲《重生》中所唱从蓝天到名利,所有你想要的,都别随风去”。(昨天中午我看了《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真好。这部电影对人性的诠释生动而正确。)

当下的时代,为每个人的个人奋斗提供了最好的、广阔的舞台。雷锋精神就体现在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上——即通过奋斗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以及你对社会所尽到的责任上。

“激情燃烧的岁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今天,在中国,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个人自由、全面发展与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新时代。为了人民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对共产党员以及我们的部队战士,依然要把奉献、牺牲精神作为提倡的侧重点。为人民的利益奋斗终身,牺牲一切永远是雷锋精神的高点,人性最光辉的亮点。我们的文艺宣传既要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倡为人民利益的牺牲精神;也要表现多劳多得的正义性,鼓励与人民利益一致性的个人奋斗。

个人奋斗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导向;社会责任和个人贡献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目标。

                         颂明

 20171231日星期日

 

【附录】陶华芳的悲剧三章

第二十章

1958年,陶芳华20岁了,长得如花似玉,是龙河口出了名的大美人了。有媒人给他说了个镇上的干部她没看上,自己相中了石岗村的一个退伍军人,叫戴福安。由于母亲从小就不断地给她讲陈玉娇烈士的故事,在陶芳华的内心深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特别崇拜军人。临出嫁时母亲对她说:“人是你自己相中的,就要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我可把话说前头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将来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了可不许往家里跑,你就是跑回来我们也不接受你。”

这一年,龙河口发生了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下,舒城县决定修建龙河口水库。

龙河口是一个饱受旱涝之苦的地方,蛤蟆撒泡尿就有涝灾,三天不下雨就旱得冒烟。《舒城县志》记载:这一带是大别山降雨的中心,汛期一到,山区只要降落一百毫米的雨量,就会有一亿立方米的大水向龙河口涌来。从1671年到1949年的278年间,这里发生的水灾就达123次,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当无情的洪水袭来时,下游汪洋一片,百姓流离颠沛,苦不堪言。

龙河口的地名则来源于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蛟龙,这条蛟龙云游到哪儿,哪儿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龙河口一带是蛟龙的巢穴,它来到这里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兴风作浪,吞没百姓的生命财产,淹没大片肥沃的田园。两岸人民每年都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梳妆打扮后送上龙口,才能免遭灾难。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年丧命。后来有一对勇敢的年轻人,誓死为民除害。他们身藏利器,奋身跳入龙口,最后杀死了蛟龙,使两岸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个传说反应出了当地老百姓对治理水患的强烈愿望。

可是要修建龙河口水库谈何容易!一缺钱,二缺物资,三缺人才。那可真是个要啥没啥的年代啊。舒城县的县委书记找到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说了三句话:“一坚决支持!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三既然是你们自己提出来要修的,那就是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临了,省里象征性地给了三百万元,算是慰问金。

从省里回来,县委书记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理解省里的难处。安徽的底子薄不说,解放这才不到10年的工夫,就修了梅山、佛子岭、磨子潭和响洪甸4座大型水库。这又立项了陈村、花凉亭两大水库。这些水库及“淠史杭灌渠”还有一大批配套工程都需要花钱啊。

 舒城县委书记立即向六安行署专员赵子厚做了汇报。赵子厚正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的职务。他一拍胸脯说:“我们现在都是过河的卒子了,只能进不能退。我也没钱给你。库区几万人的安置费用你自己去想办法。工程上我给你做点后勤工作吧。”

在大坝设计上,赵子厚心里有了个人选。他知道一个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导淮委员会”干过事的水利工程师王培性很有本事,就把他给请了出来。

王培性一听说地委专员赵子厚要邀请他出山,受宠若惊。他试探着问:“那你们的水泥和钢筋从哪来呢?”王培性知道这些物资国家相当紧缺啊。

赵子厚专员双手给王培性递了一杯茶:“没有。要有我还会请你吗?我能给你的只有人。”

王培性大惊失色:“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是一座库容量八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你一袋水泥、一根钢筋没有就要修,大坝你拿人去堆啊?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赵子厚爽朗一笑:“我们共产党人就是爱做梦。你们认为三座大山推不倒,不是让我们给推倒了吗?你们说泥腿子搞不好经济,我们这几年干得还不错嘛。你们怀疑泥腿子江山能撑多久,我们马上就要10年大庆了。”赵子厚把手搭在了王培性的肩上,“老兄,这次就和我们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吧。我梦见龙河口水库碧波荡漾,淠史杭干渠交织纵横,万亩良田稻花飘香。我给你配个办公室,装上专线电话。你先考虑三天,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真不行说明你也就那大本事了,我也不会为难你。”

王培性对共产党人敢想敢干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赵专员走后,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粒米不进,就这么来回走着,喝水撒尿,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三天夜里才感到饿了,叫来饭菜大吃了一顿。

第四天,赵子厚的专线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王培性要立即见他。

赵专员当时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听说王培性要见,立即中断会议,驱车来到了王培性的办公室,只见王培性瘦了一圈,他顿时向后勤人员发了脾气:“我特意嘱咐你们照顾好王工程师的伙食,你们是怎么搞的?”

王培性急忙解释:“是我把门锁上,规定谁也不准来打扰的。来来来,先看方案。”

方案拿到手里,这回轮到赵子厚目瞪口呆了。他王培性居然设计出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粘土心墙沙壳坝”。一千多米长的大坝,一不用水泥,二不用钢筋,不仅确保水位实现73.75米,总库容达8.2亿立方米,而且他的防洪标准还是按照一百年一遇设计,一千年一遇校核的。

赵子厚热泪盈眶,紧紧握住王培性的双手:“谢谢你,谢谢你。你终于肯和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了。”

王培性说:“你要把县水利学校的全体师生借来,叫他们24小时守在工地上,严把质量关。质量不过关我可得挨枪子哦。”

赵子厚拍着王培性的肩膀说:“这你尽可放心吧。我就请你去当副总指挥,把师生都交给你,让你亲自把关。还不行吗?”

 

第二十一章

老区人民饱受革命的熏陶,那觉悟就是不一般。一听说龙河口修水库要招民工,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就像当年参加红军一样踊跃报名。 陶芳华结婚才三天,就拎着个蓝花土布的包袱跑到工地来了。

一到工地,她把花棉袄一脱,就光着两只脚板子,专找脏活重活干,好像从来不知道啥叫苦、啥叫累。开始是挑土,她趟趟都比别人多几锹,天天又都比别人多跑几个来回。休息的哨子响了,别的姐妹早累得东倒西歪,顾不得泥里水里,朝地上一躺就眯盹过去了。她却拾起广播筒子,现编现唱,出口成章:

哎哎,同志们,听我言。

妇女能顶半边天。

挑土脚板如生风,

要做今日花木兰,

要把小伙甩后边,

要把卫星放上天。

只要我们同心干,

共产主义早实现。

 

那边的小伙们听了不乐意了,大声喊着:“你别吹牛了,你还是回家把卫星放床上吧。”

小伙们都哄笑了起来

陶芳华不急不躁,又来了一段:

 

小伙子,你别急。

不服咱们比一比。

你追我赶加油干。

兴修水利做贡献。

让陶芳华这么一逗乐,工地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

工地指挥部的一位领导正在视察进度和质量,对身边的陪同干部说:“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嘛。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石岗村的陶芳华,人也聪明。”

“嗯,‘不服咱们比比看’。她的这个主意很好。现在男女混编不好,你们可以考虑把妇女单独组织编成妇女连。和男同志搞个劳动竞赛。”

根据指挥部领导的指示。工地挑出120个妇女组建了“刘胡兰战斗连”,大伙一叠声儿地选陶芳华当连长。她呢,也不谦虚,将辫子一甩,朝高处一站:

  “刘胡兰战斗连听我口令,立正!

百十个姑娘;立刻站成了一排。一张张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身肢,直撩拨得男人们目光都发直了。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个连长却还不是党员怎么行呢?立刻郑重地向工地党支部提出了入党申请。党组织根据她的突出表现,决定批准她火线入党。陶芳华庄严地向党宣誓: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县里一度从后方调集了1200头耕牛,2000个放牛娃,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牛车大军。原想肩挑人扛出蛮力毕竟不如牛拉车来得又快又省力,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工地上本来就有了几万人,一下又冒出来这么多牛,人牛全挤在了一起,又都是石子路,每天都有崴伤牛脚的事件发生。再加上牛多饲料少,没过多久耕牛便死伤近半数。好心办坏了事。于是工地指挥部审时度势,撤掉了牛却在工地上掀起了一个开动脑筋提高工效的劳动竞赛活动。大家的创造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独轮车、平板车、木轨小火车、简易皮带运输机很快就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前面说了,龙河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粘土心墙沙壳坝”,每一批上坝的粘土,都得先测算水分,水分大了不合要求,要晒,含有杂质的,还要经筛子过几遍。大家都做得极其认真。等到粘土上了坝,要用巨大块石层层碾石渣压实。每一个块石都足有八千斤重,是几十个石匠选用万佛山上最好的青冈石凿成的。往坝上拉块石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党的人了,就得为党分忧。这一天,她找到工地指挥部,要领着“刘胡兰战斗连”的姑娘们和小伙子打擂台,在拉块石上比比高低。这事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一群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啥也不相信,找到陶芳华问虚实,一听真有这事,惊得他们一个个直眨眼睛,说道:“你编个歌唱唱也就算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石头、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

陶芳华脆脆亮亮地答了一个字:“敢!

百十个小伙子觉得这事太稀罕,凑在一起一合计,当即组成一支“董存瑞战斗连”,背地嘲笑陶芳华:“她八成是疯了,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她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

一个个“董存瑞”摩拳擦掌,为显示出男人强健的肌骨,以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天虽然还很冷,他们却清一色地脱了个光脊梁。

一见小伙子居然赤膊上阵,陶芳华暗自笑了。

擂台赛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正式开始。

  头三天,小伙子们有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八千斤重的石块被拉得平地生风,把姑娘们拉下了四十多个来回。但陶芳华却不急不躁,她平静地鼓励大家要沉得住气。她是个既能吃苦耐劳又有心计的女人,敢摆这个擂台,是因为她注意到了男人的光脊梁的弱点。她叫姑娘们穿上薄棉袄儿,还教每人缝了一个又轻巧又硬实的垫肩,并交待大家拉起来再热不要减衣服,人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

进入第四天,双方形势有了变化。

出蛮力的小伙子的肩头大都磨得又红又肿,碰不得绳,刹不下腰,拉起块石便痛苦得龇牙咧嘴。到了第六天,姑娘们就后来居上,与小伙子们打了个平手。

再往后,“刘胡兰战斗连”的士气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欢。及至第十天,“董存瑞战斗连”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车,一个个难受得五官错了位,溃不成军,终于败下阵来。

擂台赛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陶芳华名声为之大振。

 

第二十二章

“淠史杭”是大别山人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淠河、史河、杭埠河三条人造“天河”分别与大别山深山峡谷中建起的梅山、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相衔接,各种渠系上的建筑物多达十二万座。共做土石方六亿零八百万立方米,假如用它筑成三尺见方的一条长堤,这长堤是可以绕地球赤道十五周。 在皖西、豫东一万三千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岗地上,先后修成了十三条总干渠、三百八十五条分干渠和支渠以及密如蛛网的分支渠、斗渠和农渠纵横交织,使昔日严重缺水的千里岗峦出现了碧水长流的情景,九百多万亩农田由此结束了十年九旱的历史。

郭沫若曾为这一工程赋诗一首:

排沙析水分清浊,喜见源头造海洋。

河道提高三十米,山岗增产万吨粮。

倒虹吸下渠交线,切道崖头电发光。

汽艇航行风浩荡,人民力量不寻常。

 

而为了这一人间奇迹,大别山老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工程正值“困难时期”。工地上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六大两”外加瓜菜代。每人每天的生活补贴就是两毛钱。在如此险恶的生存条件下,还提出个“双百方针”,即每人每天挑担走路不能少于一百华里,每一担挑的土不得少于一百市斤。任务与吃粮挂钩,完成了“双百”任务的每天可以吃上一斤粮。人人争上游,没人愿落后。有的人挑着挑着,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许多人站在水里打桩,累了想抱着木桩喘口气,抱着抱着就已经没气了;许多人收工吃饭手还端着碗就睡着了,一睡就再没有醒过来……

当时只讲“男女都一样”,不管雨雪风霜还是天寒地冻,女人都和男人一样干。严寒的冬天,干活流了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一收工就结成了一层冰。月经来了还泡在冰冷的泥里水里。19602月上旬,正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春节期间。在东大坝合垅关键时刻,陶芳华、谢大勇、王成英等500多名男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跳入水中,组成三道人墙,使大坝合垅成功。

在龙河口水库工地行将竣工的时候,陶芳华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里的姑娘们很快也看出来了,都以为她是有喜了。陶芳华是结了婚的人,自己当然清楚,自从来到水库工地,她每天都是和姐妹们劳动在一起,吃住在一起,压根儿就没和丈夫同居过,根本没那种事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要是讲新婚三天就怀上了孩子吧,这也早过期了啊。只是有一件事儿叫她好生奇怪,就是她上堤不久便断了月经。她并没往心上去,反倒暗自庆幸,觉得没月经干起活来更方便。龙河口水库竣工之时,陶芳华的肚子就大得连走路都困难了,那时她已成了英雄,领导出于对她的关心,送她到县医院去做了个检查。一检查吓一跳:她肚子里原来淤积了两团大血块。

打这以后陶芳华就成了药罐子,没完没了地去求医治病,没完没了地去吃各种各样的中药和西药。后来血块终于渐渐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回复了健康。

陶芳华回到家以后,觉得自己新婚三天就执意上了水库,很对不住丈夫,就想多干家务活,多照顾家来做弥补。她没早没晚地干农活,回到家就洗衣做饭孝敬婆婆。一开始家里人都很和睦。可是直到二十五岁了,她依然没有怀上孩子。这下婆婆坐不住了,村里的闲言碎语也出来了,而且越说越厉害。

大别山的老百姓最记恨两种人:一是男人当叛徒,二是女人不生娃儿。 娶了个女人不能生娃,差不多等于养了个母鸡不会下蛋。

陶芳华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

“假积极,充英雄。硬是作死,害得戴家断了后。”

村里人将一盆盆脏水便朝着陶芳华的身上泼去,咒她是克夫命、妖怪转胎。婆婆的找茬、讽刺、谩骂,陶芳华都嚼碎牙齿往肚里咽,忍了。

有一天挨晚陶芳华收工回来,正要进房取东西,只见房门关着。就在她伸手推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嬉笑声。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坐在了门前的地上。

“你真敢把那个公鸡婆给休了吗?她可是有名的母老虎哩。”女人娇滴滴地说。

“怎么不敢?结婚5年她连个响屁都生不出来,还白养她这个石女干啥!”这是她男人的声音。

陶芳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婆婆从门外进来见她在抹泪,没好气地说:“装什么可怜,拉个哭丧脸给谁看啊?丧门星。还不快烧饭去!”

婆家最终把她赶出了家门。陶芳华性子硬,不愿回娘家让双亲丢脸,就孤身一人远走他乡杳无音讯了。

几年之后,陶芳华病体缠身,每逢天阴下雨就浑身疼痛难忍。她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又只身一人回到了水库边上搭了个草棚,决心死也要死在能够望得见水库大坝的地方。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2-31 09:17:11 53字 ( 0/110)

人民新中国进入到了历史的美好新时代,学雷锋必将在高起点上得到普及。高起点就是个人奋斗、贡献与获得的一致性。

   和宋忠平就电影《芳华》谈“雷锋”

 

宋忠平认为《芳华》所反映的文工团的故事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只是小概率事件,冯小刚选择了这个题材则是有意放大小概率事件,并赋予内涵作为那段历史的缩影,这太小题大做了。一味地把局部现象放大到全局就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这就是问题了。会对青年产生误导。

我是完全不赞同宋忠平的这些观点的。特与之商榷。

我想从四个方面谈“雷锋”(定义一下,本文“雷锋”一般是指学雷锋人物及雷锋精神)。其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其二,当时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其三,什么是雷锋精神?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重点在第四部分。

 

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

这部影片没有把“雷锋”写成不食烟火食的、完美无缺的神一般的存在,而只是一个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可爱小伙儿,但他的命运似乎有点“悲剧”,平时大伙肆意消费他的“雷锋精神”而并没有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反而当作调侃(耍弄)的对象,最后被自己暗恋的对象落井下石受到处分。于是观众质问:这还是我们的部队吗?觉得电影好像是在对观众作“好人没好报”的误导。

这里就向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把“雷锋”的人生写暗淡了是不是就在误导“好人没好报”?

我肯定地回答文艺作品是可以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的。我写的《陶栤》中就有一个“雷锋”叫陶芳华,是陶栤的大女儿,她在修水库的工地上的表现就是典型的“活雷锋”,而她的命运比刘峰要更为“悲剧”,从做英雄到被家庭抛弃,临终前在她参加修建的水库大坝下搭了个棚,死也要死在能看到大坝的地方。我写到这个结局时嚎啕大哭(我把相关的三章附录于后,供参阅)。

我还要说明,在集体中,小伙伴消费、调侃“雷锋”的现象在电影《芳华》的70’、80’年代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比如工人中有人学雷锋做好事而当上了标兵、劳模之类,干重活时大家会不也而同地让他上,而要吃饭、拿东西时就把他推到后面去了。记得当时有一篇报道,说一个劳模被推荐去了上大学,吃饭排队时大家都把他挤到一边去:“你不是先人后己吗?”

文艺作品架空了生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生活。文艺作品反映学雷锋表面化的负面现象就是要揭示国民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发展的艰巨性。促使学雷锋落到实处。

 

 

二、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

《芳华》中有句台词:“想入党都跑来扫猪圈,还不关门。”形象地讽刺了学雷锋形式化表面化的问题。这早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到了学雷锋月,就打着旗子去扫马路、慰问敬老院等,拍几张照片、写篇宣传报道。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有这样一个观念,只要反映部队生活,就只能讲好的不能提阴暗面,事实上在《芳华》的那个年代,部队立功、入党、提干“送钱送礼找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岂止这些,就是部队接新兵也是一个“肥差”,当时只要参军,回来就可以安排在“体制内”工作,因此为了孩子参上军家长往往“不惜血本”, 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大约延续了20多年。

部队“干部子弟特殊化”问题则是始终严重存在的问题。《芳华》中小伙伴们一提到谁谁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眼睛就发光的现象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公众心理”, “高干子弟” 事实上享受到的资源与老百姓能够相比吗?他们学雷锋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

对这些人们无不心知肚明却个个噤若寒蝉,三箴其口;文艺家们更是退避三舍,你只要稍微反映一点阴暗面立马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打,不是“污蔑人民军队”,就是“毁我长城”。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吗?

 

三、什么是雷锋精神?

理解雷锋精神不能简单地背书,而要从新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对比的深层次来理解。

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如何?鲁迅的一个阿Q做了最典型的概括。东亚病夫就是当时国人给世界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专文论述,不再重复。

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主席说了,中国现在很脏,要先打扫干净。这个“脏”主要就是指国民精神中消极成分,或者叫“国民精神中的劣根性”——自私、奴性、散漫、迷信、狂妄等。

为什么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什么把进北京比作“进京赶考”?

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大国,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要荡涤掉国民精神中的污泥浊水,用崭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精神武装人民是一项极其艰巨、艰苦、长期的任务。一旦弄不好,中国的周期律就会发生。

雷锋,一个在旧社会饱受凌辱的孤儿,新社会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无比地热爱新社会,自豪地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这种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做新社会主人的朴素感情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他本人通过毛泽东选集刻苦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是雷锋精神的高点

雷锋精神的诞生具有广泛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历史的必然。并不是雷锋个人创造了雷锋精神而是时代形成了雷锋精神而雷锋本人则是这种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被时代选择并用了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时代精神。

因此,雷锋精神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响应,老百姓都从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同时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大家都要挺起胸膛有模有样地做新社会的主人了。

我们把旧中国国民精神用一个阿Q来概括的话,最能代表新中国国民精神的便是雷锋精神了。

旧中国灭亡了,但是国民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依然长期存在;雷锋精神形成了,但雷锋精神还需要成长。无论在具体的人身上还是在整个国民的集体,这种新旧社会的国民精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以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峰遭到小伙伴的调侃、耍弄,陶芳华的命运悲剧都说明了国民精神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成长的艰巨。

并不是做了一点好事一下子就成雷锋了,更不是做好事就是为了马上得到利益上的“回报”。 形式化、简单化地学雷锋、甚至把“学雷锋”当作“个人进阶”的敲门砖,实际上正是在窒息真正的雷锋精神。文学有责任揭露并旗帜鲜明地反对。

 

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

可以明确地回答,今天学雷锋决不能止于表面化的做好事,而是要像雷锋那样自觉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为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自豪并坚忍不拔地做好社会的主人

毋庸置疑,在推翻旧社会以及为新社会的大厦打基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强调新国民精神(即后来以雷锋命名的精神)中的“牺牲”一面,若非如此,先进分子便无法成为榜样,便不能把一盘散沙的国民团结起来。随着社会主义日益强大,我们在强调个人社会责任的同时,强调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人类利益的一致性。

是的,在过去,确实有“只有牺牲,才能为自己英雄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倾向。那种悲壮是当时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今天,我们才有可能喊出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人奋斗”的口号。

在过去与今天,雷锋精神的实质都是“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贡献”。今天则更突出在社会利益下的个人自由发展和多劳多得原则。正如新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的歌曲《重生》中所唱从蓝天到名利,所有你想要的,都别随风去”。(昨天中午我看了《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真好。这部电影对人性的诠释生动而正确。)

当下的时代,为每个人的个人奋斗提供了最好的、广阔的舞台。雷锋精神就体现在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上——即通过奋斗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以及你对社会所尽到的责任上。

“激情燃烧的岁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今天,在中国,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个人自由、全面发展与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新时代。为了人民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对共产党员以及我们的部队战士,依然要把奉献、牺牲精神作为提倡的侧重点。为人民的利益奋斗终身,牺牲一切永远是雷锋精神的高点,人性最光辉的亮点。我们的文艺宣传既要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倡为人民利益的牺牲精神;也要表现多劳多得的正义性,鼓励与人民利益一致性的个人奋斗。

个人奋斗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导向;社会责任和个人贡献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目标。

                         颂明

 20171231日星期日

 

【附录】陶华芳的悲剧三章

第二十章

1958年,陶芳华20岁了,长得如花似玉,是龙河口出了名的大美人了。有媒人给他说了个镇上的干部她没看上,自己相中了石岗村的一个退伍军人,叫戴福安。由于母亲从小就不断地给她讲陈玉娇烈士的故事,在陶芳华的内心深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特别崇拜军人。临出嫁时母亲对她说:“人是你自己相中的,就要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我可把话说前头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将来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了可不许往家里跑,你就是跑回来我们也不接受你。”

这一年,龙河口发生了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下,舒城县决定修建龙河口水库。

龙河口是一个饱受旱涝之苦的地方,蛤蟆撒泡尿就有涝灾,三天不下雨就旱得冒烟。《舒城县志》记载:这一带是大别山降雨的中心,汛期一到,山区只要降落一百毫米的雨量,就会有一亿立方米的大水向龙河口涌来。从1671年到1949年的278年间,这里发生的水灾就达123次,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当无情的洪水袭来时,下游汪洋一片,百姓流离颠沛,苦不堪言。

龙河口的地名则来源于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蛟龙,这条蛟龙云游到哪儿,哪儿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龙河口一带是蛟龙的巢穴,它来到这里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兴风作浪,吞没百姓的生命财产,淹没大片肥沃的田园。两岸人民每年都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梳妆打扮后送上龙口,才能免遭灾难。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年丧命。后来有一对勇敢的年轻人,誓死为民除害。他们身藏利器,奋身跳入龙口,最后杀死了蛟龙,使两岸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个传说反应出了当地老百姓对治理水患的强烈愿望。

可是要修建龙河口水库谈何容易!一缺钱,二缺物资,三缺人才。那可真是个要啥没啥的年代啊。舒城县的县委书记找到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说了三句话:“一坚决支持!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三既然是你们自己提出来要修的,那就是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临了,省里象征性地给了三百万元,算是慰问金。

从省里回来,县委书记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理解省里的难处。安徽的底子薄不说,解放这才不到10年的工夫,就修了梅山、佛子岭、磨子潭和响洪甸4座大型水库。这又立项了陈村、花凉亭两大水库。这些水库及“淠史杭灌渠”还有一大批配套工程都需要花钱啊。

 舒城县委书记立即向六安行署专员赵子厚做了汇报。赵子厚正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的职务。他一拍胸脯说:“我们现在都是过河的卒子了,只能进不能退。我也没钱给你。库区几万人的安置费用你自己去想办法。工程上我给你做点后勤工作吧。”

在大坝设计上,赵子厚心里有了个人选。他知道一个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导淮委员会”干过事的水利工程师王培性很有本事,就把他给请了出来。

王培性一听说地委专员赵子厚要邀请他出山,受宠若惊。他试探着问:“那你们的水泥和钢筋从哪来呢?”王培性知道这些物资国家相当紧缺啊。

赵子厚专员双手给王培性递了一杯茶:“没有。要有我还会请你吗?我能给你的只有人。”

王培性大惊失色:“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是一座库容量八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你一袋水泥、一根钢筋没有就要修,大坝你拿人去堆啊?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赵子厚爽朗一笑:“我们共产党人就是爱做梦。你们认为三座大山推不倒,不是让我们给推倒了吗?你们说泥腿子搞不好经济,我们这几年干得还不错嘛。你们怀疑泥腿子江山能撑多久,我们马上就要10年大庆了。”赵子厚把手搭在了王培性的肩上,“老兄,这次就和我们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吧。我梦见龙河口水库碧波荡漾,淠史杭干渠交织纵横,万亩良田稻花飘香。我给你配个办公室,装上专线电话。你先考虑三天,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真不行说明你也就那大本事了,我也不会为难你。”

王培性对共产党人敢想敢干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赵专员走后,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粒米不进,就这么来回走着,喝水撒尿,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三天夜里才感到饿了,叫来饭菜大吃了一顿。

第四天,赵子厚的专线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王培性要立即见他。

赵专员当时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听说王培性要见,立即中断会议,驱车来到了王培性的办公室,只见王培性瘦了一圈,他顿时向后勤人员发了脾气:“我特意嘱咐你们照顾好王工程师的伙食,你们是怎么搞的?”

王培性急忙解释:“是我把门锁上,规定谁也不准来打扰的。来来来,先看方案。”

方案拿到手里,这回轮到赵子厚目瞪口呆了。他王培性居然设计出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粘土心墙沙壳坝”。一千多米长的大坝,一不用水泥,二不用钢筋,不仅确保水位实现73.75米,总库容达8.2亿立方米,而且他的防洪标准还是按照一百年一遇设计,一千年一遇校核的。

赵子厚热泪盈眶,紧紧握住王培性的双手:“谢谢你,谢谢你。你终于肯和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了。”

王培性说:“你要把县水利学校的全体师生借来,叫他们24小时守在工地上,严把质量关。质量不过关我可得挨枪子哦。”

赵子厚拍着王培性的肩膀说:“这你尽可放心吧。我就请你去当副总指挥,把师生都交给你,让你亲自把关。还不行吗?”

 

第二十一章

老区人民饱受革命的熏陶,那觉悟就是不一般。一听说龙河口修水库要招民工,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就像当年参加红军一样踊跃报名。 陶芳华结婚才三天,就拎着个蓝花土布的包袱跑到工地来了。

一到工地,她把花棉袄一脱,就光着两只脚板子,专找脏活重活干,好像从来不知道啥叫苦、啥叫累。开始是挑土,她趟趟都比别人多几锹,天天又都比别人多跑几个来回。休息的哨子响了,别的姐妹早累得东倒西歪,顾不得泥里水里,朝地上一躺就眯盹过去了。她却拾起广播筒子,现编现唱,出口成章:

哎哎,同志们,听我言。

妇女能顶半边天。

挑土脚板如生风,

要做今日花木兰,

要把小伙甩后边,

要把卫星放上天。

只要我们同心干,

共产主义早实现。

 

那边的小伙们听了不乐意了,大声喊着:“你别吹牛了,你还是回家把卫星放床上吧。”

小伙们都哄笑了起来

陶芳华不急不躁,又来了一段:

 

小伙子,你别急。

不服咱们比一比。

你追我赶加油干。

兴修水利做贡献。

让陶芳华这么一逗乐,工地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

工地指挥部的一位领导正在视察进度和质量,对身边的陪同干部说:“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嘛。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石岗村的陶芳华,人也聪明。”

“嗯,‘不服咱们比比看’。她的这个主意很好。现在男女混编不好,你们可以考虑把妇女单独组织编成妇女连。和男同志搞个劳动竞赛。”

根据指挥部领导的指示。工地挑出120个妇女组建了“刘胡兰战斗连”,大伙一叠声儿地选陶芳华当连长。她呢,也不谦虚,将辫子一甩,朝高处一站:

  “刘胡兰战斗连听我口令,立正!

百十个姑娘;立刻站成了一排。一张张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身肢,直撩拨得男人们目光都发直了。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个连长却还不是党员怎么行呢?立刻郑重地向工地党支部提出了入党申请。党组织根据她的突出表现,决定批准她火线入党。陶芳华庄严地向党宣誓: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县里一度从后方调集了1200头耕牛,2000个放牛娃,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牛车大军。原想肩挑人扛出蛮力毕竟不如牛拉车来得又快又省力,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工地上本来就有了几万人,一下又冒出来这么多牛,人牛全挤在了一起,又都是石子路,每天都有崴伤牛脚的事件发生。再加上牛多饲料少,没过多久耕牛便死伤近半数。好心办坏了事。于是工地指挥部审时度势,撤掉了牛却在工地上掀起了一个开动脑筋提高工效的劳动竞赛活动。大家的创造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独轮车、平板车、木轨小火车、简易皮带运输机很快就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前面说了,龙河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粘土心墙沙壳坝”,每一批上坝的粘土,都得先测算水分,水分大了不合要求,要晒,含有杂质的,还要经筛子过几遍。大家都做得极其认真。等到粘土上了坝,要用巨大块石层层碾石渣压实。每一个块石都足有八千斤重,是几十个石匠选用万佛山上最好的青冈石凿成的。往坝上拉块石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党的人了,就得为党分忧。这一天,她找到工地指挥部,要领着“刘胡兰战斗连”的姑娘们和小伙子打擂台,在拉块石上比比高低。这事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一群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啥也不相信,找到陶芳华问虚实,一听真有这事,惊得他们一个个直眨眼睛,说道:“你编个歌唱唱也就算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石头、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

陶芳华脆脆亮亮地答了一个字:“敢!

百十个小伙子觉得这事太稀罕,凑在一起一合计,当即组成一支“董存瑞战斗连”,背地嘲笑陶芳华:“她八成是疯了,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她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

一个个“董存瑞”摩拳擦掌,为显示出男人强健的肌骨,以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天虽然还很冷,他们却清一色地脱了个光脊梁。

一见小伙子居然赤膊上阵,陶芳华暗自笑了。

擂台赛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正式开始。

  头三天,小伙子们有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八千斤重的石块被拉得平地生风,把姑娘们拉下了四十多个来回。但陶芳华却不急不躁,她平静地鼓励大家要沉得住气。她是个既能吃苦耐劳又有心计的女人,敢摆这个擂台,是因为她注意到了男人的光脊梁的弱点。她叫姑娘们穿上薄棉袄儿,还教每人缝了一个又轻巧又硬实的垫肩,并交待大家拉起来再热不要减衣服,人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

进入第四天,双方形势有了变化。

出蛮力的小伙子的肩头大都磨得又红又肿,碰不得绳,刹不下腰,拉起块石便痛苦得龇牙咧嘴。到了第六天,姑娘们就后来居上,与小伙子们打了个平手。

再往后,“刘胡兰战斗连”的士气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欢。及至第十天,“董存瑞战斗连”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车,一个个难受得五官错了位,溃不成军,终于败下阵来。

擂台赛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陶芳华名声为之大振。

 

第二十二章

“淠史杭”是大别山人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淠河、史河、杭埠河三条人造“天河”分别与大别山深山峡谷中建起的梅山、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相衔接,各种渠系上的建筑物多达十二万座。共做土石方六亿零八百万立方米,假如用它筑成三尺见方的一条长堤,这长堤是可以绕地球赤道十五周。 在皖西、豫东一万三千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岗地上,先后修成了十三条总干渠、三百八十五条分干渠和支渠以及密如蛛网的分支渠、斗渠和农渠纵横交织,使昔日严重缺水的千里岗峦出现了碧水长流的情景,九百多万亩农田由此结束了十年九旱的历史。

郭沫若曾为这一工程赋诗一首:

排沙析水分清浊,喜见源头造海洋。

河道提高三十米,山岗增产万吨粮。

倒虹吸下渠交线,切道崖头电发光。

汽艇航行风浩荡,人民力量不寻常。

 

而为了这一人间奇迹,大别山老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工程正值“困难时期”。工地上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六大两”外加瓜菜代。每人每天的生活补贴就是两毛钱。在如此险恶的生存条件下,还提出个“双百方针”,即每人每天挑担走路不能少于一百华里,每一担挑的土不得少于一百市斤。任务与吃粮挂钩,完成了“双百”任务的每天可以吃上一斤粮。人人争上游,没人愿落后。有的人挑着挑着,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许多人站在水里打桩,累了想抱着木桩喘口气,抱着抱着就已经没气了;许多人收工吃饭手还端着碗就睡着了,一睡就再没有醒过来……

当时只讲“男女都一样”,不管雨雪风霜还是天寒地冻,女人都和男人一样干。严寒的冬天,干活流了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一收工就结成了一层冰。月经来了还泡在冰冷的泥里水里。19602月上旬,正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春节期间。在东大坝合垅关键时刻,陶芳华、谢大勇、王成英等500多名男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跳入水中,组成三道人墙,使大坝合垅成功。

在龙河口水库工地行将竣工的时候,陶芳华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里的姑娘们很快也看出来了,都以为她是有喜了。陶芳华是结了婚的人,自己当然清楚,自从来到水库工地,她每天都是和姐妹们劳动在一起,吃住在一起,压根儿就没和丈夫同居过,根本没那种事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要是讲新婚三天就怀上了孩子吧,这也早过期了啊。只是有一件事儿叫她好生奇怪,就是她上堤不久便断了月经。她并没往心上去,反倒暗自庆幸,觉得没月经干起活来更方便。龙河口水库竣工之时,陶芳华的肚子就大得连走路都困难了,那时她已成了英雄,领导出于对她的关心,送她到县医院去做了个检查。一检查吓一跳:她肚子里原来淤积了两团大血块。

打这以后陶芳华就成了药罐子,没完没了地去求医治病,没完没了地去吃各种各样的中药和西药。后来血块终于渐渐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回复了健康。

陶芳华回到家以后,觉得自己新婚三天就执意上了水库,很对不住丈夫,就想多干家务活,多照顾家来做弥补。她没早没晚地干农活,回到家就洗衣做饭孝敬婆婆。一开始家里人都很和睦。可是直到二十五岁了,她依然没有怀上孩子。这下婆婆坐不住了,村里的闲言碎语也出来了,而且越说越厉害。

大别山的老百姓最记恨两种人:一是男人当叛徒,二是女人不生娃儿。 娶了个女人不能生娃,差不多等于养了个母鸡不会下蛋。

陶芳华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

“假积极,充英雄。硬是作死,害得戴家断了后。”

村里人将一盆盆脏水便朝着陶芳华的身上泼去,咒她是克夫命、妖怪转胎。婆婆的找茬、讽刺、谩骂,陶芳华都嚼碎牙齿往肚里咽,忍了。

有一天挨晚陶芳华收工回来,正要进房取东西,只见房门关着。就在她伸手推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嬉笑声。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坐在了门前的地上。

“你真敢把那个公鸡婆给休了吗?她可是有名的母老虎哩。”女人娇滴滴地说。

“怎么不敢?结婚5年她连个响屁都生不出来,还白养她这个石女干啥!”这是她男人的声音。

陶芳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婆婆从门外进来见她在抹泪,没好气地说:“装什么可怜,拉个哭丧脸给谁看啊?丧门星。还不快烧饭去!”

婆家最终把她赶出了家门。陶芳华性子硬,不愿回娘家让双亲丢脸,就孤身一人远走他乡杳无音讯了。

几年之后,陶芳华病体缠身,每逢天阴下雨就浑身疼痛难忍。她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又只身一人回到了水库边上搭了个草棚,决心死也要死在能够望得见水库大坝的地方。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12-31 09:24:45 38字 ( 0/148)

简单地说,雷锋精神就是撸起袖子加油干的精神,而不是做样子给别人看的虚伪形式。

   和宋忠平就电影《芳华》谈“雷锋”

 

宋忠平认为《芳华》所反映的文工团的故事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只是小概率事件,冯小刚选择了这个题材则是有意放大小概率事件,并赋予内涵作为那段历史的缩影,这太小题大做了。一味地把局部现象放大到全局就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这就是问题了。会对青年产生误导。

我是完全不赞同宋忠平的这些观点的。特与之商榷。

我想从四个方面谈“雷锋”(定义一下,本文“雷锋”一般是指学雷锋人物及雷锋精神)。其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其二,当时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其三,什么是雷锋精神?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重点在第四部分。

 

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

这部影片没有把“雷锋”写成不食烟火食的、完美无缺的神一般的存在,而只是一个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可爱小伙儿,但他的命运似乎有点“悲剧”,平时大伙肆意消费他的“雷锋精神”而并没有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反而当作调侃(耍弄)的对象,最后被自己暗恋的对象落井下石受到处分。于是观众质问:这还是我们的部队吗?觉得电影好像是在对观众作“好人没好报”的误导。

这里就向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把“雷锋”的人生写暗淡了是不是就在误导“好人没好报”?

我肯定地回答文艺作品是可以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的。我写的《陶栤》中就有一个“雷锋”叫陶芳华,是陶栤的大女儿,她在修水库的工地上的表现就是典型的“活雷锋”,而她的命运比刘峰要更为“悲剧”,从做英雄到被家庭抛弃,临终前在她参加修建的水库大坝下搭了个棚,死也要死在能看到大坝的地方。我写到这个结局时嚎啕大哭(我把相关的三章附录于后,供参阅)。

我还要说明,在集体中,小伙伴消费、调侃“雷锋”的现象在电影《芳华》的70’、80’年代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比如工人中有人学雷锋做好事而当上了标兵、劳模之类,干重活时大家会不也而同地让他上,而要吃饭、拿东西时就把他推到后面去了。记得当时有一篇报道,说一个劳模被推荐去了上大学,吃饭排队时大家都把他挤到一边去:“你不是先人后己吗?”

文艺作品架空了生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生活。文艺作品反映学雷锋表面化的负面现象就是要揭示国民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发展的艰巨性。促使学雷锋落到实处。

 

 

二、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

《芳华》中有句台词:“想入党都跑来扫猪圈,还不关门。”形象地讽刺了学雷锋形式化表面化的问题。这早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到了学雷锋月,就打着旗子去扫马路、慰问敬老院等,拍几张照片、写篇宣传报道。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有这样一个观念,只要反映部队生活,就只能讲好的不能提阴暗面,事实上在《芳华》的那个年代,部队立功、入党、提干“送钱送礼找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岂止这些,就是部队接新兵也是一个“肥差”,当时只要参军,回来就可以安排在“体制内”工作,因此为了孩子参上军家长往往“不惜血本”, 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大约延续了20多年。

部队“干部子弟特殊化”问题则是始终严重存在的问题。《芳华》中小伙伴们一提到谁谁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眼睛就发光的现象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公众心理”, “高干子弟” 事实上享受到的资源与老百姓能够相比吗?他们学雷锋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

对这些人们无不心知肚明却个个噤若寒蝉,三箴其口;文艺家们更是退避三舍,你只要稍微反映一点阴暗面立马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打,不是“污蔑人民军队”,就是“毁我长城”。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吗?

 

三、什么是雷锋精神?

理解雷锋精神不能简单地背书,而要从新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对比的深层次来理解。

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如何?鲁迅的一个阿Q做了最典型的概括。东亚病夫就是当时国人给世界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专文论述,不再重复。

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主席说了,中国现在很脏,要先打扫干净。这个“脏”主要就是指国民精神中消极成分,或者叫“国民精神中的劣根性”——自私、奴性、散漫、迷信、狂妄等。

为什么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什么把进北京比作“进京赶考”?

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大国,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要荡涤掉国民精神中的污泥浊水,用崭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精神武装人民是一项极其艰巨、艰苦、长期的任务。一旦弄不好,中国的周期律就会发生。

雷锋,一个在旧社会饱受凌辱的孤儿,新社会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无比地热爱新社会,自豪地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这种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做新社会主人的朴素感情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他本人通过毛泽东选集刻苦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是雷锋精神的高点

雷锋精神的诞生具有广泛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历史的必然。并不是雷锋个人创造了雷锋精神而是时代形成了雷锋精神而雷锋本人则是这种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被时代选择并用了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时代精神。

因此,雷锋精神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响应,老百姓都从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同时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大家都要挺起胸膛有模有样地做新社会的主人了。

我们把旧中国国民精神用一个阿Q来概括的话,最能代表新中国国民精神的便是雷锋精神了。

旧中国灭亡了,但是国民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依然长期存在;雷锋精神形成了,但雷锋精神还需要成长。无论在具体的人身上还是在整个国民的集体,这种新旧社会的国民精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以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峰遭到小伙伴的调侃、耍弄,陶芳华的命运悲剧都说明了国民精神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成长的艰巨。

并不是做了一点好事一下子就成雷锋了,更不是做好事就是为了马上得到利益上的“回报”。 形式化、简单化地学雷锋、甚至把“学雷锋”当作“个人进阶”的敲门砖,实际上正是在窒息真正的雷锋精神。文学有责任揭露并旗帜鲜明地反对。

 

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

可以明确地回答,今天学雷锋决不能止于表面化的做好事,而是要像雷锋那样自觉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为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自豪并坚忍不拔地做好社会的主人

毋庸置疑,在推翻旧社会以及为新社会的大厦打基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强调新国民精神(即后来以雷锋命名的精神)中的“牺牲”一面,若非如此,先进分子便无法成为榜样,便不能把一盘散沙的国民团结起来。随着社会主义日益强大,我们在强调个人社会责任的同时,强调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人类利益的一致性。

是的,在过去,确实有“只有牺牲,才能为自己英雄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倾向。那种悲壮是当时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今天,我们才有可能喊出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人奋斗”的口号。

在过去与今天,雷锋精神的实质都是“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贡献”。今天则更突出在社会利益下的个人自由发展和多劳多得原则。正如新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的歌曲《重生》中所唱从蓝天到名利,所有你想要的,都别随风去”。(昨天中午我看了《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真好。这部电影对人性的诠释生动而正确。)

当下的时代,为每个人的个人奋斗提供了最好的、广阔的舞台。雷锋精神就体现在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上——即通过奋斗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以及你对社会所尽到的责任上。

“激情燃烧的岁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今天,在中国,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个人自由、全面发展与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新时代。为了人民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对共产党员以及我们的部队战士,依然要把奉献、牺牲精神作为提倡的侧重点。为人民的利益奋斗终身,牺牲一切永远是雷锋精神的高点,人性最光辉的亮点。我们的文艺宣传既要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倡为人民利益的牺牲精神;也要表现多劳多得的正义性,鼓励与人民利益一致性的个人奋斗。

个人奋斗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导向;社会责任和个人贡献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目标。

                         颂明

 20171231日星期日

 

【附录】陶华芳的悲剧三章

第二十章

1958年,陶芳华20岁了,长得如花似玉,是龙河口出了名的大美人了。有媒人给他说了个镇上的干部她没看上,自己相中了石岗村的一个退伍军人,叫戴福安。由于母亲从小就不断地给她讲陈玉娇烈士的故事,在陶芳华的内心深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特别崇拜军人。临出嫁时母亲对她说:“人是你自己相中的,就要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我可把话说前头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将来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了可不许往家里跑,你就是跑回来我们也不接受你。”

这一年,龙河口发生了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下,舒城县决定修建龙河口水库。

龙河口是一个饱受旱涝之苦的地方,蛤蟆撒泡尿就有涝灾,三天不下雨就旱得冒烟。《舒城县志》记载:这一带是大别山降雨的中心,汛期一到,山区只要降落一百毫米的雨量,就会有一亿立方米的大水向龙河口涌来。从1671年到1949年的278年间,这里发生的水灾就达123次,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当无情的洪水袭来时,下游汪洋一片,百姓流离颠沛,苦不堪言。

龙河口的地名则来源于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蛟龙,这条蛟龙云游到哪儿,哪儿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龙河口一带是蛟龙的巢穴,它来到这里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兴风作浪,吞没百姓的生命财产,淹没大片肥沃的田园。两岸人民每年都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梳妆打扮后送上龙口,才能免遭灾难。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年丧命。后来有一对勇敢的年轻人,誓死为民除害。他们身藏利器,奋身跳入龙口,最后杀死了蛟龙,使两岸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个传说反应出了当地老百姓对治理水患的强烈愿望。

可是要修建龙河口水库谈何容易!一缺钱,二缺物资,三缺人才。那可真是个要啥没啥的年代啊。舒城县的县委书记找到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说了三句话:“一坚决支持!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三既然是你们自己提出来要修的,那就是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临了,省里象征性地给了三百万元,算是慰问金。

从省里回来,县委书记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理解省里的难处。安徽的底子薄不说,解放这才不到10年的工夫,就修了梅山、佛子岭、磨子潭和响洪甸4座大型水库。这又立项了陈村、花凉亭两大水库。这些水库及“淠史杭灌渠”还有一大批配套工程都需要花钱啊。

 舒城县委书记立即向六安行署专员赵子厚做了汇报。赵子厚正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的职务。他一拍胸脯说:“我们现在都是过河的卒子了,只能进不能退。我也没钱给你。库区几万人的安置费用你自己去想办法。工程上我给你做点后勤工作吧。”

在大坝设计上,赵子厚心里有了个人选。他知道一个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导淮委员会”干过事的水利工程师王培性很有本事,就把他给请了出来。

王培性一听说地委专员赵子厚要邀请他出山,受宠若惊。他试探着问:“那你们的水泥和钢筋从哪来呢?”王培性知道这些物资国家相当紧缺啊。

赵子厚专员双手给王培性递了一杯茶:“没有。要有我还会请你吗?我能给你的只有人。”

王培性大惊失色:“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是一座库容量八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你一袋水泥、一根钢筋没有就要修,大坝你拿人去堆啊?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赵子厚爽朗一笑:“我们共产党人就是爱做梦。你们认为三座大山推不倒,不是让我们给推倒了吗?你们说泥腿子搞不好经济,我们这几年干得还不错嘛。你们怀疑泥腿子江山能撑多久,我们马上就要10年大庆了。”赵子厚把手搭在了王培性的肩上,“老兄,这次就和我们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吧。我梦见龙河口水库碧波荡漾,淠史杭干渠交织纵横,万亩良田稻花飘香。我给你配个办公室,装上专线电话。你先考虑三天,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真不行说明你也就那大本事了,我也不会为难你。”

王培性对共产党人敢想敢干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赵专员走后,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粒米不进,就这么来回走着,喝水撒尿,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三天夜里才感到饿了,叫来饭菜大吃了一顿。

第四天,赵子厚的专线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王培性要立即见他。

赵专员当时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听说王培性要见,立即中断会议,驱车来到了王培性的办公室,只见王培性瘦了一圈,他顿时向后勤人员发了脾气:“我特意嘱咐你们照顾好王工程师的伙食,你们是怎么搞的?”

王培性急忙解释:“是我把门锁上,规定谁也不准来打扰的。来来来,先看方案。”

方案拿到手里,这回轮到赵子厚目瞪口呆了。他王培性居然设计出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粘土心墙沙壳坝”。一千多米长的大坝,一不用水泥,二不用钢筋,不仅确保水位实现73.75米,总库容达8.2亿立方米,而且他的防洪标准还是按照一百年一遇设计,一千年一遇校核的。

赵子厚热泪盈眶,紧紧握住王培性的双手:“谢谢你,谢谢你。你终于肯和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了。”

王培性说:“你要把县水利学校的全体师生借来,叫他们24小时守在工地上,严把质量关。质量不过关我可得挨枪子哦。”

赵子厚拍着王培性的肩膀说:“这你尽可放心吧。我就请你去当副总指挥,把师生都交给你,让你亲自把关。还不行吗?”

 

第二十一章

老区人民饱受革命的熏陶,那觉悟就是不一般。一听说龙河口修水库要招民工,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就像当年参加红军一样踊跃报名。 陶芳华结婚才三天,就拎着个蓝花土布的包袱跑到工地来了。

一到工地,她把花棉袄一脱,就光着两只脚板子,专找脏活重活干,好像从来不知道啥叫苦、啥叫累。开始是挑土,她趟趟都比别人多几锹,天天又都比别人多跑几个来回。休息的哨子响了,别的姐妹早累得东倒西歪,顾不得泥里水里,朝地上一躺就眯盹过去了。她却拾起广播筒子,现编现唱,出口成章:

哎哎,同志们,听我言。

妇女能顶半边天。

挑土脚板如生风,

要做今日花木兰,

要把小伙甩后边,

要把卫星放上天。

只要我们同心干,

共产主义早实现。

 

那边的小伙们听了不乐意了,大声喊着:“你别吹牛了,你还是回家把卫星放床上吧。”

小伙们都哄笑了起来

陶芳华不急不躁,又来了一段:

 

小伙子,你别急。

不服咱们比一比。

你追我赶加油干。

兴修水利做贡献。

让陶芳华这么一逗乐,工地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

工地指挥部的一位领导正在视察进度和质量,对身边的陪同干部说:“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嘛。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石岗村的陶芳华,人也聪明。”

“嗯,‘不服咱们比比看’。她的这个主意很好。现在男女混编不好,你们可以考虑把妇女单独组织编成妇女连。和男同志搞个劳动竞赛。”

根据指挥部领导的指示。工地挑出120个妇女组建了“刘胡兰战斗连”,大伙一叠声儿地选陶芳华当连长。她呢,也不谦虚,将辫子一甩,朝高处一站:

  “刘胡兰战斗连听我口令,立正!

百十个姑娘;立刻站成了一排。一张张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身肢,直撩拨得男人们目光都发直了。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个连长却还不是党员怎么行呢?立刻郑重地向工地党支部提出了入党申请。党组织根据她的突出表现,决定批准她火线入党。陶芳华庄严地向党宣誓: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县里一度从后方调集了1200头耕牛,2000个放牛娃,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牛车大军。原想肩挑人扛出蛮力毕竟不如牛拉车来得又快又省力,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工地上本来就有了几万人,一下又冒出来这么多牛,人牛全挤在了一起,又都是石子路,每天都有崴伤牛脚的事件发生。再加上牛多饲料少,没过多久耕牛便死伤近半数。好心办坏了事。于是工地指挥部审时度势,撤掉了牛却在工地上掀起了一个开动脑筋提高工效的劳动竞赛活动。大家的创造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独轮车、平板车、木轨小火车、简易皮带运输机很快就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前面说了,龙河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粘土心墙沙壳坝”,每一批上坝的粘土,都得先测算水分,水分大了不合要求,要晒,含有杂质的,还要经筛子过几遍。大家都做得极其认真。等到粘土上了坝,要用巨大块石层层碾石渣压实。每一个块石都足有八千斤重,是几十个石匠选用万佛山上最好的青冈石凿成的。往坝上拉块石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党的人了,就得为党分忧。这一天,她找到工地指挥部,要领着“刘胡兰战斗连”的姑娘们和小伙子打擂台,在拉块石上比比高低。这事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一群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啥也不相信,找到陶芳华问虚实,一听真有这事,惊得他们一个个直眨眼睛,说道:“你编个歌唱唱也就算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石头、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

陶芳华脆脆亮亮地答了一个字:“敢!

百十个小伙子觉得这事太稀罕,凑在一起一合计,当即组成一支“董存瑞战斗连”,背地嘲笑陶芳华:“她八成是疯了,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她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

一个个“董存瑞”摩拳擦掌,为显示出男人强健的肌骨,以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天虽然还很冷,他们却清一色地脱了个光脊梁。

一见小伙子居然赤膊上阵,陶芳华暗自笑了。

擂台赛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正式开始。

  头三天,小伙子们有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八千斤重的石块被拉得平地生风,把姑娘们拉下了四十多个来回。但陶芳华却不急不躁,她平静地鼓励大家要沉得住气。她是个既能吃苦耐劳又有心计的女人,敢摆这个擂台,是因为她注意到了男人的光脊梁的弱点。她叫姑娘们穿上薄棉袄儿,还教每人缝了一个又轻巧又硬实的垫肩,并交待大家拉起来再热不要减衣服,人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

进入第四天,双方形势有了变化。

出蛮力的小伙子的肩头大都磨得又红又肿,碰不得绳,刹不下腰,拉起块石便痛苦得龇牙咧嘴。到了第六天,姑娘们就后来居上,与小伙子们打了个平手。

再往后,“刘胡兰战斗连”的士气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欢。及至第十天,“董存瑞战斗连”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车,一个个难受得五官错了位,溃不成军,终于败下阵来。

擂台赛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陶芳华名声为之大振。

 

第二十二章

“淠史杭”是大别山人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淠河、史河、杭埠河三条人造“天河”分别与大别山深山峡谷中建起的梅山、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相衔接,各种渠系上的建筑物多达十二万座。共做土石方六亿零八百万立方米,假如用它筑成三尺见方的一条长堤,这长堤是可以绕地球赤道十五周。 在皖西、豫东一万三千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岗地上,先后修成了十三条总干渠、三百八十五条分干渠和支渠以及密如蛛网的分支渠、斗渠和农渠纵横交织,使昔日严重缺水的千里岗峦出现了碧水长流的情景,九百多万亩农田由此结束了十年九旱的历史。

郭沫若曾为这一工程赋诗一首:

排沙析水分清浊,喜见源头造海洋。

河道提高三十米,山岗增产万吨粮。

倒虹吸下渠交线,切道崖头电发光。

汽艇航行风浩荡,人民力量不寻常。

 

而为了这一人间奇迹,大别山老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工程正值“困难时期”。工地上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六大两”外加瓜菜代。每人每天的生活补贴就是两毛钱。在如此险恶的生存条件下,还提出个“双百方针”,即每人每天挑担走路不能少于一百华里,每一担挑的土不得少于一百市斤。任务与吃粮挂钩,完成了“双百”任务的每天可以吃上一斤粮。人人争上游,没人愿落后。有的人挑着挑着,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许多人站在水里打桩,累了想抱着木桩喘口气,抱着抱着就已经没气了;许多人收工吃饭手还端着碗就睡着了,一睡就再没有醒过来……

当时只讲“男女都一样”,不管雨雪风霜还是天寒地冻,女人都和男人一样干。严寒的冬天,干活流了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一收工就结成了一层冰。月经来了还泡在冰冷的泥里水里。19602月上旬,正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春节期间。在东大坝合垅关键时刻,陶芳华、谢大勇、王成英等500多名男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跳入水中,组成三道人墙,使大坝合垅成功。

在龙河口水库工地行将竣工的时候,陶芳华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里的姑娘们很快也看出来了,都以为她是有喜了。陶芳华是结了婚的人,自己当然清楚,自从来到水库工地,她每天都是和姐妹们劳动在一起,吃住在一起,压根儿就没和丈夫同居过,根本没那种事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要是讲新婚三天就怀上了孩子吧,这也早过期了啊。只是有一件事儿叫她好生奇怪,就是她上堤不久便断了月经。她并没往心上去,反倒暗自庆幸,觉得没月经干起活来更方便。龙河口水库竣工之时,陶芳华的肚子就大得连走路都困难了,那时她已成了英雄,领导出于对她的关心,送她到县医院去做了个检查。一检查吓一跳:她肚子里原来淤积了两团大血块。

打这以后陶芳华就成了药罐子,没完没了地去求医治病,没完没了地去吃各种各样的中药和西药。后来血块终于渐渐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回复了健康。

陶芳华回到家以后,觉得自己新婚三天就执意上了水库,很对不住丈夫,就想多干家务活,多照顾家来做弥补。她没早没晚地干农活,回到家就洗衣做饭孝敬婆婆。一开始家里人都很和睦。可是直到二十五岁了,她依然没有怀上孩子。这下婆婆坐不住了,村里的闲言碎语也出来了,而且越说越厉害。

大别山的老百姓最记恨两种人:一是男人当叛徒,二是女人不生娃儿。 娶了个女人不能生娃,差不多等于养了个母鸡不会下蛋。

陶芳华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

“假积极,充英雄。硬是作死,害得戴家断了后。”

村里人将一盆盆脏水便朝着陶芳华的身上泼去,咒她是克夫命、妖怪转胎。婆婆的找茬、讽刺、谩骂,陶芳华都嚼碎牙齿往肚里咽,忍了。

有一天挨晚陶芳华收工回来,正要进房取东西,只见房门关着。就在她伸手推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嬉笑声。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坐在了门前的地上。

“你真敢把那个公鸡婆给休了吗?她可是有名的母老虎哩。”女人娇滴滴地说。

“怎么不敢?结婚5年她连个响屁都生不出来,还白养她这个石女干啥!”这是她男人的声音。

陶芳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婆婆从门外进来见她在抹泪,没好气地说:“装什么可怜,拉个哭丧脸给谁看啊?丧门星。还不快烧饭去!”

婆家最终把她赶出了家门。陶芳华性子硬,不愿回娘家让双亲丢脸,就孤身一人远走他乡杳无音讯了。

几年之后,陶芳华病体缠身,每逢天阴下雨就浑身疼痛难忍。她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又只身一人回到了水库边上搭了个草棚,决心死也要死在能够望得见水库大坝的地方。

海堤梦言 发表于  2017-12-31 09:28:58 18字 ( 0/119)

历史是现实的基石,如果历史松动...

   和宋忠平就电影《芳华》谈“雷锋”

 

宋忠平认为《芳华》所反映的文工团的故事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只是小概率事件,冯小刚选择了这个题材则是有意放大小概率事件,并赋予内涵作为那段历史的缩影,这太小题大做了。一味地把局部现象放大到全局就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这就是问题了。会对青年产生误导。

我是完全不赞同宋忠平的这些观点的。特与之商榷。

我想从四个方面谈“雷锋”(定义一下,本文“雷锋”一般是指学雷锋人物及雷锋精神)。其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其二,当时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其三,什么是雷锋精神?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重点在第四部分。

 

一、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

这部影片没有把“雷锋”写成不食烟火食的、完美无缺的神一般的存在,而只是一个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可爱小伙儿,但他的命运似乎有点“悲剧”,平时大伙肆意消费他的“雷锋精神”而并没有把他当作学习榜样,反而当作调侃(耍弄)的对象,最后被自己暗恋的对象落井下石受到处分。于是观众质问:这还是我们的部队吗?觉得电影好像是在对观众作“好人没好报”的误导。

这里就向文艺工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能不能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把“雷锋”的人生写暗淡了是不是就在误导“好人没好报”?

我肯定地回答文艺作品是可以把“雷锋”写成悲剧人物的。我写的《陶栤》中就有一个“雷锋”叫陶芳华,是陶栤的大女儿,她在修水库的工地上的表现就是典型的“活雷锋”,而她的命运比刘峰要更为“悲剧”,从做英雄到被家庭抛弃,临终前在她参加修建的水库大坝下搭了个棚,死也要死在能看到大坝的地方。我写到这个结局时嚎啕大哭(我把相关的三章附录于后,供参阅)。

我还要说明,在集体中,小伙伴消费、调侃“雷锋”的现象在电影《芳华》的70’、80’年代不是个别,而是普遍现象。比如工人中有人学雷锋做好事而当上了标兵、劳模之类,干重活时大家会不也而同地让他上,而要吃饭、拿东西时就把他推到后面去了。记得当时有一篇报道,说一个劳模被推荐去了上大学,吃饭排队时大家都把他挤到一边去:“你不是先人后己吗?”

文艺作品架空了生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生活。文艺作品反映学雷锋表面化的负面现象就是要揭示国民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发展的艰巨性。促使学雷锋落到实处。

 

 

二、学雷锋形式化及表面化在部队是个别还是普遍?

《芳华》中有句台词:“想入党都跑来扫猪圈,还不关门。”形象地讽刺了学雷锋形式化表面化的问题。这早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到了学雷锋月,就打着旗子去扫马路、慰问敬老院等,拍几张照片、写篇宣传报道。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有这样一个观念,只要反映部队生活,就只能讲好的不能提阴暗面,事实上在《芳华》的那个年代,部队立功、入党、提干“送钱送礼找人”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岂止这些,就是部队接新兵也是一个“肥差”,当时只要参军,回来就可以安排在“体制内”工作,因此为了孩子参上军家长往往“不惜血本”, 情况最严重的时候大约延续了20多年。

部队“干部子弟特殊化”问题则是始终严重存在的问题。《芳华》中小伙伴们一提到谁谁是“军区司令员的儿子”眼睛就发光的现象在当时是一种普遍的“公众心理”, “高干子弟” 事实上享受到的资源与老百姓能够相比吗?他们学雷锋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

对这些人们无不心知肚明却个个噤若寒蝉,三箴其口;文艺家们更是退避三舍,你只要稍微反映一点阴暗面立马帽子满天飞,棍子遍地打,不是“污蔑人民军队”,就是“毁我长城”。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吗?

 

三、什么是雷锋精神?

理解雷锋精神不能简单地背书,而要从新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对比的深层次来理解。

旧中国的国民精神如何?鲁迅的一个阿Q做了最典型的概括。东亚病夫就是当时国人给世界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专文论述,不再重复。

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主席说了,中国现在很脏,要先打扫干净。这个“脏”主要就是指国民精神中消极成分,或者叫“国民精神中的劣根性”——自私、奴性、散漫、迷信、狂妄等。

为什么说“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为什么把进北京比作“进京赶考”?

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大国,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要荡涤掉国民精神中的污泥浊水,用崭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精神武装人民是一项极其艰巨、艰苦、长期的任务。一旦弄不好,中国的周期律就会发生。

雷锋,一个在旧社会饱受凌辱的孤儿,新社会给了他崭新的生活。他无比地热爱新社会,自豪地做了新社会的主人。这种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做新社会主人的朴素感情就是雷锋精神的起点。他本人通过毛泽东选集刻苦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这就是雷锋精神的高点

雷锋精神的诞生具有广泛而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历史的必然。并不是雷锋个人创造了雷锋精神而是时代形成了雷锋精神而雷锋本人则是这种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被时代选择并用了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时代精神。

因此,雷锋精神一经提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响应,老百姓都从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前途和希望同时明确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大家都要挺起胸膛有模有样地做新社会的主人了。

我们把旧中国国民精神用一个阿Q来概括的话,最能代表新中国国民精神的便是雷锋精神了。

旧中国灭亡了,但是国民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依然长期存在;雷锋精神形成了,但雷锋精神还需要成长。无论在具体的人身上还是在整个国民的集体,这种新旧社会的国民精神需要经过长时期的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以推动社会的发展。

刘峰遭到小伙伴的调侃、耍弄,陶芳华的命运悲剧都说明了国民精神劣根性的顽固,雷锋精神成长的艰巨。

并不是做了一点好事一下子就成雷锋了,更不是做好事就是为了马上得到利益上的“回报”。 形式化、简单化地学雷锋、甚至把“学雷锋”当作“个人进阶”的敲门砖,实际上正是在窒息真正的雷锋精神。文学有责任揭露并旗帜鲜明地反对。

 

四、今天究竟应当如何学雷锋?

可以明确地回答,今天学雷锋决不能止于表面化的做好事,而是要像雷锋那样自觉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为社会作出实际贡献,自豪并坚忍不拔地做好社会的主人

毋庸置疑,在推翻旧社会以及为新社会的大厦打基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强调新国民精神(即后来以雷锋命名的精神)中的“牺牲”一面,若非如此,先进分子便无法成为榜样,便不能把一盘散沙的国民团结起来。随着社会主义日益强大,我们在强调个人社会责任的同时,强调个人利益与民族利益、人类利益的一致性。

是的,在过去,确实有“只有牺牲,才能为自己英雄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倾向。那种悲壮是当时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今天,我们才有可能喊出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个人奋斗”的口号。

在过去与今天,雷锋精神的实质都是“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贡献”。今天则更突出在社会利益下的个人自由发展和多劳多得原则。正如新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中的歌曲《重生》中所唱从蓝天到名利,所有你想要的,都别随风去”。(昨天中午我看了《解忧杂货店》,这部电影真好。这部电影对人性的诠释生动而正确。)

当下的时代,为每个人的个人奋斗提供了最好的、广阔的舞台。雷锋精神就体现在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上——即通过奋斗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以及你对社会所尽到的责任上。

“激情燃烧的岁月”是值得我们永远怀念的!今天,在中国,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个人自由、全面发展与社会共享发展成果的新时代。为了人民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对共产党员以及我们的部队战士,依然要把奉献、牺牲精神作为提倡的侧重点。为人民的利益奋斗终身,牺牲一切永远是雷锋精神的高点,人性最光辉的亮点。我们的文艺宣传既要唤醒人们的社会责任,提倡为人民利益的牺牲精神;也要表现多劳多得的正义性,鼓励与人民利益一致性的个人奋斗。

个人奋斗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导向;社会责任和个人贡献的一致性,就是当下学雷锋的目标。

                         颂明

 20171231日星期日

 

【附录】陶华芳的悲剧三章

第二十章

1958年,陶芳华20岁了,长得如花似玉,是龙河口出了名的大美人了。有媒人给他说了个镇上的干部她没看上,自己相中了石岗村的一个退伍军人,叫戴福安。由于母亲从小就不断地给她讲陈玉娇烈士的故事,在陶芳华的内心深处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英雄情结”,特别崇拜军人。临出嫁时母亲对她说:“人是你自己相中的,就要好好跟人家过日子。我可把话说前头了,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将来你们小两口要是闹别扭了可不许往家里跑,你就是跑回来我们也不接受你。”

这一年,龙河口发生了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下,舒城县决定修建龙河口水库。

龙河口是一个饱受旱涝之苦的地方,蛤蟆撒泡尿就有涝灾,三天不下雨就旱得冒烟。《舒城县志》记载:这一带是大别山降雨的中心,汛期一到,山区只要降落一百毫米的雨量,就会有一亿立方米的大水向龙河口涌来。从1671年到1949年的278年间,这里发生的水灾就达123次,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当无情的洪水袭来时,下游汪洋一片,百姓流离颠沛,苦不堪言。

龙河口的地名则来源于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蛟龙,这条蛟龙云游到哪儿,哪儿就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是,龙河口一带是蛟龙的巢穴,它来到这里不是腾云驾雾,而是兴风作浪,吞没百姓的生命财产,淹没大片肥沃的田园。两岸人民每年都要把一对童男童女,梳妆打扮后送上龙口,才能免遭灾难。年复一年,不知有多少无辜少年丧命。后来有一对勇敢的年轻人,誓死为民除害。他们身藏利器,奋身跳入龙口,最后杀死了蛟龙,使两岸人民过上了太平日子。这个传说反应出了当地老百姓对治理水患的强烈愿望。

可是要修建龙河口水库谈何容易!一缺钱,二缺物资,三缺人才。那可真是个要啥没啥的年代啊。舒城县的县委书记找到了省委书记。省委书记说了三句话:“一坚决支持!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三既然是你们自己提出来要修的,那就是军令状,只能成功不许失败。”临了,省里象征性地给了三百万元,算是慰问金。

从省里回来,县委书记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理解省里的难处。安徽的底子薄不说,解放这才不到10年的工夫,就修了梅山、佛子岭、磨子潭和响洪甸4座大型水库。这又立项了陈村、花凉亭两大水库。这些水库及“淠史杭灌渠”还有一大批配套工程都需要花钱啊。

 舒城县委书记立即向六安行署专员赵子厚做了汇报。赵子厚正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的职务。他一拍胸脯说:“我们现在都是过河的卒子了,只能进不能退。我也没钱给你。库区几万人的安置费用你自己去想办法。工程上我给你做点后勤工作吧。”

在大坝设计上,赵子厚心里有了个人选。他知道一个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导淮委员会”干过事的水利工程师王培性很有本事,就把他给请了出来。

王培性一听说地委专员赵子厚要邀请他出山,受宠若惊。他试探着问:“那你们的水泥和钢筋从哪来呢?”王培性知道这些物资国家相当紧缺啊。

赵子厚专员双手给王培性递了一杯茶:“没有。要有我还会请你吗?我能给你的只有人。”

王培性大惊失色:“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是一座库容量八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你一袋水泥、一根钢筋没有就要修,大坝你拿人去堆啊?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赵子厚爽朗一笑:“我们共产党人就是爱做梦。你们认为三座大山推不倒,不是让我们给推倒了吗?你们说泥腿子搞不好经济,我们这几年干得还不错嘛。你们怀疑泥腿子江山能撑多久,我们马上就要10年大庆了。”赵子厚把手搭在了王培性的肩上,“老兄,这次就和我们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吧。我梦见龙河口水库碧波荡漾,淠史杭干渠交织纵横,万亩良田稻花飘香。我给你配个办公室,装上专线电话。你先考虑三天,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真不行说明你也就那大本事了,我也不会为难你。”

王培性对共产党人敢想敢干的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赵专员走后,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粒米不进,就这么来回走着,喝水撒尿,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直到第三天夜里才感到饿了,叫来饭菜大吃了一顿。

第四天,赵子厚的专线电话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王培性要立即见他。

赵专员当时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听说王培性要见,立即中断会议,驱车来到了王培性的办公室,只见王培性瘦了一圈,他顿时向后勤人员发了脾气:“我特意嘱咐你们照顾好王工程师的伙食,你们是怎么搞的?”

王培性急忙解释:“是我把门锁上,规定谁也不准来打扰的。来来来,先看方案。”

方案拿到手里,这回轮到赵子厚目瞪口呆了。他王培性居然设计出一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粘土心墙沙壳坝”。一千多米长的大坝,一不用水泥,二不用钢筋,不仅确保水位实现73.75米,总库容达8.2亿立方米,而且他的防洪标准还是按照一百年一遇设计,一千年一遇校核的。

赵子厚热泪盈眶,紧紧握住王培性的双手:“谢谢你,谢谢你。你终于肯和共产党人合做一个梦了。”

王培性说:“你要把县水利学校的全体师生借来,叫他们24小时守在工地上,严把质量关。质量不过关我可得挨枪子哦。”

赵子厚拍着王培性的肩膀说:“这你尽可放心吧。我就请你去当副总指挥,把师生都交给你,让你亲自把关。还不行吗?”

 

第二十一章

老区人民饱受革命的熏陶,那觉悟就是不一般。一听说龙河口修水库要招民工,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就像当年参加红军一样踊跃报名。 陶芳华结婚才三天,就拎着个蓝花土布的包袱跑到工地来了。

一到工地,她把花棉袄一脱,就光着两只脚板子,专找脏活重活干,好像从来不知道啥叫苦、啥叫累。开始是挑土,她趟趟都比别人多几锹,天天又都比别人多跑几个来回。休息的哨子响了,别的姐妹早累得东倒西歪,顾不得泥里水里,朝地上一躺就眯盹过去了。她却拾起广播筒子,现编现唱,出口成章:

哎哎,同志们,听我言。

妇女能顶半边天。

挑土脚板如生风,

要做今日花木兰,

要把小伙甩后边,

要把卫星放上天。

只要我们同心干,

共产主义早实现。

 

那边的小伙们听了不乐意了,大声喊着:“你别吹牛了,你还是回家把卫星放床上吧。”

小伙们都哄笑了起来

陶芳华不急不躁,又来了一段:

 

小伙子,你别急。

不服咱们比一比。

你追我赶加油干。

兴修水利做贡献。

让陶芳华这么一逗乐,工地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

工地指挥部的一位领导正在视察进度和质量,对身边的陪同干部说:“这个女同志不简单嘛。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石岗村的陶芳华,人也聪明。”

“嗯,‘不服咱们比比看’。她的这个主意很好。现在男女混编不好,你们可以考虑把妇女单独组织编成妇女连。和男同志搞个劳动竞赛。”

根据指挥部领导的指示。工地挑出120个妇女组建了“刘胡兰战斗连”,大伙一叠声儿地选陶芳华当连长。她呢,也不谦虚,将辫子一甩,朝高处一站:

  “刘胡兰战斗连听我口令,立正!

百十个姑娘;立刻站成了一排。一张张俊俏的脸蛋、丰满的身肢,直撩拨得男人们目光都发直了。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个连长却还不是党员怎么行呢?立刻郑重地向工地党支部提出了入党申请。党组织根据她的突出表现,决定批准她火线入党。陶芳华庄严地向党宣誓:随时准备牺牲个人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

为了加快建设速度,县里一度从后方调集了1200头耕牛,2000个放牛娃,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牛车大军。原想肩挑人扛出蛮力毕竟不如牛拉车来得又快又省力,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工地上本来就有了几万人,一下又冒出来这么多牛,人牛全挤在了一起,又都是石子路,每天都有崴伤牛脚的事件发生。再加上牛多饲料少,没过多久耕牛便死伤近半数。好心办坏了事。于是工地指挥部审时度势,撤掉了牛却在工地上掀起了一个开动脑筋提高工效的劳动竞赛活动。大家的创造性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独轮车、平板车、木轨小火车、简易皮带运输机很快就成了工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前面说了,龙河口水库大坝采用的是“粘土心墙沙壳坝”,每一批上坝的粘土,都得先测算水分,水分大了不合要求,要晒,含有杂质的,还要经筛子过几遍。大家都做得极其认真。等到粘土上了坝,要用巨大块石层层碾石渣压实。每一个块石都足有八千斤重,是几十个石匠选用万佛山上最好的青冈石凿成的。往坝上拉块石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陶芳华觉得自己是党的人了,就得为党分忧。这一天,她找到工地指挥部,要领着“刘胡兰战斗连”的姑娘们和小伙子打擂台,在拉块石上比比高低。这事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一群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啥也不相信,找到陶芳华问虚实,一听真有这事,惊得他们一个个直眨眼睛,说道:“你编个歌唱唱也就算了。比生孩子咱没那本事,比拉石头、比出牛劲,这种擂台你们也敢打么?

陶芳华脆脆亮亮地答了一个字:“敢!

百十个小伙子觉得这事太稀罕,凑在一起一合计,当即组成一支“董存瑞战斗连”,背地嘲笑陶芳华:“她八成是疯了,男人尿尿也比女人高,咱站着,她们得蹲着。找着咱们比力气活,不是要气死大老爷们儿?

一个个“董存瑞”摩拳擦掌,为显示出男人强健的肌骨,以给对方心理上造成压力,天虽然还很冷,他们却清一色地脱了个光脊梁。

一见小伙子居然赤膊上阵,陶芳华暗自笑了。

擂台赛就在第二天的上午正式开始。

  头三天,小伙子们有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八千斤重的石块被拉得平地生风,把姑娘们拉下了四十多个来回。但陶芳华却不急不躁,她平静地鼓励大家要沉得住气。她是个既能吃苦耐劳又有心计的女人,敢摆这个擂台,是因为她注意到了男人的光脊梁的弱点。她叫姑娘们穿上薄棉袄儿,还教每人缝了一个又轻巧又硬实的垫肩,并交待大家拉起来再热不要减衣服,人一出了汗,就像小车轱辘添了油,跑起路来反倒不觉得累。

进入第四天,双方形势有了变化。

出蛮力的小伙子的肩头大都磨得又红又肿,碰不得绳,刹不下腰,拉起块石便痛苦得龇牙咧嘴。到了第六天,姑娘们就后来居上,与小伙子们打了个平手。

再往后,“刘胡兰战斗连”的士气大增,又是喊又是唱,越拉越欢。及至第十天,“董存瑞战斗连”就像一群老牛拉破车,一个个难受得五官错了位,溃不成军,终于败下阵来。

擂台赛这件事非同小可,一下轰动了整个工地。陶芳华名声为之大振。

 

第二十二章

“淠史杭”是大别山人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淠河、史河、杭埠河三条人造“天河”分别与大别山深山峡谷中建起的梅山、佛子岭、响洪甸、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相衔接,各种渠系上的建筑物多达十二万座。共做土石方六亿零八百万立方米,假如用它筑成三尺见方的一条长堤,这长堤是可以绕地球赤道十五周。 在皖西、豫东一万三千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岗地上,先后修成了十三条总干渠、三百八十五条分干渠和支渠以及密如蛛网的分支渠、斗渠和农渠纵横交织,使昔日严重缺水的千里岗峦出现了碧水长流的情景,九百多万亩农田由此结束了十年九旱的历史。

郭沫若曾为这一工程赋诗一首:

排沙析水分清浊,喜见源头造海洋。

河道提高三十米,山岗增产万吨粮。

倒虹吸下渠交线,切道崖头电发光。

汽艇航行风浩荡,人民力量不寻常。

 

而为了这一人间奇迹,大别山老区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工程正值“困难时期”。工地上每人每天的口粮只有“六大两”外加瓜菜代。每人每天的生活补贴就是两毛钱。在如此险恶的生存条件下,还提出个“双百方针”,即每人每天挑担走路不能少于一百华里,每一担挑的土不得少于一百市斤。任务与吃粮挂钩,完成了“双百”任务的每天可以吃上一斤粮。人人争上游,没人愿落后。有的人挑着挑着,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站起来;许多人站在水里打桩,累了想抱着木桩喘口气,抱着抱着就已经没气了;许多人收工吃饭手还端着碗就睡着了,一睡就再没有醒过来……

当时只讲“男女都一样”,不管雨雪风霜还是天寒地冻,女人都和男人一样干。严寒的冬天,干活流了一身汗,衣服湿透了;一收工就结成了一层冰。月经来了还泡在冰冷的泥里水里。19602月上旬,正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春节期间。在东大坝合垅关键时刻,陶芳华、谢大勇、王成英等500多名男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带头跳入水中,组成三道人墙,使大坝合垅成功。

在龙河口水库工地行将竣工的时候,陶芳华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里的姑娘们很快也看出来了,都以为她是有喜了。陶芳华是结了婚的人,自己当然清楚,自从来到水库工地,她每天都是和姐妹们劳动在一起,吃住在一起,压根儿就没和丈夫同居过,根本没那种事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 要是讲新婚三天就怀上了孩子吧,这也早过期了啊。只是有一件事儿叫她好生奇怪,就是她上堤不久便断了月经。她并没往心上去,反倒暗自庆幸,觉得没月经干起活来更方便。龙河口水库竣工之时,陶芳华的肚子就大得连走路都困难了,那时她已成了英雄,领导出于对她的关心,送她到县医院去做了个检查。一检查吓一跳:她肚子里原来淤积了两团大血块。

打这以后陶芳华就成了药罐子,没完没了地去求医治病,没完没了地去吃各种各样的中药和西药。后来血块终于渐渐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回复了健康。

陶芳华回到家以后,觉得自己新婚三天就执意上了水库,很对不住丈夫,就想多干家务活,多照顾家来做弥补。她没早没晚地干农活,回到家就洗衣做饭孝敬婆婆。一开始家里人都很和睦。可是直到二十五岁了,她依然没有怀上孩子。这下婆婆坐不住了,村里的闲言碎语也出来了,而且越说越厉害。

大别山的老百姓最记恨两种人:一是男人当叛徒,二是女人不生娃儿。 娶了个女人不能生娃,差不多等于养了个母鸡不会下蛋。

陶芳华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

“假积极,充英雄。硬是作死,害得戴家断了后。”

村里人将一盆盆脏水便朝着陶芳华的身上泼去,咒她是克夫命、妖怪转胎。婆婆的找茬、讽刺、谩骂,陶芳华都嚼碎牙齿往肚里咽,忍了。

有一天挨晚陶芳华收工回来,正要进房取东西,只见房门关着。就在她伸手推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嬉笑声。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坐在了门前的地上。

“你真敢把那个公鸡婆给休了吗?她可是有名的母老虎哩。”女人娇滴滴地说。

“怎么不敢?结婚5年她连个响屁都生不出来,还白养她这个石女干啥!”这是她男人的声音。

陶芳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