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7-11-30 13:29:46 63字 ( 0/53)

1961.9.10生效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规定,缔约一方在战争状态时候,对缔约另一方进行全力军事及其他援助。(修改重发)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潘科龙 发表于  2017-11-30 13:31:23 6字 ( 0/26)

这个比较客观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辟谣辟谣 发表于  2017-11-30 14:37:53 32字 ( 0/33)

“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是胡说八道,美国门口的古巴“被颠覆”了吗?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辟谣辟谣 发表于  2017-11-30 14:41:31 33字 ( 0/38)

美国是世界警察(譬如帮助中国打败日本侵略),侵略者暨同伙恨之入骨,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7-11-30 14:44:23 22字 ( 0/44)

要警惕特朗普为了自己的权柄,不惜与朝鲜开战。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辟谣辟谣 发表于  2017-11-30 14:54:40 30字 ( 0/43)

朝鲜应该和平发展,不能成为战争贩子的发源地,成为世界的罪人。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辟谣辟谣 发表于  2017-11-30 15:12:13 48字 ( 0/29)

美国怎样为沙特的世袭王朝卖命?朝鲜反对中国朝鲜半岛无核化决策,“朝鲜是个白眼狼”或是中国的朋友?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犁123 发表于  2017-11-30 16:03:16 28字 ( 0/29)

俄国有那么多核武器,中国都不怕。中国不害怕朝鲜有核武器。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犁123 发表于  2017-11-30 16:04:08 38字 ( 0/32)

朝鲜已经有核武器,这是客观事实。中国人要清醒,承认客观现实,不能自己骗自己。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犁123 发表于  2017-11-30 16:06:23 62字 ( 0/40)

中国不会因为朝鲜有核武器,便停止发展。朝鲜核武器是朝鲜的问题,不是中国的问题。邻居家的事就是邻居家的事,中国没必要自找着急。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7-11-30 16:06:57 62字 ( 0/29)

中国当初按照【前30年】的兄弟关系,把朝鲜纳入中国的【核保护】,那么也就不会出现朝鲜拥有【核武器】的事情了。。。[福尔摩斯]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犁123 发表于  2017-11-30 16:07:19 33字 ( 0/37)

朝鲜没核武器,东亚安全。朝鲜有了核武器,东亚便不安全了?逻辑不通。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犁123 发表于  2017-11-30 16:08:26 46字 ( 0/25)

朝鲜的洲际导弹不错。中国可不能落后,要大力发展新式战略武器。中国的战略武器不能落后于朝鲜啊。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7-11-30 16:08:50 62字 ( 0/40)

这几年,中国奉行的是大国外交,对美、对俄、对欧,应该都是成功的。但对小国、邻国外交,应该说,是不成功的,说是失败,也不过分。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犁123 发表于  2017-11-30 16:09:42 50字 ( 0/27)

朝鲜的洲际导弹车载技术不错啊,中国是不是落后了?真担心。中国这些年在战略武器上研制力度不大,很危险。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辟谣辟谣 发表于  2017-11-30 16:11:14 23字 ( 0/21)

“朝鲜是个白眼狼”/作者 魏人民服务/新浪博客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犁123 发表于  2017-11-30 16:11:37 47字 ( 0/31)

朝鲜这些年核武器,导弹技术发展好快啊,中国可不能继续吃老本,不能盲目装“大”,不能落后于朝鲜。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辟谣辟谣 发表于  2017-11-30 16:13:43 34字 ( 0/25)

“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是胡说八道,美国门口的古巴“被颠覆”了吗?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犁123 发表于  2017-11-30 16:20:54 53字 ( 0/44)

朝鲜拥核已成事实,朝鲜有洲际导弹也是事实,美国不要再幻想了。美国应认清现实,接受中国方案,与朝鲜认真谈判。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犁123 发表于  2017-11-30 16:28:00 73字 ( 0/33)

客观地说,应该将朝鲜纳入国际原子能监察体系之中,不能再孤立朝鲜,不能让朝鲜继续大力发展核武器。美国应接受中国建议,积极与朝鲜开展有实质意义的谈判。

2017-09-07 08:10:00 环球时报

长期以来,不少国人都有一个误解:中国是能够“控制住”朝鲜的,而朝鲜不顾中国反对拥核,是中国外交的失败。认为中国有能力塑造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也是国际上相当广泛的误读。

  这种误读大体来源于以下认知:中国上世纪50年代开展抗美援朝,理应保留一部分对朝影响力;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远比朝鲜强大得多,而且不断向朝鲜提供援助,有能力驯服朝鲜,让其像韩国对美国那样听中国“指挥”。

  这些认知构成了一种模糊但很固执的印象,那就是中国原本是对朝鲜有很高权威的“大哥”,是中国的一连串外交错误导致了朝鲜“脱轨”。


那部分国人过于夸大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历史上中国的确曾经深刻影响朝鲜半岛,但是新中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从来就不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即使抗美援朝期间,中朝并肩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扭转半岛战局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朝鲜当时“政治上的大哥”也是苏联,而非中国。苏联当时也是中国的“老大哥”,

  抗美援朝结束后,中国志愿军于1958年回国,志愿军代表1994年离开板门店,至此中国在朝鲜的军事影响力已经全部撤回。

  中朝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中国改革开放起,两国走上不同的发展模式。新的路线重塑了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中国的大门向全世界敞开,而朝鲜在美韩同盟压力之下沉浸在了过去的格局中。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令朝鲜很震动。

  市场经济帮助中国很快繁荣起来,中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期间中朝经济关系也逐渐市场化,中国保留了部分对朝援助,但是所谓“大规模援助”是一些国人想象出来的。朝鲜的基础设施建设、高新技术开发都没有依赖中国,中国并非朝鲜经济的“金主”,也非其发展所需技术和机会的垄断者。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危机第一次爆发之前,中国的力量一直比俄罗斯、英国、法国要低不少,中国没有能力主导半岛事务。发展是中国的最大任务,中国不可能对朝鲜提供美国对以色列那样的庇护。

  不能不说,在战争结束以后,朝鲜逐渐成为高度独立自主的国家,其独立性远高于东欧的华约国家。中朝之间是一种平等关系,中国逐渐增长的国家力量并未构成中朝关系中新的决定性因素,朝鲜并不希望依靠中国的力量解决它的安全难题,通过总结“一些非核小国被颠覆”的教训,它错误地走上拥核自保的极端路线。

  早在中国强大起来之前,我们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重塑半岛格局的机会。朝鲜拥核的动力来自于美韩长期军事压力,它的这一决心早已下定,整个国家围绕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运转,强大起来的中国要想改变朝鲜的决心已经太晚了。

  朝鲜拥核是整个东北亚畸形地缘政治结出的恶果,朝鲜自己和美国负有最大责任,一些中国人高估了中国的力量,对国际关系砝码的认识也不准确,从而得出中国“对朝外交失败”的结论。实际上,在混乱的半岛局势中,没有一方可以称得上是赢家,朝鲜迄今蒙受了最大损失,而朝核问题对美韩来说都是“失控的”。当前形势下,中国要面对现实,争取局势发展“最不坏”的结果。

  一些人以为中国采取一个他们认为“正确”的政策,就能里程碑式地创造半岛外交新局面,这是非常外行的幻想。美韩日要求中国承担起解决对朝施压促变的责任,也是对一些基本事实的罔顾。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脚踏实地,各种“快干法”都是天方夜谭。 

1 2 3 页号:1/3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