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潘科龙 发表于  2017-11-28 08:28:22 77字 ( 0/32)

正是:谁有钱(第一放贷者,第二贷款者),谁有理;没钱(杜志浩等打手)打你个鳖日的。若没有放贷、贷款者,会有杜志浩们的悲剧吗?所以,真正的受害者是杜志浩们。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凡夫一民 发表于  2017-11-28 13:00:43 14字 ( 0/19)

以法律定是非,以公理定规则。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kgdicdn 发表于  2017-11-28 13:38:07 26字 ( 0/19)

法律定不了是非,法律条文由官选,公理官说是不是也是!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蕲竹1 发表于  2017-11-28 14:18:00 9字 ( 0/28)

法律不能大于天理。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落日寻道 发表于  2017-11-28 15:00:52 54字 ( 0/19)

如果坚持初心,对于欢的敢于与黑社会抗争行为就应该表彰和支持这种正义行为,而不应该顾及黑社会所谓的"合法利益"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落日寻道 发表于  2017-11-28 15:01:49 11字 ( 0/20)

现在的法基本上是非不清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沧海粟粒 发表于  2017-11-28 15:19:29 14字 ( 0/36)

于欢案显现出中国司法的进步。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沧海粟粒 发表于  2017-11-28 15:23:25 54字 ( 0/44)

法律是为人服务的,为公道正义服务的。法律不外乎人情,不外乎民情。如果一项法律导致民情汹涌,那才是法律的失败。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1-28 17:43:19 381字 ( 0/18)

答;;1;于欢是个好同胞,让人很同情,但对方犯的不是死罪,死了人的案件不判刑肯定说不过去,判六年是公平合情合理的;;2;老百姓最好不要沾高利贷;;3;民事诉求问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1-28 17:44:37 31字 ( 0/22)

答;;法律就是公平,我们很同情于欢,但是帮不上你了,理解万岁。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1-28 18:10:03 36字 ( 0/16)

答;;判肯定要判,在里面表现如很好,可特别关照给以减刑呀,不判肯定不行。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1-28 18:13:56 88字 ( 0/14)

答;该案利息高于国法标准,且雇用黑社会要账,这笔资金和利息地方公安机关和全部没收后,宣传震慑邪恶之气,任何人都不能干涉当地公安机关的合法处理正义行为,此案要成宣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1-28 18:19:17 66字 ( 0/20)

答;能变成正面教育案列很重要,这个案子影响很大,也不能有不合法的过份要求,那笔非法高利贷款和利息,地方公安机关必须要没收后宣传震慑。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ycswk_522 发表于  2017-11-28 20:52:25 9字 ( 0/12)

必须加大打击力度。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7-11-29 02:45:07 37字 ( 0/16)

正义正气被黑恶势力和歪风邪气压抑压制的奄奄一息,公平正义回归社会的太迟了!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萤火虫闪亮 发表于  2017-11-29 07:57:42 15字 ( 0/19)

" 月明无日伴,光照有情人。"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西北葫芦 发表于  2017-11-29 13:38:51 10字 ( 0/6)

力挺该文!于欢无罪!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天涯无净土 发表于  2017-11-29 21:52:57 138字 ( 0/7)

依法到省高院立案庭申请再审,立案庭领导无任何理由却拒绝立案!推给数次袒护一审法院伪造证据的二审中院再审。中院立案通知后没过多久,在没有公开审理的情况下又撤回!这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高寒清泉 发表于  2017-11-30 12:00:09 319字 ( 0/0)

很不以“中国特色审判”为然。中国司法原则“坚持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于欢案一审、二审,是否遵循值得探究。窃以为尽管二审已经向中国司法原则靠拢,但仍然不足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高寒清泉 发表于  2017-11-30 12:17:31 350字 ( 0/7)

很不以“中国特色审判”为然。中国司法原则“坚持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于欢案一审、二审,是否遵循值得探究。窃以为尽管二审已经向中国司法原则靠拢,但仍然不足

周蓬安:吴学占受审,支持于欢母亲民事诉求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代理律师透露,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对吴学占等人涉黑案进行了补充起诉,增加了吴学占指使其他被告人对王某某进行非法拘禁罪的指控,还增加了其他一名被告人涉及强奸罪的指控。由此,吴学占等15人共被起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等8个罪名,其中,前3个罪名所涉案情与苏银霞、于欢相关。(11月27日《澎湃新闻》)

持续关注“于欢案”,并一直坚持“于欢无罪”观点的笔者,在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大加鞭挞,但对二审改判于欢5年有期徒刑则尚能接受,因为这毕竟是“中国特色”下的审判制度。而于欢没有再申诉,想必他本人已接受了这个结果,于是才有记者如今介绍于欢姑姑于秀荣“当时,她正在去探监、会见于欢的路上。”

笔者自“于欢案”见诸网络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案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道德伦理, 尤其是于欢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大大削弱了中国人的血性,甚至影响到少数人对“祖国母亲”的重新认识,其危害性极大。窃以为,中国人越来越不敢见义勇为,越来越喜欢明哲保身,甚至越来越没有血性,明显与法律不能旗帜鲜明地保护“好人”,不能干净利落地惩处“坏人”关系密切。因为在司法实践中,极少认定“无限防卫权”就是对恶人的纵容。 因此呼吁,为有效抑制社会已经形成的极度严重的恃强凌弱之风,激发中国人的血性,该给“正当防卫”松松绑了。

在“于欢案”荒唐的一审判决刚刚被报道后,网上就纷纷指责当地法院妄判,指责当地警方不作为。笔者也紧盯杜志浩(已死亡)等一行人非法“讨债”行为,认为他们首先是“黑社会”讨债团伙,其次是板上钉钉的非法侵入住宅、非法拘禁。此外,笔者还十分武断地判断“高利贷”背后必然具有“黑社会”背景,至少也有“准黑社会”背景,而“黑社会”势力的背后,也一定有公权力撑腰。 当地司法机关无视相关因素而重判于欢,网上一片讨伐声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检方认定吴学占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也就是说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已被初步认定,杜志浩等原本与债务没有任何关系的“讨债人”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肯定是逃不脱了。

而苏银霞、于欢对吴学占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更是正当权益。

依照此前媒体报道,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创办人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发生“于欢案”。那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苏银霞向吴学占借款月利率10%,已经远超出合理范围,法院理应判决吴学占返还超过年利率36%以外的部分,并承担以此利率计算的利息。苏银霞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所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依法判决所有被告人给予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承担精神抚慰金”,应该算最低请求,预计法院会支持这个诉求。

此外,我知道在中国请求法院支持索取精神抚慰金是个难办的事。但笔者以为,“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对苏银霞本人是莫大的羞辱,对其子于欢更构成了极大的侮辱,于欢因此拿起桌上水果刀自卫被判刑,更是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其造成的另一种伤害。也就是说,吴学占等涉黑人员对苏银霞母子的精神伤害程度已属罕见,法院有必要根据伤害程度判给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否则恐怕又会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

行文至此,笔者还要提醒那些为放“高利贷”老板讨债的混混们,这个行当真的不能再干了。因为你与借贷无关,你今天去做了,你就已经违法了;如果你强行进入债务人住宅,你就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了;如果你限制债务人行动自由,你就涉嫌非法拘禁罪了;你若对债务人动粗并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就极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了;而你敢于替他人“讨债”,不是“黑社会”分子也是“准黑社会”分子。

就苏银霞母子“精神抚慰金”诉求,我是希望法院根据15名嫌犯的财产情况,分别判他们倾家荡产,以换取苏银霞母子的谅解,然后在量刑上酌情给予照顾。(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检方补充起诉于欢案背后团伙涉黑案 增强奸罪指控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