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冬瓜糊涂.blog 发表于  2017-11-13 15:32:42 11字 ( 0/58)

不当?是贪婪吧[猜想]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寻找失落的真理 发表于  2017-11-13 15:48:14 33字 ( 0/42)

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双向全体购买消费者征收的社会血夜与企业生产无关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寻找失落的真理 发表于  2017-11-13 15:49:16 14字 ( 0/30)

市场经济也包含计划的市场经济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1216789 发表于  2017-11-13 15:57:55 40字 ( 0/64)

有货币就有物资交换,有交换就会有市场,有计划生产有计划货币分配=有计划的市场经济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爱国者zhiqm 发表于  2017-11-13 16:01:16 0字 ( 0/79)

现有的教科书,认为只要实行公有制,社会主义就自动不会产生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了,这种认识是极其片面的。现有的教科书,也没有深入探讨工资、税费、积累或劳方、政府、资方

现有的教科书,认为只要实行公有制,社会主义就自动不会产生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了,这种认识是极其片面的。现有的教科书,也没有深入探讨工资、税费、积累或劳方、政府、资方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老沉香 发表于  2017-11-13 16:14:02 44字 ( 0/41)

生产过剩危机的要害,一在于不等价交换,二在于经济政策失误。其根本错误在于经济思维被忽悠。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 发表于  2017-11-13 16:48:54 15字 ( 0/57)

只要市场存在就是恰当且合理的。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7-11-13 17:21:21 177字 ( 0/50)

所谓必要劳动时间与剩余劳动时间一说是错误的。呵呵呵呵呵。。。。。读书要学会分辨。人们在分析一个全新的东西的时候,会发现一些全新的现象,没有原有的词汇直接可用,这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11-13 17:43:33 396字 ( 0/55)

还有企业主的资本,大都是靠多年或几十年来,是靠员工不辞辛劳创造巨大利润而逐年积累起来的。也可以说是靠剥削掠夺过来的,比如真实事例如下:有一家民私企制鞋公司,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7-11-13 17:44:46 140字 ( 0/74)

你的理解存在问题。共产主义不是建立在博弈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合作的基础上。不能拿资本主义的社会运行逻辑去假设共产主义的认识论与方法论。两者是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其方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洣崽 发表于  2017-11-13 17:48:09 23字 ( 0/29)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哪里?这个问题有意思。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洣崽 发表于  2017-11-13 18:25:01 0字 ( 0/58)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你除了瞎掺和刷存在,还有什么。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你除了瞎掺和刷存在,还有什么。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北疆常青树 发表于  2017-11-13 20:55:31 38字 ( 0/42)

所谓的剩余价值说穿了就是利润,生产过剩产品卖不出去就不会有利润,甚至是负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11-14 09:26:12 150字 ( 0/81)

为什么不法企业黑心老板竟敢置之国法而不顾,严重违反国家神圣庄严法律及国家劳动法,并严重侵犯工人的合法权益。正是因为它们有贪官污吏充当保护伞。如此铁证如山的严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要害在于“不当剩余价值”而非剩余价值


研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必须研究社会总分配,即工资、税费、积累三部分之和或劳方、政府、资方三者收入之和。生产过剩意味着社会有效购买力小于社会生产总供给,经济危机则表明有效总需求与社会总供给严重失衡;不是产品没有用,而是商品没人买。

为讨论简化,先暂不考虑社会福利与工人储蓄,那么社会有效购买力主要来源于劳方收入即工资,直观逻辑就是购买力弱意味着工资不足。


马克思将工人劳动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两部分,分别创造工资和剩余价值。马克思指出工资只是工人劳动力价格而不是工人劳动创造总价值;资本或设备工具不会创造任何新价值,只有劳动者的活劳动才能创造新价值;剩余价值过多,必然造成工资所得不足。

简言之,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


马克思的论述是正确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成立的;但这些够了吗?我认为还不够。

如果剩余价值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全部原因,那么自然,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要消除全部剩余价值;马恩创立的共产主义最终就是要消灭剩余价值。但是马恩说的很清楚,共产主义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超越市场经济的计划经济成熟、阶级国家军队等消亡、社会成员普遍具备共产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计划经济意味着取消商品交易、市场竞争、价格机制,至少是市场交易方式不再占据社会经济的主体。可显然,人类距离共产主义还有很长的历史进程;社会发展还不能进入志愿互助的计划经济,就只能继续实行等价交换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现实发展阶段,探索市场经济下能不能消除或控制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就极为重要。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正确的,但并不表示其就是真理的终结、就是人类实践的终结。至少有两点可以深入思考:一是马克思所说的剩余价值即利润,是包含积累的,积累是社会扩大再生产所需而非资本家奢侈挥霍的部分;二是马克思没有明确表述,税费是否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如果税费不属于剩余价值,不是工人劳动总价值的一部分,那么,税费是谁创造的价值?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不创造价值,生产工具或设备也不创造价值;机器人不过是高级的生产工具或高级的生产资料。税费也不是政府创造的,因为税费的征收对象是非政府成员。

事实证明税费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利润。


紧接着的问题是,共产主义是要消灭剩余价值、无需等价交换的,那么社会主义要不要消灭剩余价值、维护等价交换?实践已经证明,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消灭不了剩余价值,可以继续遵循等价交换、价值规律。社会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身是独立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劳动仍然的人类谋生的手段,而共产主义,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类生活生存的自觉。


市场经济下的社会总分配是工资税费积累三者之和;但三者比例的不同,会有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的差别;均衡分配一般不会是自动达成的,均衡分配往往需要社会制度的持续调控才能达成;均衡分配不是简单、固定的数字比例,均衡分配需要持续、动态的调控过程。统治者是决定社会分配制度的首要因素,统治者是构成广义生产关系的关键要素。先是统治阶级,然后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


社会主义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更是市场经济;两者区别主要在于均衡分配与不均衡分配。公式表达是,

劳动总价值=工资+剩余价值=工资+税费+积累+不当剩余价值。

极简地说,社会主义就是不当剩余价值归零,资本主义就是存在不当剩余价值、存在剥削。


如果要给定义,那么,不当剩余价值是均衡工资与实际工资的差额,即,

不当剩余价值=均衡工资-实际工资。

换句话说,不当剩余价值就是超过正常税费与合理积累所需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实质在于:不是工人不想买,而是工人不够钱买;工人的钱来源于工资,不够钱买就是工资不足。另一方面,劳动总价值能不能全部给工人作工资,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否则,社会公共管理的税费之需、扩大再生产的积累从何而来?所以,可做的只能是:不当剩余价值=零。


剩余价值归谁所有,并不是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关键药方。举例来说,某企业劳动总价值100元,但分配是工资30元、剩余价值70元;那么,即使剩余价值全部归大家集体占有,最终也是不可能避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国企并不意味着能够自动排除商品滞销。因为30元工资是不可能解决供求失衡问题的,工资太低了!除非此时税费大部分用于社会公共福利。其实,社会公共福利乃属于广义工资范畴。


社会主义仍然是市场经济,仍然存在剩余价值,但是通过消除不当剩余价值,实行均衡分配,从而消除或基本消除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在细致调控下,社会主义公有制可以达成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社会主义私有制同样可以实现工资60、税费25、积累15的均衡分配,大家不要陷入思维盲区。


共产主义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从而既没有剩余价值,更没有不当剩余价值,计划经济已经不是以价值为目的而生产,自然也就不会再有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但共产主义是远大理想,不是近期现实目标。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