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25 15:20:43 37字 ( 0/23)

如此一来,医疗行业就会把工作重心从治病收钱转移到治病保健康,双赢![调皮]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7-09-25 15:23:20 52字 ( 0/36)

看来你低估中国人。先结算,他为了节省资金,就会给你不看病。原先是小病大看现在就是大病小看,惨的还是患者。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25 15:31:29 54字 ( 0/22)

麻烦各位读书认真点咯!医疗机构收到了钱,不是省得越多赚得越多,最终只能在结余中按社会满意率提取收益。[雷人]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25 15:38:44 130字 ( 0/35)

当然,也要防止因为看病不再花钱,有些人会有事没事到医院去混去浪费医疗资源,我们可以收取比较高的挂号费,比如一次200元,对于真有病的人来说,与免费的几千上万相比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25 15:53:37 36字 ( 0/21)

咱中国有中医药优势,按这个思路改,就会比全球所有的国家都做得更好![酷]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7-09-25 15:57:30 19字 ( 0/30)

书呆子只会纸上谈兵,贻笑大方。[哈哈]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为行 发表于  2017-09-25 15:58:16 79字 ( 0/32)

谁统计过医疗设备给亲情检查免费?县下医院为患者(前裂腺)动手术聘上层院医师,个人净拿二千五百元合理吗?才技设备家备个人高收入?是交回公?归己有叛了人民该严惩!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7-09-25 16:16:30 30字 ( 0/29)

还以为小护士提了什么妙计,就是一个纸上谈兵的赵括嘛。[哈哈]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7-09-25 16:16:50 30字 ( 0/27)

还以为小护士提了什么妙计,就是一个纸上谈兵的兆括嘛。[哈哈]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7-09-25 16:36:27 16字 ( 0/24)

小护士再被KO!耶!!![哈哈]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大道无形小利惑心 发表于  2017-09-25 16:48:44 16字 ( 0/33)

不错!逻辑上没有漏洞,可以一试。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lyb888 发表于  2017-09-25 16:50:41 17字 ( 0/28)

减少公务冗员,方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25 17:13:19 39字 ( 0/25)

此方案最大的妙处就在于形成循环制约,每个参与者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调皮]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7-09-25 17:13:44 33字 ( 0/30)

老夫对于赢这个小护士书呆子已经失去了兴趣,不抗揍,不好玩。[哈哈]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25 17:21:02 229字 ( 0/119)

[大笑]再给十八撸普及一下MBA常识:工商管理硕士(MBA)是一种专业硕士学位,与一般硕士研究生有所不同。首先是培养目标不同,MBA是培养能够胜任工商企业和经济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7-09-25 17:24:01 69字 ( 0/43)

我告诉你一种更好的医疗体系,医药,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医院全部收归国有,国家提供全部生产运营资金,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大笑][大笑][大笑]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老鹰2014 发表于  2017-09-26 08:57:40 14字 ( 0/19)

医改难就难在不能和腐败脱钩。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辟谣辟谣 发表于  2017-09-26 16:33:18 68字 ( 0/33)

英国门诊是这样承包:您相信那个家庭医生就在他那儿包看门诊,“在该医生名下注册的人数所对应的钱数”由国家拨款。需要住院便将该病人转去住院。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辟谣辟谣 发表于  2017-09-26 16:45:37 45字 ( 0/23)

英国“社区全科家庭医生构成的基础医疗,家庭医生通常可以为90%的患者解决难题”/ 论文网,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辟谣辟谣 发表于  2017-09-26 17:43:28 77字 ( 0/15)

“在英国,家庭医生能赚多少钱,是由人头费(在该医生名下注册的人数所对应的钱数。人数越多,钱数越多)和政府给予的各项补贴决定的”/英国家庭医生式服务什么样?

      中国的医改搞了很多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国家、政府的财政投入不断增加,也仍然无法彻底改变医疗行业存在的问题,据统计,中国2014年的医疗费用总支出高达35000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40900亿元……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各路专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总结出零零总总的各种理由,医改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但总体进展并不如人意。

    其实,医改之所以出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个关键结点出了问题!只要把这个关键结点的问题解决了,医改难题就会被彻底破解,中国的医疗费用总支出会就跳出无底洞,变得可控,中国的医疗技术水平也会飞速提高,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医德也会大幅上升,医患矛盾也会消于无形!

    那么,这个关键结点到底是什么呢?说白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大家熟视无睹的“结算次序”。

    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结算次序是先看病再结算医疗机构是花(收)得越多赚得越多!也就是说医疗机构要发展,医务人员要提高收入,就必须不断追求营业收入创新高!大处方大检查不过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或方法!你把药价降得再低或者强行规定零加价,或者把这方面费用降下来又把那方面费用升上去,只要基本模式不改变,医疗总支出仍然会不断增长,又怎么可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医疗机构会从两方面入手保证收益的增长和自身的发展,由于医疗活动本身又是很难估价的,于是医疗费用的开支就成了一个无限扩张的无底洞:一是要增加总收,也就是在人均支出不增长的情况下,需要更多的人生病(作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天天在想着有更多的病人,怎么说都是不大阳光的事);二是在病人总数不增加的情况下,就必须提高单人的费用支出,而医疗消费本身就是迫不得已、身心受损的,医务工作者还在想着怎么增加病人的支出,道德水准自然就不断降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我们可以设计一种新的制度,让结算次序变一下,即从先看病再结算改变成先结算再看病(或预防保健),这样做会产生什么神奇的效果呢?我们还是先来举个例子:

    比如某医生负责为一千个社会成员(包括健康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按人均一千元/年算,先把一百万结算给这个医生,医生为这一千个人服务就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该医生在结余中按服务人群(社会)满意度提取个人收入。那么这个医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出现几种情况:1、由于自身医术不高,一百万花光光了,也没有服务好这一千个人,自己赚不到一分钱;2、医术一般,医德低劣,只花了十万元用于医疗保健服务,服务对象的满意度为零,虽然剩下九十万,但还是一分钱赚不到;3、医德很好、医术一般,花了八十万提供医疗保健服务,一千个人中有八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二十万中获得百分之八十,即十六万;4、医术医德均很好,花了六十万用于服务,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人表示满意,于是该医生可以从剩下的四十万中获得百分之九十,即三十六万;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例子中,医务工作者的医德医术越高,服务人群的满意度越高,医生的收入就越高。

    那么,我们把这个医生放大到一个医疗机构甚至整个医疗界呢?医改难题不是轻易就解决了?

    秘密在哪里呢?大家都知道,任何价格虚高都源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议价权缺失,技术含量越高的产品(服务)越严重!医疗服务是高度专业的群体对接缺乏基本常识的人们,双方存在天然的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再加上生命(健康)无价,医疗机构和医生出于价值实现和收入增长的目的,天然存在不断提高医疗服务营收增长的动机,而对应的受众却毫无议价能力,除了抱怨别无他法!本方法则是消除了这个梗阻,国家和人民为健康(满意度: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评价自己的总体感受)买单,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就缩小了,议价权才能保持对等,价格虚高自然就会消除!医疗机构在收到资金的同时也接受了任务,接下来考虑的是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花费(硬资源、软资源配置)完成任务,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则成了专业对专业,药品器械的虚高价格自然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有效而便宜的救命药是最受欢迎的,即使药品生产企业出于效益考虑不愿意生产,医疗机构自己也会做(尤其是中医药,药材可以自己采自己制,银针可以反复用,推拿功力靠自己练)……

    随便算算,每年为国家为人民节省上万亿的投入只是保守的估算!充分激活医疗机构、医生的内生动力:1、挤干供应链水分;2、杜绝硬资源软资源浪费;3、主动介入病前健康管理;4、形成区域性产业联盟,合理配置高端资源;5、不断提升诊疗技术和服务水平;6、中医药重新得到重视并广泛应用……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