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04 10:09:57 22字 ( 0/34)

中国历史上手工业和商业、服务业也是很发达的!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7-09-04 10:11:15 28字 ( 0/35)

时代进步了,老兄思想也需要进步。[大笑][大笑][大笑]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04 10:12:43 84字 ( 0/72)

最早的钱庄诞生于明朝中期、晚清时期则为鼎盛期,民国时期钱庄增多,后期倒闭也多,解放后,钱庄多数停业,上海等地未停业者则于1952年12月实行公私合营而成为公私合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9-04 10:14:39 167字 ( 0/54)

中国最早的专门借贷机构是国家开办的质库,此后又有了民间经营的钱庄。它们融汇天下的货币,方便了往来的商旅。日升昌票号是中国第一家专营存款、放款、汇兑业务的私人金融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梦想中的桃源 发表于  2017-09-04 10:23:51 32字 ( 0/40)

你的想法已经完全不能适应社会发展需求了。[大笑][大笑][大笑]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李非ABC 发表于  2017-09-04 10:24:57 93字 ( 0/57)

中国历史上频繁发生的,非战争造成的大规模土地兼并,本质上就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特征。这些在市场中发生的土地兼并当然存在无数巧取豪夺的现像。但这种现像和当今资本主义市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李非ABC 发表于  2017-09-04 10:28:31 117字 ( 0/74)

所以,补资本主义课的说法站不住脚。中国人两千年资本主义侵淫,是太熟悉资本主义了。正确的说法:补工业和商业的课。这才是中国人当年尚不熟悉的。不过现在这个课已经补了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李非ABC 发表于  2017-09-04 10:41:45 201字 ( 0/43)

有比较才有鉴别。历史上中国商业确实很发达,手工业生产也很发达。这要拜中国土地资本主义制度所赐。但中国这样的发达仅限内部,这让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生产国。但中国的产品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7-09-04 11:40:37 231字 ( 0/48)

认识很差。以你文末的对日本的描述为例,日本为啥没有起义?当然有,多的是。我理解你所说的“起义”专指农民起义,只是这现象要一个前提,就是出现统一局面的集权政治。日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7-09-04 11:48:45 230字 ( 0/77)

中国历史不可能是资本主义,因为资本想发挥力量,需要一个必要前提,就是全流通,来充分保障资本的渗透性和控制权。事实上,中国很早就意识到了资本这种企图和特征的破坏力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7-09-04 13:02:35 97字 ( 0/35)

我理解,什么是资本主义?就是以资金为本钱,办工业,办商业的主义。土地并不是资金,尽管它是封建主义社会的最重要的生产力(或说第一生产力)。发生在封建社会的土地兼并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老老保老张工 发表于  2017-09-04 13:16:37 63字 ( 0/31)

我的两个跟帖不知犯了什么禁?说白了,前一跟帖嘲笑楼主的胡说;后一跟帖,说了说我对资本主义的认识。版主能跟我说说禁令是哪一条么?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上城客 发表于  2017-09-04 13:53:04 0字 ( 0/23)

回复@李非ABC:二千年来,私人土地没有得到有效保护,从而使土地兼并不时发生。

回复@李非ABC:二千年来,私人土地没有得到有效保护,从而使土地兼并不时发生。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7-09-04 15:29:13 57字 ( 0/47)

中国社会历史并不是使用马克思理论能很好解释的,但这并不会影响马克思主义的认识在中国的运用,因为二者世界观接近一致。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自然宇宙意识 发表于  2017-09-04 15:46:13 145字 ( 0/63)

所谓资本,即是生产剩余价值的价值。请问李非ABC先生:中国秦朝至民国的社会生产关系是:统治者占有生产资料,被统治者租用生产资料进行生产劳动,产品缴租后自销。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自然宇宙意识 发表于  2017-09-04 17:37:50 50字 ( 0/32)

李非ABC先生,剩余价值生产、商品生产,也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最早出现在蒸汽机普遍使用以后的英国。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自然宇宙意识 发表于  2017-09-04 17:38:35 50字 ( 0/32)

李非ABC 先生,如果你的土地能够单独形成资本,那么在石器生产力时代,人类就已经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了。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自然宇宙意识 发表于  2017-09-04 22:25:00 85字 ( 0/41)

李非ABC 先生应当知道:机器生产力创造的财富,超过石器生产力、铜器生产力、铁器生产力的总和,否则,根本不能进行商品生产,根本不能进行剩余价值生产,不能进行资本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自然宇宙意识 发表于  2017-09-04 22:34:27 29字 ( 0/75)

1844年望厦条约和黄埔条约:取得更多的侵略权益。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自然宇宙意识 发表于  2017-09-04 22:35:00 159字 ( 0/34)

1901年辛丑条约: 1.清政府向各国赔偿白银4.5亿两,分39年还清,本息共计9.8亿两 2.在北京东交民巷设立“使馆界”,界内不许中国人居住,各国驻兵保护

中国实行两千年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

 

李非

 

为何认定中国两千年土地资本主义。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产生必须有大市场,必须有对资本的崇拜和追求。这两个因素,在两千年秦制中都是满足的。农业社会,最大的市场就是土地市场。这在农业的封建社会,却是不可能产生的。要封建土地,必须禁止土地买卖,土地只能由权威封建。秦在商鞅变法后,也不是直接废除土地封建。而是军功封爵,耕战封爵。这样一来,无数封建小爵爷就冒了出来。这些封建爵爷只有小块土地,造成农奴流失,贵族泛化。土地的买卖也就自然形成,一个庞大的资本市场产生了。关于这个,好像有秦简的考古证明。一些秦简是土地买卖的文书。同时,要实行郡县制,也必须削弱大封建贵族。否则,任命的郡守县令们只能是木偶,他们不敢得罪大贵族。如秦兼并的巴蜀之地,若是有封建大贵族,郡守李冰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也不可能调动民工凿山开挖都江堰。这说明,郡县制是很自然地站在土地市场和无数自耕农的基础上的。土地是农民的世世代代追求,最终在土地这样庞大的资本市场中,出现买卖土地成为大地主的富人。人人都想致富,人人都想成为地主,乃至成为大地主。“买田置地”之风就成为两千年传统观念。王朝初中期,农民还可以依靠勤劳致富成为地主。这时社会在对土地资本的追求和资本运作刺激下,尚处良性发展期。而到王朝末期,土地资本市场日益发达,财富集中在少数市场赢家之手,多数原先的自耕农成为输家。就像今天在资本市场中一样,被割了韭菜。沦为饥民和流民,想出卖劳动力当佣工而不得。因为这时的市场赢家连地都不想种了,种地最多一年一成买地收入。而土地买卖投机一年可能易手数次,是翻番的暴利。这样,饥民和流民成为总人口的多数。那就该有底层士人借助这股力量推翻王朝,改朝换代了。最终王朝崩溃,赢家几乎被屠杀殆尽,社会重新洗牌。新的王朝又重新开始土地资本的游戏。所以,中国的改朝换代也是资本主义的一种经济周期现像,而且是长周期。而在中国的封建时代,西周东周时期,春秋战国,封建诸侯相互战争,却几乎不见有农民起义的叙述。这个封建时期,其实没多少做为有产者的农民,而是完全依附于封建贵族的农奴。农奴在经济上被禁锢,在思想上也被禁锢。禁锢他们思想的,就是“礼”。典型的农奴,可参看日本的武士。日本武士就是农奴在思想上被禁锢的古代标本。日本天皇一千五百年血缘世袭,日本就实行一千五百年封建。一千五百年几乎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农民起义。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