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tongqingbin888 发表于  2017-09-03 19:52:34 49字 ( 0/7)

象牙之塔被严重污染了。需要“环保”部门好好治理。这里可是培养国家栋梁的地方,被污染可不是一件小事。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暮喜晚阳 发表于  2017-09-03 21:06:02 60字 ( 0/66)

学校,医院也应该学习当年国企分流下岗,精简富裕人员,减少官位配置,充实一线老师和医生队伍,把一些滥竽充数的统统法理出去,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上城客 发表于  2017-09-04 07:26:18 0字 ( 0/49)

回复@暮喜晚阳:学校、医院自治。

回复@暮喜晚阳:学校、医院自治。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7-09-04 13:44:44 13字 ( 0/14)

哈哈哈!哈哈哈......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日出东方c 发表于  2017-09-04 13:46:00 28字 ( 0/28)

学校就是学校,给学校冠以行政级别,是多此一举,多一道子。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红肥绿瘦1 发表于  2017-09-04 15:08:01 75字 ( 0/36)

合同制,为有所用,为有所可用,不作为,不可再作为,即不再合同,社会人性,量才适用,当保以人生存条件所必要,不当人占权不作为社会付出却始终以欺坐吃大众。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09-04 15:15:53 43字 ( 0/85)

请介绍一下清华先进经验,特别是清华投入与成果!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马一毛 发表于  2017-09-04 16:14:43 49字 ( 0/39)

北大衙门化,吹捧是其因; 言必称北大,政治立奇功?教授如河下,学生集优成!如此搞下去,神也坠凡尘!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龙行2008 发表于  2017-09-04 16:40:09 66字 ( 0/31)

今天——讲地位、享受与为人民币……;昨天——讲贡献和为人民服务!一字之差,失之千里,满脑子都是“名利”,“人民”早已经丢得一干二净!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醉到最后 发表于  2017-09-04 16:47:03 4字 ( 0/8)

[微笑]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流星如梦 发表于  2017-09-04 19:15:28 17字 ( 0/77)

张维迎说不能反腐,反腐贪官会造反。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工人很苦 发表于  2017-09-04 19:31:10 56字 ( 0/31)

全国中管高校和省管高校很多腐败重灾区,用人、卖官、买官、要官、跑官极大腐败,不做事钱拿的多。各地纪委应关注严查。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我就是永动机 发表于  2017-09-04 20:37:33 17字 ( 0/15)

人才拥挤,混饭吃,高分低能无头去。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syh1234 发表于  2017-09-04 20:49:22 11字 ( 0/12)

占着毛坑不拉屎的太多。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安士奎 发表于  2017-09-04 21:32:19 18字 ( 0/10)

乱象。人事问题是最大的问题,是歪风。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shihuashiahuo 发表于  2017-09-05 05:54:53 39字 ( 0/16)

不仅是高校,吃皇粮的和国有企业的问题更严重,这些人就像硕鼠一样会把国家吃穷的。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庒里 发表于  2017-09-05 09:08:01 93字 ( 0/9)

在中国顶级大学的高级知识分子里的领导,能这么无视干部管理体制随意提拔干部‘助理’吗,这是教书育人的摇篮,自己都不按规矩办事,又这么教育学生呢?不能是真事吧?能是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日出东方c 发表于  2017-09-05 09:52:21 66字 ( 0/31)

北大这次出名了。北大究竟是以教学科研为主,还是以官气十足追求名利为主?官本位思想严重,必然要阻碍高校健康发展。高校去行政化势在必行。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沧浪拍水 发表于  2017-09-05 09:54:50 586字 ( 0/15)

点赞无死角巡视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沧浪拍水 发表于  2017-09-05 10:01:01 124字 ( 0/15)

巡视无死角,违规必查,违纪必处。一直以来,高校被视为最纯净的土壤,以为高校也当是如此,教书育人之地,社会灵魂之所,但是,当看到这些通报的问题,感到十分诧异,国内

北大8位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



  

  最近,中央纪委官网上公布了北京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7所中管高校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提出在选人用人工作方面,针对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问题,已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

  “助理”太多、“三长”太多,顶级高校的官气如重霾天般叫人呼吸不畅。中国高校去行政化喊了若干年,遗憾的是,若非巡视威慑,这些“违规提拔任用干部”的乱象又如何能被起底呢?

  早在2012年,北大校长助理职数就成为备受诟病的公共议题。“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的豪华配置,远比彼时商务部和财政部的4人助理职数设置多。北大此后回应称,这些助理确因“工作需要”,且“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如今,根据中纪委公布的巡视整改通报,当年的解释成为打脸的狡辩。一则,免去8位校长助理和10位“三长”副职,地球照转、学校照开,说明“工作需要”是个弹性辩词;二则,所谓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解释,在“违规提拔”的定性中真相大白。换句话说,这些副职并非是个虚职,而是实打实的“提拔”。在群众眼里,以北大的行政级别来看,“校长助理”究竟跟“教授”是不是一个档次,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

  说这些的意思,并非要原罪于北大的行政构架。在浩如烟海的中国高校里,北大不过是一只典型“麻雀”,寄寓了高度行政化之下的诸多通病与流习。在奔向“双一流”的路上,类似“副部级高校”这样的民间称呼,叫人无奈,更令人唏嘘。回头望去,关于取消高校行政级别的改革意旨,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就已提出,但《纲要》历经七年之痒,几乎没有一所公办高校的行政级别被“依法”或“自觉”取消。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去行政化虽是共识,却是不折不扣的“硬骨头”;二是高校作为既得利益,在去行政化的路上,并没有主动作为的念想。

  人社部此前曾表态称,将建立健全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机制,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不过,无论是地方高校二级学院行政级别的取消,抑或是普通高校行政领导的“全球海选”,其实都未曾触及高校去行政化改革之根本:职级与权力的问题,传统级别管理的问题。去行政化不是去官帽,如果领导的官方待遇没了,但“教授治校”等仍未能照进现实,扬汤止沸的改革并不能逆转高校的“官风”与“官气”。

  北大8位校长助理是如何“违规提拔”的?这个问题不仅要有整改说明,还需附带问责说明。当然,要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官职漫天飞的高校乱象,去行政化虽老生常谈,仍须谈得响亮、早日实践。(光明网 邓海建)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