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07-13 10:25:30 78字 ( 0/22)

从理论上讲,教育应当像阳光一样无差别地惠及每一个儿童。假如教育在起始阶段就为金钱所左右偏爱一部分儿童忽略另一部分儿童,我们还好意思说“教育公平”这几个字吗?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07-13 10:26:53 36字 ( 0/51)

明明从一开始就不公平了,还要闭着眼睛说公平。这不是掩耳盗铃、皇帝新衣吗?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07-13 10:32:31 63字 ( 0/16)

固然,绝对的公平是不存在的。我们也应当尽力去缩小这个差距而不能用制度、用法理去扩大它。当前我们的动机究竟是要扩大呢还是扩大呢?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07-13 10:35:04 36字 ( 0/45)

老百姓直来直去不玩虚的,辩论,捂半张嘴谅你也不是对手。只是口水没用而已。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笑傲江湖V 发表于  2017-07-13 10:54:19 72字 ( 0/23)

颂明啊,求求您老别瞎编乱造了行不?现在老百姓的孩子上学还是首选公立学校,公立学校还是主体,从镇府保育院到清华北大,只有你傻乎乎的不选吧?[哈哈]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07-13 10:54:23 76字 ( 0/28)

当年一个党员下乡,没钱没人没校舍没桌椅板凳,咔咔咔三下五去二,用旧祠堂破庙一下子就把学校办起来了。全日制、半日制、夜校、田间识字岗全都红红火火办起来了。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07-13 11:07:40 27字 ( 0/17)

现在条件好了,云课堂了,不是要你制造差距而已缩小差距!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07-13 11:22:25 32字 ( 0/21)

学习陶行知,办好乡村学校,生活即教育。不要搞精英学校、贵族学校!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 发表于  2017-07-13 11:31:28 50字 ( 0/25)

我希望我们家的孩子读公立学校,越传统一点的越好,不要为了功利性去读书。私立学校的功利性太强,不喜欢。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7-07-13 11:39:54 10字 ( 0/19)

这回编小说了[大笑]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07-13 11:44:32 49字 ( 0/17)

现在就是有人坚持教育不如民国,所以要私有化。能公开自己的观点真好。就不要用什么“改革”旗号遮掩了。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上城客 发表于  2017-07-13 14:12:34 0字 ( 0/13)

回复@老朽颂明:是好?是坏?人民“用脚投票”

回复@老朽颂明:是好?是坏?人民“用脚投票”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07-13 15:42:56 36字 ( 0/19)

一句话:精英教育在中国没有出路!我们必须坚持教育培养高素质劳动者的目标。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一起看花开花落 发表于  2017-07-13 19:29:15 17字 ( 0/25)

精英不只是教育的结果还是内因的结果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一起看花开花落 发表于  2017-07-13 19:52:09 7字 ( 0/20)

教育不能平庸化

       责任(小说)

老爷子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孙媳妇赶紧把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大儿媳沏好茶送了过来:“怎么样,挨霉了吧?叫你别去你不听话。现在不是你那个时代了。你操那个闲心干吗?随他们怎么搞吧。”

“妈,小虎要上幼儿园了。我看就报公立的算了,就在家门口,又近又便宜。私立的太贵了。咱可上不起。”

“不行!不要让人瞧不起。怎么讲我们也是书香人家。钱我来出。”

孙媳妇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爷子呷了口茶:“舍近求远,公立的不是更方便吗?”

大儿媳妇怼了他一句:“心还没操够。不是远近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又不是出不起钱。我老两口的退休金够花了。讲起来也是离休老干部的重孙子,连私立幼儿园都上不起,丢不起那个人!”

二儿子带着孙女阿玉接到老爷子的电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

老爷子看见了孙女,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说:“你也回来啦,学校不忙?”

孙女赶紧上来扶老爷子坐下:“清明节放假嘛。”

“阿玉,你过来,先洗把脸。”大妈把阿玉叫叫进了盥洗间,咬着耳朵说:“你千万不要跟老爷子谈教育,他正窝火哩。”

“怎么啦?”

“我们市要把初中都改成民办。老爷子去教育局提意见。局长大人只给米吃不给面见,还让底下的人给霉了一顿。”

“哦。我知道了。”阿玉点了点头。

 

饭桌上,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孙女:“你当教导主任了?责任大啊。”

阿玉不知如何回答,望了大妈一眼,喃喃地说:“不就是个干活的。”

“吃菜,吃菜。尝尝这条清蒸鱼。你儿子新学的手艺。”大媳妇赶紧打岔。

“干活好,年轻人要多干活。你们那的学校改制了吗?”老爷子固执得很。

“我们那还好。没有一刀切。”阿玉只好敷衍。

“基础教育要办好每一所学校,分三六九等,教育就被撕裂了。你们不能这样搞!”

“来来来,喝口银耳百合汤。这百合是我从山里带来的。野生的。”大儿媳把汤盏递到了老爷子手中,舀了一勺喂他,“教育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不是常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吗?都90多岁。再说现在也不是你当文教科长的那个时代了。”

老爷子把汤盏往桌上猛地一掼:“什么时代?什么时代我也是共产党员。办好每一所学校是我们的责任!”

大儿子赶紧拿抹布来擦,埋怨媳妇说:“你又说错话了吧?”

大儿媳赶紧哄老爷子:“是我说错话了,我掌嘴,行了吧?你千万别动气。二儿子一家刚回来看你,都高兴一点。”

老爷子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卧室,躺在了床上,伸手又把那尊刻着“人民不会忘记你”的水晶党旗拿在了手中。

                         颂明

                        2017713日星期四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