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唵吽 发表于  2017-07-11 10:06:02 14字 ( 0/62)

在人类诞生之前这世界不存在?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弯阅 发表于  2017-07-11 11:47:28 99字 ( 0/29)

人性也是物性。因为宇宙本源是物,一切来源于物。不同的只是某些物和物之间变化程度不同。是由低级到高级发展的。但人类不管怎么高级,也越不过三维时空。可以这么说;人性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大雨582 发表于  2017-07-11 11:57:06 90字 ( 0/33)

楼主教条式的学习方法,问题很大。你从“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命题为起点,定义人性。首先要分析这个命题是对还是错,其含义是什么,如果前提是错误的,或含义不清的,后面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7-07-11 12:35:25 24字 ( 0/46)

作者虽然胡说八道,但主题思想还是正确的。投一票。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bbfactor 发表于  2017-07-11 16:26:19 279字 ( 0/58)

在草根网,本文与前面提到的那位老教授取得了完全的共识,现将其在草根网的评论发言粘贴在此,供大家参考: 【完全赞同本文。“人性=劳动性”,是对人性论尤其马克思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bbfactor 发表于  2017-07-11 18:31:56 57字 ( 0/46)

无论任何社会科学理论,无论其有多么高大上和伟光正,都必须以由0所产生的人性或劳动性为基础,舍此就必然存在着悬浮性。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中华范 发表于  2017-07-11 19:19:31 168字 ( 0/103)

“人性=劳动性”这种理论创新仅可做一家之言。个人觉得人性还是要从“1.能认识自己与万物2.具主动处理自身与万物关系自觉性”两方面来研究探索。现代科学研究一些生物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王益民 发表于  2017-07-11 20:27:57 41字 ( 0/61)

bbfactor先生,有没有思考这个问题:猿类演变进化成人类,人类演变进化成什么?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王益民 发表于  2017-07-12 20:52:03 46字 ( 0/56)

bbfactor先生,我给你的《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思考(原创首发)》一文,发了两个帖子。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bbfactor 发表于  2017-07-12 22:21:12 284字 ( 0/150)

开始,曾考虑这篇稿子短,不值得写内容提要,但通过讨论发现,有些人并不理解稿子的真实内容,故不得不补充一下“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1)通过确定“人性=劳动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bbfactor 发表于  2017-07-12 22:25:23 43字 ( 0/23)

王益民先生:虽然相信您早就意识到了本文的“阅读提示”,但有些人未必,所以才补充一下。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bbfactor 发表于  2017-07-13 09:18:42 117字 ( 0/3)

在“阅读提示”中再增加一条,并且将其作为第1条: 【1)通过对“人性”的深入探讨,事实上在达尔文进化论基础上开启了人类进化论,这是较原有社会运动规律更基础更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王益民 发表于  2017-07-13 09:42:51 66字 ( 0/18)

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bbfactor:“0→历史→现在”。王益民:根据劳动工具,直观人类社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最近,草根网对人性的探讨开始热烈,这对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发展甚为有利,也为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甚有裨益。

不过,目前对于人性的认识很是混乱,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分散或扰乱人们的正常思维,影响着研究的方向。

关于人性,这是几千年来难有定论的老问题。它是社会科学的基础,搞不清这一基本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就会出现偏差,对社会科学就难以把握。

究其原因,还是探究方法的问题。在前面文稿中,曾根据“0根思维”,通过对人类社会的考察和对诸多理论的梳理得出,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只有中国的古老思维与马克思主义劳动观才具有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而是具有实实在在的理论依据。

任何事物都起始于0。尤其是人性,它是在普通动物性基础上从0开始产生并成长起来的,并且恩格斯也阐释得非常清楚,“人性与兽性(或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属于对立统一的一对概念,它既连通人类人类起源和社会之根,也构成人类社会之干,将伴随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的始终。这一基本的对立统一关系无可争议,不容歪解,更不容篡改,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明确指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结论也就进一步说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它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并且是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根本动力。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它已经阐释了最基本的人性,即劳动属于人类的本质属性,由此,“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非常明确。这不是谁愿不愿意接受和肯不肯认可的问题,而是事实。试问,人类社会所有的一切,有哪一样不是人(性)创造的?又有哪一样不是人类劳动的产物?其中有一样是上帝或神创造的吗?又有一样是动物(性)创造的吗?

在前文中曾说过,对于几千年来这一老问题,恩格斯“一锤定音”,“人性=劳动性”这一等式,不容置辩。

在网文和讨论中,对于人性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有的将其理解为理性,有的将其理解为自由,有的将其理解为“羡慕嫉妒恨”,更有将其理解为动物性或自私性,但就是不从根上寻找原因和依据。归根结底,这些都属于对于人性的歪解,其实都属于想当然或“唯心主义”。

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原因,许多是因为搞不清“劳动”这一基本概念,搞不清人与(普通)动物的本质区别,认为普通动物也会“劳动”,这样,哪能不对人性产生歪解?

而对人性产生歪解的另一原因更值得注意:1)继续将马哲与现代科学“物质观”相混淆。2)普遍都运用“现在”理解并解释“历史”,3)许多都运用单线思维,有违中国的阴阳或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这都属于典型的西方或“假洋鬼子”思维,都不符合事物诞生与纵向运动的基本规律。由此,也就很难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了。

马克思主义虽然产生于西方,但由于其产生了历史唯物主义,则在西方科学文化中脱颖而出,与中国传统文化在走近。大家应该注意到了,恩格斯《在马克思目前的讲话》中总结马克思的历史功绩时,首先赞颂的是其历史唯物主义。所以,恩格斯更加重视对这一问题的深入追究,搞清了人类起源,从而进一步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系统性。由此,在解读马克思主义时要注意其自身的运动发展,要将其人类起源与人性作为重要内容。否则,如果仅仅停留于字面,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就会缺乏完整性。

由于恩格斯为马克思主义补充了人类起源和人性内容,充实并完善了历史唯物主义部分,使其能够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所以,马克思主义ABC应该调整为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寄生性)的对立统一,它既是哲学(人类观和认识论),也属于其理论体系的基本问题。

人类社会的发展一往无前,人性的不断进化和动物性的不断消退,其属于纵向运动,是绝对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会在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出不同的具体运动形式,其属于相对运动,这无可辩驳。根据这一事实,按照中国的传统思维,历史唯物主义应该属于人类社会之“道”,属于纵向运动思维范畴,主要研究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人类社会之“德”,属于横向运动思维,主要在绝对运动基础上研究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历史唯物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础,而辩证唯物主义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不同时期因时因地而变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0→历史→现在”的基本框架。纵横交错,亦经亦纬,织就了人类社会的完整画卷。

人性或人类的本质,反映着人类起源和人类进化论。所以,搞清楚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属于社会科学的最基本问题,也是怎样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问题。

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在前文中都早已载明,但有些网友却形成专文要与自己讨论,只好将其再次阐明一下自己观点的基本依据,算作回应,并顺便表达一下自己根据中国思维对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理解。

span>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