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bbfactor 发表于  2017-06-16 08:12:03 9字 ( 0/62)

多谢版主审核通过!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7-06-16 08:45:50 26字 ( 0/56)

何止一句话,其实问题还是生产力和上层建筑领域的矛盾啊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大雨582 发表于  2017-06-16 09:10:28 89字 ( 0/75)

概念太多,逻辑不清。劳动创造了资本,资本解放了劳动,劳动与资本相互促进,这是劳动与资本的技术关系。劳动不应阻碍资本发展,资本也不应阻碍劳动进步,这才是正常的劳动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燕子衔泥nj 发表于  2017-06-16 09:16:41 30字 ( 0/42)

社会主义的社会科学研究“社会互济学——劳动分配机制公有制”。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7-06-16 09:51:48 55字 ( 0/67)

什么劳动统治资本,资本统治劳动,全都是些没有实际支持的胡言乱语,毫无理论价值,用自己的主管愿望分析客观经济现象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世界王振今 发表于  2017-06-16 09:59:44 24字 ( 0/46)

三大科技开天下,三大伦理制天下,心灵科技平乱世。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7-06-16 10:00:31 66字 ( 0/66)

资本是必须能带来剩余价值的钱,他天生就必须剥夺统治劳动,这才叫资本,如果劳动能掌握应用的钱,哪就不叫资本,而是社会主义范畴内的概念。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7-06-16 10:07:28 31字 ( 0/47)

离开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谈社会科学,要么是骗,要么是胡扯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7-06-16 10:08:32 34字 ( 0/45)

又来一个“芝麻通鉴”。割裂,歪曲,篡改马克思;还感觉挺“原创”的呢。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大雨582 发表于  2017-06-16 10:17:47 95字 ( 0/56)

现在有些人只是从资本主义的教条中理解现实的资本主义。按照经典的预言,资本主义早该进入坟墓了。但现实又怎样?你有能力不妨分析一下,现今的美国谁是无产阶级,谁又是资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字字千金 发表于  2017-06-16 10:23:02 44字 ( 0/55)

资本主义尊崇优胜劣汰、赢者通吃;社会主义讲分工合作,互助共赢!!!请大家自己去对照比较。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字字千金 发表于  2017-06-16 11:07:36 9字 ( 0/30)

学画者,观察第一。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无碌无福 发表于  2017-06-16 11:14:43 16字 ( 0/35)

朽木不可雕,愚儿不可育,蓝费口舌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第十阶层1 发表于  2017-06-16 11:18:29 69字 ( 0/54)

邓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它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卷三382)研讨如何实现这个规律的是社会科学。否则,就是反社会科学。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缘起的心星 发表于  2017-06-16 11:32:33 75字 ( 0/53)

谈到【社会科学】或【科学社会】,首先就须要讲到【社会的合理分配】,就须要讲到【和谐的生产关系】,就须要讲到【人与自然共生共荣的关系】。。。[福尔摩斯]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世界王振今 发表于  2017-06-16 17:46:11 27字 ( 0/57)

三大科技开天下三大伦理制天下心灵科技平乱世,没别的了!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字字千金 发表于  2017-06-16 21:12:18 44字 ( 0/50)

资本主义化的社会科学千头万绪,一团乱麻!!!社会主义的社会科学,十大关系,一抓就灵!!!

前在社会科学中,脱离劳动创造而大谈政治、经济、哲学等的现象非常普遍,也属于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一种通病。如果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时读不出其最基本的依据 劳动创造,而是只停留于表面的“阶级斗争”和分配,那无疑是一种曲解。

大道至简,所以,研究社会科学和哲学,也需要运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厘清其基本问题。

1)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人类首先需要生存,需要改造自然或劳动,由此,人与自然的矛盾必然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属于劳动创造的结果。

人类在改造自然的同时,也在改造着自身的自然,而人类自身的自然就是人的动物性(恩格斯称其为“自然属性”或“兽性”)。自从人性(劳动性)脱离动物性诞生后,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它在不断增长,而其动物性(寄生性)则在被改造中不断降低,由此便构成了人性与动物性相互之间不断运动的对立统一规律,并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

2)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其特殊矛盾属于“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活劳动与死劳动”之间的矛盾也就是目前或现在运动中的劳动与过去的劳动之间的矛盾。而过去的劳动体现为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其表现形式虽然很复杂,但其本质属于“死劳动”或过去的劳动(固化劳动)。

这种“死劳动”表现为社会财富,它是随人性与动物性的对立统一规律而运动的,并随“死劳动”(资本)形式的变化而变化,比如封建社会它表现为土地资本,而资本主义社会则表现为金融资本。一般来讲,劳动与资本属于一种合作关系,而如果随着劳动的不断积累,资本被膨胀的动物寄生性所掌握并操控,它便会产生出一种专门的食利资本,会对劳动生产产生阻碍,影响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我们所反对的就是这种寄生于劳动创造的食利资本,其实质属于人类自身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由于死劳动(固化劳动)对于活劳动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的“自然”(尤其是食利资本),所以其实质的意义就是,究竟是人类如何改造社会的问题。这也属于改造自然的问题,只不过其属于社会的“自然”,而这种“自然”就是(寄生性)权力、资本或货币等。所以,究竟是社会的“自然”改造人,还是人改造社会的“自然”,就会成为不同的政治经济学。

由此,所谓“一句话谈社会科学”,实质就是,在改造自然的劳动基础上,是资本统治劳动(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还是劳动统治资本(活劳动统治死劳动)的问题,也就是劳动服务于资本还是资本服务于劳动的问题,它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属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区别。

改造自然,发展自然科学,提高人类改造自然的科学技术和劳动技能,这是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而改造社会,使其符合人类进化的基本趋势,这是社会科学的根本任务。所以,改造自然改造社会,崇尚人性(劳动性)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性),努力开发人类的劳动创造潜能,促使社会更快速发展,这是最根本的民心所向。

至于活劳动与死劳动(权力、资本或货币等)它们之间如何相互运动,以及资本怎样反作用于劳动,它在劳动的运动中怎样再度创造价值,并保证分配的公平性,那就属于一些专业人士去研究的问题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