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唵吽 发表于  2017-06-14 14:03:37 0字 ( 0/47)

你的问题就在于总想用下位的形式逻辑解读上位的辩证逻辑,相当奢望于通过管窥看到全貌……

你的问题就在于总想用下位的形式逻辑解读上位的辩证逻辑,相当奢望于通过管窥看到全貌……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唵吽 发表于  2017-06-14 14:16:24 0字 ( 0/28)

回复@细雨踏歌:呵呵,这世界永远超出你的想象!你活在自己的规定性中,怎么知道规定性外是什么?

回复@细雨踏歌:呵呵,这世界永远超出你的想象!你活在自己的规定性中,怎么知道规定性外是什么?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唵吽 发表于  2017-06-14 14:18:33 0字 ( 0/28)

回复@细雨踏歌:不扯“性空缘起……”了?还想来一次严重打脸?

回复@细雨踏歌:不扯“性空缘起……”了?还想来一次严重打脸?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唵吽 发表于  2017-06-14 14:28:33 0字 ( 0/40)

回复@细雨踏歌:反正是不符合你的所谓规定性的就不正确,这也是否定嘛……辩证逻辑优于形式逻辑就是因为其既承认否定,又承认否定之否定。

回复@细雨踏歌:反正是不符合你的所谓规定性的就不正确,这也是否定嘛……辩证逻辑优于形式逻辑就是因为其既承认否定,又承认否定之否定。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唵吽 发表于  2017-06-14 14:30:12 0字 ( 0/35)

回复@细雨踏歌:你的意思是杯子不空也能继续装水?你给大家演示一下?

回复@细雨踏歌:你的意思是杯子不空也能继续装水?你给大家演示一下?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唵吽 发表于  2017-06-14 14:41:45 0字 ( 0/27)

回复@细雨踏歌:色不异空……正是反映了佛学与辩证法同出一门……

回复@细雨踏歌:色不异空……正是反映了佛学与辩证法同出一门……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唐山居士 发表于  2017-06-14 14:48:39 19字 ( 0/31)

哲学是最说不准的事,而你却要肥它说准。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猪一世狗一世 发表于  2017-06-14 14:53:30 101字 ( 0/37)

这美国神经怎么对黑格尔那感兴趣?哈 哈 哈 。。。一个老掉牙了的人物。呵呵呵呵。。。。。。这伙计有没啥值得答道的东西传世,美国神经不觉得有点浪费精力?不过也是,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唵吽 发表于  2017-06-14 15:05:07 0字 ( 0/37)

回复@细雨踏歌:说你有层膜无法突破,你还不承认?佛学上的空是相对不空而言,而且分为很多层次……

回复@细雨踏歌:说你有层膜无法突破,你还不承认?佛学上的空是相对不空而言,而且分为很多层次……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唵吽 发表于  2017-06-14 15:14:32 0字 ( 0/15)

回复@细雨踏歌:是你不懂吧?就跟不懂“性空缘起……”一样!

回复@细雨踏歌:是你不懂吧?就跟不懂“性空缘起……”一样!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唵吽 发表于  2017-06-14 15:17:14 0字 ( 0/20)

回复@细雨踏歌:你敢肯定就没有其他空间存在?黑洞的那一头是哪里?

回复@细雨踏歌:你敢肯定就没有其他空间存在?黑洞的那一头是哪里?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唵吽 发表于  2017-06-14 15:24:46 0字 ( 0/51)

回复@细雨踏歌:举个简单例子你就明白了,比如空杯,可以是相对水的空而不是相对空气的空,也可以是相对空气的真空但里面还有场和波……

回复@细雨踏歌:举个简单例子你就明白了,比如空杯,可以是相对水的空而不是相对空气的空,也可以是相对空气的真空但里面还有场和波……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唵吽 发表于  2017-06-14 15:26:50 0字 ( 0/34)

回复@细雨踏歌:不管你知不知道,客观存在都不会因此而改变……

回复@细雨踏歌:不管你知不知道,客观存在都不会因此而改变……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大雨582 发表于  2017-06-14 15:30:50 67字 ( 0/65)

在科学发达之前,哲学家发表了无数胡说八道的东西;科学一兴起,这些纯粹诡辩的东西,统统扫进了垃圾箱。当然,有些捡破烂还想在垃圾箱里寻宝。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唵吽 发表于  2017-06-14 15:46:53 0字 ( 0/41)

回复@细雨踏歌:又瞎扯?云在青天水在瓶跟性空缘起有什么关系?

回复@细雨踏歌:又瞎扯?云在青天水在瓶跟性空缘起有什么关系?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字字千金 发表于  2017-06-14 16:07:31 14字 ( 0/40)

否定之否定不就是肯定吗???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字字千金 发表于  2017-06-14 16:18:40 43字 ( 0/30)

首先要确定这个外语的真实准确意思!!!康德说判断力之批判,与否定之否定有没有关联???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


我们换一种思路,黑格尔断言,否定否定自身产生的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前面已经说了,所谓否定某一东西,就是不属于某一东西。如果一定要说他物属于否定性自身,那么就不是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如果有否定物的出现,就必然是不属于否定性自身。上面已经证明了,一切否定皆是规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否定之外的一切等于是规定。不是在否定之内存在着规定。其实,在逻辑上,否定与规定是不对等的。可以说,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但是反过来说,否定即是规定(或者说,一切否定皆是规定),这是有逻辑问题的,因为规定可以通过规定性确定规定的全部,因此,可以断言,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可否定不同,因为规定性之外的一切都是否定,也就是说,规定性之外的任何部分都属于否定,否定了规定性之外的某一部分,当然是属于否定,可除了这一部分被否定的规定性之外的所有部分仍然是否定,没有被规定,只有当规定性之外的一切被否定后,才能确定规定性的存在。可如果只有否定而没有规定性的话,任何否定都不能产生规定性。举个简单例子,你可以无限否定实数,但你不可能通过否定来确定出任何一个实数。除非是有限集合,而且确保规定的元素就在这集合中,那么,你穷尽式否定到只剩下一个元素时,你可以通过否定来确定这个元素。


在黑格尔否定性哲学中,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根据上面的分析,其实是没有规定性的他物,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他物是除否定性自身之外的一切中的任何规定性。而黑格尔确定这个他物,就是根据“否定即是规定”的逻辑缪误而来的,而这个他物由于是通过否定而出现的,这个他物的规定性可以是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因此再对这个他物进行否定回到否定性自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否定结果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否定性自身只是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中的一个。


现在再来看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起源,原初时,只有否定性自身,要否定只能是否定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否定性自身,除了把否定性自身给否定掉,就什么也没有。上面说了,否定本身并不能产生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能够产生出否定物,是因为在否定之外还有存在。就如同上面说的总裁否定主任的推荐新经理一样,你否定了唯一的被推荐者,就没了,不可能再有新经理。只有否定性自己,那么否定了唯一的否定性自己,就没了,哪里还有一个否定后的他物?因为只有这一个否定性自己,所以否定了否定性自己,就等于否定了一切。如果说,否定即是规定,那么唯一一个否定性被否定了,还能规定什么?


要厘清黑格尔否定性哲学的缪误,首先就是要澄清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否定的核心意义就是:不属于。从斯宾诺莎的话“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出发,只要有规定性,那么就同时有了不属于规定性的否定,并不是由于有了规定性,所以规定性同时拥有了否定性,反而是强调,有了规定性,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都不属于规定性了,因此,规定性和否定性不能共容。否定任何规定性的结果就是在规定性之外、从而不属于规定性。因此,否定了否定性自身,如果有他物存在,就不可能属于否定性自身。


其二,否定即是规定究竟对不对?要看具体情况。最简单的,二选一,那否定一个就规定了一个。可如果是否定否定性自身所产生的他物,那么这个他物就拥有了否定性之外的一切规定性,可这样的他物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这个他物不可能同时包括圆的规定性又包括正方形的规定性还包括三角形的规定性。那硬要制造出一个他物来,那么就等于这个他物拥有除否定性之外的任何规定性,可这样,黑格尔所设想的他物否定后回到否定性自身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否定这个他物,就等于回到了这个他物规定性之外的一切。


其三,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否定性自身能不能产生出作为否定物的他物?不可能,否定不能自己创造出否定物,只不过是把已存在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只有存在着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时,否定才能把规定性之外的存在物作为自己的否定物。因此,在只有唯一一个否定性自身时,否定这个唯一的否定性自身,除了否定性自己被否定掉,不会有任何他物作为否定的否定物,也就是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仅仅就是把否定性自身否定掉了,没有其他的了。


在读了这论文后,我发觉黑格尔、黑格尔专家都把自己置于了狡辩状态,但黑格尔们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们确实是处于纯粹的思辨状态而不是狡辩状态。为什么说是狡辩呢?因为黑格尔从来不忌讳一致性的思维要求。他们随意制造出意义晦涩的新名词,利用其意义的模糊性,随意引申,由于规定性同时拥有了规定和否定,所以黑格尔们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使用规定和否定。如果黑格尔们是将主题设置于寻常人有知识足够理解的话,黑格尔们的思维漏洞在现实的对照面前其实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二百年来,黑格尔们所涉及的主题仍然是人类理性的尖端课题,就算顶尖的哲学家,在看到黑格尔们像模像样地胡言乱语时,由于涉及的主题对于自己都是尖端课题,并不能真正确定这些都是黑格尔们的胡言乱语,反而以为这其中必定有自己还无法理解的深奥哲理。就算波普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大家也曾引用H. STIRLING的一句话说,“黑格尔的哲学在那个时代是对于思维的如此深刻的审视以至于它的主要部分都是莫名其妙的. . .”其实,黑格尔所暴露的是,德国以纯粹思辨为特征的古典哲学,到黑格尔已经是纯粹思辨到荒谬的地步了。康德其实是以证明纯粹思辨最高限度成为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最高峰,费希特、谢林、黑格尔的确试图超越康德,可他们的努力却只不过是要超越纯粹思辨自身的限度。下面再用黑格尔自己说的话来具体分析黑格尔的思维缪误:


——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前三句其实就是说,否定性对否定性自身是直接的否定关系,没有中介。随后三句是意思是,由于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是自己的排斥否定,这样,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就包括在否定性自身之中。至于为什么这个他物要保持在否定性自身之中?邓晓芒说:


这两大要素相互之间也有关系。否定之否定作为原则,是一贯的原则,不是否定一次以后就不否定。否定能作为原则需要返回自身,是否定之否定,否定自身。这就是“反身性”的原则,“否定”返过来否定自身,反身性就是反思。


呵呵,之所以需要否定之否定,是因为要符合“反思”的要求。这样,否定之否定,不是根据否定之否定自身的演变而必须如此,而是为了一个“反思”的目的所作出的有意安排。这也就是黑格尔哲学迷人的地方,因为演绎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而裁剪安排。


好,现在继续谈黑格尔这段话。黑格尔通过一串意义不能清晰确定的术语,就将否定否定性自身的产物包括在否定性自身内了。我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只要是否定,否定包括自身的所有对象的结果就是否定物不属于否定的对象。黑格尔利用了“自我指称性”可能的语义模糊性,原初,只有否定性自身,那么,否定性只能是否定自身,这证明,否定必须有一个否定的对象才能进行否定。可一旦否定性自身成为否定的对象,否定性自身就被对象化而失去了自身的否定性,所以,否定否定性自身,就不能作为否定之否定。


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是第一次否定,因为否定性自身被对象化,所以不可能否定什么。否定否定性自身的结果只能是不属于否定性的一切,也就是说,“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就是否定性之外的一切,黑格尔“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其实是隐含着一个前提:规定性或否定性,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前面已经证明了,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恰恰是证明,属于规定性的和属于否定性,泾渭分明,无法混淆。“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他物什么时候是拥有了“绝对的否定性”?但其实黑格尔“这种规定性”的意思并不是他物的规定性,而是包含了他物的否定性的规定性,绝对的否定性是否定性自身的规定性,“这种规定”是“他物”的规定性。“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其实就是说,他物(就是后者),被否定直接扬弃掉了。那么“这种规定性”(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由于“这个规定”被否定扬弃掉了,所以“这种规定性”也就成了单纯的“绝对的否定性”,因此也就回到了否定性自身。


黑格尔在这短短的一段话中,玩了多少晦涩的术语,进行了多少的跳跃。如果通俗一点说,否定否定性自身,产生了一个他物,包含在否定性自身中,否定性自身通过否定扬弃,扔掉了他物,否定性就又回到了否定性自身(有趣的是,我自己也是因为要解释这一段话,我才看懂了黑格尔的这段话)。


论文作者和引用的黑格尔专家都是利用“否定之否定”来解释,我一开始就没看懂,哪来的第二次否定?否定否定性自身,只有一次否定啊,后来明白了,这些人把否定性自身的否定性作为了第一次否定。不是都有个否定吗?黑格尔为什么不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因为他不能,如果黑格尔用定义清晰的概念陈述自己的哲学体系,黑格尔自己都觉得根本写不下去,自己都觉得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所以,黑格尔创造出无数晦涩的术语,利用术语的各种歧义性,在纯粹思辨中构筑起了自己的哲学体系。下面介绍黑格尔极为奇葩的“概念新论”。


这篇论文作者是比较详细地论述了黑格尔“概念新论”的缘由,篇幅太长,简单点说,传统形式逻辑的概念,根本符合不了黑格尔的要求。用论文作者李震的话来说:


这种形式逻辑理解的概念不能自身规定自身形成特殊,普遍在这种意义上只是外加在特殊上的规定。但黑格尔的概念的差异是普遍性自身的差异,是概念中的对立,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是“内在的关系”,“特殊性除了由普遍的东西本身所建立的规定性而外,并没有别的规定”(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73页。)特殊性无非是概念自身建立起来的,它绝非来自于概念的普遍性之外。“所以特殊的东西不仅包含普遍的东西,而且也通过它的规定性展示了普遍的东西”(同上,第273页。)规定性通过自身展现了普遍性的东西,或者不如说,是普遍的东西自己建立起特殊的东西来展现自己的普遍性。

………


普遍性的东西是否定的自身关系,它建立起他物,这他物无非是自身的规定性。普遍的概念自己规定自己以造成概念的特殊性,这无非是概念本身的否定性。如果不能把握这一层,便会再次陷入外在的思维中。


呵呵,我看到这些是大吃一惊。这么说吧。一个抽象的三角形,如果设定一个角为直角,就成为了直角三角形,那在抽象的三角形内形成了直角三角形和非直角三角形。可两种三角形都从属于三角形。可黑格尔的概念是具有绝对否定性的性质,抽象三角形建立起直角三角形,是三角形自己否定出来的。还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这一套,三角形通过否定自身,就建立起三角形内的他物,可前面已经论证过了,否定三角形,其实就是成为了三角形之外的一切。这一点不用再重复,我感到大吃一惊的是,什么概念能够在自身内部建立起规定性?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的数学体系能够通过黑格尔式的概念建立起来,那么数学定理就不用人类去证明,概念自己就会建立起各种规定性以形成数学定理。三角形,自己否定自己得出一个直角三角形,自己赋予直角三角形的一个角、一条边的数据,结果,三角形自己就画出了一个直角三角形。由于概念是自己建立自己内部的规定性,所以,黑格尔的三角形概念,整天不知疲倦地画出各种各样、无穷无尽的三角形。这太神奇了,神奇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按照论文作者李震的说法,概念通过否定构筑出自身内部的规定性。我不知道黑格尔们想过没有,用否定构筑出规定性是什么样的难度?如果对已知规定性进行否定,很简单,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就是否定的结果,这样,要通过否定构筑出一个规定性,那只要否定这个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可这其实不是否定而是规定,因为你不首先规定出一个规定性,所谓的规定性之外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果知道了罪犯是谁,那你用否定来确定罪犯是容易到弱智的程度,否定掉罪犯之外的一切人,剩下的就是罪犯。可在你不知道谁是罪犯的前提下,中国十三亿人,你得一个一个地去否定,一直否定到罪犯出现。黑格尔们不知道,通过否定建立起一个规定性,只要否定掉规定性之外的一切,所以就建立起了规定性,可你既然知道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其实是已经知道了规定性本身,但通过否定建立起规定性,规定性不可能是已知的。如果黑格尔们是正确的,那天底下最容易做的就是警察,抓罪犯?最好办了,你把罪犯之外的人都否定掉了,剩下的就是罪犯。罪犯还是一个独立的规定性,和其他人独立的规定性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否定一个是一个,可是抽象的规定性不同了。比如白马,你觉得这也很好区分。可是,白马,同时也是有年龄属性,有地域属性,有强弱属性。大龄马不是白马,小龄马不是白马,结果,所有年龄的马都被否定掉了,当你终于否定到白马时,嗯,这就是否定建立的白马规定性了。可是,这个白马是没有年龄属性的,因为所有年龄的马都被你否定掉了。而如果从规定性出发去否定,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由于规定性的隔离,完全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统统否定。


黑格尔说:“纯概念是绝对无限的、无条件的和自由的东西”(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 商务印书馆:2010,第267页。)这种不可思议的概念,居然有人极为赞赏,我百度“黑格尔 概念”就看到一篇《《概念论》一、 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用概念方式名称对象,规定事物、建构事物、联系事物和表象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为重要的。


我想,其实作者都不知道“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究竟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句话如果是转换成可理解的哲学语言就是:概念是宇宙的本体和宇宙本身。“一切规定和联系根本所在”只能是宇宙本体,“全体所在”只能是宇宙本身,当且仅当黑格尔的概念为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时,这个概念的陈述才可能是正确的,可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跟概念有什么关系?而且,宇宙本体和宇宙本身不可能合二为一,因为会造成罗素式悖论。宇宙本身就是不属于宇宙本体的一切东西的集合,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这个宇宙集合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中所有元素都不属于宇宙本体,所以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可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按照宇宙本体定义,宇宙集合是属于宇宙本体的。如果宇宙集合不属于宇宙本体,那么宇宙本体与宇宙集合就没有关系,因此宇宙集合必须属于宇宙本体。也许有人会说,一个团长和这个团就不能属于同一个集合?错,因为团长和士兵同样可以按照同一个军人规定性成为一个集合。可宇宙集合里所有元素和宇宙本体只有一个规定性就是“不属于”,可按照宇宙本体的定义,宇宙集合就属于宇宙本体。这似乎透露出一点,想通过宇宙集合认识宇宙本体,是不可能的。通过对宇宙集合认识所得到的一切知识,都不属于宇宙本体。


其实,从我一开始写这篇帖子时,就想到了黑格尔的“绝对的否定性”应当存在着一个罗素式悖论,但一直没找到一个适当的逻辑陈述来进行论证,可就是刚才我突然想百度一下黑格尔的概念,就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因此突然就找到了逻辑式陈述,从而得以借助于罗素悖论的思路,证明了宇宙本体和宇宙集合是不能合二为一,人只能认识宇宙集合内的知识,对于宇宙本体的知识,是不可能的。


唉,这帖子已经写了不少时间。对黑格尔,几天时间的琢磨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但仅仅通过黑格尔否定性体系中,我就可以得出结论,黑格尔哲学,其实是由纯粹思辨的幻想描绘出来的,之所以还有人痴迷黑格尔,是因为黑格尔纯粹思辨幻想的对象,是人类至今仍然顶尖的哲学主题。


想起了唯识宗的《解深密经》: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唯识宗与佛教空宗不同,从“万法唯识”讲,但很难,难在它要意识主体去观察研究自己,由于意识主体与自己的意识流交会一起,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哪个是不生不灭?哪个是生灭?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以至于是把生灭当做不生不灭而“执为我”。之所以会想起《解深密经》的这首偈,是因为我发觉,当纯粹思辨思维完全处于独立的纯粹思辨时,纯粹思辨自身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纯粹思辨对象自己的演化呢?还是我纯粹思辨主体自己在演化?比如,一个出租车司机,当乘客坐进出租车时,司机熟悉这个城市几乎每一条路,但司机自己不会去决定乘客到哪,只会等乘客指明目的地。司机并不是不会根据经验猜测乘客的目的地,但现实告诉司机,所有目的地猜测都会随乘客的一声令下而烟消云散。可黑格尔的纯粹思辨则是纯粹思辨的乘客被同一个的纯粹思辨司机开向纯粹思辨乘客指定的目的地,纯粹思辨司机本来要等纯粹思辨乘客的指令,可由于这个乘客就是这个司机,所以这个司机很可能把司机自己想的以为是同一个纯粹思辨主体的乘客所想的。棋手是可以跟自己下棋,可由于有棋盘作为中介,棋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很容易搞得清楚谁究竟是谁。但在黑格尔纯粹思辨中,纯粹思辨对象的自身演绎过程却完全是由纯粹思辨自己来实现的,思辨对象其实应当是由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可对象的演绎过程却是完全由纯粹思辨自己来演绎展开的。最终,纯粹思辨对象自己决定的演化过程是被纯粹思辨自己的演化过程而替代,但纯粹思辨却始终认为自己的演化过程就是对象自己的演化过程。黑格尔受过顶尖的教育,拥有顶尖的智力,熟知西方传统文化精华。所以黑格尔若是仅仅发挥出这些优势,黑格尔也属于当时最优秀的学者之列。所以,如果是常人看得懂的地方,常人会觉得很有道理,而对看不懂的地方,由于都是传统知识无法解决的难题,黑格尔居然是解决了,只是自己看不懂。可殊不知,常人看不懂的地方其实只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中,所谓的解决,只不过是黑格尔自己的纯粹思辨可以演化出来。比如信奉者的一段话:


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对立面都在概念中,克服它们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互为依存和更高进阶。


这些玩意只能存在于黑格尔的纯粹思辨里。我已经是在帖子里追问“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通过追问否定的意义,是彻底否定了黑格尔的“否定性”核心思想。


写这个其实是出自于不好意思,因为我把否定之否定的流行表述当做黑格尔自己的意思。可是当我看到了黑格尔否定性思想时,不禁感叹,纯粹思辨其实不小心就是一个自己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深坑而甘之如饴。


匆匆而就,尚请见谅。(细雨踏歌)

2017.06.13




一天两包烟 发表于  2017-06-14 16:18:55 223字 ( 0/44)

细雨的问题,不是他的执著的“规定性”问题,而是他要通过对“规定性”的“雄辩”证实自己个人的“规定性”。细雨不是无才,而是缺德;他要把自己个人的重要性凌驾于社会之

黑格尔否定性的缪误



唉,这帖子其实是无可奈何写的,因为我写过《否定之否定,谁否定?谁否定之否定?》,帖子写完了,我记起百度时,看到有论文称“否定性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不是“否定之否定”而是“否定性”?但论文只显示短短的摘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篇硕士论文《论黑格尔的“否定性”概念》,作者是李震,指导老师是著名黑格尔专家邓晓芒教授。读这篇论文是费了不少精力,但在大致明白后,我才发觉《否定之否定》帖是写错了,之所以写错了,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表述与黑格尔自己的意思是大相径庭,但我以为流行表述是来自于黑格尔,这让我有些脸红。不过,《否定之否定》帖是错误地把错误归结为黑格尔身上,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性”哲学却缪误不少。


硕士论文,一般而言,并不期待硕士生有多少高超的见地,而是考察硕士生在主题研究上,对相关主题文献的掌握和综合运用上,所以这篇硕士论文用来考察黑格尔的否定性哲学还是可以的。


为什么否定性会成为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论文作者进行了一番梳理。这个要复述出来太长,而且涉及术语繁多。简单地说,是因为“太一、对立、统一”的问题让黑格尔提出了“否定性”概念。对立,现实世界的现象无比繁杂,但世界却是一个统一体,提供统一体保证的就是“太一”,因而三者统一为统一体,可从柏拉图开始,直到近代什么谢林、费希特、荷尔德林、康德,都发觉,不管太一是存在、还是自我意识,都无法统一“对立”,黑格尔提出了“绝对”,可这“绝对”是什么呢?绝对就是否定性。否定性既能作为“太一”的本体,而否定本身就能提供变化的动力。可以这么说,在黑格尔哲学里,否定性,即是本体论的本体,又是宇宙论的主体,还是认识论的根源。


通俗地说,否定性作为“绝对本体”,通过否定自身产生具体存在,又通过否定性,回到自身,而精神同样通过否定性认识自我,从而认识存在,或者直接说,精神与存在同一,黑格尔自己说:“概念从自身产生出实在”(黑格尔. 《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257页)(不过黑格尔的概念是有黑格尔自己独有的定义,根据这个独特的定义,概念的确能产生出实在)。


这个否定性这么神奇,因此也就比较费解。这么说吧。原初时,这整个宇宙别无他物,就只有否定性,否定性总是要否定什么的,可只有否定性自己,那否定谁呢?只好否定否定性自身,否定之否定,就产生出规定性,也就有了“他物”,这个“他物”是否定建立的“他物”,因为“他物”是否定的自身关系,他物又被否定回到自身关系。这样就是作为否定物被否定了。绝对是这样的绝对,它不是单纯的同一,而是建立他物并从他物中回到自身的无限。


嗯,这些话我基本上是抄论文作者的,很难懂吧?嗯,我估计论文作者自己也没搞懂他自己说的话。这些话之所以非常难懂,就因为这个“否定否定性自身”怎么理解。如果我抄一段黑格尔自己的话,就更难懂了:


黑格尔自己表明,“——否定性是自在的否定性,它是它对自身的关系,所以它自在地是直接性;但它又是对自身的否定关系,是它自己的排斥否定,所以自在之有的直接性就是对否定性的否定物或规定物。但这种规定性本身就是绝对的否定性和这种规定;后者直接作为规定就是自身的扬弃,就是回到自身。”

(黑格尔.《逻辑学》下卷. 杨一之译.商务印书馆:2010,第13页。又可参见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贺麟、王玖兴译. 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35页。)


哦,解释一下流行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与黑格尔“否定之否定”的大相径庭。否定之否定规律,简单点说就是,事物通过第一次否定,得到否定物,对否定物第二次否定,扬弃出新事物。可是,黑格尔自己的“否定之否定”却是否定“否定性自身”的“否定之否定”,也就是说,否定性自身之否定。论文作者引用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对另一位黑格尔专家亨利希对“否定性》观点的总结说,“否定能运用到自身这条规则已经背离了传统关于否定之否定的看法”。


否定去否定否定自身,这称之为“自我指称性”,也即“自指”,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的核心思想就是运用了“自指”概念,罗素悖论之所以产生出悖论也是因为“自指”的缘故。那么,我们看看否定否定自身会发生什么?


斯宾诺莎说过:“一切规定皆是否定”。黑格尔称之为这是“伟大的命题”,恩格斯也兴高采烈地说过:“在辩证法中,否定不是简单地说不,或宣布某一事物不存在,或用任何一种方法把它消灭。斯宾诺莎早已说过: Omnis determinatio est negatio,即任何的限制或规定同时就是否定”。


其实,黑格尔和恩格斯都搞错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这句话就出自于最基础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只要一通过规定性定义一个概念,在概念之内的“是”的同时就设立概念之外的“非”,所谓“非”就是否定,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做了一个规定性,那么就等于你已经否定掉了规定性之外的一切,确实,规定性之外的一切当然丝毫不变地存在,可被你通过规定性给否定掉了,也就是说,规定性给你设置了一个限制,你不可能在设定规定性之后,还能同时既是规定性之内的“规定”又是规定性之外的“否定”,“否定”就是不属于规定性,如果要通俗地说明,民警把你叫去,看看一堆失窃的赃物中有什么是你的,你去了,然后在这堆赃物中拿出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对警察说,这些是我的,那好,其他赃物就同时都被你否定了自己的所有权,其他赃物确实依然存在,可在你规定了“一块手表、一副眼镜和一个金戒指”是属于自己后,其他赃物同时就被否定而不属于你了。


黑格尔、恩格斯由于“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就误以为,由于我做出了一个规定性,我就同时拥有了规定性和否定性。是,这个字,在这个语句中是一个系词,但作为系词的“是”和否定的“不是”之间就产生了语义误解,一切规定皆是否定,其实可以等价地替换成: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一听起来,会觉得很古怪,我规定某物是我的,就等于我是放弃某物是我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一旦你做出了规定,那就等于你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比如,你拿着一张房产证到小区找物业确认你的房产产权,你在确认了了你自己的房产产权后,其实同时也是确认了你放弃小区其他房产的产权。一切规定皆是放弃,不是说规定本身就是放弃,而是规定的同时就等于放弃了规定之外的一切。


一切规定皆是否定,一切规定皆是放弃。这两句话中的“是”,并非是连接“是”两头的直接等同,而是“是”之前的“规定”在“规定”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是”之后的“否定”或“放弃”。规定,实现了规定性,可同时在规定性之外,也实现了否定或放弃。在这两个句子中,否定和放弃具有等价性,可为什么这两个句子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同呢?因为放弃这个词,具有直接的抛弃性,可否定这词,没有这么明显的直接性。所以,一切规定皆是否定,让你产生思维幻觉,仿佛由于规定是可以同时拥有规定和否定,而,一切规定皆是放弃,哟,让你一下子就感觉糟了,由于规定所以就要放弃,那我我要是不规定就好了。


规定,之所以在规定的同时同时产生否定,是因为规定出规定性时,就有了规定性之外的存在,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否定本身不会创造出任何存在来作为否定物。否定之所以产生出否定物,其实是因为赋予了已有存在的否定性。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是必须有前提的,规定即是否定,必须有规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否定的存在;否定即是规定,必须有否定之外的存在,才能有规定的存在。


如果这不容易懂,可以想象一个场景,某总裁要办公室主任推荐一个营销部经理,主任向总裁推荐了一个人,却被总裁否定了,主任闷闷不乐地要出门,可总裁却说,让新的营销部经理赶快上班,办公室主任一头雾水,总裁,你不是否定了我的推荐吗?总裁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教导办公室主任说,你不懂哲学,这哲学上啊,规定即是否定,否定即是规定。我的确是否定了你的推荐,可否定就是规定,我否定了你的营销部经理的推荐,就是规定了新营销部经理。你明白了吧?你让新经理明天就上班。办公室主任就更糊涂了,总裁,你就否定了我的推荐,没规定谁是新经理啊。否定即是规定,可我就不知道规定了什么?总裁,你就直接说,谁是新经理?总裁摇头,唉,这主任实在是没有一个哲学的脑子,根本理解不了“否定即是规定”的真谛。可究竟谁是新经理呢?这我可真不知道,但“否定即是规定”这绝不会错的。


其实,否定即是规定,倒并没有错,总裁否定了主任推荐的这一个人,也就等于是规定了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所以你不能说“否定即是规定”在这个场景中是错的,可新经理在除这个人之外的所有人的“规定”中究竟是谁?这个“规定”是没有规定的。


现在再来看黑格尔“否定性”中的“否定否定性自身”,我在看这篇论文时,开始总是看不懂论文中的否定、否定之否定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发觉,论文中的黑格尔、黑格尔专家和论文作者(其实包括论文指导老师邓晓芒)都不知道否定的本来意思。由于否定否定自身,是属于“自我指称性”的,所以论述者混淆了在否定否定自身中的“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的意义。比如,黑格尔专家布拉迪·伯曼说:“如果否定之否定是自我指称性的,那么,否定与否定物必然是同一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因为,否定性在被否定时,否定性只是一个名词,否定性只是否定的对象而已,和否定的任何对象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都是动词,你对否定自身进行否定,否定自身就成为被否定的对象,否定自身作为对象,并不否定自己,而是作为否定的对象被否定,设想一下,翻转一个正在翻转的硬币,不会出现“翻转之翻转就是不翻转”的情况出现,因为正在翻转的硬币是自己自由翻转的,不受外加翻转的控制,那么翻转之翻转的结果就是硬币呈现的正反面是随机的。否定,不管是否定什么,包括否定性自身,都是把要被否定的作为自己的否定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