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深入讨论
看着就想笑 发表于  2017-04-18 18:33:01 33字 ( 0/36)

你一个指望别人来给你指路的人又凭什么对大计方针指手划脚呢?[大笑]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175.188.97 发表于  2017-04-18 18:37:14 66字 ( 0/34)

说到底,不让你大于回到天天吃红烧肉鄙视农民的位置上你是誓不罢休滴。别忽悠了,看看你的营垒都老的眼都睁不开了,不撒谎就不行么?[大笑]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222.60.1 发表于  2017-04-18 18:45:23 3字 ( 0/42)

[赞]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121.116.178 发表于  2017-04-18 18:53:38 2字 ( 0/46)

深刻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独行剑客2015 发表于  2017-04-18 18:53:46 40字 ( 0/45)

毛主席开创的社会主义道路才是金光大道。笑贫先富道路则是歪门邪路——腐败之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独行剑客2015 发表于  2017-04-18 18:55:15 21字 ( 0/36)

没有正面触及腐败的根源,而是旁敲侧击。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大道无形小利惹心 发表于  2017-04-18 19:10:43 9字 ( 0/53)

安心养老,别无聊!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218.64.4 发表于  2017-04-18 19:15:02 26字 ( 0/55)

大于老头,若要继续走老路,您还得继续蹲大狱。[哈哈]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175.4.241 发表于  2017-04-18 19:16:06 0字 ( 0/36)

走什么路,政府的引导和支持起决定作用。

走什么路,政府的引导和支持起决定作用。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221.196.233 发表于  2017-04-18 19:19:27 21字 ( 0/36)

不想亡国,现是第四次反围剿反围堵反萨德……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123.80.72 发表于  2017-04-18 19:21:03 7字 ( 0/40)

转微信圈[酷]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123.116.147 发表于  2017-04-18 19:24:36 18字 ( 0/47)

资本主义走了三百年老路,那又怎么样?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36.45.41 发表于  2017-04-18 19:24:57 0字 ( 0/43)

集体企业太死板,不能用流动资金去行会,你找不到产品,生产线上就没有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钱,没有钱就。。。。。。

集体企业太死板,不能用流动资金去行会,你找不到产品,生产线上就没有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钱,没有钱就。。。。。。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36.45.41 发表于  2017-04-18 19:29:58 0字 ( 0/49)

行会,贪官就是在这种环境中产生的,不给钱就没有效益

行会,贪官就是在这种环境中产生的,不给钱就没有效益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1.202.13 发表于  2017-04-18 19:33:34 13字 ( 0/54)

走哪条路取决于要往哪里走。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36.45.41 发表于  2017-04-18 19:36:53 0字 ( 0/39)

贪官们在大环境开始吃几顿饭事情成了,慢慢的送金项链,慢慢的送现金 再后来送什么卡片等等

贪官们在大环境开始吃几顿饭事情成了,慢慢的送金项链,慢慢的送现金 再后来送什么卡片等等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世界王振今 发表于  2017-04-18 19:39:38 89字 ( 0/57)

“无论“老路”“新路”——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错!要把利益的价值观与环境的资本观统一起来意识意向才是正路,因此中国必须王天下“立义治律万物皆作分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36.45.41 发表于  2017-04-18 19:48:01 0字 ( 0/35)

国有企业不是没钱,是不能行会,你一行会就是贪污,私人企业自己的钱,想怎么行就怎么行,你说国企他不完蛋,谁完蛋

国有企业不是没钱,是不能行会,你一行会就是贪污,私人企业自己的钱,想怎么行就怎么行,你说国企他不完蛋,谁完蛋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7-04-18 19:54:11 18字 ( 0/123)

为什么取名《人民的名义》?很有深意。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夕阳宇楠 发表于  2017-04-18 19:59:04 48字 ( 0/54)

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记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就是继续走革命的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老路”与“新路”


冷观《人民的名义》的一些情节设计,可以看到编导在某些问题上的价值取向,例如对大风厂员工的安置问题。

李达康为了尽快处理好“一一六事件”,决定让政府部门拿钱先垫付大风厂1365名员工的4500万安置费。拿到了安置费的员工,有的准备走个体再就业的老路,一些老弱病残却感到迷茫。郑西坡、陈岩石和马文明一起,带领大风厂这部分人商议走一条新路,就是用安置费入股,抱团取暖,组织起来再创业,成立新的大风公司。陈岩石不但愿意当顾问,还拿出10万支持。郑西坡把准备给他儿子结婚用的20万投了进去,马文明又拿出了八万……其他职工也纷纷涌进会议室表示愿意愿意入股,最后集合了203人,集资627万,众人推举郑西坡任董事长,马文明任总经理,新的大风公司就这样成立了。


有意思的是,其间老检察长陈岩石在鼓励大风厂职工时,说自己最近又重新读了毛主席的著作,并谈到了“三条驴腿”的故事。“三条驴腿”是怎样一个故事呢?

说的是河北省遵化县城东四十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当时叫四十里铺,一条小河把村子分成东铺、西铺。解放前,西铺村的广大农民过着“糠菜半年粮,祖居破草房,全家一条被,三载着一装”的苦日子,有20多户常年靠讨饭度日,全村每年都有30多口人被饿死。解放后,党和政府每年都要拨给他们5万多斤救济粮和100多套寒衣。

1947年5月,土地改革后,农民们每人分了1.6亩土地,但到1950年就开始出现两级分化:一些贫农在天灾人祸的袭击下,重新返回贫穷,而那些富裕农民则造新房买车辆,重新雇起了长、短工,有的还放起了高利贷。严酷的现实使西铺农民认识到:穷人只有抱起团来,互济互救,才能过上好日子。1951年12月,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公布,贫困户纷纷自由结合,仅几个月时间,全村就建起了11个互助组。互助合作当年就见成效,西铺村的农民喜获粮食丰收。1952年9月份,村党支部委员王国藩和杜奎向群众宣传上级关于组建合作社的指示,10月26日晚上,王国藩等23户农民成立了合作社。全社共有230亩土地,83口人。社里没有一件大农具,只有一头驴,而合作社对这头驴只有四分之三的所有权。所以,三条驴腿是唯一的生产工具。1952年的春节,“穷棒子”社的社员兵分两路:少数壮劳力带领妇女老少做好春耕准备,另一组社员到30里外的山上打柴,苦干了二十多天,打回4万多斤柴,卖了430多元钱,“穷棒子”社的社员们用这第一笔资金,买了一辆大车、一头牛、一头骡子、19只羊和部分小农具。1953年春播即将来到,他们在春忙前后的空隙,第二次上山打柴,这次卖了210多元钱,不但买回了草料车套,添置了一头骡、11只羊和磨豆腐的工具,还解决了缺粮户的粮食问题。这一年,“穷棒子”社赢得了大丰收,粮食亩产达到254斤,粮食总产量达到45800斤,扣除集体留粮以后,平均每户分得粮食1400多斤。总收人6800多元,去掉开支平均每户分配收入达190多元。初级社以巨大的优越性吸引着社外的农民。这年秋后,第一次扩社,新增60户,“穷棒子”社由原来的23户扩到83户,耕地由原来的230亩扩大到930亩。1954年初级社第二次扩社,又吸收了65户,土地扩大到1900多亩,当时,除村里少数富裕户外,其他基本都入了社。1955年,经过社员的共同努力,昔日的“穷棒子”社已经有骡马4头,牛37头,胶轮大车3辆,双轮双铧犁2部、喷雾器6架,初步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这年“穷棒子”社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余粮5455斤,棉花1943斤,花生131553斤,当年被人讥笑的“穷棒子”社从此改名为“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不久,建明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又成为全县第一个高级社,西铺村的150多户,除7户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外全部入了社,王国藩担任了高级社主任。西铺人在合作化的道路上越走越欢,最终成为全国闻名的典型,吸引了一些外地人来这里参观学习。1956年上半年,这个山村第一次接待了来自西德的外宾。

1955年底,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按语中写到:“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


这样一看,大风厂职工成立新公司再创业,走的也不是什么“新路”,说到底还是“组织起来”的“老路”。且不去讨论新路老路的问题,大于看到的是,编导在个问题上的取向应该是走共同富裕的集体路。问题是,尽管这家新公司在银幕演得头头是道,可是在相关的评论中看到,这样的公司并不符合当前的公司法。同时大于还觉得,在如今这样的经济环境中,真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以后的路也很难走。

大于认为,无论“老路”“新路”,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对人民有利的路都是该走的正路。从实际来说,走什么路的问题最为重要,所有共产党人都要不忘初心,明确方向,带领人民继续革命,走好新的长征路。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