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传媒沙龙
汤牧之 发表于  2017-09-15 10:45:15 11341字 ( 0/181)

天道即是出路

 

人是天道的局限性存在,其根本出路就是凭借天道信仰,回归到自性圆满的状况中去。先天生命、后天信仰以及科学探索是人与天道沟通的三条渠道,其中天道信仰是最为核心的环节,是人之所以成为人,以及进化出人类理性思维的前提条件。本文节选自作者大众新国学框架书《天道启示录》。

 

天道即是出路

 

什么是天道?用通俗易懂的讲,天道即是出路,而道德则是自己有出路还为别人留有出路。如果觉得这个解释不够严谨,那么沿着“出路”往上不断追溯,自然可以揭示出天道作为世界本源的含义。

每个人都经历过没有出路的状况,这时候就会感到沮丧和绝望,有的人因此走上邪路,还有人走上绝路。真正没有出路的,其实是心里面没有出路,所以道德经里面讲要保持“上善若水”的心态,因为水总是有出路的。

当一个人感觉没有出路,往往是因为陷入各种局限——人的及其人的性格心理的局限——因而找不到出路。比如,一张薄纸上的蚂蚁,它可能把纸的边缘当作宇宙的边缘,因为它看不穿也无法跨越这条界线,人的困境往往是同样的情况。

有人认为天道有些空虚渺茫,但是很多时候正是这个“空虚”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比如我们在解答一些几何题目时就要引入虚线(辅助线)。甚至我们还猜测到宇宙中存在高维时空,也许黑洞就是通向另一时空的路径,显然人的肉身是无法通过黑洞的,但是很可能有一些东西是可以通过的,比如人的精神愿力,就象一对纠缠中的量子感应一样。

甚至可以想像,既然死亡是一种自然现象,我们就应当相信生与死及其意义在天道循环中自然有其合理安排。有生必有死,有死必有生,生死相依,那么死亡就很可能是一条特殊的出路,或者说是一条连接未知世界的通道。只不过这条出路是相对特定的载体而言的(注1),是人的六识无法感知和把握的。

所以借助天道我们总能找到出路,因为天道是世界的本源,是类似于高维时空的真实存在,并且无所不能,人们仅仅凭借这样一种认识和对它的信仰,就能获得豁达的心态和不一样的人生。

天道信仰,首先是让人端正态度,谦卑、不焦虑、相信总会有出路,这样我们就能获得正确的人生姿态。其次,天道信仰还是一种思维支点,实际上人与其它一切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是有信仰的动物,历史上正是超越性信仰孕育出理性思维。因为信仰是由人的有限性所产生的对于“无限”的本能把握,人类正是依靠这种超越现象世界的“观想”,才附带产生出抽象思维,或者说人的理性思维就是因为信仰天道而获得的奖赏。

在古代中国,道家从哲学角度把天道归结为世界本源,《尚书》从政治伦理方面指出天道就是公平公正,而中国上古文化一般都把天道当作最高精神信仰。

道家的道是对天道的一种哲学阐述,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表明了人的认识具有特殊视角和局限性,就是说即使是客观规律——包括那些被人们准确定义和命名的所谓科学概念——虽然表面上具有某些道的属性,其实并不是道的本身。

所以老子进一步提出了“有”和“无”的概念,但是,与其说有和无是对客观世界的一种划分,不如说主要是指两种不同思维方式。无,欲以观其妙,是指“道”作为万事万物的起源,具有形而上的意义,只能凭借经验直观感受其奇妙,这种对原始起源的感受和认同就是信仰。

有,欲以观其徼,则是说凭借前六识感知的万事万物,可以非常显豁的被人们认识掌握。这里说显豁,应当是指“有”所指称的万事万物之间内在的逻辑关系,把握这种逻辑关系的就是理性思维和现代所谓的科学。

当一切所在被分为“有”和“无”两个部分的时候,那么我们平常所指称的规律,显然就仅仅从属于道的“有”的那一部分,属于人的认识论范畴,是不能与本体论意义上的道相提并论的。过去人们总是把道和规律混为一谈,不仅把“无”排除在外,还抹杀了道的能动性。

关于“无”的状况,《道德经》中是这样描述的——“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为惚恍”。“无物”当然是非物质,“象”就是结构了,或者说是一种空间状况,非物质结构正是道的本质特征的写照。

“无”通过“形”(无物之象)的方式与现象世界保持密切联系,东汉人王充(荀子·天论同样也提到)曾提出一个著名的唯物主义命题——“形具而神生”,虽然他所说的“形”是形与质的统一体,但客观上还是不自觉揭示出某种抽象之“形”是神的——换言之是道的本质特征的观点。

而人的信仰状况很可能就是契合了某种特定的“形”,并以此成为沟通天道的一条渠道。孔子说过“祭神,如神在”,过去很多人对这句话都不甚了解,以为反过来不敬就意味着不存在。实际上是你敬天道,天道就会因为你的这种恭敬心而与你产生共鸣,进而赋予你正能量,对你施加正面的影响,不敬就不会获得正能量。

另外谈到天道就不得不提到“天命”,显然天命是以阴阳八卦穿凿附会天道的结果,历史上两者演化发展就是交织在一起的。传说周文王被囚羡地推演八卦,后来当文王征伐黎国时,商祖伊非常恐慌,跑去警告纣王,纣曰:“不有天命乎?是何能为?”(史记·周本纪)。易经作为一种哲学义理是有可取之处的,但是中国封建天命观却籍着形而下卦象向着两个相反方向背离了天道正义,要么陷入宿命论,要么就是藐视天道,要“制天命而用之”(荀子《天论》)。

天道观念必须立足于信仰,并以此成为中国文化的核心观念。从天道观念中可以派生出心识之天、自然之天和社会之天。其中社会之天以公平和法治为准则,自然之天则诉诸人与自然及其一切生命生态系统的和谐共处。

而作为天道观念核心所在的心识之天,一方面为个人修心养性和超越自我提供了价值标准,另一方面,在终极天道信仰中将个人价值与社会道义统一起来,在不断增加个人心灵力量同时,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总之,天道即是出路,人的缺陷一般表现为对未来的焦虑,天道观念及其信仰就是给人指明出路,永远有出路就没有什么可焦虑的了。从社会伦理角度讲,天道就是包容众生和自性圆满的意思,而人是天道的一种局限性存在,其根本出路就是凭借天道信仰,回归到自性圆满的状况中去。

 

汤牧之

2017.9.13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