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传媒沙龙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08-21 19:15:56 6344字 ( 0/57)

写给忧伤的夜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8.21 余数是吗? 我们何不称奇这种智慧的数字呢?一座千年风雨的鹳雀古楼,在黄河文化的源头启示,有唐之诗人...

写给忧伤的夜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8.21

 

余数是吗?

我们何不称奇这种智慧的数字呢?一座千年风雨的鹳雀古楼,在黄河文化的源头启示,有唐之诗人王之涣名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千里的一步,可看作是“1”的余数存在,减去这个“1”,也就没有千里目的境界了。

一座千年的古建筑,岁月风雨早已淹没。可造物的工匠智慧者们,他们用思想的结构,创造了有肉有骨的登高望远目光。这其中的大智慧,又让诗人们灌注了灵魂与文化,就一个数字的“1”,何不是奇妙的大智余数呢?

八月,是焚掉七月的余数吗?

我时常听到焚掉的余数,在炭灰的脚步声中,在脚步声中敲叩我的深夜。我忐忑不安地关注它们,关注那些少许的可怜声音,可怜声音的静默诉求。有繁杂的腐败污染的强音埋掉的物品,像是黑势力摧残压榨的生态中,有骨瘦如柴的苗木,我伸出手援救,伸出一手,这简易而极难为的“1”字,也算是我七月写的字稿,焚了我的肉肢人间味素,在极度痛苦中。

一座千年的鹳雀古楼,风沙与风雨没有焚毁,而人为的历史节点危险,一场战乱就摧毁了思想者们的建筑,留给我们的只有魂灵,而再也难以复原那些一点一线的艺术。

我想:臃肿的口沫与大腹者们,剔除了心腹不一外,恐怕只有胃的余数了,一个装着黑色的管腔。这样再看,我昨天写的《浅说“黑”》的一文,就自然知道了“黑社会”的潜存的寄栖物,估计焚毁的也是一个时代的建筑物与大智慧的立法原文。

写过这一稿,天色是黑的。

余数是吗?可人的睡眠是不睁眼睛的,只有可怜的梦,是痛苦的痉挛症的余数吗?

我再也无法回答。因我,密封在发着兽光的黑势力的包围中,静静地,听着初秋的雨声,是生命的火光抗争的泪流,一首忧伤的夜。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