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传媒沙龙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07-05 09:08:49 7434字 ( 0/65)

(原创首发)大忽悠(读《乌合之众》杂感)

大忽悠(读《乌合之众》杂感)

有一本很著名的关于大众心理研究的著作《乌合之众》(THE CROWD),作者是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诺夫.勒庞(1814-1931)。我觉得将书名译为《大忽悠》似乎更通俗。

勒庞所研究的从众的心理现象实际上是一种“心理共振”现象。在一个群体内,往往会产生一种盲目、狂热、极端的“集体心理潜意识”。个人会完全抛弃自己原有的道德和法律意识而在简单口号、教条的驱使下变得弱智、原始、荒谬、狂热起来,“焚烧宫殿或洗劫商店”、攻击他人等。勒庞所研究的这种现象在人类历史上(古今中外)屡见不鲜。然而西方的学者和中国的“某些”学者都有“胎带的”通病。西方的通病是往往只会从表面的现象以及人的生物性上找心理的原因;而中国的学者呢,则往往完全囫囵吞枣地照搬照套西方的理论以为圣经,然后在为西方的某些学说做传声筒的过程中加入自己狭隘的意图为我所用。他们都很难把握到事物的本质。

实际上,这种“集体心理潜意识”现象(心理共振)是基于群体利益的基础上的。抓住了利益分析(社会关系中的社会矛盾)才能抓住现象后面的本质。遗憾的是勒庞似乎忽略了这一点。除开这一缺陷,勒庞的研究极具学术价值。

譬如说,有想一夜暴富的人群,传销忽悠才会有市场。有想消灾、治病、长寿的等欲望的人群,迷信忽悠才会有市场。信仰也是基于利益的基础之上的,并不存在绝对超越利益的抽象的信仰。侵略与反侵略,维护既得利益与打破既得利益的群体冲突的形式可能相近,其本质就完全不同了。

由于复杂的社会关系,就有各种利益诉求的人群存在,这就为滋生各种“大忽悠”提供了土壤。所谓大忽悠的心理机制就是利用“群体利益诉求”作为一种社会能量来达到某种目的机制。

既然是一种“社会能量”,就有正能量和负能量之分。简言之,正能量就是推动社会前进的力量,负能量就是阻滞或者拉历史倒退的力量。因此“大忽悠”也有正面和负面两种表述词汇。正面表述的词汇就是“宣传”,负面的就是“忽悠”。正反两方面对称对方为“大忽悠”。所谓“大忽悠”意即“洗脑术”。至于勒庞呢,他似乎不站在“双方”的任何一方的立场上,而是“客观公正”地研究关于“大忽悠”及其导致的“从众心理”的社会现象。但是,由于他抽掉了“从众心理”背后的“利益基础”,于是他的学说也成了一种大忽悠。在中国,这种忽悠稍加变形之后,似乎正在被期望成为一种“大众心理”。

关于这一点,书的翻译者意图似乎更加明显。他试图把一切“群体行动”都解释为“独裁者洗脑”的结果而与民主相对立,而只有他在做民主鼓吹。开篇三段引用鲜明地定下了翻译者的主旨【附录】。这就把古斯诺夫.勒庞的“真理”向前跨进了一步。依照作者和译者的逻辑,任何一种鼓吹实际上都在对别人洗脑。

代序言前面的三段开篇引用已经很明白地表达译者的主旨了,译者依然要做更明白的阐述。在第5节《英雄与群众》中,他特意在小括号中做了提示“他的描述不时让人想起当年那些《白毛女》、《放下你的鞭子》的观众的反应”。译者所说的“他的描述”是指勒庞所做的“剧院观众”的情绪化描述。

作为一个退休工人,老朽并不习惯拐弯抹角、含糊其辞地讨论问题,也并不打算对勒庞的著作进行系统地批阅、判读。我的这篇短文似乎应当结尾了。我也直接明了地说说自己的观点吧: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大规模群体运动都是宗教式的盲目,比如启蒙运动就是思想解放的自觉。群体心态也并非都是低劣的、原始的,譬如穷人为改变命运的愿望及行动就是高尚的、有系统理论为指导的。正义与非正义只能依据是为最广大的人民利益还是为少数人的小集团利益这把标尺加以分别。从根本上说,任何群体运动的背后都有实质性的利益诉求。群体运动的核心动力是利益驱动而不仅仅是说教。无可否认“大忽悠”可以起到某种“洗脑”作用,但经不起“利益道理” 之间的辩论(我避免用“真理”这个词,因为不同利益者都把自己的学说当成真理)。道理越辩越明,最终大家都会接受符合自己根本利益的道理。谬论像肥皂泡一样总是“点破即破”的。这也是不可逆转的现象。

比如上世纪20年代以来的中国人民的革命,说到底是因为老百姓活不下去了,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包括精英阶层的绝大部分人)都认为那个时代的制度难以为继,不应当为继了。于是每个人都在想着“砸破那间房子”而另找出路。只是在砸旧房子,建新房子的过程中大家又分道扬镳了而已。

公众行动及公众心理是相当复杂的社会现象,却有打开这种复杂现象的钥匙,那就是“利益驱动”。脱离了公众行动及公众心理背后的“利益”单单去看现象,必定会“剪不断理还乱”,越纠缠越糊涂,最终陷入迷宫永远也走不出来。

对这本书及译者的代序言,老朽要说的话还很多,限于精力,暂时就此打住。

                     颂明

              201775日星期三

 

【附录】冯克利译本《代序言》开篇的三段引用

闻有吏虽乱而有独善之民,不闻有乱民而有独治之吏

——《韩非子.外储说》

人们似乎热爱自由,其实只是痛恨主子。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

世人受到乌托邦声音的迷惑,他们拼命挤进天堂的大门。但当大门在身后砰然关上之时,他们却发现自己是在地狱里。这样的时刻使我感到,历史是喜欢开怀大笑的。

——昆德拉:《玩笑》

 

(本文欢迎传播)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