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育儿宝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10-02 17:47:33 20831字 ( 0/121)

醒着眼睛寻人间(原创首发)

醒着眼睛寻人间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10.2

    夜半听野狗,黑幕生黑帮,盗吾人间梦,改写人世道。随写此文,呐喊,呐喊!

----------醒着眼睛寻人间

天河亘古不变,眨着眼睛。

人间千年了。开花的树,开花了;会开花的树,全开花了。这是人间的,人间的千年的梦话。

纸,流着火,一团团光。

信,已打开,人间的花。

人间的树,开花了。泥巴记载天河,是黄河的天际流,白花染着云霞,雷声电闪,信仰的河奔流一条九曲的河。

话多了,不弯曲的话多了。写着字的手掌握着手掌的眼睛,象河水的一朵朵水花,里面有眼瞳的光芒;千年了,亘古不变,眨着眼睛。

话多了。在兽的黑道,一个蜕了皮的蛇,瘴气了人间;民间有民谣,鬼鬼吹灯,黑势为王,莫要点灯,莫要点灯………

人间千年了。

话不能说话,梦不能说梦,话不能做梦,梦不能尚存。油矿区的村子,流传一个魔鬼附人身的事。

阿信,一个地道的读书人。他种花圃育人,触怒了黑王,天空巨变,下起了黑雨,人间的词汇重组,摘抄几个:

洗黑,爆掉,埋了,血洗,灭门,去尸(消字),入主(入佛的死)……..

此字,话多了,不弯曲的话多了。在我的手指上,一根根枯萎的字渗流着灯光的泪,我想起阿信,阿信如今怎样了?

人间千年,说话的,流汁着生命的绿光。阿信,种的花草,已枯萎死掉。

信仰。

梦中,忽遇一朵血花,血淋淋的,长在我的心脏。周围,有无数数的古坟,蒙面的,巫师的,四足兽的,獠牙的,一起扑来,大喊,大喊,捉来,捉来!!

猛然间,人间的花全凋零了,人间的树全枯萎死了。一片片荒芜,昏黄的沙,一切咒语复活,地面升起一个巨大的黑虎。

它大笑,大笑,看这人间的河,全是倒流的河道了。

我急挥臂,不能动。

我急大吼,不能说。

那只血花,渐渐地开了,开得满天的赤红,开到雪山的峰顶,开到行者万里的脚印,开到沼泽草地的红星衣上。

天河亘古不变,眨着眼睛。我在梦中,在说话的活者,醒来,醒来!!

窗子。

那张字纸做的窗子,已是秋夜,没有月,没有星,只有翕动的碎纸字,在风中作响,又缚上几尺几寸的风的影子。

我抬头,窗子的窟窿深深,一张夜风所鼓噪摇曳的窗纸,窗纸上的雪中竹,更时了这夜,这夜的了。

------------听着夜,喃喃自语。心写一首小句:

我用字来探望

银河的亘古不变,眨着眼睛

我用手掌的水

听着季节,来洗春秋的眼瞳。

.

手握着手掌,生命才是最绿。何惧,何惧!

历史的风,从不掌控在黑势的爪印

笑它,笑它!一身铜蚀病,暴力从来征服不了历史的车轮响动。

.

听着夜,喃喃自语。纸,流着火,一团团光。人间的树,开花了。泥巴记载天河,是黄河的天际流,白花染着云霞,雷声电闪,信仰的河奔流一条九曲的河。

信仰。

梦中,忽遇一朵血花,血淋淋的,长在我的心脏。我的血,流出了字的透明的心脏,信仰从眼泪里流出…………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