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育儿宝
youwantme 发表于  2017-09-29 09:30:01 3877字 ( 0/129)

(原创首发)毛泽东是如何应对舆情的?

毛泽东是如何应对舆情的?

舆情是社会的皮肤,是民意的晴雨表,但是对各级政府而言,舆情又往往是破坏其公信力的负面因素。应对舆情是当下各级政府维护其社会公信力、掌握社情民意的必修课,是凝聚人心的政治主课。毛泽东同志不仅仅是杰出的军事家、政治家,还是卓越的舆情应对家。本文将他应对舆情的经典案例简单介绍。

93710月发生了延安的黄克功杀人案,这不仅仅是一起刑事案件,还是一起具有巨大影响力的社会事件,国民党顽固派借机搅浑舆论,攻击诋毁共产党。比如作为国民党喉舌的《中央日报》就对黄克功案件大肆渲染,称之为“桃色新闻”,并借机指责中共和边区政府搞“封建割据”,边区是“无法无天”。另一喉舌中央电台则说:在对日决战时期,共军一名高级军官黄克功开枪,打死拒绝与他结婚的十六岁女生,此事震动延安,民众愤慨,说黄是井冈山的赤匪,匪气不改,看共产党如何处置。在我党内部当时确实有部分人认为黄克功是参加革命多年的老资格、老红军干部,并立有战功,可以让他戴罪立功,将功折罪。

应对这个舆情事件,毛泽东同志的舆情应对具备当下舆情处置基本原则的特点。

第一 、依法积极应对19379月,国共两党就达成了合作协议,中国共产党将西北苏区改为陕甘宁边区,成立了边区政府,属于民国合法的“特别行政区”。这意味着,民国的法律制度亦适用于边区,,1935年民国刑法第282条、第284条中“杀人罪”的条文完全可适用于黄克功的犯罪行为,其中第284条明确规定杀人“出于预谋者”,处死刑。但是当时有人提出异议:苏维埃时期的《红军纪律暂行条例》以及《中国工农红军刑法草案》。前者规定“犯恶罪者,则为入于军事刑法以内”;后者则对“故杀同志”的行为,特别规定,“曾受苏维埃功勋奖章或在革命战争中负伤或社会成分为工农贫而犯本刑法者,得酌量其犯罪情况而减轻之”。主张从宽处置黄克功。毛泽东安排边区政府高等法院,依据民国法律审理黄克功,且依据民国法律判处其死刑,使国民党顽固派媒体所谓中共和边区“封建割据”,边区是“无法无天”的邪说不攻自破,舆论反转,变成支持中共和边区政府。

第二、责任切割到位19371011日毛泽东致信边区高等法院雷经天,让其在黄克功的宣判大会上宣读自己的信,信中指出:犯了不容赦免的大罪,以一个共产党员红军干部而有如此卑鄙的,残忍的,失掉党的立场的,失掉革命立场的,失掉人的立场的行为,如为赦免,便无以教育党,无以教育革命者,并无以教育做一个普通的人。因此中央与军委便不得不根据他的罪恶行为,根据党与红军的纪律,处他以极刑。这封信将黄克功的个人犯罪行为同中共和边区、红军进行了到位切割,避免个人犯罪责任殃及中共、边区政府、红军部队形象,形成了“说黄是井冈山的赤匪,匪气不改”的信息对冲。

第四、进行事后预防。黄克功案件后,毛泽东还在抗大特意作了一场“革命与恋爱”的讲演,提出了革命青年在恋爱时应遵循的“三原则”,即革命的原则、不妨碍工作和学习的原则、自愿的原则。他要求大家从黄克功案中吸取教训,坚决杜绝类似黄克功案的发生。从此陕甘宁边区再没有发生类似事件。

黄克功舆情事件的处置结果,和同一时期的国民党顽固派处置的类似案形成了鲜明对比: 1936年,胡宗南的嫡系,亦是黄埔高材生的张宗灵因无故怀疑其妻,当场杀死妻子。这样一件事实清楚、法律明确的案件,仅处以监禁。一年后,抗战爆发,蒋介石就借机特赦了他。张宗灵改名张灵甫,继续担任军职。两个看似不相干的舆情处置,却反映出两党对待法治截然不同的态度。而这,也间接决定了十年之后两党在整个国家的迥异命运。“法治兴则国兴,法令驰则国衰”,来者能不鉴之!

从毛泽东成功应对黄克功舆情事件给各级政府舆情应对留下这样的启示:推崇法治是核心,责任切割是要件,事后防范是保障。毛泽东同志说过:我们共产党闹革命就是靠造舆论。进行舆情应对,本是我们党的看家本领“造舆论”中的一项内容,各级政府多继承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身上的红色基因,做好这门政治主课、巩固公信力、凝聚人心。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