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育儿宝
巧巧123456 发表于  2017-03-20 09:30:04 13976字 ( 0/132)

国际自闭症日即将到来探访广州星智少儿成长中心的自闭症小朋友

“天上有亿万颗星星,我却只看见你,要说这是幸运,还是不可思议?”

2017年3月16日,我约了几位大学生志愿者来到广州星智成长中心探访自闭症小朋友,此前我们都没有任何接触过这样一群特殊孩子的经历,这会是怎样的一次旅程呢?

走进校园,我看到花园里郁郁葱葱的草木,墙上有五颜六色的卡通画,地上放着各种各样的玩具,如果没人告诉我这是一家特殊儿童的学校,我还以为来到一个充满童趣的幼儿园。

接待我们的王老师说,“孩子们正在上课,我们静静地走进去,参与和他们的互动。不好意思啊,为了保护孩子的隐私,请你们把手机放在接待室里吧。”王老师亲切地叮嘱着我们,带我们上楼去看孩子们。

我们一行四个人分成两组与不同的孩子们互动,这两位同学正在参与孩子们的认知理解课程。这个教室的小朋友们正在玩着五彩积木,老师在指导他们,按指令依次拿不同颜色的积木拼接起来,参与互动的黄同学和蔡同学有些紧张,虽然我们知道哪个是红色的积木,可是我们不能告诉他是哪个,要孩子自己去辨别,虽然对于我们来说是这么简单的动作,但是他们可能要很久的时间去学习,但是当看到每个孩子拼出来不一样的积木形态,都是这样富有想象力,两个同学不禁开心地为他们鼓掌和称赞。

两位同学说,“每个星星的孩子都值得我们的关爱,虽然我们可能不能完全懂得他们的世界,但是他们在世界上散发着微光,我们要做助燃者,助他们熊熊燃烧。”

后来王老师告诉我们,里面那个穿着羽绒服,个子高高的孩子叫做阿信,他家里很穷苦,中心免费接收了他,还为他举办了几次爱心募捐。另一个高高的叫帅帅,他很喜欢弹钢琴,经常偷偷地去弹琴,以前没有人教过他,帅帅竟然能无师自通,弹得特别好,说不定是下一个朗朗呢!

我和罗同学来到了另外一个教室,刚进去的时候,这个叫做轩轩的小朋友还有点紧张害怕,离我们远远地,把小凳子移到了桌子的角落。

但是老师巧妙地我们两个加入了课堂里,老师指着卡片让轩轩告诉我们卡片上的人在做什么,一开始可能是因为我们在,他回答的声音小小的,但是接着老师让我们也跟着回答问题,慢慢地开始接纳我们,回答得越来越好,每次小小的成功,也愿意跟我们击掌了,看着他天真可爱的笑脸,我真的希望他能永远快乐下去。

但是突然轩轩抱着头一直在重复说一句话,“姐姐在那里,姐姐在那里。”我们有点担心,老师解释说,轩轩有一个在上小学的姐姐,可能现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姐姐在做作业,有时候他会突然就进入自己的世界里出不来。然后老师对轩轩说,“出来了吗,轩轩?”轩轩点点头,这句话是他们之间的小约定。

随着欢快的歌声,下课了,轩轩开心地说,“回家啦”,然后隔壁的多多小朋友也开心跑过来,他们手牵着手下楼梯回家,我们在后面慢慢地跟着他们。小小的步伐,蹒跚却坚定,他们大部分都住在学校,由家里人陪读。

我在想,要有多大的耐心和伟大的爱去接受自己的孩子是自闭症呢,当老师带我们去见润润小朋友的妈妈,她刚做完饭洗着碗,润润在画画,老师说,“润润妈妈,你把润润画画拿奖的证书给志愿者们看看,我们润润多棒!”润润妈妈赶紧擦擦手就翻箱倒柜找了很久,笑着说“我怕丢了就藏起来了,我自己都找不到,这可问怎么办啊?”老师笑润润妈妈等下再好好找找吧,可别故意不给我们看啊。看着这个年轻的妈妈,脸上是那么温柔的笑容,没有一点愁容,对于自闭症儿童的家长来说,好的心态才有助于帮助孩子。

午饭时,王老师给我们分享了他们周六户外课的照片,一张张阳光灿烂的笑脸,把我融化,多美的画面,多想时间定格在那个时刻,我们的星星永远这么闪耀着。

当我们要离开时,我在想我们这一次短短的旅程能给孩子们带来什么?

王老师说,现在中心的特教老师的压力挺大的,来中心孩子多了,很难应付,如果你们暑假有时间,也可以组织社会实践活动,做长期的志愿者协助老师。”我们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光靠我们大学生志愿者的力量是不够的,要有更多的社会组织和爱心人士一起来共同努力,现在中心也在招聘特教教师,我们需要有更专业的人来帮助孩子们。

可能有很多人还不了解什么是自闭症?

自闭症,又称孤独症,集智障、聋哑、多动症、强迫症四种疾病的困扰于一体,最具摧毁性的人体功能障碍。

像智障一样缺乏避险和自理能力,像聋哑一样对他人不闻不顾毫无反应,像多动症一样缺乏对有意义的事物的持续关注,像强迫症一样反复做特定的事或动作。

自闭症患孩的其他身体机能非常正常,甚至优秀,也不像智障儿那样往往五官不正。

国内自闭症的发病率,官方数据大概是120分之一,考虑到上升趋势,预估现在有100分之一。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幼儿园每届至少会有一个(在入园难状态下,自闭症孩子往往直接就失去了入园机会);换个说法,就是在你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同学的孩子中,加在一起,可能就有一个同学的孩子有自闭症。当然,虽然典型自闭症的大多数发病年龄在2-3岁,但还是有一些发病很晚,而自闭症谱系障碍中的其他病症发病的年龄可能更发散一些。加上,发病和确诊又是两回事,往往由于家长的不甘心与不情愿,很多时候确诊是在发病几年之后。而一旦确诊,往往就被圈养在家中或特殊机构中,不容易被外人接触。

我们叫这些孩子是星星,因为他们就像天上的星星美丽又孤独,当他们来到地球,我们应该多一点理解,多一点包容,多一点接纳,让他们和我们一样平等地,有尊严地活着。

4月2日,第十届国际自闭症日又快到了,“广州星智少儿成长中心将会在广州白云区的万达广场举办“爱,让天空更蓝”的公益活动和千人爱心接力骑行,我想到时候会有很多蓝色的灯亮起,我也会带领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自行车协会的同学们穿着蓝色马甲,在路上骑行,为星星们祈愿,希望你们能健康幸福地生活。

如果你和我们一样想要帮助这些星星,请在4月2日这天一起参与这场爱的接力。

(为了保护孩子的隐私,孩子的照片做了模糊处理,文中出现的名字都是化名。)

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张阳洁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