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育儿宝
晓光47 发表于  2017-03-14 23:51:21 3822字 ( 0/79)

爸爸的反省

前阵子,女儿领着小区里的两个小朋友(小女生)来我家“视察”。他们来到小卧室门口时,女儿看也不看一眼,抬手介绍说:“这是爸爸,他在玩游戏。”两位“领导”立马好奇地趴过来看,“噢,植物大战僵尸。” 我当时多么的懊悔啊!之前我如果关掉游戏,或是打开个word文件,正装模作样地看着,那多好啊。 这几年来,爸爸在家里干的最多的两件事:一件是用手机看电子书,什么玄幻、穿越啦之类的,天马行空的,过后也不知所云了;另一件是玩游戏。现在的我,还在玩。一个小游戏,每天上一下,几十分钟,虽然是网络版的,但并不和人争高低,自娱自乐。 妈妈问我:“你为什么要玩游戏?” 爸爸回答:“你呀,一回家就把工作上、家里的烦心事“叨叨”给我听,我呢,再把这些不愉快的发泄在游戏里。” 我是欺人,也自欺吗?玩游戏是无奈人打发无聊的时光,“无奈”是意志力差的饰词吗?玩游戏,只不过是排遣那过剩的精力。生活已没了方向,又不屑于沉沦,只好找些消遣来打发时光罢了。 想来,爸爸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忽视了对你的关心教育,忽视了陪你玩耍、游戏的欢乐时光!忙?这绝对是藉口! 女儿,你的降临——他们说婴儿都是天使,那时的你的确没有丝毫凡尘的流俗——爸爸是多么的激动啊!激动的四个月来都不曾抱过你——妈妈从姥姥那里学来小心翼翼地抱你那纤弱的身子的姿势, 然后对爸爸说:“你抱不了,别把孩子腰闪了,脖子崴了。”爸爸便唯命是从了四个月,直到禁令解除,这是理由吗,难道就不是托词? 只记得: 你四岁时,从电脑屏幕上看到一匹马,说是“恼马”。 “恼马?”爸爸问,以为是没听清楚呢。 “是恼马。” “马儿都是奔跑的,可快乐呢!爸爸从来也没听说过‘恼马’,‘恼马’是啥样的?” “恼马是这样的。”说着她便扮出气恼的样子。 “哈哈……还真是‘恼马’,‘恼马’就是那个样子的。” “嗯。” 还有一张爸爸抱着九个月大的你的户外照片,你胖嘟嘟的粉脸上被蚊子叮了一个偌大的包。 此外的记忆,就是打你。 “再不听话,让爸爸回来打你。”这就是妈妈、奶奶对付女儿的杀手锏。爸爸也自甘于这个角色,至少还有些爸爸的存在感吧。 女儿,你三岁时对什么都好奇。你非要偷偷地把小手指塞入电插座的孔里,我狠狠地在你小屁股上踢了几脚。以后,你便再也不敢了。当时的爸爸以为:只有打,才能让你记住。现在想来,是让你记住了,不敢了,但幼小的你、正在寻求“爱”的你却不知道为什么不能那样做——爸爸为什么要打我?他不“爱”我吗? 三岁的你还撕过一百元钱。你先前喜欢撕纸,抛起来,纸屑纷纷扬扬,像蝴蝶飞舞,洒落满地;没人管教。但在你撕碎一百元钱时,你的小屁屁上盖了一个爸爸的五指印。 五岁的你和妈妈拌嘴,一气之下要自己去奶奶家。你妈妈屈服了,拿你没办法了;你以为这就是对付你妈妈的必杀招。你爸爸震怒地告诉你,只要你敢走出家门,就打断你的腿;你不信,非要试一试,结果被你爸爸狠劲地踢了几脚。你蜷缩在墙角哭了两个小时,也没人理你。这两个小时里,你想了些什么?明白了什么?妈妈想了些什么?明白了什么?爸爸想了些什么?明白了什么? 爸爸后来明白了(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孩子的心理能量犹如江水,只可疏导,不能淤塞;否则的后果,要么反抗决堤,要么压抑干涸,压抑干涸意味着什么? 女儿,爸爸去年还打了你一次,不知你是否记得?估计是不记得了,你这孩子善忘,善忘有时也并非坏事。那是一天的中午,爸爸妈妈都在睡午觉。女儿,你非要让读故事。爸爸妈妈告诉你先睡一会儿,睡醒了再好好陪你读。你一刻也不能等,又吵又闹——自己不能独立看书,还不能等一下,这也许是你作为独生子女养成的又一大坏毛病。 “你们给我读……不行……就要现在……” 妈妈去小屋睡,爸爸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睡。你没了指望,便使出另一必杀技——打自己耳光。爸爸听到声音,进大卧室一看,原来你正在打自己的脸。火冒三丈的爸爸吼道:“你再打一下。”你真的又打了自己一个耳光。爸爸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抬起大腿使劲踢了你一脚,把你踢出去老远,把床单都带起来了,爸爸又顺势打了一拳——当爸爸打在你那单薄的小脊背的时候,“咚”的一声,爸爸真的后悔了。你蜷缩在床上睡着了。爸爸麻烦了一下午,什么也做不在心上。 晚上,你又拿本书跑到爸爸跟前,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爸爸,这个字念什么?”孩子已全然忘了中午的事了,或者说她根本就没记爸爸的“仇”。爸爸的眼泪止不住地涌出,那一刻,爸爸发誓:以后再也不打你了! 不能自己看书是女儿的错吗?不能等等是女儿的错吗?是谁让她习成这样的,是谁把她惯成这样的? 近来,爸爸忽然良心地发现与你游戏、玩耍、聊天的有趣。 春天的桃花、杏花,夏天的扁担、蚱蜢,秋天的落叶、浆果,冬天的冰凌、雪花,无论自然界的哪一种细小的东西,女儿,你都能专心快乐地玩上一整个上下午。 爸爸小时候不也是这样吗?大自然中的一切光线、色彩、声音,花草树木、虫鱼鸟兽无不拨动着我们的心弦。那时,我们是多么快乐啊!快乐,难道不属于我们吗?大自然是多么有趣啊!我们不都是大自然的孩子吗? 小水池里余剩的水,结了冰。女儿在冰上往前挪几步,就侧过身子,用一条腿支撑着,另一只脚跺着冰。 “走了,该吃饭了……走了,都几点了,还不回去吃饭!” 爸爸喊着女儿。女儿不应,爸爸也下来了。 “爸爸,你踩在上边也塌不了吗?”女儿问。 “塌不了,你看,都冻到下边的地面了。” “那……那巨人踩上去也塌不了吗?” “塌不了。不过,你可不能到河里的冰上走啊,那下边是水,冰破了掉下去,可就死了。” “我知道。爸爸,你看,为什么有的冰就是清的,有的冰就不清呢?” “这个……爸爸也不知道。回去上网查查吧。” “爸爸,你看,我可以滑冰噢!”一会儿,她跺着一个很大的突起的厚实冰块,那冰板纹丝不动,“爸爸,你说这一块是怎么来的?” “也许是在冰面冻了几寸厚时,被人弄起来,又搭在别的冰上吧。” “那怎么这么结实呢?”她接着跺着,冰块依然不动,“它怎么成的?我看它像水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爸爸,我想要一块小水晶装在我这个宝盒里。” 爸爸从冰面上找出别人扔的一大块冰,一跺,碎了。 女儿捡到几小块碎冰,拿着它左看右看,晶莹的冰块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光芒。“爸爸,好美啊!”女儿说。此时,爸爸从女儿的身上、从她的小脸上、从她的眼眸子里同样看到了七彩光芒。 女儿用她那冻的通红的小手庄重地把小冰块放在她的小神器里。然后她又踢着冰面上的小冰块。 “爸爸,你发现没,小冰块亮亮的,就踢不动,冻实了;下边有雪的,就能踢动。” “嗯。” “爸爸,冰是水变成的吗?” “嗯。” “爸爸,我要把这些水晶放在阳台上,融化成水,然后,再放在冰箱里,让它结冰。” “脏东西不能往冰箱里放。” “那我把它放在窗户外边冻它。” 第二天,爸爸看到女儿从冰箱最下层里取出一盒冰,是用吃完月饼剩下的塑料盒盛的。爸爸没说什么,心想:这小家伙,鬼主意还挺多! 女儿做作业的时候也挺有意思的。 “爸爸,我这道题不会做。” 我过去看,那道题是这样的:有五个数字,都用小圆圈圈起来,左边上下两个数是3和6,右边上下两个数是2和9,正中间有一个数是18,最下面是两根横线,显然这道题是让列两个算式。 “我只会列一个,另一个我不会。”女儿说。 我有些奇怪,会一个,就应该会第二个啊,“你是怎么做的?” “你看,3加6得9,2加9得11,9加11是20,20减2等于18。” 我听了这么复杂的算法,心里想笑,可又不敢笑出来,也不敢表现出什么来。只是问她:“你看,前边的3、6这两个数和中间的这个数是什么关系?” “噢,我知道了!” 女儿只是对乘法不熟,习惯了用加减法罢了,还做的不错嘛。 我想,要是妈妈来指导,那可就麻烦了:“3乘6等于18,这么简单也不会。” “我就是不会。” “好好背乘法口决。人家那个谁谁谁早就会背了……” 或者妈妈那天恰好有兴致问一下孩子的做法的话,她准会这样说:“人家是要考你乘法的,谁让你用加减法了!你这两天上的课是加减法啊?……” 唉!我摇摇头。这时,我陡然醒悟,我必定也有如许愚笨的错误。一直以来,我并没有真正去理解女儿心里所想的,她的生气是气爸爸不能懂女儿吗?她的暴躁是学我的暴躁脾气吗?……这瞬间,我好像突然解开了一个久久困惑我的疑团。我的心灵震颤了!我那久已尘封干枯的生命之树在微微渐醒,在那些纯真甘露的滋润下,又有了生机与希望…… 最近我在下功夫看书,“书”是我的精神食粮。它们或拨动我的心弦,或启发我的灵智,或陶冶我的情操……我把它们统统捕捉在我的笔记本上,待以后再慢慢地回味。 女儿放学回家,头一件事就是翻看我的笔记本,看我记了几页。(我领着她买存钱罐时,也为自己买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 “爸爸,你才写了四页啊。” “爸爸看了三十多页呢,收获不小了。” “爸爸,你的笔芯里的油昨天还在这儿呢,今天看不见了。” “嗯。” “爸爸,咱们来比赛,好吗?” “比什么?” “我写作业,你摘抄。” “好啊。” 言传不如身教。说一套做一套,更加强了孩子的认知:原来说是说,做是做啊,说可以不算数的。 谎言可以欺瞒他人,却骗不了自己。 我是多么愿意和孩子们在一起啊!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