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中日论坛
大丰农友 发表于  2017-10-04 19:00:00 3026字 ( 0/618)

这篇文章对当前日本政局的变动分析的比较客观

前两个月,我在香港的《超讯》杂志分别讨论了小池百合子在东京都知事选举中获得大胜以及穷途末路的民进党选出一位已经多次被证明为无能的前原诚司为党首的两件新闻。

现在这两项新闻合在一起又产生了一件新的新闻。

2017年9月25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举行记者会,宣布将创建新党“希望之党”并出任党代表。3天后的9月28日,最大在野党的民进党召开两院议员总会,正式决定并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领导的“希望之党”。


小池百合子宣布希望之党成立

曾经在2009年大选中战胜过长年执政的自民党的民主党在经过民进党的短暂改名后终于像原来参加过执政的社会党一样寿终正寝了。


民进党解散了

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进展有一个共同背景,那就是安倍在本届临时国会开幕式上宣布的解散国会,进行大选的决定。

在讨论安倍晋三为什么在日本政界独大的时候,经常会被提到的一个原因就是“在野党势力太弱“。所以即便前些时候安倍以及安倍内阁的阁僚丑闻缠身,在议会被在野党围攻,支持率大跌之时也没有人怀疑过自民党执政可能性的问题。所以安倍在使用重新改造内阁的手法之后,内阁支持率立即就从被称为“危险水域”的30%以下回升到了“安全水域”50%左右。

如果说安倍晋三在2006年第一次出任首相的时候还略显有点经验不足的话,现在的安倍晋三就已经是极为老练,甚至老辣的政治家了。他对形势以及变化的认识非常清楚,所以及时解散众议院进行大选。众议院的任期是4年,如果他能够领导自民党在这次大选中获胜,那么他在即将到来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也将获胜,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再担任四年日本首相,而且接连三次获得众议院选举胜利的安倍届时也不再有什么明显的反对势力,完全有时间来走完修改宪法这个繁琐的过程了。

这当然是其他在野党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安倍晋三的长期执政以及近来一段时间表现的高姿态,在野党的政治目标已经降低到了“只要把安倍拉下马就行”。因此才有了民进党解散加入希望之党的怪事。

小池百合子出的这个“希望之党”也是一朵只有在日本才会绽放的奇葩。其实小池百合子的意识形态和自民党的保守意识形态相同,本来并无组建全国性新保守政党的必要。但是因为日本社会上确实存在不少反对左翼政党而又对自民党失望的保守票,风头正好的小池百合子振臂一呼正好给了这些保守票一个去处。同时已经穷途末路的民进党虽然不知道如何应付下一次选举,但政党历史的悠久使得民进党存有一笔雄厚的资金,据说在100亿日元以上(一亿美元以上)。应该说是这笔钱才使得小池百合子同意收留民进党的一部分人。

曾经在历届自民党内阁中出任过包括防卫大臣的小池百合子在修宪和安全保障问题上和民进党有矛盾,小池百合子不能给选民一个为了钱就放弃政治信念的形象,所以小池百合子才一再表明不是接收全部民进党议员,只是接受那些在修宪和安保问题上和小池百合子的信条一致的那些人,也就是原民进党右翼的那部分人才会被小池百合子接受。这样民进党左翼就被舍弃了。

安倍晋三对这次选举定下的目标很低,只要求过半数,而现在自民党和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在众议院中的议席数加起来超过了三分之二。目标这么低的原因是因为安倍晋三这次只需要组阁,而无论选举的结果怎样都不会对安倍修宪的努力造成障碍。

其他的在野党在这次大选中不会出现大跃进,唯一的黑马就是希望之党。而吸收了原民进党右翼的希望之党能不能再拿到原民进党左翼的那些议席就是一个问题,在此之上才是和自民党争夺议席的问题,这么看来自民党和公明党只有在减少80个议席的时候才会失去执政党地位。一般说来,在这段时间的执政实践中虽无多少亮点但也并无多少大失政的自民党不会遭到这样的惨败。

这是因为在国政选举中已经历经了几次翻烧饼似的选举的日本选民应该已经接受了教训,不会再轻易地像在2009年那样把选票投给泡沫政党了。而且这次的希望之党应该说还不如当年的民主党。当年的民主党虽然没有执政能力,但还有一批长期混政坛的政客,而这次的希望之党的老油条政客就只有收留的民进党右翼了。不要说执政,就是议会运营都成问题。

这次希望之党成立以及民进党解散的理由是搞能制衡自民党的两党制,但一般来说两党制的两党分别代表了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这样选民才能够选择。而现在希望之党也是一个保守党,虽然小池百合子为这个保守政党定义了一个“革新保守”的命题,但如何使选民理解这个拗口的“革新保守”呢?如果选民无法区分自民党和希望之党,则希望之党可能一时聚集一些选票,但不会长久,因为自民党的议员们毕竟有经验,而根据过去的经验可以想象,大部分是新人的希望之党的议员们肯定会表演出各种各样的活剧出来充实各种传媒的八卦专栏,泡沫政党就是这样的,而实际上小池百合子成立的东京都地方政党“都民第一会”的不少人就已经经常出现八卦了。

这种“多余的保守政党”是有过前例的。2012年大选前夕,时任东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就辞职投入国政,参加了平沼赳夫的“奋起日本”,后来改名“太阳党”,成为了日本议会里的最右翼的保守派。但实际上议会中已经有了保守派政党自民党,太阳党的存在毫无意义,后来在和日本维新会并并合合之后就进入了休眠状态。


曾几何时的石原慎太郎

估计这次的希望之党在自民党面前最终不免也要走太阳党的老路。

而且小池百合子本人是以没有一点政治节操而著称的,投身政治之后,她从日本新党->新进党->自由党->保守党->保守新党->最后到自民党一路转战而来,现在再从自民党举起反旗成立希望之党,是不是哪天还会重返自民党也未可而知。这种经历在大选中很容易成为对手攻击的把柄。

安倍晋三这次解散众议院当然是一次赌博,随着希望之党出现以及民进党的解散,这次赌博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加,但是胜算应该说还是相当大的。


胜算最大的还是安倍晋三

日本选民完全退回2009年去,把票简单地投给一个崭新的泡沫政党的图景不太现实,只有一部分情绪票会流失。而且因为小池百合子拘于政治信条而不肯全盘接受原民进党势力,残余的民进党左翼势力会在组织、资金以及舆论上也会给希望之党和原民进党的合流带来麻烦,因此很可能新兴的希望之党能在大选中有所斩获,但不会危及自民党的执政党地位。

如果安倍晋三这次赢得了大选而能够再执政4年的话,实现修改日本国宪法这个他最大的政治目标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这是因为民进党的解散使得日本众议院中反对修宪的力量大减,不管希望之党从自民党手里夺来多少议席,但他们在修宪的问题上和自民党是一致的,所以即便自民党在大选之后失去了三分之二多数席位,但是修宪派获得三分之二多数是肯定的,各修宪势力可能会在修改的具体内容上各有见解,但在修宪这个根本点上则是一致的。而且以朝鲜核武问题为中心的国际形势变化,也使得日本国民很容易接受修宪的主张。

总的来说,安倍晋三在实现他最终政治目标的道路上可能又前进了一大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