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新闻论坛
传媒频道 发表于  2020-08-01 06:12:42 7656字 ( 0/97)

践行“四力”讲好新时代“强军故事”,军事记者在路上

编者按: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是军人,却跟随军人的脚步,不畏严寒酷暑,不怕吃苦受累,上高原、穿密林、走沙漠、巡边境,始终将笔端、镜头、话筒对准那些基层官兵,用心用情用功讲好新时代的“强军故事”。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我们特别采访了几位常年奔走在一线采访的军事记者们,听听这些“新闻战士”的报道经历与职业感悟。 2010年玉树地震发生后,人民日报政文部军事室主编、高级记者倪光辉乘坐空军运输机前往一线。 2012年12月,倪光辉跟随中国海军编队远海训练,行至钓鱼岛海域,为方便接收信号,记者盘坐在较为空旷的甲板上,利用卫星电话向北京传稿。 今年八一建军节,倪光辉牵头执导推出奋斗强军微视频《他在》 人民日报政文部军事室主编、高级记者倪光辉:军人的冲锋不止,军事记者的脚步不能停 Q:您从事军事新闻报道多长时间了? 倪光辉:2010年玉树地震发生后,随空军运输机抵达灾区,主要负责抗震救灾官兵的报道。此后陆续参与一些军事新闻报道。2012年调整到政文部军事采访室,正式开始军队和国防领域的新闻报道。 Q:您觉得军事记者与其他记者相比,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 倪光辉:军队不同于地方,军队的特殊性决定了军事记者的特殊性。“军人的冲锋不止,军事记者的脚步也不能停。”近十年来,从百米海底到万米高空,从塞北大漠到南沙岛礁,随潜艇下海、随战舰远航、随战车冲锋、随战鹰飞翔……“上天入海”我们一直奔赴在第一线。 军事记者是一个承载着光荣与梦想的职业,既要有新闻情怀,也要有国防担当。军事报道作为专业性较强的报道,军事记者往往需要进行“嵌入式”的采访,要和官兵一起钻猫耳洞,翻冰达坂,穿无人区,跑演训场,只有这样写出的稿件才有温度、有深度、有高度。应该说,军事记者也是一名新闻战士,写出的稿件要像“号角”“鼓手”,要鼓舞军民斗志、提振官兵士气。报道时要抓住事关军队发展方向的根本问题,抓住军队建设改革的重大问题,抓住广大官兵关切的热点敏感问题,时刻擦亮紧盯强军进程的新闻“眼”。 零下35摄氏度,倪光辉(中)与三角山哨所官兵在一起。 Q:您觉得身为全媒体时代的军事记者,应该具备哪些能力与素养? 倪光辉:面对全媒体时代的到来,军事记者要在未来信息化战争和各种非战争军事行动报道中交出答卷,需要具有与全媒体时代相适应的特殊业务素质。 媒体融合带来了报道形式的多样、报道内容的丰富、报道语言的鲜活,这给以往严谨的军事报道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媒体融合也对军事记者的能力与素养提出新要求,必须“一专多能”,不仅要会采会写,还要会拍会摄、会编会播;不仅要在传统媒体上“写”,还要学会在新媒体上“写”。 2017年建军90周年前夕,我们牵头的金台点兵工作室联合人民日报客户端创意并推出H5产品《快看呐,这是我的军装照》,全球访问量最终突破11亿次。还是“严肃”的主流媒体,聚焦“庄重”的军人形象,没有博眼球的标题,我们却打造出了“吸引眼球”的爆款级产品。除H5“军装照”外,金台点兵工作室近年来还推出上百件融媒体产品,《谁是站到最后的人》《老兵:身边的1/24》《致敬!人民英雄》《最想说的话》《有我们在,请放心!》等短视频,访问量均突破1亿次。 站在祖国西陲的界碑旁,家国情怀愈加浓厚。 Q:军人是您常年报道的主角,他们给您个人成长和工作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倪光辉:冰天雪地在路上,烈日炎炎还在路上;装甲战车里有我的身影,冬训拉练我在队伍中采访……作为一名军事记者,可以接触到更多军人的真实故事,每次采访都被他们的勇敢与无私所感动,再通过报道将这一份感动传递给更多的人。每年在常规报道任务之外,我都会抽出时间走访边关,记录下边关将士们的戍边生活,让这些在高光之外、为岁月静好负重前行的群体展现在普通读者的面前。 因多次参加军演,右耳被枪炮声震得持续耳鸣。经医生检测,确诊为神经性耳聋。跟随部队在高原和海上演练时,皮肤反复多次被晒爆了皮……虽然身体受到创伤,但内心充满了激情。与军人的奉献相比,这些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 作为能直接接触军人生活的记者,我一直在路上,感觉自己停不下来,用手中的笔和镜头,把“新时代最可爱的人”的故事报道出来,去观察、理解、记录军队的发展变革,向世界展示中国军人的形象,展现和平年代中国军人的价值,这是党中央机关报工作者应有的职责和使命。  2015年,在九三阅兵现场。 Q:您对身为军事记者的自己,有怎样的职业期许? 倪光辉:这些年,我国国防军队建设举世瞩目,军事新闻报道越来越重要。讲好中国军人故事,传递中国军队声音,这是作为一名军事记者的职业追求。讲好新时代的强军故事,军事新闻人要坚持“三贴近”、落实“走转改”,创作出更多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精品力作,推动军事新闻舆论工作往深里走、往实里走、往心里走,汇聚起同心共筑中国梦强军梦的磅礴力量。 关注“遥远”的边关战士,走向全军最高的哨卡、最冷的边防、最热的海岛、最孤寂的大漠戈壁,在那里才能更好地理解家与国。今年八一之后,边关纪实的图书《探访“中国之极”》将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发行,这也是近十年来军事采访经历的总结和升华,之所以把自己的一些特殊采访经历整理出来,也是想让读者更好地了解新时代的这群最可爱的人。 Q:八一建军节之际,请为人民军队送上一句祝福吧。 倪光辉:不同的战位,同样的担当。奋斗强军,向新时代最可爱的人致敬!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军事节目中心广播节目部记者彭洪霞在采访中 生活中的彭洪霞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军事节目中心广播节目部记者彭洪霞:军事记者要胸中有大局,肩上有责任,时时讲政治 Q:您从事军事新闻报道多长时间了? 彭洪霞:第十二个年头。 Q:您觉得军事记者与其他记者相比,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 彭洪霞:由于经常要到条件艰苦的边境一线、海防前哨和基层部队去采访,有时还要参加国庆阅兵、中外演习、维和护航等重要军事活动的报道,并且随时都可能赶往抗洪抢险、抗震救灾、抗击疫情的前线进行采访,军事记者与其他记者相比,要更能吃苦,要像军人一样,闻令而动、冲锋在前,不怕困难、不惧生死。当然,还要掌握一定的军事专业知识,才能完成好报道任务。 Q:您觉得身为全媒体时代的军事记者,应该具备哪些能力与素养? 彭洪霞:首先,要有很强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军事专业素养。当前,国际军事领域风云变幻,我国在一些边境地区面临的形势严峻复杂。军事记者必须要胸中有大局,肩上有责任,时时讲政治,为党、国家和军队的大局和全局提供有力的舆论支撑。 第二,要坚持守正创新。当今时代,一名优秀的军事记者要有全媒体意识。要主动打破思维壁垒,在新闻策划和采访报道过程中,要树立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融合传播的思想。与此同时,在新闻采写过程中,既要严肃严谨,但又不能刻板化、套路化,要坚持守正创新,创作出更加鲜活生动、更接地气、更有传播力影响力的作品。 第三,要有强健的体魄和随时出发的心理准备。我觉得,哪里有军队、有军人,哪里就应该有军事记者的身影。人迹罕至的高山、海岛、丛林、大洋、演训场甚至是硝烟弥漫的战场,随时都可能成为我们要到达的采访地点。所以军事记者平时一定要勤于锻炼,拥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同时,要像军人一样,要有随时出发的心理准备,一旦有重要采访任务,可以打起背包就出发,做到“上天遁地,勇闯四方”。 Q:军人是您常年报道的主角,他们给您个人成长和工作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彭洪霞:从业十余年来,我采访过很多很多的军人。无论是朴实可爱的边海防官兵,还是帅气优秀的空军飞行员,无论是参加维和护航的官兵,还是参与国庆阅兵的年轻军人,他们身上所流露出的阳刚气质,面对困难一往无前的勇敢精神,包括他们心中那种深沉的家国情怀,都带给我很多感动和触动。作为一名从地方大学毕业的军事记者,在工作和生活中,有时我不免也会遇到困难和挑战。每当这时候,我经常会想到那些坚毅执着的军人,他们在荒漠、深山、高原,在那样艰苦的地方,都能够坚持、能够有所成就,我觉得我应该向他们学习。通过一次次的采访,与他们的谈话交流,我自觉不自觉地变得更加坚强,更加自信。 Q:您对身为军事记者的自己,有怎样的职业期许? 彭洪霞:真正融入部队,融入官兵,有国际视野,有专业素养,创作出更多有真情、有温度、有军味的作品。 Q:八一建军节之际,请为人民军队送上一句祝福吧。 彭洪霞:早日实现强军梦,向着世界一流军队阔步前进,更好地保家卫国,维护好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   人民网记者黄子娟在军演现场采访 黄子娟在空军航空兵某师采访 人民网记者黄子娟:讲好强军故事,这是我的初心所在、职责所系、使命所需 Q:您从事军事新闻报道多长时间了? 黄子娟:2008年至今,一直从事军事报道,已经12年了。 Q:您觉得军事记者与其他记者相比,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 黄子娟:军事记者首先是战士,这是一个与战争紧紧联系在一块的特殊职业,是要真正走向战场的新闻工作者。战争的残酷和复杂,要求军事记者必须敢于直面战争,随时做好上战场的准备,才能写出感天动地的强军故事,写出万千将士的英雄气概。 2019年参加“祖国在我心中”界碑描红主题活动。 Q:您觉得身为全媒体时代的军事记者,应该具备哪些能力与素养? 黄子娟:军事报道发展到今天,新闻采集方式和发稿手段等已经发生极大变化,对军事记者的综合素质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只有坚守新闻人的职业理想和职业道德,做听党指挥、业务精湛、作风过硬的军事媒体人,才能打好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主动仗,讲好新时代强军故事,传播好新时代强军声音,做时代精神的开掘者、传播者和推动者。 一、 坚定的政治素养。全媒体时代,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发生深刻变化,新闻舆论工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对此,军队新闻工作者要肩负起为党的政治主张和先进理论鼓与呼的特殊使命。官兵的关注点聚焦在哪里,新闻报道的触角就要延伸到哪里,牢牢把握舆论引导的主动权,旗帜鲜明地抵制各种错误思想和杂音噪音干扰,为改革强军、练兵备战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 二、 过硬的业务能力。全媒体的特点优势,代表着时代变革的趋向,蕴含着创造未来的力量,预示着新闻实践发展的脉动。如何适应媒体大变革,跟上“互联网+”步伐,是军事记者必须要过的一道时代关。“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做好全媒体时代军队新闻舆论工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完善知识结构,拓宽知识领域,尽快实现素质结构转型优化。新闻传播理念、内容、体裁、形式、方法、手段、业态、体制、机制等,都需要跟上时代发展的新潮流,顺应全媒体传播的新趋势。要注重勤学习、拓技能、多锻炼,善用现代传播手段,会使“十八般兵器”,上演“全武行”,能集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数据分析等多种能力于一身,更好地适应采、编、制、录、播以及选题策划、受众分析等全能技术,成为全媒型、专家型军事新闻工作者。 三、 优良的作风建设。军事新闻宣传的主要对象是官兵,忠实的读者是官兵。作为军事记者,要时刻牢记职责使命,坚持“三贴近”、落实“走转改”,培养到基层去、到练兵备战一线去获取新闻的新闻职业习惯和职业精神,不畏严寒与烈日,不管白天与黑夜,第一时间赶到新闻现场、掌握第一手材料,通过短、实、新、深、活的文风,关注官兵需求,回应官兵关切,努力采写出力透纸背、深入人心的新闻作品,从而推动军事新闻舆论工作往深里走、往实里走、往心里走。 黄子娟在海拔5734米的世界最高的人控雷达站西藏甘巴拉采访驻站官兵,在严重的高原反应中,一边吸氧,一边坚持采访。 Q:军人是您常年报道的主角,他们给您个人成长和工作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黄子娟:一个女记者常年在钢流铁甲里穿梭,在练就军人血性的熔炉里挖掘新闻故事,我从柔弱的 “萌妹子”渐渐练成了坚毅的“女汉子”。 我觉得,能成为一名军事记者,是荣光,也是幸运。我登上过高原的边防哨所、体验过海岛的高脚铁屋、近看过军演现场硝烟弥漫,感受过冰山戎装绿、大漠烈焰红,用笔和镜头记录官兵们的平凡与伟大,深刻和生动,也见证着人民军队不断发展壮大的历程。 这些贯穿我职业生涯的鲜活记忆,让我一次次审视自己:我,是一名不穿军装的军事记者,我,也是一个兵!  Q:您对身为军事记者的自己,有怎样的职业期许? 黄子娟:心中有阳光,前行有力量。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那么媒体人的英雄主义也许就是,认清了做新闻的挑战与艰难,经历过无数次新闻理想燃烧与挫折的循环,还依然热爱并坚守这个职业。作为一名军事记者,我将始终践行“四力”要求,讲好强军故事,这是我的初心所在、职责所系、使命所需。因为,军事报道是我职业生涯的精神的高地、新闻的富矿、共同的家园,如同挖掘深井中的一汪汪清泉,在清冽中品尝滋润心灵的甘甜。 Q:八一建军节之际,请为人民军队送上一句祝福吧。 黄子娟:祝福我们的人民军队以更加昂扬的精神状态勠力同心、托举伟大梦想,在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征程上阔步向前。    2019年4月,中国军网记者孙伟帅(左)赴云南边境雷场采访时体验扫雷。 生活中的孙伟帅 中国军网记者孙伟帅:军事记者的“舞台”是军人的战位,是战车轰鸣的演兵场,是真刀真枪的战场 Q:您从事军事新闻报道多长时间了? 孙伟帅:我从事军事新闻报道快8年了。 Q:您觉得军事记者与其他记者相比,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 孙伟帅:军事记者与其他记者最大的不同在于“舞台”的不同。军事记者的“舞台”是军人的战位,是战车轰鸣的演兵场,是真刀真枪的战场。 Q:您觉得身为全媒体时代的军事记者,应该具备哪些能力与素养? 孙伟帅:全媒体时代的军事记者,不仅要提笔能写、拿起机器能拍,更重要的是要具有一流的观察力、一流的思考力、一流的表达力。 Q:军人是您常年报道的主角,他们给您个人成长和工作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孙伟帅:从事军事新闻报道带给我很多收获和成长,这些可以用两个词来概括。第一,幸福感。无论是刚褪去稚嫩的新兵,还是历经磨炼的老兵,在中国军人的身上,我总是能感受到满满的正能量。正是因为这些正能量,让我感觉到自己的生活里充满阳光与幸福。第二,幸运感。我走过边关大漠,也去过边疆海岛,无论在哪里,有中国军人的守护就有无限的安全感。也因为有他们,让我更懂得今天的和平是多么来之不易。我感恩于他们的守护与奉献,庆幸自己能有机会认识他们、了解他们。 Q:您对身为军事记者的自己,有怎样的职业期许? 孙伟帅:希望自己的作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每一篇作品都能成为个人生命的注脚,能成为人民军队当代史的一部分。 Q:八一建军节之际,请为人民军队送上一句祝福吧。 孙伟帅:所有的祝福其实都无法代替一个动作:军礼。建军节到了,作为军事记者的我向全军战友敬个礼,希望每位战友都能平平安安。   中国军视网记者许寰 生活中的许寰 中国军视网记者许寰:奋不顾身冲在前边,这是军事记者应有的姿态和永远的追求 Q:您从事军事新闻报道多长时间了? 许寰:5年 Q:您觉得军事记者与其他记者相比,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 许寰:军事记者是一个承载着光荣与梦想的职业。军事记者应该身强体健、作风顽强,具备一定的军事知识和军队生活体验。我觉得作为一名军事记者,不仅要热爱这份职业,更重要的是用自己手中的“长枪短炮”,讲好强军故事。如果说军事记者和其他记者有何不同,我觉得最大的不同就是军事记者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或危险,都应该是不会退缩、奋不顾身地冲在前边,这才应该是军事记者应有的姿态和永远的追求。 Q:您觉得身为全媒体时代的军事记者,应该具备哪些能力与素养? 许寰:要有情怀、要有担当!关键时刻冲得上,挺得住,拿得下,吃别人不能吃的苦,遭别人不能遭的罪,做别人不能做的事,这既是军事记者的优良传统,更是军事记者的职业追求。今天,媒体格局、舆论生态、受众对象、传播技术都在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是互联网正在媒体领域催发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读者在哪里,受众在哪里,宣传报道的触角就要伸向哪里,宣传思想工作的着力点和落脚点就要放在哪里。 Q:军人是您常年报道的主角,他们给您个人成长和工作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许寰:中国军视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唯一专业军事视频互联网站,很感谢这个平台给了很多学习成长的机会,让我开阔了眼界,丰富了阅历。这五年里,上过高原、出过海,去沙漠吃过沙,到过边境线巡过逻……你问我苦吗?苦!累吗?累!但你如果问我后悔吗?我的回答是一点也不后悔!这五年里,我们的镜头对准的一直都是这些渺小但不平凡的人。我们常常会遇到很“丧”的时候,但在我字典里,已经没有“丧”这个字了。他们无形中给我一种力量,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工作中,每当我想要放弃的时候,他们总能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激励着我绝不放弃。 Q:八一建军节之际,请为人民军队送上一句祝福吧。 许寰:有一种安全叫“中国军人”,我们的岁月静好,幸有你的坚守。谢谢你们,节日快乐! 

阅读全文:http://media.people.com.cn/GB/n1/2020/0801/c120837-31806230.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